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二章 生死根本

第十二章 生死根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再见。”沈白衣面挂微笑,看着白sè的背影,越去越远……

    再见,是再也不见。

    大约真的是,再也不见了……

    沈白衣没有痛哭流涕,更没有满怀悲伤。

    几百年来,他本来就没有见过白sè几次,分离早已经成为习惯。

    此刻如果是永别,那也是让他预料之中,而且认为理所当然的永别。

    即使白sè还愿意再见,他也无颜相见。

    不会再见了。

    他来了这里。

    很多年前他说过,如果他做不到那就是失败了,如果他只是一个失败者,他宁愿在这座长满白sè树林的孤岛上,永远永远的孤独呆下去……

    所以,他来了这里。

    沈白衣,江湖中大约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即使是江湖除开时代,记得他的人也不会太多,因为那时候的昆仑派本来就人少,地处偏远,他不是声名上的昆仑派十大高手之一,本就无名。但他的实力,却远远超过当时的昆仑派十大第一高手很多很多。

    很多人都以为,如果当年没有如何,现在会如何如何……

    沈白衣也如此以为。

    但那不是真的,一个离开江湖太久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评论江湖。

    如今的他,用事实的惨败说明了这个结果。

    风,习习的吹动。

    岛上的白树林,晃动着,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座岛……

    风,习习吹动。

    竹林岛上,还有许多礁石,没有在颠簸中坠入海洋。

    依韵在道上随意走动,大殿已经不需要他守护,群芳妒来了,在大殿里绣着手巾。

    竹林岛上还遗留着焦臭的味道。

    铭儿在依韵身旁,她的脸上,有些失落和哀伤。

    行走在被火烧的废墟一样的竹林岛上,她内心的哀伤之情,不由自主的在阵阵涌动。

    “我们的死亡能够重生,失去的是辛苦积累修炼的一切,而npc的死亡是被彻底的抹杀,其实对于浑沌纪元而言,他们的存在比我们更真实。”

    依韵无言的听着,很多年前,他曾经在学习杀剑的时候,见到过强盗对村庄无辜的npc的无情屠戮以及迫害。

    那时候他同样难以抑制的涌动着类似的沉重哀伤。

    剑是凶器,拿起剑的人本就该做好被别人的剑杀死的心理准备。

    但这些却并不是拿着剑的人。

    很多年后的今天,面对这样的清静他的心情已经没有过去那么沉重,只是沉默,无言。

    在地狱的时候他明白到,一切都在江湖之中,江湖,本就不可分割,以为距离江湖很远,那只是因为,身处在江湖的边缘,这个边缘会让人何时受到影响,也许是今天,也许是一百年,几百年之后,但总有一天,影响会真实的出现,会让人骤然发觉,原来自己根本没有在江湖之外。

    拿起剑和没有拿起剑的人,区别其实仅仅是,一个更清晰直观的体会到这一点,另一个身在其中而不自知。

    铭儿长长的舒了口气,但再吸气的时候,空气里仍然带着焦臭难闻的味道。“不过,对于绝大多数江湖中人来说,npc根本不值得在意,生死病痛,悲惨遭遇全都无所谓,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倒是我,有些太矫情了,杀人都已经成为习惯,反而为这些npc心有感触,暗觉忧伤……”

    “身在江湖,自然是习惯;江湖边缘,你还是你。”依韵望着满天繁星,还有五天,五天之后,竹林岛就会抵达紫霄剑派,这一路,平安无事,也不过是意料之中。

    “所以,没有血的剑在江湖中才特别的美丽。”铭儿猜测依韵此刻想起的是没有血的剑,江湖之外,到处都是没有血的世界,技能师的世界就没有血。但在握剑的世界里,一把没有血剑却弥足珍贵,甚至存在离奇不可思议。“你是不是在想,没有血的剑也许会是太上忘情的有缘人?”

