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百零七章 另一种落幕

第二百零七章 另一种落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规矩你知道,何必问?”

    “队长!我,我不一样啊!我不是霸天,我不能照着一般的规矩算!”雁南飞最害怕的就是听到这样的回答,他有些急躁。“队长,我一直是一个很合格的影子,而且我是意境级高手,我有独步天下的夺命十八剑,我不能按照一般的规矩算,队长你跟盟主说说,盟主一定会对我采用特例。”

    “不是我故意为难你,其实我问过盟主,也求过情。但得到的回复就是按照规矩办,雁南飞,每一个在天意任务重生的影子都是意境级高手,你的意境修为在影子里也是出众的,但跟你相当的人不是没有,不但有,而且还有不少,这你知道。夺命十八剑不适合江湖中绝大多数人,你的多次死亡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夺命十八剑的前三招如果没有克服的办法,夺命十八剑跟废剑就没有区别,峨嵋派的情衣一直在努力克服,而你,没有让人看到过这方面的努力。前三招的问题不解决,所谓的夺命十八剑就是夺自己的命!武典时代普及的时候我就劝过你改练独孤剑典,当时就是担心你再一次因为这个问题重生。但现在已经晚了,自己重练,跟别的影子一样,你是意境级高手,把武典可消点武功级别练满大概也不会超过三年时间,那时候虽然武典级别落下了不少,但比起等武功恢复卷轴要好的多……”

    白雪后面说的那些,雁南飞已经听不见了,因为他已经不愿意听下去……

    他要的,是武功恢复卷轴,而不是重练。得不到武功恢复卷轴,安慰话都已经是多余。

    久久,在重生点久久的沉默之后,雁南飞的不甘。变成了愤怒,难以按捺的愤怒。“我雁南飞不是杂碎!是高手,曾经的天庭比武大会十大高手之一!当初盟主请我加盟的时候怎么说的?当初我成为影子的时候是什么待遇?那么多的影子里,我也是佼佼者之列!现在,现在竟然对我使用一般规矩?”

    “这番话我不会告诉盟主,希望你自己注意,早点冷静下来。因为武功恢复卷轴而成为影子的,本来就是利益交换。你有多少价值,换取什么样的待遇,很公平。盟主的为人你知道。为报恩成为影子跟为了武功恢复卷轴而成为影子从来是不一样的,前者有盟主作为朋友的尊重,而后者之后在约定的期限满了之后,才拥有这种尊重。你重生的次数太多,虽然在如今的时代,武功级别坦白说仍然有优先获得武功恢复卷轴的价值,但是你的能力已经证明没有这种价值。武功级别,意境修为,终极属xing值的领先是理论上的事情。但实战中的生存能力是实践的问题,实践中多次的失望本来就是机会,一次次的机会没有让你痛定思过,晚了的时候再后悔也来不及。”

    雁南飞愤怒的抱怨着。但是白雪,再也没有了回应……

    重头开始?

    重头开始其实不难,有过领悟夺命十八剑剑典经验,再领悟也不难。

    可是。可是做出这个决定去实行,雁南飞却觉得,为什么这么难……

    明明如今的江湖。不过几年时间就能够把可消点武功级别加满。

    可是……

    雁南飞回想起过去那么多年跟随燕十三经历的磨砺才得到的领先优势,伴随着一次次的重生一点点的减少,到如今,甚至荡然无存。他就禁不住的泪流满面……

    不久之前,他还笑话过许多重生的影子选择退隐江湖的懦弱。

    几年时间就能够成为一个人物,天意任务结束前的江湖简直不存在这种可能,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选择放弃,那是何等的懦弱可耻啊!

    但此刻,他才体会到,这种懦弱,是因为无法面对那种落差,几年后,可消点武功级别满了,又才多少级?不过是贡献武功的人的九成!能跟现在的级别相提并论吗?而那时候,江湖中遍地都是可消点武功级别满了的人,还有不少早就开始重练的影子的已经进入自修阶段,武功级别还会比他高,还有许多江湖中如今武典级别快满的人那时候的级别也会比他高!

    换言之,那时候的他,不再是个领先的人物,而是一个,武功级别放在江湖中,不值得一提的角sè。

    意境级,不错,意境的力量让他仍然跟别的高手不一样。

    可是,江湖中有多少意境级高手?在意境级高手里,他已经变成最不上档次的那一列!

    这就是落差,这就是现实。

    还能不能爬起来?

    重生前雁南飞一定会说,自己能,因为自己是雁南飞。

    但真正面对重生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能字,有多么难以肯定。

    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

    雁南飞觉得,自己特别的孤独,也特别的茫然……

    街道上,客栈上。

    窗户边,一个女子,满怀期待,又止不住流露出疼惜之sè,注视着重生点,沉默坐在地上的雁南飞。

    她身边有一个女人,佩带着紫霄剑派徽章的女人。

    “他……真的记得我吗?”窗边的女人,轻轻咬着嘴唇,分明,很紧张。

    “是。请相信,正义联盟是爱惜人才的,雁南飞毕竟是江湖中的高手,虽然一直跟盟主为敌,但盟主一直很怜惜他。现在他的江湖路走到终点,这结果很可悲,但盟主所以让我找到你,为的就是希望,让雁南飞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雁南飞从成长院开始就爱的女人。

    但雁南飞从来没有开过口,那时候他自卑,当成为高手的时候,知道这个女人过的很好,就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内,只是偶尔,远远的看她一阵,也就心满意足了。雁南飞觉得,爱就应该是希望对方幸福,即使给她幸福的男人不是自己,也无所谓。

    但雁南飞却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也从那时候开始,就暗恋着人群中沉默,内向的他。

