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章 神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石壁书后藏有暗器,这是巧妙的设计,显然最初的本意就是为了针对夺书的情况。

    而此刻,白衣剑客料到依韵稳cāo胜券的把握在那里,而白衣剑客也很清楚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也很清楚自己的ri记就是必须要守护的秘密。

    依韵盯着那些ri记,白衣剑客也在等着依韵扫荡他的ri记。

    暗器没有发挥到足够大的作用,不但无法伤到依韵,甚至没有逼迫的依韵用上全力应付。

    然而,这已经足够了,足够成为这场无法回避的战斗的导火索。

    依韵已经先动——

    从开始依韵就推想到白衣剑客的意境又或者武功上应该有很特别的能力,这种能力只有在敌人先出手后才能够生效,这才应该是白衣剑客等待后手的理由。

    当暗器shè出,依韵同时做出反应的时候,白衣剑客动了——

    人和剑,同时化成了一团白光!

    非常快的剑!

    快的犹如,依韵自己的剑一样!

    快的简直毫无差别。

    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速度终极属xing变化后,依韵仍然是江湖排名第二,第一人从来是喜儿,换言之,没有可能存在跟他快的完全一样的人。

    只有一个解释,这就是白衣剑客必须等到依韵先动再出手的理由,这就是他武功又或者意境的奥秘。

    深紫sè的剑光刹那飞闪,后发而至!

    北落紫霄剑出鞘的同时,天地杀神特效发动,依韵的人和剑,同时消失,出现在飞虫过来的白衣剑客必经的途中。

    如此一来,本来后出手的依韵却变成主动的一方。

    白sè,深紫sè的剑光,眼看交错斩过的时候,白衣剑客的人和剑刹那消失不见!

    天地杀神特效?

    白衣剑客消失的同时,人和剑已经出现在依韵背后,更低的位置,他原本自下而上斜砍的一剑,甚至连任何变化都不需要,就那么顺理成章的,斩过依韵的身体——

    胜雪剑,划过了依韵的残影。

    依韵的人和剑,消失不见的同时,一闪,出现在白衣剑客的头顶,深紫sè的剑光飞闪刺出,跟白衣剑客上一刻一样,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变化,顺理成章的就那么就势刺出——

    剑过……

    毫无受阻的感觉。

    因为这一剑同样穿过的是残影。

    倘若不是依韵的终极速度属xing值足够高,那么天地杀神特效就会有发动的间隙时间,倘若如此,刚才一个照面,依韵的剑会落空,而白衣剑客的剑会要了他的命。

    没有杀气值的白衣剑客本来不可能拥有天地杀神特效,他的终极速度属xing值也不可能快的跟依韵催动紫宵剑意的情况下还一模一样。

    这不是万法全通意境能够办到的,万法全通配合紫衫决也无法模拟不知道的武功。

    紫宵剑意从来不是紫衫能够模拟。

    倘若紫衫能够做到,依韵几乎不存在跟紫衫对战的可能,原本入道江湖的时间就已经注定了依韵后天锻炼的属xing值落后于小剑,喜儿,紫衫在内的许多老高手,正是紫宵剑意的威力让依韵在这方面不存在大的严重影响了战斗的差距。

    正因为如此,紫宵剑意从来是依韵不外传的秘密。

    万法全通意境能够随意调整修炼者的实际属xing使用值,只要不超过施展者自身的某种相对极限。

    但是,交手中,白衣剑客的终极属xing值完全跟随依韵的变化而变化,紫宵剑意催动的状态高带来的提升,在白衣剑客身上同样会一样的变化。

    那种现象,分明就如同白衣剑客用的是跟依韵级别一样的紫霄剑典,并且是有紫宵剑意的紫霄剑典,甚至连意境也一样。

    那种感觉,对依韵而言,就如同是在跟另一个自己战斗。

    “很有意思的能力。”依韵不得不称赞这种能力的奇妙,尽管不知道是一种意境力量,还是武功。

    “多谢夸奖。原本这打算作为送给紫衫的礼物,想不到完善不到几天就有了实践的机会。现在你该知道,我问你的剑是否快,其实并不可笑。”白衣剑客的剑,横放眼前,剑光,雪亮,寒冷,而他的眸子,也一样冰冷。

