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涣散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涣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如今却眼看着即将步入灭亡。

    可是……

    如是我闻的可是之后,是沉默。

    因为没有必要说出来,追忆过去也明白。“现在已经晚了是?”她无从抱怨,从开始如是我闻就告诉她,唯一能够坚守下去的指望只有一个,那就是改门派的名字。但是她不甘心,也不愿意相信事情糟糕到了那一步。如今的事实结果证明了如是我闻的判断是正确的,她错了,自己把门派最后的机会葬送。

    “有什么打算?”恒山少林派的情况如是我闻不需要继续强调,坚持抵抗下去的结果根本不需要多说。

    “实在不行的时候,我也不会便宜了正义联盟,你放心,我错了,愿意承担失败的结果,也不会因此忘记白sè黄昏的恩惠。”追忆过去轻轻的低声说着,语气带着忧伤。

    “无论如何,竭尽全力一战,坚持到最后,也算无悔。”如是我闻去了,正义联盟的人突破了山腰,但经过一天的时间,通过山林地带感到恒山少林派山下的武当联盟的已经有一些,如今已经完成集结,正准备杀杀上山一路突围,跟防守山腰的恒山少林派弟子汇合一路。虽然人数不足以影响什么,但毫无疑问也是一批生力军,或许能够让恒山少林派坚守的时间更长,如果能够再坚持一天,战斗的胜负结果未必没有改变的可能。

    追忆过去拔出了剑,她也需要一战了,突破山腰的那面敌人必须挡住,作为掌门人的她,已经无法继续单纯的在山顶上指挥,这是她的战斗,是她们一群渴望光复恒山派的姐妹们的心愿,那些姐妹们为此战死。为此努力坚持到今天。

    剑,流动着淡黄sè的光芒。追忆过去的长袍里,全是一根根,银sè的细针。

    突破山腰的正义联盟在疯狂的乘胜追击,抵挡的那些恒山少林派的弟子们节节后退,那些仍然充满决心还在战斗的人,却因为势单力薄,因为丧失战意的周围同门的无心拼命后退而被迫只能够跟随着后退。他们愤怒,他们不甘心的声嘶力竭的叫喊。“大家别退!别退了!再退我们就完蛋,这时候必须战斗。我在前面,别退”

    尽管这样的声音很响亮,也不止一个人。但放眼在密密麻麻,挤满了山林,山腰以上的人群大众而言,却显得那么孤独……

    别人都在退,尽管他们有拼死决战的心,也没有办法一个人抵挡cháo水般冲杀过来的正义联盟的人。

    一个武典级别较高,杀气值也出众的恒山少林派高手奋勇阻挡一群人正义联盟的冲锋。但是,两侧冲过来的人眼看就要把他包围,他背后,左右的同门都在后退。全都不愿意拼命抵挡。他恨的咬牙切齿,可是无可奈何的只能够一步步后退,他身上已经有不少剑伤,但他不怕。他宁愿大家一起奋勇拼命,即使他会成为第一个倒下的人,他也不愿意看到门派灭亡。可是。别人不这么想,更多的人不这么想。

    一支支寒光闪闪的长剑追着这个后退的人,他一个人穷于应付抵挡,身后,左右的人都在退,没有人理会他,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冒险救助他。

    剑光不断的交错飞闪,他身上的剑伤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终于,双腿,右臂上严加防守还是中了剑,移动的速度越来越慢,挥剑的速度也变的缓慢。

    他看着两旁的都是冲上来的正义联盟的人,而他两旁那些一直在退走的人,此刻被追击的正义连门过的人无情的屠杀,同样,每一个人都得不到后面撤退的人的救助。所谓兵败如山倒就是如此,双方交击,人数众多,后退的一方必然会被追击,能够逃脱的其实根本不会有多少。这样的灭派战斗,又能够逃到哪里去呢?除非是投降而已。但眼前这种士气,人人都只顾自己,都不愿意拼命战斗,哪里会思考这么多?纵然那些能够思考这些道理的人,也因为周围的人都在逃,被迫只能够逃,否则也不过是独自白白送死而已。

    那个高手痛心疾首,他快陷入完全的包围之中了,那结果当然只有死。他不在乎为门派战斗而死,如果一个人连门派都不爱,那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加入?又为何要选择江湖?他悲哀的只是,他的死是如此没有价值,不是在同门们一起奋勇作战中倒下,而是在一面倒的后退被追击中无奈的被杀。

