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百零八章 漆黑中的光

第二百零八章 漆黑中的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酷飞,我离婚了。”

    女人嘴里轻轻吐出来的一句话,让雁南飞始料不及的愣呆当场……

    离婚?

    “为、为什么?”一时间,雁南飞嘴里竟然只能够有这样的回答。他闯荡江湖的时光坦白说,其实不短了,但感情上的经验却是一片空白。纵然如此,在震惊又意外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恍然间,他隐约有了一点明悟。他们的相遇,会不会,不是一个巧合?

    他当然希望不是,或者说,奢望不是,又觉得这种奢望有些没有由来,有些莫名其妙。

    “不合适。反正,来我家里做客你不必担心什么,那你来不来呢?”那女人的眸子里闪烁着热情的期盼……

    雁南飞去不去?

    雁南飞想都没有再想,立即答应了。

    尽管此刻作为重生的影子的他,实在不应该没有得到允许就私自去太远的地方,但他忘记禀报,也实在想不起来这件事情。

    就算想起来了,哪怕因此会被抓到暗无天ri的地方被囚禁,雁南飞此刻也会去,也会毫不犹豫的去……

    雁南飞当然没有因此收到惩处。

    他虽然忘记了禀报,但白雪没有忘记,当白雪知道雁南飞跟一个女人离开后,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剑。“雁南飞汇报过行踪,希望能够允许暂时离开,我能够理解他承受的打击,就同意了。我个人认为,雁南飞一直以来尽忠职守,遭遇这样的打击或许难以振作,勉强一向不是主上的做法,不如让他跟清清河水微波荡漾一起,据我所知,这个女人跟前夫离婚后分到的生意也是对我们联盟有贡献的,或许可以安排雁南飞在盐城做相应的工作。”

    “会有安排。”

    小剑的回答让白雪松了口气。雁南飞是个合格的影子,也一向有团队jing神,这样的队员,纵然一时情绪失控,说了一些不妥当的话,白雪也不会跟他计较。更不会希望看到他倒霉,雁南飞忘记了,但她没有。倘若雁南飞的江湖路就此结束,她希望,雁南飞的另一种圆满的未来仅仅是刚刚开始……

    城里。客栈上,床边的紫霄剑派的女弟子看到雁南飞和那女人坐上马车,她通过传音入密回报任务。“雁南飞已经离开,相信从此江湖中不会再有这号人。”

    温柔乡,英雄冢。

    瓦解一个人继续行走江湖的斗志有很多种办法,而这一种,大概是最好的一种,因为即使那个人知道了真相,他也不会怨恨。甚至会感激,因为他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本来就是无数人的渴望。

    谁又喜欢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事情呢?

    大杀戮也不喜欢,而且是非常的不喜欢。

    所以。她没有参与武当联盟支援恒山少林派的战斗。

    她在等小杀戮。

    杀道圣地的人正在踊跃参战,但带领的人却不是小杀戮。

    这些ri子,大杀戮也很久没有见过小杀戮,因为小杀戮真的。真的太忙了,忙的已经几乎不存在私人的时间,但这种忙碌和付出。让小杀戮被江湖中人称之为圣者。

    武当联盟里不知道有多少杀气值高的高手都是依靠小杀戮才得以开启杀气的力量。

    当今江湖中,威望,声望,口碑,没有人能够超过小杀戮。

    因为受到小杀戮恩惠的高手太多,还有很多人虽然没有享受到,但是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早晚有这一天,当然在提起杀道圣地,提起小杀戮的时候只会翘起大拇指,称道一句“杀道圣主,江湖第一圣人。”

    这样的声名,甚至已经淹没了曾经的无血传说给江湖带来的影响,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仁者之剑,在江湖中已经很少有人提起,在杀道的江湖中,又有多少会关注不杀的仁者之剑呢?

