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三章 道士

第二十三章 道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箭上的力量,经过多重叠加的那些,震的铭儿手臂发麻,每一次的格挡都消耗了不少的内力,比起迎接白sè的剑耗费的内力更多,只是频率要低的多。内力的消耗让铭儿身上的毒xing发作的更快,但是,林中的白sè还没有真正追上她们,他们之间,仍然还有距离。

    “她的伤必定影响了双腿的经脉,否则早就追上了。”铭儿又挡开了一支箭,抱着暮sè在奔走中迅速改变方位,躲避紧接着shè来的又一支箭。

    有缺不断的在还击,高频率的shè击拉弦,让她的牙齿已经渗出了鲜血。

    但最可怕的是,她背上的箭囊几乎空了。

    有缺咬咬牙,独自跑开一旁,挑上大树。

    树枝上,有一根根细丝隐蔽的分布着,这里距离冷傲霜的城市很近,平ri本来就是有缺常来练习的地方,因此布置的都有不少机关,平时是用来训练,形势紧张,也顾不得能够发挥多少作用,全都一股脑儿的发动了,这才跳下树,追着奔驰速度明显慢了很多的铭儿。“铭儿师叔走,一会她追过来有机关拦截,可能能争取点时间。”

    有缺shè完了带来的几百支箭后,只管奔走,偶尔又确实避不开的箭,便挥动长弓,配合铭儿的剑拦截,如此以来既能否分担铭儿的压力,又能够让她发挥一点力量,若非如此,凭她的功力格挡哪怕一支箭,也会被震的重伤。

    白sè的脸sè很憔悴,嘴唇几乎没有多少血sè。

    双腿受损的经脉因为连续的运功,让损伤更严重,奔走中,两条腿越来越沉重。

    破暮sè的仁者意境之后,她们彼此会遭受什么样的经脉内伤,本来就无法预料,但白sè料定自身福源深厚,这种对碰中,必然不会倒霉的丧失战斗力。事实上这样的伤势已经很幸运,倘若伤在关键的经脉,甚至连内力都无法运作,那就不仅仅是只能撤退的问题了,说不定还会反过来任人宰割的被铭儿和这个接应的人追杀。

    此刻严重内伤的白sè,毫无疑问受到有缺的影响和消耗,倘若没有有缺,此刻已经追上了铭儿,甚至已经击杀。

    有缺让她本就不多的内力被消耗的更多,拖延争取的时间,更让铭儿逃走的时间更长。

    林中。

    突然响起破空声——

    白sè长弓舞动,轻而易举的将周围树木上接连不断shè出来的一阵暗器尽数击落。

    草丛中,捕兽夹骤然合拢!

    卡在了白sè脚上。

    但白sè的战靴又哪里是捕兽夹能够穿破?

    随意单脚发力,那捕兽夹顿时被踩的严重变形,破烂不堪,再没有了夹力,被白sè随便一抖脚,便抛飞了出去。

    一片草地中,遍地都是这种捕兽夹,很显然这些不是用来对付野兽的,就是为了对付敌人,而且是明显的不停sāo扰作用,哪怕不能伤人,每一个捕兽夹都能够让人的奔走之势稍稍受阻。

    白sè一跃而起,跳到树上。

    落下的时候,双脚却被粘住了……

    树枝上有粘xing极强的胶……

    这些,算是什么机关?

    江湖中有人会用这种机关吗?

    犹如小孩子的把戏……

    剑动,一层树皮被削落,白sè一跃而起,足尖点着树叶,飞跃前进——

    正追赶间,前面的树上,一团茂盛的绿叶之上,端坐着一个道士。

    这,又是个什么人?

    追杀一个实力大打折扣的铭儿,竟然如此麻烦?

    当白sè追近的时候,道士猛然睁开眼睛,人如大鸟般滕飞扑到——

    他赤手空拳,但是,施展的确实剑法招式!

    倘若在过去,这样的人,就是那种少见的,专门锻炼内力凝聚度,以实质化剑气为剑,作为兵器的人。

    在武典时代,这种人本不该还存在,因为剑气实质化也已经没有了意义。

    仍然坚持这一点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经常在江湖中厮杀的人。

    但这个道士是这种人,即使武典时代仍然如此的人。

    当距离更近的时候,白sè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道士穿的是类似西暮山神派的道袍,粗布,简单,跟武当派的质地截然不同。

    “找死。”白sè冷冷说着的同时,人已经朝着那道士飞冲杀了过去!