    “也许。”依韵没有否认。

    三界开启前的太玄经,当时在侠客岛上只有紫衫一个人能够看懂,紫衫是有缘人。地下大殿的雕像身体周围闪动的符文,依韵看不懂,茗,铭儿,妖瞳,群芳妒等赶来的人,全都看不懂。

    已经来了不少联盟里对这些事情有研究的人,还请来了一些npc里的饱学之士在大殿里研究那些符文。

    但至今为止,还没有结论。

    那些符文不是文字,许多专门研究各种历史文字的人都得出这个结论,甚至没有文字的规律。

    也就是说,那是一种独创的符文,认识这些符文的方式不是通过规律xing的推测,而是一种灵魂意识的接轨。有缘人的灵魂和意识,在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能够自然而然的产生许多联想和认识,然后自然而然的明白这些符文的意义,而无法接轨的人,无论看多久,都得不到任何收获。

    “江湖中道法修为没有比暮sè更高的了,道家的心境修为也没有比她更高的,如果她也看不懂,试图刻意破解忘情天书的奥秘也就没有希望了。”铭儿想到此事也有些发愁,这种情况很罕见,却也非常让人无可奈何,犹如太玄经,至今为止也只有紫衫一个人修炼成功。紫衫许多武功的神奇,都是以太玄经为基础得到的帮助,这一点上,天盟的许多人都知道。但没有用,太玄经就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练成。

    “无可奈何的时候,摧毁雕像。”依韵早已做好了这种决定,此刻当然还不能算是结果,如今来的饱学之士虽然不少,但距离许多能够请到的那些名家数量而言,甚至连千分之一都没有,自然远没有到宣布不可能的时候。

    “沈白衣的ri记目前只翻阅了三百多本的内容,记录的都是江湖初开时候的事情,其中虽然有些关于白sè黄昏事情的信息,不过恐怕距离查找到大殿相关的内容还很早。”白衣剑客的每一本ri记开首,都写了他自己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并没有名气,翻阅江湖录,也没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事情。书太多,如今赶来的人还太少。这需要时间,本来也不用着急。“我去请暮sè吧?很多年没见了,也时常挂念。”

    “好。”依韵淡淡然点头,铭儿的确是很合适的人选,跟暮sè本也有过接触,而且xing情言语上也都还合拍,相信暮sè也很高兴见到她。

    “不过,暮sè即使是有缘人,她得到了忘情天书也未必会告诉你究竟。”

    依韵笑了,望着铭儿脸上一双闪动着狡黠光亮的眸子,一时间,也的确勾起了很久以前的回忆,偶尔,铭儿本来也会有如此的一面。“那就杀了她?”

    “我杀不了。”铭儿眸子里的笑意更浓。

    “那只能算了。”依韵也笑的很高兴。

    原本这就是明知故问,倘若暮sè认为有这种理由,原本就绝对不会说忘情天书里的奥秘,倘若以此为目的请暮sè来,她根本就绝对不会答应来。

    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能够成功破解奥秘。

    只是,这只是一个理想的最好结果而已……

    理想的。

    三个月了。

    地底大殿运回紫霄剑派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几十万npc中在天南地北享有饱学之士声名的人都聚集在紫霄剑派,却没有一个人说的出雕像身体周围闪动的发光符文是什么,既不是道家的符文,也根本不是文字。

    毫无疑问,事情走进了最糟糕的局面。

    唯一有收获的,只能寄望于沈白衣的ri记。

    三个月的时间,几万个npc轮流不休、分批分类的翻阅整理,终于把沈白衣几百年来写的那些ri记类容全部整理妥当。

    带来这些ri记的人,是妖瞳,她仅仅带来了三本册子,还都**。“眼前需要的内容就这么多,你看看,有什么问题再说,关于大殿雕像的问题,这些ri记里的确有些让人不得不在意的信息,可是,并没有如我们期望的信息,沈白衣同样无法破解符文的奥秘,他也不清楚忘情天书的秘密和真相,他知道的,仅仅是忘情天书跟白sè之间的联系。”

    这已经比一无所获来的好得多。

    依韵翻开,迅速浏览,开卷,都是些沈白衣跟紫衫当年一次次相遇,交手的情形和心情描述,其中包括两个人说过的话……

    第一本里面,全是这样的内容。

    依韵丢都一边,翻开第二本,却发现,仍然是这样的内容……

    依韵丢开第二本,手指最后一本册子,望着妖瞳。“我要看的到底有多少?”

