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存亡一念间

第一百九十五章 存亡一念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恒山少林派内部,乱成一团。

    许多人因为红血山的失败而有逃跑之心,后悔自己当初心怀激情一时冲动,但山脚下围满了那些决心一战的人,让他们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就在这时候,小剑发布了联盟公告,一时间,许多人又重拾战意,积极的占据山腰以上的位置,等待着联盟三派的救援力量抵达。

    山上,一时间没有逃避战斗的声音,因为追忆过去的禁令已经下达,敢有言弃战者,一概作逐出门派处置。

    眼前这种还有希望的形势下,自然没有多少人还敢叫嚷离开,残酷的现实是此刻的他们也根本离开的机会。

    追忆过去在山上一处隐秘的地方,身边有八个信任的心腹,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离开江湖很久的老江湖,原本都是过去恒山派的高手,恒山派灭亡后,这些人不愿意加入别的门派,于是离开江湖,但并没有真的放下武功,一直修炼者最古老的恒山派的武功。没有足够的经验,没有对新武学的领悟,三界开启后的时代里,她们没有在江湖中走动,仍然在过江湖以外的生活。直到弑神决的时代到来时,五行时代也彻底终结,她们终于在追忆过去的邀请下,重新回到江湖,为了重建恒山派而努力。

    追忆过去没有让她们失望,如今的恒山少林派在她们心目中就是重建后的恒山派,虽然有太多的男弟子,但她们对此并没有太强烈的排斥之心,而且相信随着追忆过去的努力,不久的未来,恒山少林派一定会恢复过去的光辉。

    “大师姐放心。我们会挺过这一关,恒山派好不容易重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倒在卑鄙联盟的剑下!”几个人看着眉头紧锁的追忆过去,不由一齐出言劝慰。

    追忆过去微微一笑,正这时,远远来了个人。

    “是如是我闻!”那几个人高兴的笑了起来,追忆过去让众人原地等待,她独自迎了过去。

    “你总算来了,现在的情况有点麻烦。最主要是恒山少林派内部人心浮动,如果不能迅速凝聚大家的士气,根本不可能撑到联盟的支援上山。”追忆过去很清楚恒山少林派的情况,但清楚也无计可施,原本这就需要时间。没有时间,说什么都是枉然。一个门派的经营,作为一个接手的掌门人而言,毫无疑问需要足够的时间自上朝下的施展自己的手段,撒播恩惠,让弟子逐渐熟悉,承认。信任掌门人。她接手的时间太短,如今收拢的人心自然有限。

    “当初我说过,不要急于更改门派的名字,你太急切会适得其反。”如是我闻轻轻叹息。追忆过去也无话可说,这件事情的确是她当初过于独断,原本以为无关紧要,毕竟门派的名字还保留了少林两个字。却没想到事情发生之后,长期以来一直有许多人私下不忿谈论。改门派名字的事情对门派弟子的打击程度远远比她预料的要深。“我不是要说责备你的话,你也看到,东天极乐和武当圣地合并,以白sè黄昏的声明和威望也没有贸然改名,武当派和少林派历史太悠久,名字是不能轻易动的,如果灵鹫宫改名字,你说灵鹫宫的弟子能答应吗?”

    追忆过去无话可说,确实,东天极乐存在的时间也不短了,跟武当圣地合并的时候,白sè黄昏既没有用天盟这个同样充满历史的名字,也没有用东天极乐,而是继续使用武当派,由此可见,她改换少林派名字是一件多么急功近利以至于自毁长城的昏招。

    但在这种时候,谈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如是我闻从来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人,追忆过去很清楚。

    所以,只有一个理由,她当然想到了。“你是说,现在把门派名字改回少林?”

