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四章 道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三个人让铭儿十分欣赏,能够在西暮山神派呆这么长时间的人,毫无疑问有一颗极为出众的心,这样的人,能够维持仁者意境的状态,每一个当然都是无血仁者。

    “不如进去说话吧?铭儿一路奔波,想必也累了。”可名引路在前,领了铭儿穿过木头的简陋走道,最后进了膳食堂。

    偌大的膳食堂里有三千多张木桌子,此刻不是吃饭的时间,人自然不多。

    如铭儿意料,这里没有给暮sè和可名,长老等人特设的餐桌,比起依韵那种在单独房间吃饭,但膳食堂永远有个空着没有别人做的掌门人坐席而言,简直天差地别,暮sè显然是没把自己作为掌门人作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因此跟别人一样。

    桌上只有黄酒,一些npc的农家菜。

    三个大长老没有跟着进来,都知道铭儿这次来,必然有话要说。

    “铭儿大老远来,一定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吧?”可名单刀直入的开场,铭儿也没有客套话说,她本不是喜欢说客套话的人,当即简单的说了此行邀请她们去竹林岛地底大殿的来意,末了又道“依韵的xing格你们也知道,既然无法破解秘密,必定会摧毁雕像。他觉得太上忘情既然是到家的道书,就这么破坏也有些可惜。放眼江湖最值得托付的人毫无疑问是你们,不求结果。如果你们真的跟忘情天书有缘,即使得知了奥秘,如果你们认为有不能够说的理由,依韵绝对不会追问一个字。”

    铭儿的话说的明白简单,让可名也完全没有了疑问。

    暮sè微微笑着点头道“依师兄还是这样的,吃过饭我们就出发。”

    铭儿高兴的点头,她最喜欢暮sè的爽快,她觉得该做就做,觉得不能做的就不会做,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别人对她说再多弯弯道道的话也没用。

    “太上尊者有云: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太上尊者之后,道教再无圣人,太上忘情,本以成为传说,道家诸般法典均无记载具体,如果那真是忘情天书,实在让可名难以理解,纵观道教记载也并没有这样一位道法高深的尊者。除非,是曾经道教断层期间,不是所踪了,传说九人修成太虚道法,穿越空间了的九位不知是否真实存在过的九真祖。只是这九真祖的事情由于当时由于佛道昌盛,道教遭受残酷打压,诸多经典被毁,只剩口传,真假一直无从探寻,至今也没有被写入道家正史。”

    可名对这些事情本就十分了解,这番说出来,也让铭儿不由微微点头。“正义联盟遍请饱学之士的事情,相信早已传遍江湖,其中不乏许多对道教历史有深究者,最终也只能得出这样的推测,但也无济于事,终究不过是推测,更不足以破解忘情天书的奥秘。只能寄望于你们了,如果也不是有缘之人,依韵也就不必再等,会直接破坏雕像。”

    “若真是九真祖,雕像破毁未免太过可惜……”可名于心不忍,知道以依韵的xing格,无论如何都必然会破坏雕像,除非能够明确得知忘情天书的奥秘。

    铭儿没有接话,可名自然会为这样的事情觉得遗憾,依韵也会,但他仍然会这么做。其实铭儿很清楚,假如暮sè开口,认为有保留的必要,依韵甚至会把雕像送到西暮山神派。但她不会说这种话,也没有必要,仅仅为了保留雕像的话,暮sè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有足够的理由,即使别人不说,暮sè也一定会提,即使这样的要求让依韵并不非常高兴接受她也一样会提。只是,假若是那种情况,暮sè甚至会为了保护雕像而拔剑。

    妖瞳根本不希望暮sè来。

    但妖瞳无法违背依韵的决定。

    铭儿出发后,搬回正义联盟的竹林岛里的那些npc都领了钱打发了回去,对雕像的研究已经停止,地底大殿,被限制进出。

    依韵一个人在雕像前。

    北落紫霄剑挥动中,斩开雕像脚上的一块,如依韵所料,尽管一件过去被雕像吸收了很多内力,但以北落紫霄剑的锋芒,仍然足以斩开。

    掉下的一角被依韵拿在手里把玩,那是雕像的脚指头的皮肤部分。

    “料想我这种魅力你看了也不会喜欢,恰好我也不太喜欢你。我不是有缘人,是破坏你的人。半个月之后,你会变成十座雕像作为紫霄山上的摆设,这部分就当留个纪念。”依韵望着雕像,晒然一笑,把斩下来的那一小块石头丢进真空袋,他自然从不对这种需要福源魅力等多种非战斗属xing很高才能够触发的机缘事情感兴趣,但听闻很可能是九真祖的雕像时,倒也有些觉得可惜。雕像破坏之后,会被技能师加工重铸成别的形状,妖瞳计划制作成十种神兽的模样,摆放在紫霄山上作为装饰,依韵无可无不可的同意了。

