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章 不再等待的战启

第八章 不再等待的战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他能不能赢?”不存暗暗算计着时间,距离,来不及……即使他们现在出发赶往竹林岛,时间也来不及。即使来得及赶到,正义联盟的人一样来得及,甚至于,很可能本来正义联盟就有很多高手正在赶往竹林岛。眼前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希望只有一个,白衣剑客能够战胜依韵。倘若白衣剑客赢了,发动很多年前就设计的巨大机关,还能够让整座地下大殿沉入深海,争取到一定的时间,这过程有可能对遗迹进行转移,只是这么一来,地下大殿的事情必然会在江湖中传开,引起许多有心人的探索兴趣。

    不存的问题,白sè没有回答,小剑也没有。

    因为这本是个无法预料的问题,守护者在竹林岛几百年了,他如今的修为程度,实战能力到了什么地步,白sè和小剑都不清楚,那又如何能够做出判断和预测呢?

    竹林岛上,火焰,在熊熊燃烧……

    心中雪握着剑,接连杀死了三十七个人。

    这三十个人不是npc,是竹林岛的三十七位竹林王,也就是小杀戮曾经信任以可以为之牺牲一切的同伴。

    但如今,却成为背叛者。

    孙旺是最后一个被杀死的,不是因为他的武功高,而是因为,其它三十七个人从开始就在为他挡剑,为他争取时间。

    但他仍然没有逃掉,因为三十七竹林王的武功面对心中雪,只能用不堪一击来形容。

    孙旺甚至没有逃到岛边的沙滩,他在竹林中,失足摔倒了,即使没有失足,他也无法再逃多久。

    心中雪的身上,都是鲜血。

    手里的剑上还在滴血。

    看着心中雪一步步走过来,孙旺没有徒劳的爬起来继续挣扎逃跑。

    他脸上的恐惧,突然变成了笑。“你们准备血洗竹林岛?”

    竹林岛已经被火光照亮,这时候,杀道圣地的长老们已经在到处放火,混乱的npc们奔走逃跑,恐慌的试图逃走,但是岛上港口本来船只就有限,因为竹林皇帝不愿意有npc离开,平ri打渔的船队都有竹林皇帝的人监督出行。

    那些船是首先被破坏的。

    小杀戮在船上,喝着酒,听着港口岸上拥堵不堪的npc们呼喊求救的声音,她无动于衷,npc的死活本来就无关紧要。

    火焰,变成了火海,迅速的朝四面八方蔓延燃烧,竹林在火焰中燃烧着,渐渐,变成焦炭,npc们在火焰中痛苦的奔走,哀嚎,惨叫……

    火焰,几乎烧到了孙旺和心中雪所立的地方。

    “不错。”心中雪淡淡然回应,她愿意跟孙旺多说几句,因为她想,也许小杀戮会想知道孙旺会留给她什么话。

    “竹林岛总有一天会被江湖中人发现,到了那时候,我们也就当不成土皇帝了。帮主连多一点让我们快活享乐的机会也不愿意给吗?”孙旺惨笑,曾经的种种,在回忆中,跟眼前的残酷现实相比之下,显得那么的虚幻,又那么的可笑。他们变了,小杀戮也变了,甚至连给予他们施舍的怜悯都不愿意,那种仇恨,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背叛者应有的下场。”

    “背叛?不,我们的背叛只对帮主有影响,杀道圣地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江湖中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根本不需要必须惩处立威。这不是理由,理由只有一个,你很清楚,帮主变了,变的跟曾经迫害我们的那些恶魔没有什么区别了……哈哈哈……本来我觉得自己很可耻,现在不了,帮主也一样会变,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人xing——”孙旺大笑着,一脸嘲讽挖苦的意味流露无遗,根本没有掩饰的意思,这就是他此刻的心情,他也没有掩饰的必要。

    雪亮的剑,刺进了他的心口。

    痛……

    孙旺却仍然在笑。

    心中雪咬牙切齿,冷冷然道“圣主变,是因为你们!”

    雪亮的剑,猛然抽出。

    鲜血从孙旺的胸口激shè喷出的时候,孙旺的仍然在笑,只是笑着的眸子里,流出来了两行热泪……

    港口,竹林岛的npc们,老幼相扶,嚎啕哭喊着,对着港口那唯一的大船。“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我们这是遭了什么孽啊,被竹林皇帝魔头迫害了那么多年,现在又要遭遇灭顶之灾,求求船上的大客官救救我们吧,哪怕不救我们这些老头子,就是把孩子救出去也行啊……”