    “除此无二法。”如是我闻轻轻点头。“武典时代,续战力有限。恒山少林派的弟子虽然比起别的门派不算多,但数量也不少,这么多的人集中在门派山上,即使都如同木头站着不动,武当联盟也得杀上几个时辰才能杀完。门派根基还浅,该名字后加入的女弟子数量还不多,如今跟少林派原本的男弟子比例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她们无法决定这场战斗中门派的生死存亡,靠的是过去少林派遗留的弟子。只要他们能够团结一心,抵抗正义联盟的进攻两三天绝对没有问题。正义联盟为什么选择恒山少林派?红血山不说,那样的变故事先确实无从预料,毫无疑问是一着妙棋,但恒山少林派,正义联盟看的就是人心浮动。联盟的支援力量一时半刻根本无法突破正义联盟的拦截赶到山上,厮杀不了多久,孤立无援,面对正义联盟的气势如虹,恒山少林派必然混乱,很多心怀怨恨的弟子都会投降,弃战,不到一天就会被打的溃不成势,演变成一面倒的被屠杀,大量弟子投降等待门派灭亡,那时候人数众多,你一时半刻查的过来几个?踢得了几个出门派?门派的长老和jing锐高手有几个会听你的命令对背叛的弟子处罚?他们自己比谁都走的更快,更果断!”

    追忆过去沉默的犹豫着,如是我闻的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追忆过去自然知道,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可能在正义联盟的攻击下支撑多久。可是,她实在又觉得不甘心,当初改门派名字何等坚决果断,如今要自扇耳光,岂非威严扫地?又如何向门派里一直信任她的那些姐妹们交代?“也不一定有那么严重,不少长老和jing锐高手对门派还是很忠心的。”

    “你过去为了恢复恒山派,那么多年的辛苦都熬过去了,那么久的隐忍都挺过来了。偏偏却在走向最终成功的时刻如此迫不及待,脚步片刻都不愿意停下?有些事情,yu速则不达,尤其门派这种大事。眼前恒山少林派的生死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如今的武典时代,就算我留守衡山,就算小剑突围来了,也决定不了灭派战斗的胜负。追忆过去,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相信我的,这一次,真的要因为你一时的自尊心和掌门人的威严,为了极少数的冲动寄望而自毁长城吗?言尽于此,我会留在这里出一份力,但恒山少林派的命运在你一念之间,没有太多时间时间考虑,一个时辰内不能做出决断,再决断也就晚了。”如是我闻没有再说更多,轻轻拍了拍追忆过去的肩头,迳自去了……

    如是我闻走后,那八个追忆过去的姐妹们一起过来了,一个满怀期待的,七嘴八舌的问起如今情形如何。

    “联盟的支援多久能到呢?”

    追忆过去心里矛盾挣扎,却没有表露在脸上。“正义联盟的拦截阻碍,预计走山林道路需要一天时间。”

    “一天,不怕,我们肯定能支撑几天!咱们恒山派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没有少到能让正义联盟随便就灭亡的地步,这一回,一定让正义联盟好看!”

    “是啊!我们才不怕正义联盟,为了恒山派,拼上命也在所不惜。”

    ……

    这些话让追忆过去更觉得挣扎矛盾,她很清楚,当初门派改名字的事情确实是太急于求成,也怪当时把这件事情小看了,毕竟少林,武当,灵鹫宫,华山派不比别的门派,名字实在不能轻易改动。如华山派,纵然掌门人一换再换,但华山派的名字在那里,这么多年的江湖中,从来都没有缺少新人加入。如是我闻的办法毫无疑问是好办法,但,是不是不这么做就一定会灭亡?在这一点上,追忆过去觉得未必。她相信门派里或许有很多人对门派、对她没有任何忠心和信任,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一半。

    有一半人的齐心协力,难道还撑不住两三天?

    倘若反反复复,经来又何以立足,又何以立威,何以服众?又如何不让周围的这些姐妹寒心?她们——才是恒山少林派未来真正的核心力量,才是将来可能创造出属于恒山派独有武典的力量,才是这正让恒山派摆脱虚名,坐实了的寄望啊……

    “掌门人,如是我闻还说了什么?”有人觉得两个人谈论的时间不断,不该只说了这么一个消息,好奇的追问之下,本来犹豫的追忆过去考虑片刻,还是说了出来。“如是我闻认为必须把门派名字改回少林派以收拢人心……”

    不料这番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周围的几个姐妹打断。“掌门人别听如是我闻胡说八道!”

    另一个人言语没有那么激烈,但是也看得出来,极力反对的坚决态度。“掌门人,如是我闻虽然是为我们门派的存亡考虑,但是她根本不明白我们姐妹对恒山派的情感。如果改回了少林派,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正名?反反复复,如何立威江湖?如何自处?如果不能恢复恒山派的梦想,说句难听的,门派灭亡与否根本没有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