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一章 再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妖瞳伸了个懒腰,丢下茗一个人在了望台,独自去了下面舒服的船长舱室享用船上的酒菜,她早就知道,新紫霄号上的厨师是江湖中有名的十大厨师之一,新雇佣没有多久,她早就想尝尝他的手艺如何了。

    新紫霄号过处,波涛汹涌。

    拖拽着竹林岛在波涛中起伏不定,岛上无数的npc尸体随着岛的颠簸起伏,尽数抛甩落入了海中。

    竹林岛内部的地下大殿中,那尊道教老头的雕像仍然安稳如初。

    依韵敲了敲雕像,发现雕像有吸收内劲的作用,而且质地异常坚韧,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但如果有心破坏,依韵相信凭借北落紫霄剑一定办得到。

    这种重要的地方,值得一个人几百年孤独的当守护者,毫无疑问必然藏有机关。

    但白衣剑客已经死了,机关自然无人能够发动。

    若有机关,必然跟倒下连接的岩石脱不了关系,正因为如此,来之初依韵就做了多手准备,倘若秘密很小,那就装进真空袋带走,倘若秘密很麻烦,最下策就是把整座岛一起搬走。新紫霄号因此开了过来,若非如此,依韵一个人来,根本不需要坐船,坐船反而更慢。

    “你这老头到底是何方神圣……”依韵打量着这尊道教雕像,却根本认不出这人是谁,他曾经是武当派弟子,武当山供奉的道教高人雕像不少,还有诸多经文里的绘图,却根本没有见过这么一尊。

    依韵坐在雕像脚上,闭幕凝神自修,静静等待着抵达目的地的,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大事他不会离开这里,倘若这座地下大殿的确有那么重要,一旦给了白sè黄昏可乘之机,毫无疑问他们不会毫无动作。他在这里,就是保护的最可靠办法。

    倘若不能带走,依韵会毫不犹豫的把雕像破坏,即使不知道秘密是什么,但既然需要守护,雕像毫无疑问就有完好无损的需要。但现在他不想破坏,因为现在,这座地下大殿已经属于他。

    武当山。

    白sè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存颓然坐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守护竹林岛地下大殿的白衣剑客失败了,而且被杀的那么容易,这让她万万没有料到。“他怎么会败的这么容易?”不存原本一直相信,一个能够负责如此重要使命的人,必然有值得白sè黄昏看重的本事和能力,但这样的战斗结果,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无论如何谈不上让人满意。“现在怎么办?”一时间,不存也没有了主意,地下大殿不能破坏,必须设法夺回。但眼前这种夺回的可能xing几乎为零,或者说,根本就为零。以依韵的xing格,此刻必然已经调派正义联盟的高手途中陆续抵达新紫霄号上以防万一,以武当山如今的意境级高手的数量根本不可能正面力敌。

    沉默……

    小剑没有开口,白sè也陷入沉默。

    没有办法,此刻他们都想不到好办法。

    不存迟疑半晌,还是忍不住问道“我知道大殿的秘密跟你有切身利害关系,本来不该问,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想可以问一句,到底会怎样?”

    “会死。”白sè冷冷的声音,在大殿里回响……

    不存愕然以对,一时之间,无法明白根本的联系。

    但白sè已经起身,独自离去……

    白sè的林木。

    这种纯白sè的树很少见,只有在东海的某座孤岛上才存在,树叶也是白sè的,百ri里流动着朦胧的白光,夜晚,月光下光亮反而会变的耀眼,足以让这座孤岛笼罩在光明之中。这座岛因此而几乎不存在黑夜,纵然是乌云密布的气候,也有这些白树林提供的朦胧白光。

    白sè走上港口,一身白sè的裙袍在风中微微飘摆。

    这座孤岛的气候不错,一年中遇到海上暴风雨天气的时候很少,而今天,风和,月圆,漫天繁星闪烁,争相眨眼。

    白树林中有一座山林别墅。

    别墅里,一个白衣男人,静静站立,眺望着漫天星辰ri月。

    他身上,没有剑。

    “你的剑呢?”白sè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语气一如往常的冰冷。

    “我已经不配用剑。”白衣男子缓缓回头,一脸,失落的哀伤,他看着摊开的双手,神情渐渐变的痛苦,眼睛缓缓闭上。他希望见到紫衫,但不是这样的情形。“记得,初入江湖的时候,我们为了各自的门派进行过很多场不为人知的战斗……每一次,都战了几百招分不出胜负。”