    依韵缓缓回头,因为背后,有一把能量波动在迅速接近,不陌生的能量波动。

    不是暮sè,也不是喜儿。

    因为根本就是个npc。

    大ri如来道尊。

    他穿着道袍,松松垮垮,风尘仆仆,腰里还别着救护,来的时候很快,但接近雕像的时候反而走的很慢,很悠闲的抬头注视着那座雕像,满面笑容。“正义传说别来无恙?道士我倒常想起你啊。”

    过去他称呼自己是和尚,如今,则是道士。

    “想你死。”依韵淡淡然回应,这是真心话,大ri如来道尊如果死了,武当山再没有威慑力,正义联盟就能够直接发动灭派战斗,灭亡武当山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百。

    “啊哟,道士不想你死,你反倒想道士死,何苦由来?”大ri如来道尊一屁股坐在雕像脚背上,还惬意的躺着,手脚伸展开来,一副舒服惬意的模样。“正义传说知道他是谁?”

    “道士专程来当解说?”依韵淡淡然反问,自然知道大ri如来道尊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倘若说道教的守护尊者不是为了武当山的利益而来,依韵当然很难相信。

    “道士是不想你破坏了雕像啊。”大ri如来道尊坦言来意,并不无谓的遮遮掩掩。

    “洗耳恭听。”依韵淡然回应,既然来当解说,大ri如来自然会有说辞,这说辞里自然也能够多一些相关的信息。尽管不会有决定xing的价值。

    “昔年九个道家高人,感念当时时代发展持续下去难逃自我灭亡的结果,因此修炼太虚道法,穿越虚空,离开了我们生活的地球,去了另一个遥远的星球,他们带走了当时信奉追随他们的弟子,以及许多道家经典。所以九真祖的事情只剩口传,而没有实据。但九真祖真实存在,去了哪里,那时候和尚我的修为还不足以神游太虚,也不知道。但如今我们的星球在历史的发展中经历过多次灭亡的危机,这些危机能够解除,全因为九真祖创造的那个世界的人力量的帮助。换言之,这座雕像不仅仅对道家有特殊的意义,对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存在特殊的意义,说因为他而能够让我们走到现在也不为过。正义传说也不是对这些事情不屑一顾的人,能否念在这一点饶了这座雕像?西暮山神派也是道教,倘若供奉这座雕像倒也理所当然,合适之极。正义传说何不成全了此事?”

    大ri如来道尊坐了起来,一脸嬉笑之态的望着依韵,等待着他的答复。

    “听了你的话,破坏雕像更必要。”依韵的回应让大ri如来道尊无奈苦笑。“我就知道正义传说会误以为破坏了雕像能够有所收获,但实情绝非如此。道士来,不是受白sè所托,白sè未曾跟道士提起过她跟忘情天书的任何事情,道士只是听说此事,不忍如今唯一留存的雕像就这么毁于一旦。正义传说偏偏不信。”

    “我会记住你说的故事,也会记住九真祖和这座雕像,甚至会让促成许多人去描绘九真祖的传说。”依韵望着面前那座发光的雕像,淡淡然说着这番话。这就是他的决定,他也认为九真祖值得让人记住和知道,但并不意味着,他会因此改变破坏雕像的决定,也许一无所获,但也许有所收获。存在这种也许,就需要破坏,雕像的存在与否本不是让人根本,九真祖值得让人记住和感恩,那就会活在许多人的心里,倘若说让依韵因此做有违眼前需要做的事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大ri如来道尊无可奈何的耸肩,又躺下,望着那雕像叹息道“正义传说心志如此坚定不移,道士也没有办法了,可惜啊,本不该如此。”

    “江湖自从有了无血传说,本不该再有杀戮,本该只需要存在一个无血传说的门派就足矣。本如此,实非如此。”大ri如来道尊的叹息没有引起依韵些许的情绪波澜,更无法让依韵改变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