    那道士依然不惧,但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经常跟人动手的人,而且非战斗的属xing被白sè严重压制,双手和身体明显在不由自主的发抖,同时,坚定不移的战斗之心因为白sè的魅力压制,而变的动摇。

    但是,这些没有让道士退怯,他大吼一声,迎着白sè飞冲过来!

    一双手,舞动极快,施展的分明是古华山派气宗的剑法招式!

    无论招式,还是他空手为剑的缺陷,还是功力,这个道士都远远在白sè之下。

    这样的决斗,根本和自寻死路没有差别。

    他是谁?

    西暮山神派的弟子?

    不,西暮山神派的弟子动手不会有杀心。

    他不是。

    剑,轻而易举,贯穿了这个道士的胸膛,他的招式,甚至来不及朝白sè击出。

    白sè的剑太快,快的让他根本无法抵挡。

    一个照面,他已经败亡。

    但是,他还没有断气。

    他紧紧的夹着剑,接近全身所有的力量,嘴里,发出一声不顾一切的大吼。“我一定要拦住你!”

    剑,紧紧的被他夹在手中。

    虚弱不堪的白sè竟然一时间抽不出来,那人双目赤红,圆瞪着眼睛,身体里的全部力量,都用在夹住这把剑上。

    白sè撤剑,撇下这个道士,继续追击铭儿三人。

    但是,她的内力已经几乎消耗殆尽,双腿的经脉受损严重,竟然已经无法在树叶上飞驰奔走。

    才追了没有多远,人就被迫落到了地上。

    再回头的时候,那个道士也已经从树上坠落地上,脸上都是树枝留下的伤口。

    他的双脚,仍然维持着站姿,双手仍然紧紧夹着剑……

    这场阻截追杀战斗,终于以失败告终,最后一个阻扰的人,就是这个道士,他争取了时间,也的确消耗了白sè内力。

    白sè冷冷注视着仍然没有气绝,纵然她已经撤手,却仍然紧紧夹着剑的道士。“你很忠勇,但你不是西暮神派的弟子。”

    “我曾经是个杀人狂,很多年前,被报复的人围攻,险些毙命。后来是暮sè的出现救了我,那一刻我恍然明白仇恨的杀戮有多么愚蠢,那一刻,我才知道江湖上最值得尊敬的是什么。可是我没有暮sè那种意志,我走不了仁者之道,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暮sè,今天既然恰逢岂会,绝不会冷眼旁观。”道士说着,他不是道家的弟子,仅仅是穿着道袍而已。

    白sè已经知道这个人了,曾经依韵提过一个人,在剑王草庐维护暮sè的声名而出手的气剑修炼者。“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小卒,哪里值得神话传说记得。”道士笑着,显然,出手之前他就已经猜到白sè是谁,原本也不难猜,一个能够追杀暮sè的人,被就数不出来几个,甚至存在这样的人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江湖中有人能够办到,当然是神话传说。

    “你说错了,白sè黄昏,不败传说。”

    “呵呵……我不懂你们的世界,但在我眼里,神话传说更了不起,那是江湖中最美丽也最无所不能的人,得人心。”道士的嘴里,渗出鲜血,但他没有迎接死亡的恐惧,反而挂着微笑。

    “你叫什么?”

    “很荣幸能够让神话传说看得起,我叫方鼎雄。”

    “我看过你的诗,很喜欢那一句‘你把风雨堵在外头,这里只剩下温柔’,一个退隐江湖到处游走的ziyou诗人,心里还有一份这样的坚持,很值得尊重。”江湖中有不少这样的人,白sè从来会关心各种方面的江湖中人的杰作,白sè当然都看过。

    “白sè黄昏……曾经的江湖正道引领者,过去的天盟得到了江湖中的人心,现在的天盟仍然代表正道,可是杀道的江湖,代表正道的天盟又哪里有路?江湖信念重要,又何尝不能并肩作战,倘若江湖四传说携手与共,江湖的未来,还何愁会出现杀道圣地这类邪恶的势力误导江湖啊!”方鼎雄的声音,突然停顿。

