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章 致命一枪

第二十章 致命一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是!乐儿师叔放心吧!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保命!”

    乐儿望着喜儿,今天以前,她完全不知道有缺这个徒弟的存在。“她的武功很高?”

    “呵呵呵呵……快知道了的。”喜儿喝着酒,似乎,并不十分为铭儿担忧。

    这个有缺如此值得期待?

    纵然出sè,长时间跨度的内力差距,面对白sè,她有什么办法助拳?

    江湖中能够正面抵挡白sè全力一击的而不死或重伤的人,必然是意境级中的佼佼者,这样一个新人,凭什么能够帮上忙?

    红sè的头发,那是渲染出来的红发。

    朝气蓬勃的脸上,一双灵动的眸子,闪烁着兴奋期待的情绪。

    她就是有缺,如今的有缺。“师父!那我走啦,这次走了应该就直接去闯荡江湖了啊,这里的生意很忙也帮不上忙,师父别怪我。嘻嘻,我顶着师父的名字,一定会让这个名字发扬光大,绝对不辱没了师父过去在江湖中的名声。”

    “量力而行,名声我不在乎,江湖路不好走,觉得能走下去就坚持,走不下去的时候就回来,不必因为这个名字有任何心理负担,给你名字是看你喜欢,我一个退隐江湖这么多年的人了,哪里还在乎过去的那一点虚名。”有缺的衣装暗红sè夹杂黑sè,显得十分庄重,严肃,心已经老的她已经不喜欢那些鲜艳的sè彩,也不喜欢温馨的暖sè调,严肃,庄重的衣装成了她的偏爱。她跟面前的徒弟有缺不同,她对江湖没有新鲜感,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早已经厌倦,并不在乎江湖中的声名,反而对这个徒弟有一份超乎寻常的特殊关心,觉得她只要一切过的平静顺利就好,江湖中是否博得声名根本就无关紧要。

    “嗯!”有缺认真的答应着,没有离开的时候,总想离开,此刻想到这一去,就走进了江湖的世界,再也不能每天跟着师父一切,不由觉得难以割舍,竟然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傻丫头,江湖不需要眼泪,只需要鲜血,不是敌人的鲜血就是你自己的鲜血。擦干你的眼泪,哭哭啼啼的人被乐儿见到,等待的就是一顿好揍。”

    “我知道了!师父,我走了。”有缺迅速擦干眼泪,强迫自己不想那些离愁的事情,一转身,头也不回的飞驰急去,此刻不允许她慢吞吞,她也无法继续拖延下去,否则,她又会被离别的愁苦所困,又会流露不坚强的软弱一面。

    看着有缺去了,曾经的有缺发出一声叹息,她又何尝舍得身边少了一个熟悉亲切的人呢?

    “大师姐让她去办的事情一定不简单,我看,不如我过去看看吧……”

    冷傲霜微微一笑。“说什么傻话。她有她的江湖路,你去又能怎么样?一直当保姆跟着么?人在伤害中成长,在伤害中坚强,你忘记自己是怎么变的坚强的了?”

    曾经的有缺长叹一声,也知道,是感情让她变的如此软弱,曾经的灵鹫宫,多少让她喜欢的师妹们独自面对江湖的真实历练时,她都能够平静的带着祝福的心情,目送她们离开,因为每个江湖中人都必须过这一关。没有人能够在照顾中真正成长,没有人能够在照顾中练就属于自己的,真正能够面对江湖残酷的本事。

    有缺离开了城市,骑着马,飞奔赶往目的地。

    目的地并没有多远,不到半刻钟的路程。

    她不知道面对的敌人是谁,因为乐儿没有说,她也没有问,不管敌人是谁,她都不会害怕,虽然会紧张。

    半刻钟不久。

    但对于在战斗的人而言,半刻钟却很久。

    半刻钟,绝对足够白sè跟暮sè分胜负。

    十三招已过!

    枪,仍然刚猛,迅快,变化灵动,充满压倒一切,横扫千军,无所不破的气势。

    暮sè仍然在抵挡,在防守。

    她的嘴角伴随每一次格挡,都流出来了鲜红的血液。

    那是内伤,她已经受了内伤。

    不断正面硬解白sè的剑,而暮sè的武功上的许多特效因为仁者意境暂时的消失而无法使用,如今剑上的吸扯,化劲效果本来就大打折扣,无法发挥全力。接连不断,片刻没有喘息之机,而且处于被动局面,能够支撑到现在就已经很难,岂有不受伤的道理?

