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章 破碎的天空

第五章 破碎的天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孙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杀戮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走到孙旺面前,半跪着蹲下,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孙旺的眼睛……

    孙旺低着头脸,全然没有了片刻之前,藐视一切的霸气,他的额头和脸上,布满了汗水,半晌,才从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没,没什么事情。”

    小杀戮瞪着他,眼也不眨的瞪着他,她的目光,仿佛利剑,能够刺进孙旺心里的利剑……

    心中雪沉默的站在旁边,这种情景,她没有插嘴余地。

    竹林岛。

    顾名思义,竹林很多。

    这座岛上到处都有竹林。

    但是从地理环境上来看,这座岛本来不该有竹子,因为珠子根本不适合这座岛所处位置的气候。

    但这座岛就是这么奇怪,岛上的气候跟所处的方位完全不一样。

    犹如进入这座岛本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海水的流向让船几乎不存在接近这座岛的可能,除非是特殊的船,带着明确的目的。否则,就必须是一个很清楚周围水流变化规律的人才可能cāo船接近。

    依韵来这座岛,不是为了岛上的人。

    魍魉的弟子里,有一个人盯梢大杀戮,成功的伪装成一个无害的江湖船夫,陪同大杀戮来过这里,并且在岛上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异常的事情,最后发现了一个秘密。

    依韵对这个秘密很感兴趣,于是来了,而且他也知道,小杀戮也会来。

    依韵对岛上的人和事情不感兴趣,依韵上岛之后,直奔岛上的竹林山,被这里的人称之为竹林神山的地方。

    山上,有一片,湖水是黑sè的。

    竹林岛有关于黑水湖的传闻,传说黑水湖的水永远不会蒸发,不增,不减,没有人能够喝里面的黑水,无论用什么去装,水都能够神奇的穿透盛装的工具,水犹如透明不存在,即使把头伸进去,同样什么都喝不到,黑水绝对喝不到的水。

    依韵拿着把剑,伸进五丈方圆的黑水湖里,从剑移动的阻力感觉,他就知道,黑水中的阻力跟空气没有什么差别。

    黑水湖很古怪,不过,黑水湖并不是依韵此行的目的。

    依韵跳进了黑水湖里,身体也果然没有湿润的感觉。

    犹如在空气中一样,很快,落入了湖底。

    湖底,有许多水草。

    水草中,有被人破坏的痕迹。

    那是魍魉的弟子勘察的时候留下的,一片水中中间,明显位置更低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

    依韵运功吸附住石头,使力一拉,一甩,那颗石头顿时飞起,露出来下面,一个漆黑的通道。

    通道里,同样灌满了黑水。

    依韵钻进了通道的漆黑之中……

    三十七个人,聚集而至,把孙旺的寝室几乎挤满。

    每个人的头脸上,都是汗水。

    有男人,也有女人,其中有两个女人的衣发不整,明显是匆忙穿衣而至,有一个男人浑身是血,受伤还有混着碎骨头的、翻红的肉。

    孙旺低着头脸,这三十七个人也都低着头脸,没有一个人敢正视小杀戮的模样。

    “我问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小杀戮重复着这句话,第四次重复。

    “没,没有……”

    小杀戮骤然发作,暴露挥动双臂,长袖,猎猎鼓动!

    周围的墙壁,轰然粉碎,足足被吹飞出去百丈之远,头顶上的大殿顶部,轰然碎裂中,纷纷化作碎屑,抛飞散落在城镇中,让城镇的npc们茫然不知所措……

    竹林皇宫,眨眼之间,被愤怒的小杀戮夷为平地。

    小杀戮神sè冷沉,情绪激烈。“我问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在干什么?都在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应该在练功,在为了消除内心的yin影修炼武功,为了能够走出去的那一天努力,为了能够来得及一起实现梦想而努力!但是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在干什么?我派人送来的武典秘籍和武典心得你们看了吗?看了吗——”

    “看了。”三十七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脸,看着孙旺。孙旺抬起头,望着小杀戮,轻声的回答,分明透出一种底气不足的心虚。

    “看了?还没有领悟武典,看了……”小杀戮笑着,失神的轻笑着,想是在反问,又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们资质不太好,一时半刻还没有领悟,真的看了……”孙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猛然蹲下,脸几乎贴到他脸上的小杀戮的反应而惊的说不下去。

    “就算是一个进入江湖只有三个月的新人!看了武典领悟心得只要一个星期就一定能够练成!你们的资质有多差?你们的武功根基连一个懵懂的新人还不如?”小杀戮的质问声中,孙旺头脸的冷汗留下的更多,他不能做声,说不出话。他们看过,但仅仅是看过而已……

    小杀戮看着一张张脸,熟悉,熟悉又陌生的脸。曾经,他们一起发过多少誓言,曾经,他们为了帮派受过何等残忍的,地狱一样的复仇xing折磨和迫害。但是,他们都没有放弃,跟她和花语一样,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最初宣誓的梦想……走出地狱,他们恐惧人群,无法摆脱曾经遭受迫害留下的yin影,但是他们没有甘心,他们为自己的无力,为自己的不够坚强而痛哭流涕,他们一起跪着,用跟曾经誓言一样的声音恳求小杀戮继续走下去,他们宣誓,总有一天,他们会克服yin影,重出江湖,像过去一样,为了梦想而努力。

    这些誓言,他们没有人忘记,只是,很久没有再想起。

    因为,不敢;因为,不愿。

    但此刻面对小杀戮,他们无法不想起曾经的誓言。

    他们无话可说,因为,的的确确是他们背叛了曾经的誓言。

    小杀戮站了起来,看着,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沉默。

    她笑了,其实不必问,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即使没有来之前,大杀戮的话已经让她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她必须来,因为她绝对不愿意相信,他们,她心目中,支撑了她这么多年至今的这些力量,竟然也会有改变的一天。几百年了,她一直记着曾经的誓言,这是她一次次想要放弃的时候的根本动力。花语没有放弃,忍受了许多,坚持了很久的花语没有放弃,她也没有,他们,如今竟然放弃了……在杀道圣地强势崛起,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他们放弃了。

    这是什么?