    因为,他已经死了。

    至死,他的双掌仍然紧紧夹着刺进他身体里的那把剑。

    但双掌已经没有了内力输送。

    白sè拔出了武神兵器。

    背后,一阵清风。

    “真是个可敬可叹的人啊!众生如此可爱。”

    白sè回头,看见大ri如来道尊走过来,蹲在方鼎雄身旁,看着那已经死了,却犹自维持着夹剑姿势的尸体,一脸的唏嘘感叹之情。

    “你来的太晚。”

    “道士我是路过,道士我是守护道尊,只杀进攻武当山的敌人嘛。”大ri如来道尊嬉笑说着,盘腿坐在地上,从怀里取出颗桃子,大口的吃着,犹自还不顾仪态的说这话。“就算杀几个人也没什么用,其实道士我觉得方鼎雄的没错。如果你们携手与共,并肩作战,天机派当初哪里会成为天盟的阻碍,现在又哪有杀道圣地什么事?几百年了,正义传说追赶了灵鹫宫和天盟的势力几百年了,当灵鹫宫跟紫霄剑派站在一起的时候,天盟就已经注定败了。一个灵鹫宫跟白sè黄昏就打了几百年,加上紫霄剑派,白sè黄昏拿什么赢?何必非那么坚持,说不定好好磋商,能有共同治理的办法嘛,也不一定有谁非得放弃自己的信念。”

    “你怕死。”白sè冷冷注视着大ri如来道尊。

    后者咧嘴一笑。“当然,道士我当然怕死。再过些年,杀道圣地如果倒了,就是正义联盟来灭武当山的时候,你时候道士我的本事也压不住他们咯。道士的力量现在都已经不再提升,只能等着被他们赶上,等着到时候势单力薄被围攻杀死。道士还不能杀人,就因为是守护道尊,你说这天意,是不是在绝道士我的路?道士不想死,当然得想办法。道士是怕死,但道士说的话没错,要不然,你怎么就揪着道士怕死做文章?道士怕死,但不等于道士说的话就没道理。”

    “杀道圣地灭亡之时,就是白sè黄昏重振之时,杀道江湖不会持久,疯狂之后,是痛苦,绝望,厌恶,是对光明正道美好的向往和渴求。”

    “武当山等得到吗?邪恶才有控制众生,让众生浑身缠绕枷锁的力量,正道依靠的是人心,靠的不是缠绕枷锁捆的人无从选择。杀道江湖结束,光明回归,那个过渡期,武当山挺不过去啊……白sè黄昏不败传说,那时候,武当山灭亡,活着的只是白sè黄昏,不败传说。又如何东山再起?正义传说还能让你们东山再起吗?”道士把桃子的核,埋进土里。“未来的危机,你比道士知道的更早。你相信只有正道的江湖能够团结所有的力量,正义传说只管独善其身,只相信自己和有限的人能够拥有在危机中生存,超越敌人的力量。其实何尝不能携手与共?正义传说管他自己,你管为众生谋划未来,有何不好?”

    “把这话,对他说。”白sè冷冷然回应。

    “白sè黄昏答应了,道士我,不管奔波多少趟,不管费多少唇舌,也一定去说。”大ri如来道尊信誓旦旦,罕见的认真。

    “白sè黄昏,不败传说。紫霄剑派追求理念只顾自强,不管弱者;灵鹫宫的圈子比紫霄剑派略大,仍然不顾众生;结盟的底线只能是双盟主分治,互不主导。紫衫出现的地方,霄云喜乖乖在别处呆着!”

    和尚面露苦笑之态。“白sè啊,如此大事,何必掺杂个人私情?正道在人心,因私废公,本不该是你做的事情啊。紫衫跟霄云喜的事情,那是私人爱恨纠纷,如何争斗,又怎么能跟大事牵扯在一起?”

    白sè冷冷然道“我没说这是条件。”

    “好!有这句话,道士就有信心奔波劳苦了!”大ri如来高兴的一拍大腿,说罢就动身……

    远处,大群黑衣人,埋伏在四面八方的林子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