    他快不行了,胳膊的鲜血越流越多,手里的剑越来越重,双腿越来越迟钝,鲜血已经快流尽了似得,他快不行了……

    一条身影,穿过后退的人群头顶,急冲过来。

    “杀敌!后退者逐出门派!”飞赶过来,浑身淡黄sè护体真气的人是追忆过去,她飞冲落在退走中的人群后方,落在那个几乎不能支撑,即将在围攻中气力衰竭的人身旁。那人jing神一振,一声掌门人还没有工夫喊出口,就见追忆过去一剑斩杀周围一群敌人的同时,左手迅速探入衣袍,从里面夹出几支飞针,手法迅速又熟稔的刺进他身体穴道。

    奇迹,发生了,他身体的伤势,骤然以迅速的速度愈合,甚至体内的失血,也因为银针刺穴而加速再造,身体,再次恢复了活力,虽然伤势没有在短时间内完全痊愈,却已经让本来难以支撑的身体变的又恢复了六七成战斗力。“掌门人!”那人又惊又喜,万万没想到掌门人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武功。

    追忆过去的出现,让本来退走的人群不敢再退,在掌门人眼皮底下,谁还敢退?

    退走的人群迅速掉头,跟随着追忆过去迎击追击了他们十几里的正义联盟的敌人。

    “总有一天,我会把恒山派的金针渡穴融入武典!”看着那个振奋跟随她冲杀的门派弟子,追忆过去觉得,犹如看到了希望,是的,不管如何,总还有一些如同这个人一样的门派弟子,他们愿意为了门派战斗,他们不受正义联盟的jiān细挑唆煽动的影响。

    一时间,恒山少林派后退之势止住,与之同时,如是我闻也出现在另一片正在后退的恒山少林派弟子的最后,迫得那群人也只能掉头冲杀。

    但是,战线很长,她们两个人的出现能够一片战线的情况,却无法让更多战线后退的人掉头。

    追忆过去极尽努力的移动,但是,她从一个地方去了另一片地方的时候,离开的地方因为她不在了,又很快放弃了抵抗,继续后退,后退,最后掉头奔逃……

    兵败如山倒,士气,人心涣散的时候,一个人,又如何力挽狂澜?

    追忆过去不停的移走,不停的挥剑冲杀,她不愿意放弃,不甘心就这么承认失败。

    但是,她的努力没有唤起更多人的麻木和消极。

    “掌门人出手了。”有些在后面的人说着,有些跃跃yu试,他们本身对于是否积极参加门派战斗的立场就是不断变化的,受着其它同门们的影响。

    “有屁用啊!她一个人能打多少个啊?能打多久啊?切,早干嘛去了啊。反正我们不用管,等着门派灭亡了重新加入个门派就是了。”另一个人不屑一顾的说着,让原先开口的人一时间热情犹如被冷水浇头。

    “就是啊,拼死拼活的为什么?她是掌门人嘛,当然不想门派灭亡,我们不过就普通弟子,换个门派有什么区别,为了她能继续当掌门人拼命傻不傻啊?”

    “话不是这么说……”有人忍不住想反驳,但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别人打断。

    “不是这么说怎么说?门派荣誉感啊?我们有什么门派荣誉感?少林弟子变成尼姑门派的荣誉感?哈哈……别笑死人了,你喜欢被女人骑在头顶上我们可不喜欢。”

    那人一时间没有言语,叹了口气,他也曾经想过去战斗,而不是消极在躲在后面等着门派灭亡或者正义联盟的人杀过来的时候投降,但是,正所谓形势比人强,大家伙都如此,他一个人冲出去又能改变什么?又能带动多少人一样树立起战斗抵抗的决心呢?没用,他不过是个普通弟子,就算是一个长老站出来,也没有多大作用啊。除非是一群长老都站出来,可惜的是,那些长老们倒很少说这种话,却明显在做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愿意为了门派拼命。

    “其实恒山派的金针渡穴也不错的,以前我看江湖录历史的时候看见过……”

    “不错个屁。我们是江湖中人又不是医生,你想学啊?学了也没用,战斗的时候对一个人短期内不就用一次吗?女人学的玩意,关我们男人屁事。”那人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个人不屑一顾的打击。那人颇有些疑惑,因为他了解这个说话的人,他们都是新人,当时一起加入的恒山少林派,而那个人当时对于江湖录之类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又怎么会知道这种古老的武功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