    船上,几十个npc船工都已经听的于心不忍,是啊,这么大的船,哪怕只是尽量救些小孩子,那也行啊……

    可是,船的主人没有发话,他们谁也不敢擅作主张,他们忍受着良心的煎熬,他们是npc,在他们眼里,竹林岛上的npc本来就跟他们一样,可是他们无法知道,对于江湖中人而言,他们的生命从来不值得在意……

    大长老和心中雪,在竹林岛上到处放火之后,又赶到海岛岸边,港口,追杀那些逃出火焰,聚集在岸边逃走无路的npc们,鲜血,在飞闪的剑光中飞溅,鲜血,刹那被熊熊燃烧的火焰焚烧殆尽……

    竹林岛被火海吞没,山上的竹林尽皆熊熊燃烧了起来,但是山上的黑水湖里面的黑水却仿佛完全不受影响,周围熊熊燃烧的火势竟然让黑水连一点点也没有被蒸发,减少……

    竹林岛下。

    地下大殿。

    依韵已经扫荡了很多石壁上的书,但白衣剑客仍然没有出手。

    依韵相信,与其说白衣剑客是在比拼耐xing,还不如说白衣剑客需要他先出手来的更合理。

    依韵相信,这场比拼耐心很快会有结果,因为这根本不是一场公平的耐心比试,倘若是公平的,依韵除非疯了才会跟一个能够在这种地方守护几百年的人比试耐xing!

    依韵的脚步,停下。

    这面石壁上放的书,已经不是知识类。

    书的中间仍然有写明标题,是ri记。

    字迹刚劲有力,透出锋芒毕露,充满杀伐之气的感觉。

    这意味着,书写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坚毅,果敢的人。

    这样的人的剑,往往非常狠。

    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守护几百年,除了看书,当然还会动笔,几百年能够写出来多好字?非常多,大一片的石壁上,全都是ri记。

    毫无疑问,这些就是白衣剑客在这几百年中写下的字迹,这里面当然会有很多信息,不但有白衣剑客自己内心世界的信息,还有别的,譬如——这座地低大殿的秘密。

    结束了,这场需要耐心的比试已经结束了。

    依韵很清楚,白衣剑客不会给他机会扫荡这些书,他不得不出手。

    他绝不可能让这些被依韵带走。

    依韵缓缓抬起左手,心神却完全放在白衣剑客身上。

    当劲风卷带着石壁上的书涌进真空袋的时候,依韵意料中的,白衣剑客必然出手的情况竟然没有出现!

    白衣剑客竟然连这些也不在乎被人带走?

    石壁上,书尽数被劲风扫落,随旋动的气流,涌向依韵的真空袋——

    破空声,突然响起!

    不是白衣剑客的剑。

    是,暗器——

    石壁上的书册后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金属的管子,管子里,连续不觉的shè出各种各样的暗器!

    有天地搜魂针,有漫天花雨,毒龙刺心等等……

    其中还有金光——金蛇锥!

    诸多暗器齐飞,却不是单纯的以数量和速度取胜,每一种不同暗器之间配合有序,在shè出的同时,就组成了一张张前后相叠的网,这张网,没有任何空隙,也没有让人能够利用的时间差,所有的暗器看起来几乎都飞行的一样快,金蛇锥从shè出开始,一直紧紧的锁着,加速变向的最可怕最危险的能力根本没有发动!

    白衣剑客本该出手,但他没有。

    而那一刻,依韵就已经意识到危险。

    江湖几百年的经历,什么样的暗算手段依韵都已经见识过。

    白衣剑客本该出手,但没有出手,那只有一个理由。

    白衣剑客认为,即使书被他所夺,但只要最后死的是他依韵,那么书自然也能回到他手里。

    倘若仍然是继续这么僵持,那么白衣剑客的等待就没有了意义。

    因为他本来就是无法一直等的那个人,他不可能无止境的等待,眼睁睁看着依韵旁若无人的调查地底大殿的秘密。

    那么,一定有别的办法迫使依韵必然先动手。

    暗器shè出的时候,依韵左手运劲挥动,那些旋动飞shè过来的书,纷纷加速追着他后退的身形涌入真空袋的同时,依韵衣袖中抛甩出来的一张张刺绣额手巾,全都随着劲风旋动,变成了旋转的盾牌挡在了依韵面前。

    看似无数,密密麻麻的暗器,即使是一根根尖锐的搜魂针,在shè中那些手巾的时候,竟然也无法穿透!

    每一条手巾仿佛都变成了柔韧的盾牌,在依韵面前飞快旋动,将连绵不绝shè过来的暗器尽数挡住!

    这些手巾全都出自群芳妒之手,用的材料本来就很好,通过群芳妒的手艺,每一条的线的密度都非常高,而且多层叠加,不要说是暗器,纵然是宝剑也未必能够在依韵yin劲作用下斩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