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六章 天书之秘

第十六章 天书之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妖瞳眉头微皱,以她的xing格,这种时候理当把昨ri刚改名供着,竟然还出言斥责,倘若对方一不高兴,说不完全,甚至拂袖而去,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妖瞳无法呵斥乐儿什么,乐儿压根不会理她。

    好在昨ri刚改名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呵呵一笑,望着乐儿道“xing情中人,不善虚伪做作,名不虚传,果如喜儿所说。”

    乐儿听了这话,反倒不生气了,颇觉诧异的反问道“你认识喜儿?”

    “几百年的老朋友了,偶尔碰面,一坛酒总免不了。”昨ri刚改名轻描淡写的一句过去。

    “那就别啰嗦!赶紧说正题,怎么才能让白sè死!”乐儿又急躁的催促了起来,她所以在这里等,为的就是这个目的,忘情天书有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她没兴趣,反正她对道家的经典没有修炼的兴趣,她在乎的就是如何让白sè死!

    “忘情天书无法以文字述说,所以才是第一奇书。”昨ri刚改名刚开口,乐儿就怀疑的打断道“骂你两句就不高兴了?说这种鬼话忽悠人!当我乐儿是傻子?告诉你,今天你不说个明明白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哈哈……分筋错骨手的滋味我可吃不消,我这个人怕疼,捏把我的手腕都能疼我忙不迭把自己的任何秘密都说出来。自然不会有所隐瞒,原本也无需隐瞒。忘情天书不是一本书,而是一段若干年的漫长经历,而这经历却又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而是千千万万化身同时体会的漫长经历。通过这种经历,才能够真正明白何为太上忘情,区区言语文字根本无法让人领悟那种境界。可惜的是,我看到的不多,缘份有限,算来倒也是领悟了忘情天书,但所见所闻,显然知道了暂命名世界中的一段经历而已,还有许多是无缘得知了!可惜,可惜……”昨ri刚改名一脸遗憾之态,似乎所见所闻让他十分震动。

    “鬼话连篇。”乐儿抱着的双臂缓缓垂落,一副随时都准备动手的架势。

    “实在不是在下隐瞒,这忘情天书是否有缘只怕不仅仅是一个初生属xing的问题影响,以忘情天书而言,我已经领悟。但经历的那许多事情,显然还有一段,我却显然无法得知。仅以忘情天书而言,不存在什么奥秘或者破绽能够利用。说窥破忘情天书的奥秘能够让白sè死,倒不如说,是这雕像跟有缘人建立了特殊的联系。”昨ri刚改名的一番话仍然让乐儿半信半疑,妖瞳见这人不像说假话,便道“什么样的特殊联系?”无论如何,只有听他说下去了,才能够有所结论。

    “漫长时光,太上道尊分身无数经历的世事,可谓看遍世间百态万千遍,世间之事,世间之人,哪有几个逃脱其中?有缘者,凭此之能,全然能够做到识人无数而难有一错。太上忘情,经历世事太多,纵然如我这般的记忆,一时半刻所记得之经历,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倘若要全都记得,仅仅以我所经历那些,也决然需要百年一上。”昨ri刚改名的话还没说完,厉就面露不屑之sè,被他看见正着,不由笑了起来。“所谓记得,可不是万世轮回偶然想起时才有,而是时刻犹如数珍家,顷刻间试图搜索印证百千,也不过眨眼之间。此之能,以为容易否?”

    厉一时没有话说,原本他也没有开口打断,昨ri刚改名见他神情也知道他已经明白他所谓的记得是什么,便也没有继续穷追猛打,自顾摇动扇子道“正所以,白sè的太上忘情之境界,和我的太上忘情之境界,情形自然雷同。太多的经历根本不得而记,yu维持太上忘情之境界,则必须借助跟雕像的联系,这种联系等若雕像时刻为有缘人提供所得的经历信息,一念动,万世众生之态尽皆飞闪而过。倘若没有了这种联系,太上忘情之境界自然不能维持,试图以个人之力真正领悟这太上忘情,纵然有分身万千之能,至少也需要数百年之久,无此能者,万年兴许得成。”

    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原本疑心的乐儿听了,也没有再说质疑的话,何况这信息已经很有价值。“喂,你是说,破坏了雕像这种联系就不存在,就能破了有缘人的太上忘情境界?”