    妖瞳微微耸肩,无奈的微微一笑,把第三本册子,翻过去了一半。“他们以为你对这些感兴趣,我以为你多少也有些关心。作为男人,难免会疑心,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守护几百年,守护一个地方,他们之间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故事,不是吗?”

    依韵没有理会,认真的浏览起妖瞳翻到的哪一页的内容……

    ‘神秘的白光,笼罩了紫衫的身体……白光,白sè,如此相衬。她消失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甚至以为是系统出了错……但是,就在我茫然的时候,白光有亮起,紫衫有出现在我眼前。只是,她的神情变的很奇怪,变的很冷,犹如寒冰,尽管这样的她,仍然觉得犹如外表冰冷,内心火热的冰美人,但面对这样的她,我仍然一时之间有些无所适从。平时的紫衫总喜欢伪装成冷酷无情的剑客,带着斗笠,用低沉的,伪装的男人的声音,冷冷的说着酷酷的言语。但此时的她,不是伪装,眸子里流露出来的寒意,让人莫名恐惧……’

    依韵翻开下一页,在阅读的同时,已经思索着,联想着文字记录描绘的,当时的画面。

    ‘……雕像上,突然叫响了声音,是系统的声音,却没有单独传音给紫衫一个人听到,而是让在旁边的我也能够清晰的听到,这很奇怪,但后来我明白,那时候的紫衫无法传音,因为我关切的传音入密全都无法送达,雕像叫响着‘忘情天书,成就你的心愿,太上忘情,博爱无限,故而成众生眼里的无情。太古之力,有缘人得,得之若不谨守太上忘情之宗旨,则必失。’紫衫当时看起来很疲惫,但我无法靠近,我的脚步还没有挪动,那她双冰冷又充满戒备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我身上,我只能够驻足,静静的等待着她好起来……’

    依韵继续翻开下一页,倘若如此,沈白衣并不知道那一刻紫衫到底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毫无疑问,通过沈白衣的ri记得知忘情天书奥秘的想法,只能是愿望而已。

    ‘……很久,紫衫都只是疲惫的站在雕像下,但是她眼里的戒备之sè,渐渐褪去,似乎她记起了我是谁,似乎好了一些,我忍不住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她的回答还是一如往昔那样的生硬,充满了对我拒绝的意味,但我不在乎,她愿意回答,本身就是种没有把我视为敌人,而视为可以信任的人的象征。‘你只需要知道,忘情天书的秘密被别人破解的时候,就是白sè彻底死亡的时候。’……几百年过去了,我仍然不知道这句话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因为从来没有打算问,一个生死攸关的秘密,本来就不该让任何人知道。既然这对于紫衫而言是生死攸关的大事,那么,我就愿意在这里守护下去,比起总跟着她,却无法靠近而言,这更能够证明我的心和诚意……’

    依韵合上了最后一本书册。

    通过沈白衣得到的关于大殿的收获,只有这么多,其实仅仅就一句话,忘情天书决定白sè的生死。

    而前提是,必须能够了解忘情天书的内容。

    忘情天书绝对不存在,只会存在于雕像的符文上和紫衫的脑子里。除此之外,以紫衫的xing格,绝对不会留下让人能够窥视的文字备放。

    依韵合上书册的时候,妖瞳淡淡然道“很明显,破解了忘情天书,战胜白sè轻而易举。但也可以肯定,即使暮sè来了,她得知了忘情天书的秘密也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72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