    但依韵知道,因为万世轮回,依韵知道这个女人的心。

    这个女人在江湖中过的不错,外人看起来如此。但她在一次次的爱恋中,最终得到的只有失落,以及对雁南飞的思念,经历了许多的所谓爱情,她才觉得,原来一直试图找到一个,如雁南飞一样的男人。可是她最后都没有找到,而雁南飞也从来没有找过她,她当然没有办法贸然主动的去找雁南飞。如同雁南飞一样。她总以为雁南飞是骄傲的,骄傲的从来没有把她看进眼里。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雁南飞,更不敢奢望能够得到雁南飞的感情。

    依韵派来的人却告诉她。真相不是这样,她一直是雁南飞心目中的女人,雁南飞至今没有过女人,也是因为心中一直放着她。没有让别的女人涉足的位置。

    惊闻这样的音讯时,这个女人简直不敢相信,但是来的人说自己是正义传说的使者。

    江湖中的正义传说。当然不可能开她的玩笑,她又不能不信。

    她没有片刻的犹豫,选择了跟貌合神离的男人分手,而那个男人,原本也早就爱上过很多个别的女人,很痛快的答应了。而且感念她跟随多年,受了不少感情上的委屈,分了她一大笔钱。

    所以,现在她来了这里。

    等了几天,就为了等到雁南飞。

    其实她不希望能够等到,因为她很希望雁南飞继续在梦想的江湖中闯荡,虽然她不喜欢江湖,对江湖也没有兴趣。但她希望雁南飞快乐。

    可是,她还是等到了。

    “去,你等待的幸福,就在眼前。”

    那女人轻轻点头,微笑着,对那个紫霄剑派的女人道谢。“真的,很感谢你,请代我转达对正义传说的真挚谢意。”

    “忘了这件事情。并不需要太感激,盟主惜才,但对于正义联盟而言,一个强敌不再是敌人,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那女人笑了,其实这话不说出来,她也明白。曾经跟着大商贾多年的她,又哪里不明白世间的利益争斗和诸多yin谋手段呢?“武当联盟的人都说正义联盟是卑鄙联盟,我想这话并不真实。”

    她走下楼梯,一步步的,开始很紧张,但伴随着距离的接近,心情反而越来越轻松,自信,也渐渐恢复。

    雁南飞突然看见,面前多了一双脚。

    他看着那双脚,觉得这双脚,跟他心里的那个女人的大小宽窄厚度都很像。

    因为像她的脚,所以这双脚在雁南飞眼里,就是很美的一双脚。

    雁南飞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挂上了一抹微笑,每当他在别的女人身上发现像心里的她的特征时,他都会想起她,然后,觉得很微暖,很快乐。

    她过的很好,他一直知道。

    他想见她一面了……

    “酷飞。”

    雁南飞为之一怔,酷飞……多么遥远而的称呼,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这么叫他的人,只有一个。

    成长院的时候,她就这么叫他,说他话少,总看起来酷酷的。

    这把声音,更是他不可能忘记的声音。

    是她的,绝对没有错!

    雁南飞难以置信的缓缓抬头,看清了,面前站着的,的确是她。

    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觉得有些可悲,在这种时候,遇到她。

    用一个重生的失败者的可怜姿态,他很惭愧。

    “酷飞?忘记我啦?也是,自从进入浑沌纪元后你就没有找过我,难怪会忘记我。”那女子笑着,说着,眼也不眨的望着雁南飞。

    “不,没有!”雁南飞连忙答话,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焦急,情绪过于不冷静,连忙调整心情,轻声道“一直记得你。”

    “真的吗?”那女子微微偏脸,眸子里,闪动的光芒,让雁南飞看着,都觉得不由自主的窒息。“是。”

    “那为什么,从来没有联系我?”那女子轻轻的问着,那姿态,语气,让雁南飞觉得一点不想是久别重逢的朋友,反而像是……可是他不敢多想,自作多情本来就是江湖中最可笑的事情。“只是……只是、不敢打扰你。”

    犹豫了半晌,雁南飞最后找到这样一个蹩脚的理由。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他总不能说,他经常去看她,远远的,看着她,然后又沉默的离开……

    “你在江湖还好吗?”

    “一个失败者,刚重生。”雁南飞晒然一笑,尽量希望表现的平静无所谓一些,不希望把自己的沮丧让她看到。此刻的他,已经让他十分惭愧,一个无法接受失败打击的男人,他会觉得羞愧的没有资格面对她。

    “那,有空去我那里做客吗?”女人热情的微笑和邀请,简直让雁南飞以为自己听错,难以置信的愣呆……一时,不知所措。

    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为什么呢?

    这么多年没见,她为什么这么热情?

    客气,不过是客气话……又或者,因为见到很久没有见过的,成长院的同伴,思念其过去的时光?

    “不太好,听说你丈夫是个比较多心的人,而且看的你挺紧。”雁南飞当然愿意去,但他又恐怕sāo扰了她的生活。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呀?”那女人笑着,眼也不眨的注视着雁南飞,此刻,她已经完全相信,紫霄剑派那个女子的话了。这样的事情,本来不该有任何人知道,她不是个喜欢把自己的事情倾诉给别人听的人,除非是经常来往,熟悉认识她过去丈夫的人,否则根本不会知道这些,过去成长院的圈子里也早没有了多少交集来往,互相流传的可能xing几乎没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如同紫霄剑派的那个女人说的一样,雁南飞经常去看她,甚至会在她家里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默默注视她一整个晚上。

    “只是听说……”雁南飞有些慌乱,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其实就意识到不对,但已经收不回来了,此刻只能找这样的一个理由。

    “酷飞,我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