    “正是如此。”昨ri刚改名摇动扇子,欣然点头。“当然,也许知道了更多经历故事,无需破坏雕像亦能办到也未尝不可。”

    “废话,破坏雕像就能办到还需要找什么方法?”乐儿不以为然冷笑。

    “多少可惜啊,此前辈实乃一等一的天纵奇才,太上忘情……老子也不过窥知其实,却也未曾真正修炼入境,这暂命名世界的太上尊者,实属非常人也。雕像破毁,忘情天书从此成为绝响……”昨ri刚改名正感叹说着,乐儿冷冷然质问道“是你自己不舍得了?”

    他闻言,哈的失笑。“武功和女人都是麻烦的事情,我从来不碰。修炼一级武功也不过为了游山玩水行动方便一些罢了。太上忘情固然神妙,能得知究竟已属此生大幸事,其已在我心中,失得此境界之力,却失不去我心中之存,何来不舍?此番说来奥秘也不算完全窥破,有幸识得太上忘情更是罕见之幸运,五十亿不必还回,在下告辞了——”

    乐儿见依韵没有追赶那人的意思,便冷哼一声,独自追进了漆黑的通道之中。

    妖瞳对于那人的离去已经无所谓,早知道此人是个狂徒,因为秘密没有完全窥破而不取回钱财本也是不奇怪,这种狂徒原本不会把这种身外之物放在眼里,纵然一时成为穷光蛋也绝对不会忧愁,因为他自信自己只要高兴,随时都能够再赚回来。

    “还有必要等暮sè吗?”

    破坏雕像就能够回了白sè的太上忘情之境,妖瞳认为,实在没有必要再让暮sè来了。

    “等。”依韵淡淡然做出决定,示意众人散去,妖瞳虽然觉得不甘心,但也知道再劝多余,跟茗和厉等一众人告退去了……

    人都散去后,大殿里,只剩下静静散发着朦胧白光的雕像,还有周围闪动的符文……

    昨ri刚改名的那番描述,虽然简单,但足以让依韵,乐儿,妖瞳都知道,万世轮回比起那种经历,简直不值得一提。

    如此艰难才能够领悟的太上忘情之境,到底赋予了紫衫什么特殊的能力?

    紫衫许多独特的简直是无人可以并存的特殊xing,是否得自于这种能力?

    “此人之结论,足以定义太上忘情?”依韵喃喃自语,太上忘情是这个雕像的主人练成的不可思议的境界,但修成这种境界的他,却能够对于这种结果和过程产生多种不同的定义,这种定义会决定最终结论。这个结论,是否足以定义太上忘情?

    倘若可以,倘若这个结论是正确的,他,为什么会湮灭在历史?

    “没有了太上忘情,白sè不是白sè,紫衫也未必还是紫衫……”

    大殿里,喃喃自语的声音,低的只有依韵自己能够听见……

    “喂!有那么容易就走?还有多少东西,全给我说出来!休想在我乐儿面前弄鬼!”乐儿追上昨ri刚改名,后者面露哭笑之态,无奈摇头道“这样吧,在下正要去见喜儿,不如一同前往如何?”

    “我要揍你,喜儿不会拦,不把知道的都吐干净,你别指望离开!”乐儿冷冷挥了挥拳头,昨ri刚改名无奈一笑,摇着扇子,两人一并走出漆黑的通道,穿过紫霄剑派的门派驻地,骑着马,抵达了飘渺峰旁的遥望峰。

    峰顶,凉亭里,一身红衣迎风飘飘的喜儿扶着石柱,目光迷离的眺望着繁星闪烁的星空。

    乐儿和昨ri刚改名来的时候,她仿佛犹自没有发觉。

    “多年未见,风华依旧。”昨ri刚改名微微一笑,不等喜儿邀请,就自己在桌前坐下。“飘渺无痕的味道思念已久。”

    喜儿回头,面含妖美的浅笑,月光下,一身红sè的战衣流动着朦胧的光亮。

    酒,放在桌上,昨ri刚改名贪婪的深深闻了一口,又长长的舒了口气。“可惜啊,可惜破解不了飘渺无痕的秘方,始终差了些味道。”

    “呵呵呵呵……这些年,见了多少风景。”喜儿举杯自饮,昨ri刚改名也自在的随意喝,他本就喜欢这种自在的喝酒方式,想喝就喝,不必你一杯我一杯的麻烦啰嗦。

    “风景早已看遍,此番见识了太上忘情,再言风景已是无趣。可惜又生来怕麻烦,做那些利于人类未来的事情想想就怕,恐怕将来也就是随意寻个地方得过且过,看何ri再有心情到处走走。兴许过些年,诸多风景都有变化,再看又有新的滋味,那时就再起游吧!”昨ri刚改名说罢,昂头一口喝干了被子里的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