    “不错。”

    那时候,白衣剑客是昆仑派弟子。

    那时候的江湖,每一个出sè的弟子都会带领门派弟子完成掌门人交代的任务,门派中的佼佼者更会被掌门人赋予重任,完成一些独自执行的,特殊任务。白衣剑客是昆仑派的佼佼者,那时候很多任务都是多个门派的顶尖弟子共同争夺的竞争。昆仑派跟华山派当时有很多利益争斗,那时候,伪装成男人,带着斗笠,喜欢带着锈迹斑斑铁剑的紫衫跟白衣剑客多次在特殊任务中相遇,是竞争关系。白sè黄昏是两个人,白sè是女人,还是个极美的女人,白衣剑客不是第一个知道的,确实第一个以敌对陌生人的身份知道的。

    因为战斗,白sè暴露了真容。

    从那时候开始,白衣剑客再也没有对白sè拔剑,甚至迅速抛弃了江湖身份,抛弃了昆仑派,自愿化身为白sè身边的护花使者。但白sè不需要他护花,那一直是他单方面的坚持……

    地下大殿,也是白sè意外发现的时候,白衣剑客跟随在后而得知的共同秘密。

    那时候开始,白衣剑客就发誓,会守护圣殿。

    “也许你永远不会爱上我,也许会。你需要的是否一份永远真诚不会改变的真情,用时间来证明,我有没有这种能力也用时间来证明,我会在这里。”白衣剑客悠悠然说着,这句几百年前发誓的话,他的心未曾改变,意志未曾动摇,却以为战败而中断。他死了,死在依韵剑下,已经无法回到守护之地,也已经没有了回去的信心。能力不仅仅是一种坚持,白sè的伴侣不可能是一个没有能力,只有一腔真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太多太多了……“那时候,我能跟你战几百招,几百年后的今天,我的得意之作,竟然一个照面败北……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还是曾经的江湖人不够多,曾经江湖的时光不够长,让我不能够真正认清真实的自己?”

    白sè没有回答,很多年前的白衣剑客不是这种水准的人,这么多年之后,一直在潜心修炼从来没有放弃的他,每一次武学变革都会很快得到新武功秘籍,资料的他,如今竟然连依韵一剑都已经走不过,这结果,已经让人无话可说。“神作收到了。”

    “那只是个笑话……”白衣剑客的脸上,挂着一丝苦涩的笑,神作,耗费了他无数心血,最后竟然是那样的产物,让他还有什么脸面再提?

    白sè没有说安慰他的话,因为白衣剑客本来就很清楚,神作即使没有他预料中那么强大,毫无疑问也能够对武当山的形势产生扭转乾坤的作用。尽管未必人人能够领悟,但别的不说,许多重生的影子都会感兴趣,也的确能够创造出许多以弱面对强者有战斗力的人物,足以一举扭转武当山面对紫霄剑派意境级高手众多完全不能力敌的局面。

    “他很强。但他是个恶魔,紫衫喜欢他什么?”白衣剑客从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他一直认为不需要问,也不值得问,更认为这种问题本身就是一种懦弱的可耻。因为只有失败者才会问这样的问题,但他从没有认为自己是失败者。但此刻,他却问出口了,因为他已经是个失败者。“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用剑。”不等白sè回答,他就补充了这么一句,他恐怕,白sè不会理会他的提问。

    “紫衫的爱,只是一种感觉。跟利益无关,跟强弱无关,不需要理由。”白sè的语气依旧十分冰冷,跟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全然不搭调。

    白衣剑客面露苦笑之sè。“我不该问,我本来就是懂得这个理由的人。归根到底,我仍然在为自己是唯一合适的人而找寻理由而已。”

    “你需要什么,以后仍然会有人送来,包括女人。”

    白衣剑客面露苦涩之态……女人,他不需要,他需要是爱的女人,可是,从来没有得到,如今已经划上了句号。“这里什么都有,不需要了。只是……很多年了,我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你能不能告诉我?”

    “沈白衣。”

    沈白衣笑了,笑着的眸子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泪光。“谢谢……”

    他会不会忘记自己的名字?

    他当然不会,他跟紫衫一样,有过目不忘之能,这样的人不会忘记任何事情,永远不会。

    “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