    西暮山神派的弟子,空前的凋零,很久不见有新人加入,曾经在西暮山神派修炼的人则陆陆续续的离开,他们的朋友告诉他们杀气值的强大,告诉他们江湖中的杀气值如何容易获得,告诉他们杀气值的活得有能者居之……比起传统的修炼某种门派学道,杀气值当然更快,也充满了那种一飞冲天的捷径。

    这样的江湖,仁者之剑已经被江湖遗忘到了角落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西暮山神派的暮sè和可名,也偏偏在杀道江湖开启后就一起返回了西暮山神派,如很多年前那样,在门派里清修,很多人认为是为了创造武典,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的觉得,杀道江湖没有人能够阻挡,再不识趣也不会继续做那种不杀的无聊事情,还有一些人认为,杀气的力量太强大,无血传说和可名是被吓的躲回家了……

    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如今的江湖中,人们只有兴趣谈论杀气值,谈论谁谁谁因为杀死谁谁谁杀气值获得了多少的话题。

    大杀戮在等小杀戮,听着周围杀道圣地的人谈论的都是杀气值相关的话题,他们并没有那些在恒山少林派即将投入前线惨烈厮杀的紧张。

    一个身穿披袍的人,从大殿里出来了,大杀戮远远看着,叹了口气,因为她知道这个人是谁。

    有人说,如果杀道圣主要一统江湖,整个江湖的人都会响应。

    这话当然夸张了点,但却说明了一个事实,受了小杀戮恩惠的人太多,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如今江湖中有头有脸的高手,几乎都能够影响一大群人。

    小杀戮在当今江湖的影响力之大,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那个身穿披袍的人离开约莫过了半刻钟,来了个npc,引路在前,领着大杀戮进了小杀戮所在的大殿。

    大殿里,漆黑无光,只有小杀戮一身红黑sè的护体真气的朦胧光亮,在尽头的圣主宝座上照亮。

    小杀戮的脸sè很苍白,目光茫然,神情呆滞,很不像过去的她。

    大杀戮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她什么劝阻的话都没有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别人眼里认为的不好,对她自己而言,或许是绝对不愿意放弃的,必定会坚持到底的最好;别人认为结果很可怕,对她而言,也许是心甘情愿做好了接受准备的结果。

    是非对错,从来不需要评说。

    “盟主的命令已经下达,但是你中途折回了圣地。”大杀戮站在小杀戮面前,看着她那一脸的茫然模样,甚至不知道她此刻在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经历和记忆。大杀戮从来没有问,因为那无异于是让小杀戮增添痛苦。

    “姐姐来,是为了这件事情,我说过的,身体不适。”小杀戮目光茫然的望着大杀戮,全然没有过去相见时的亲热和特别的反应。

    “妹妹。”大杀戮催动内功,白光,一时间照亮了漆黑的大殿,里面的景象骤然之间变的清晰的时候,大杀戮微微一怔……因为大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小杀戮坐着的圣主宝座之外,竟然再没有了别的东西,墙壁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摆设,曾经小杀戮喜欢的一些山水图,也全都撤了。一时间,大杀戮本来想说的话,都忘了。“这里……”

    “干净的好。干净,就不会想太多。姐姐,我总是容易想起太多……很多,很多。”小杀戮说着,突然伸手,缓缓把玩着大杀戮胸前的一缕长发,便自道“你的头发,很好,很像她……”说话间,她突然用力一拽,那一缕头发,顿时被拽落了下来。与之同时,小杀戮的语气,也变的yin狠,愤怒,残忍……“像她,你就是她。总是以为自己的头发很好,总是喜欢伪装清纯博取男人的欢心,你为什么这么贱?贱人,不会有好下场!”

    大杀戮吃痛,却没有痛呼,看着面前小杀戮浑身散发的浓郁杀气,看着小杀戮一副杀气腾腾,杀意催动的模样,大杀戮语气沉着的道“妹妹,我是你姐姐。”

    迷茫,又回到了小杀戮的脸上,片刻,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手里抓着的头发,飞落地上……“姐姐,对不起,我……”

    “没什么,杀气特效的反噬情况我也听说过。”看着这般模样,前后变化迅快的小杀戮,大杀戮痛在心里……这样下去,小杀戮能够承受到什么时刻?可是,她说不出劝阻的话,她不知道小杀戮做过什么,但自从知道花语就是小杀的时候,大杀戮就知道,自己的妹妹为了梦想和追求,一直在付出很艰辛的努力,承受了很多,很多她只能想像却无法体会的痛苦。“我会告诉盟主,你的确身体不适的实情。”

    “盟主……?”小杀戮似乎,费力的思索了片刻,然后,笑了。“姐姐,随便的,随便盟主怎么想,本来她就没有真的信任过杀道圣地。”

    “……妹妹,当姐姐的不是打击你,你这个人做事情有决心,有毅力,也有狠心。但是要做大事情,你不行。你在乎自己的为人原则,这件事你明明不该这么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