    白sè用的是枪,走的却是速度极端流高手路线,那是跟依韵一样迅快的出手速度。

    暮sè本来不可能连续挡住,倘若不是她的武功本有吸扯作用,专门用于应对速度很快的对手的作用,此刻她早就已经死了。

    这种吸扯的力量让她本来不够快、变招不够迅速的剑能够减缓对手的速度同时,还能够让兵器加速贴上对方的兵器,这种力量很好的消除了她们之间出手速度和变招的差距,但如此一来,暮sè却必须付出持续不断跟对手硬拼内力的代价。

    旋动的白sè,双手握着枪杆,在旋动中,抢尾狠狠撞上暮sè加速挡过来的剑上,沉重的冲击力,震的暮sè险些维持不住身体稳定的姿态,一颗牙齿,在冲撞中,崩碎。

    但暮sè没有退,仍然没有选择后退化解这种冲击力,因为她不能退,她一退,白sè就会冲过她身边,杀向铭儿。

    枪柄撞上剑身,白sè的身形骤然加速旋动,长枪大开大合,伴随身形的旋动,当头砸落!

    暮sè根本不容思索,匆匆横剑格封。

    枪,落下。

    重重压弯了剑身。

    暮sè的双脚,骤然陷入了土里——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第二十八招。

    白sè借这一枪下压之力,骤然跃起,飞过暮sè头顶,手中的长枪舞动,凌空飞扑向三十丈外的铭儿!

    暮sè双腿不动,足尖发力,人顿时拔地而起,手中长剑直追白sè而去——

    白sè根本不理睬,因为暮sè的剑根本不杀人。

    已经没有时间了,还有五招,白sè根本不想跟暮sè耗下去。

    铭儿的伤势在恢复,已经快恢复战斗力。

    好不容易创造了这样的机会的白sè,对于背后刺过来的剑完全不理,一把不杀人的剑,即使追在背后又有什么可怕?

    真武剑,犹如流星赶月!

    在暮sè强行催动内功的神速作用下,虚空二度生力的梯云纵轻功作用下,速度骤然加快。

    剑,搭上了凌空飞扑的白sè的肩头。

    倘若是另一个人的剑,此刻已经刺穿了白sè的脖子,但因为不是另一个人的剑,所以白sè才全不理会。

    这把剑不杀人,又如何救人?

    江湖中很多时候救人的最直接办法就是杀死敌人,而不是无止境的防守。

    暮sè的衣襟都已经被鲜血打湿,她的嘴,下巴,脖子上全都是她自己吐出来的鲜血,但她的眸子仍然平静如水,没有任何波澜,纵然是此刻紧急的时刻,她也没有焦急。

    真武剑搭上了白sè的肩头同时,暮sè暗暗用上十成功力,催动武当派内劲中的引字决。

    顿时,剑上吸扯力量,猛然生出一股强大的,牵引着白sè飞冲力量方向的力量,白sè的前冲,变成了凌空随着暮sè搭在肩头的真武剑的移动而朝一旁急速抛甩——

    “你真是非死不可!”白sè脸sè冰寒,伴随飞冲之势被引开的同时,暮sè大口吐血,却不顾内伤的加重,不顾一切的维持着剑上的力量。

    白sè冲向铭儿的冲势变成了虚空抛甩一圈,又落回了原本的位置,落下的同时,白sè手中的长枪就势横扫——

    暮sè剑不及变,只能够匆忙抬起剑鞘招架格挡!

    好在暮sè的剑鞘材质优良,本是过去依韵所赠,多年来虽然有缺钱的时候,也从没有把别人赠送的礼物出售,更何况对于一个江湖中人而言,用剑的高手而言,剑鞘本来就是不能够不考虑的东西。

    沉重的冲击力量,震的暮sè体内经脉几乎要爆开了来——

    加重的内伤导致暮sè不由自主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喷溅在白sè胸前的衣袍上,一时,染红了一片……

    ‘还有一招,还有一招……’暮sè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时间,是的,这是第二十九招,还有一招,只要她还能够再支撑一招,仁者意境就能够恢复,仁者意境的特效就能够运用。

    但这一招,却可能是,生与死的距离——

    白sè一跃而起,长枪凌空挥舞一圈,照着暮sè的头部狠狠砸落!

    暮sè的手臂,已经在颤抖,不由自主,她的伤势已经太重——

    “别——”铭儿惊呼声中,催动级别不高的天外飞仙剑,身形刹那消失在了原地!

    她已经无法继续看着,这一枪,暮sè即使来得及勉强挡住,十之**也必然会被震死——

    然而,铭儿抢救的同时,却诧异的看见,白sè骤然发动了武神之魂,这一枪的速度和力量,全面提升!

    她已经来不及抢救,必然会慢上一步!

    暮sè却仍然没有退,剑,横挡头侧——

    枪身狠狠撞上真武剑,剑身吃不主力的又撞在暮sè的脸上!

    实战了天外飞仙,形体融汇进天地自然之间的铭儿看见这一幕,心里一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