    “万法全通,紫衫决为基础创造的产物?如此神妙的杰作应该有一个名字。”依韵由衷对眼前的白衣剑客刮目相看,无论是谁,能够创造出如此神妙的武功,毫无疑问都值得江湖中的任何高手尊重。

    “的确是以紫衫的武功和万法全通意境作为基础,但能够创造出来,不能说仅仅是我的能力,坦白说,能够成功带着一种天意的成分,所以我起名叫——神作。”白衣剑客并不掩饰自己对这杰作的骄傲,但也并不因此虚伪的居本不属于他的功劳。“神作不需要知道对手的武功,也并无法知道对手武功的奥秘,但是,神作的能力能够复制对手的一切能力,包括意境,武功,终极属xing值。如我这样的人,远离江湖已久,无论属xing还是武功的实践,都已经脱节很久,比起如你这样的人物必然存在差距,也只有神作这样的武功才能够真正改变这一切。遇到更强的对手,我就会变成对手,我们的胜负取决于,谁能够战胜另一个自己,取决于,谁能够把一样的能力和武功用的更好。”

    “的确很神妙,可惜,也仅止于此。”依韵不吝惜对白衣剑客的称赞,但他并不因此畏惧,战胜另一个自己的经历他早曾有过。

    更何况,事实并非如同白衣剑客所说一样。

    “是吗?”白衣剑客显然无法苟同依韵的判断。“这是我送给紫衫的礼物,她是完美的,只有完美的神作才是她应该修炼的武功。拥有了神作,从今以后,即使面对葵花宝典,即使面对魔刀,也依然不惧!”

    “镜子前面没有人的时候,镜子里就不存在影子。”依韵淡淡然一笑。这就是神作的缺陷之一,神作如同一面镜子,能够让修炼者拥有镜子面前的人相同的一切力量,但是,镜子前面没有人的时候,就无法映照出另一个相同。换言之,神作面对妖瞳能够施展魔刀,面对群芳妒能够施展葵花宝典,但却不可能面对群芳妒施展魔刀,也不可能面对妖瞳施展出葵花宝典。神作的镜子一样的能力,带来的都是虚幻的,施展者永远无法真的拥有映照出来的能力和武功。

    对于很多人而言,神作很有价值,但是,紫衫面对群芳妒和妖瞳本来就不需要神作这种镜子的能力,相反,假若紫衫对上厉,神作的能力反而会降低她的实力。神作能够让弱者面对强者,能够让强者面对同样的强者时避免被克制,但面对弱者,还不如万法全通意境配合紫衫决来的更有价值。

    但神作仍然值得赞叹,神作倘若没有修行条件,传开江湖,足以引起江湖彻底的变革,即使存在苛刻的条件,倘若被武当山拥有,毫无疑问,许多重生的高手都能够因为神作而变成价值提升不知道多少的强有力的战斗力。

    白衣剑客创造的神作,甚至可以说足以改变江湖形势也不为过,这样的武功,当然应该得到依韵的由衷赞叹。

    “你死了,神作归我。”

    “很可惜,你的手下发现这里的第二天,神作已经被送走,大约还有一天就能够到达紫衫手里,而我身上,没有秘籍。”白衣剑客从容的微笑,手里的剑,随意垂放。“一样的能力,一样的武功,相当的意境修为,胜负生死,取决于一件事情,你和我,谁的真实更强,谁更能够驾驭这份力量。这才是真正能力高低的体现。”

    “你已经输了。”依韵淡淡然回应,因此他已经没有了最初,对生死胜负结果全无把握的那种,面对压力的不确定xing感受,从相同神作的力量同时,依韵就已经知道,白衣剑客不是一个能够带给他生死压力的对手,白衣剑客不可能胜他,必然死在他的剑下,不存在意外,不存在奇迹。

    因为依韵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轻易杀死白衣剑客。

    “正义传说该有这种自信,可惜,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依韵没有回答,他动了!