    这算什么?

    是一个笑话吗?

    “是一个笑话……信任你们的誓言,把你们的誓言作为坚持至今的重要动力的我和小杀,都是笑话?”小杀戮单掌掩面,笑了,神情有些癫狂,声音有些痴狂。心中雪看在眼里,十分担心。

    “帮主,你,你别这样……我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那个衣衫不整的女子,看着小杀戮的模样,颇有些于心不忍,再也无法沉默。

    “没有办法?”小杀戮走到她面前,眼里,流着泪水悲愤,屈辱的泪水……“没有办法……你变成什么样了?过去的你,冰清玉洁,现在你知道自己像什么吗?江湖上最下贱的女人!青楼的女人下贱的为了钱,你呢?下贱的仅仅为了享乐!用npc的**寻求愉悦的事情竟然真能是你做的,竟然真能是你们做的!是没有办法还是自甘堕落!”

    一群人,被骂的低着头,那个开口的女子,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羞耻,屈辱的眼泪,她从来不愿意回忆过去的自己,一点都不愿意……可是,小杀戮让她回忆起了那些。她痛苦的闭着眼睛,许多不愿意的回忆在脑海中飞闪……她觉得没有办法沉默,她觉得自己快奔溃了!“我下贱,我是下贱!冰清玉洁?冰清玉洁的我早就死了!帮主,那个我早就死了!你知道当年我们被敌对帮派关进暗无天ri的地牢里遭遇过什么吗?我就是个婊子!不要钱的婊子!那时候冰清玉洁的我就已经死了,我连自杀都不能!只能够忍受,只能够麻木,帮主你没经历过那些,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我们?我们变成这样是因为帮会,是为了帮主你!这些痛苦是我们替你承受的!为了你的梦想承受的!”

    “为了我?”小杀戮,茫然了……那些誓言,不是曾经共同的志愿?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变成是她一个人的梦想了?

    那女人不管别人的拉扯劝阻,愤怒的瞪着小杀戮,肆无忌惮的把此刻受伤内心的话全吐出来。“就是为了你!就是为了你!我当年只想进个小帮会渡过新人阶段,没想到你会帮我那么多,没想到你会对我那么好!所以我才觉得,你的梦想就是我的!可是,你的梦想根本不是我的梦想!不是——我只想看到你统一江湖,我根本对这些没有兴趣!我没有——为了你,帮会的事情我竭尽全力,为了你的梦想,我拼命的练功拼命的练功,把自己从一个柔弱的女人变成了韩勇的战斗机器!我根本不想当那样的人,我很累很累,我们都很累啊,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尽力了,我们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们只能在这里当npc的皇帝,只能在这里醉生梦死,别人可以指责鄙夷唾骂我们,帮主你不能!你没有资格——”

    一番话,说的小杀戮突然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仿佛都突然崩溃了……

    崩溃,粉碎。

    曾经的天空,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曾经的种种,是不是都是虚伪表演的誓言。

    ‘我们共同的梦想!’曾经目光烁烁坚决立誓的那些面孔,突然都扭曲了,然后,变化成一副副的面具……白sè的,没有表情的面具,面具下面的脸,诡异的扭曲,恐怖的犹如魔鬼!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小杀戮的目光,逐一扫过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最后,落在孙旺脸上。不会,不会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吧?小杀戮不相信……

    孙旺原本低着头,但此刻,已经抬起头。因为已经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他必须说些什么,眼前的形势如此,原本他想着,沉默的让小杀戮痛骂一顿,保证以后勤奋练功,事情也许就过去了,但同伴的一番话,彻底粉碎了这种可能。“也不都是,至少我和小天,七夕,问鼎的梦想跟帮主是一样的。但是小若有些话说的也没错,帮主没经历过那些,真的不明白我们的心情。在竹林岛这么多年了,一直到上一次帮主离开前,我们都在努力,希望有一天能够克服yin影,但其实我们根本做不到。帮主也知道我们的资质,中中等等,不上不下,本来也没有什么优势。其实我们真的很累,我们都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办法陪两位帮主走多远,但是为了誓言,我们一直努力坚持,也知道我们的放弃对帮主会是沉重的打击。”

    小杀戮木然听着,也换来,梦想一样的人,只有四个……她笑了,合上的眼睛里,流淌下来了两行泪水,泪水,流到了唇上,她不知道这眼泪是什么滋味了,仿佛什么滋味都有似得……

    “上一次帮主离开后,有一些npc想杀了我们劫财。带头的几个过去得过我们不少资助,当时我们很愤怒,当好人怎么就没好报?江湖是这样,连npc也是这样。我们把他们杀了,当时jing神都有些崩溃,杀死之后仍然疯狂的砍,直到把他们的尸体都砍成了肉泥。没想到,我们都觉得情绪很好,状态很好。不知道是不是过去yin影的作用,后来试了试,jing神崩溃的时候作恶真的就舒坦了,长期作恶过去的毛病再也没有发做过。后来就建立了竹林皇朝,帮主也看到现在的竹林岛什么样了。说起来可笑,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努力修炼,努力让自己坚强也没有办法克服的jing神yin影,因为变成了恶棍,变成了跟过去迫害我们的人一样的人后,反而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