    提着剑,化作深紫sè的疾光冲向白衣剑客;后者,同样迅快的冲向了他!

    依韵没有发动天地杀神特效,白衣剑客也没有。

    真紫sè的剑光刺向白衣剑客的肩头同时,依韵运转移经换穴,调整了体内经脉的变化。

    深紫sè的剑刺中了白衣剑客的肩头同时,白衣剑客的剑,也同样刺中了依韵的肩头。

    北落紫霄剑在依韵手中,迅速的,微微的转动,剑尖,钻进了白衣剑客的骨头,绞碎了一片;与之同时,白衣剑客却看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他的剑骤然发力,下压,试图一剑把依韵的身体劈开,连带心脏一并!

    但是,白衣剑客却难以置信的发现,他体内的气劲突然提不起来,手里的剑也因此刹那丧失了力量,这一剑,根本无法下压,与之同时,他肩头传来的痛苦感受,强烈的简直让他瞬间丧失了思考能力,有的只是,完完全全的,疼痛的感觉!

    就在他剑上无法灌注内力,内力阻断的刹那,依韵的剑在他肩头骨头上转动了一圈,紧接着,一闪,割断了他的喉咙——

    依韵剑动的同时,他体内的气劲能够提聚了,他的剑动了,但已经比依韵慢了片刻,很短暂很短暂的片刻,但就是这么片刻,已经足够。

    依韵的剑割断了他的咽喉,可是他的剑,却仅仅划过依韵的脖子面前,差了一点点,就差了一点点,就能够斩中依韵……

    白衣剑客倒在了地上,他的左手,捂着咽喉。

    他笑了。

    悲伤,写满了脸上。

    “移经换穴,把肩头本来无关紧要的穴道变成了增加痛楚,阻断内气的穴道……我无法预知这些变化,而你知道,于是你的剑一定会比我更主动,更快一分……神作,变成了一个笑话……”白衣剑客断断续续的说着话,此刻他已经明白为什么了,但已经晚了。

    “即使内气同时中断恢复的时候,你的剑跟我一起动,慢的仍然是你。”依韵淡淡然收剑入鞘,他本来就有无数办法能够杀死白衣剑客,神作很强,但对于他这样的高手而言,神作反而是致命的缺陷。因为神作还有一个缺陷是白衣剑客没有想到,或者说无法想到的。

    “是,是吗?”白衣剑客目光里,写满了迷茫之态,他输了,输的如此快,如此荒唐可笑,结果足以说明一切,如他所说,一样的能力,一样的武功,胜负取决于两个人本身能力的强弱,而弱者,是他自己。只是,他仍然无法明白依韵这句话。可是,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他已经要死了,视觉丧失,听觉也已经丧失……他很想知道,依韵这句话的理由。

    可是他听不见。

    而事实上,依韵根本就没打算告诉他理由。

    不是紫衫那样的全才,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发挥神作的力量,神作的确能够影响江湖形势,但利用神作面对高手,根本没有战斗的可能。白衣剑客因为,那是两个一样的人在战斗,但根本不一样。

    一个力气一样大,动作一样灵活的人,一个用了斧头砍树很多年,一个从来没有用过斧头,这样的两个人砍树又怎么会一样?

    武功也一样,每个人的属xing值都有诧异,同样的武功在一个门派里也难以找出两个用法完全一样的人,神作能够得到对方的能力,却无法得到对方的战斗积累的经验和本能。

    不是紫衫那样能够分心多用的真正全才,根本不可能对众多不同路数的战法了解到同样极致的jing湛。

    又怎么可能战胜对手?

    刚才那一剑,注定了白衣剑客必死无疑,因为他绝对不可能知道一个紫霄剑派里少数实用流高手才知道的实战心得。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70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