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后一剑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后一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是的,应该就在下一招见分晓。

    他们都是速度卓越的高手,而且都是实用流高手,胆识过人。

    交手从开始就决定了,胜负结果会出现的很快,绝对没有打上几百招的可能,甚至连交手几十招的可能xing都不存在。

    时间,也不允许永岁飘零打那种消耗战,而消耗战原本就是对永岁飘零不利的事情。

    眼前更不利,他失血比唐妃更多,身上的伤更多。

    “如果你采取谨慎的守势,我必死无疑。”永岁飘零晒然一笑。

    “何必用这种诈术?我不会上当。面对你的剑和地杀特效,我不存在采取守势等你鲜血流干的可能。”

    “你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人,这种时候仍然没有胆怯,仍然没有因为我们的私交而动摇作战的冷静,这一招,不是你带着荣誉退隐江湖,就是我带着得胜的自信拯救红血山。”剑,在永岁飘零沾染鲜血的手中。出道江湖这么多年,他遭遇过凶险的战斗,今天之前,永岁飘零经历的最危险的战斗是袭击莫的那一站,莫的强横让他记忆犹新。

    风雪,纷纷扬扬的漫天飘落。

    唐非冷静的握着剑,静静等待着永岁飘零出手。

    在地杀特效面前,他没有主动出手的可能,因为一旦动作,就会被永岁飘零捕捉到破绽的同时,发动地杀特效瞬间出现在他剑势来不及变化的位置,然后给与他绝对致命的一击。

    被动,是他唯一的胜算。

    这是最后一招,这一招绝对不会等太久。

    因为永岁飘零的伤势情况不允许他等待太久,时间也不允许。

    剑动!

    剑动的同时,永岁飘零的身形消失,地杀特效让永岁飘零瞬间跨越虚空,出现在唐非背后——

    这一剑,永岁飘零选择的仍然是刺,刺是剑杀伤力最大的攻击方式,也是速度最快的攻击方式。

    永岁飘零身形出现的瞬间,唐非已经转身,转身的同时,唐非的剑已经挥向背后。

    永岁飘零知道,他输了。

    唐非的剑没有不是挥向永岁飘零的,这一剑是江湖中常用的招式,一见环绕身体,专门用于防守抵挡前后左右攻击过来兵器的招式。

    这是——守势。

    剑与剑,碰撞在一起的——

    永岁飘零大口吐着鲜血,抛飞跌落雪地,他的剑,被震的急速旋动着抛飞上天空,高的,让躺在雪地里的永岁飘零都无法看见……

    风雪,纷纷扬扬的飘落。

    永岁飘零笑了。“其实我曾经想过,我的终点会不会在你的剑下。守的漂亮,完美的一击。”

    他失血太多,内伤在身,唐非最佳的选择本来就是守势,唐非本来也打算采取这种守势,只要他们的兵器碰撞,永岁飘零必然重伤的无力为继。

    永岁飘零早知道这是唐非最稳妥的方式,但他无路可退,无从回避眼前这场生死决斗……

    他看着雪地上的雪舞天下,江湖路,走到了尽头……

    这一刻,他想起的竟然不是红血山,也不是曾经的江湖梦想,而是跟雪舞天下过去的点点滴滴。

    “会成全我吗?”

    唐非的剑,还在手中。

    他没有胜利的喜悦,因为如果不是雪舞天下的存在,永岁飘零从开始就可以选择走,他无法追上他。

    过去在唐非心里,永岁飘零就是这种人。因为唐非太清楚那种看起来狠毒,果断的人了。这样的人心里都藏着一份寄托,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和处理方式让一般人无法理解而已。一旦在某种特别的情况下,这种人的内心才会流露无遗。

    唐非觉得小杀戮很可怕,因为这个设计,实在完美的无懈可击。她算准了永岁飘零会因为雪舞天下而无法选择离开,即使有红血山的因素在里面也不会例外。

    “你放心,正义联盟不会动雪舞天下。作为朋友,我也会竭尽一切努力保证这一点。我会在这里守着她,直到你回来。”

    永岁飘零笑着,他终于明白,那种所谓的,惺惺相惜是一种什么情感,此刻他就体会到了,他一直觉得唐非是一个好朋友,尽管他们注定立场不同,会是兵刃相见的敌人。但唐非就是这种人,即使是敌人,也无法让人责怪和仇恨,因为他太冷静,也从不说虚伪的话。“你该在江湖中继续走下去,会比我走的更远。”

    “我想起了一个人。见到雪舞天下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很懂得珍惜的人。过去我不喜欢被人安排自己的命运,但我哥哥以前劝过我一句话,他说,商场也是江湖,不同的只是,江湖看起来是用力量,商场看起来是用智慧。那时候我不明白这句话,最近这些年明白了。其实在商场跟在江湖没有区别,如果被安排的命运跟自己走出来的命运一样,为什么又非要拒绝?她是个好女人,我不想再错下去,江湖我来过,了解过,已经够了。”唐非满怀感触的说罢,突然望着永岁飘零道“你会不会为了她退出江湖,永远。”

    “会。但你不能放过我。”永岁飘零目光柔和的注视着雪舞天下。“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好,也许永远都不会好,她说过,她不喜欢人群,最渴望的是在冰天雪地的地方,跟我一直在一起。那时候,我以为这是真话,后来我以为这是假话,现在我知道了,这的确是一句真话。重生后,我会陪她在喜欢的环境,一直陪伴着她……江湖我也来过,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在江湖中前进,走到了终点,这是终点,也是我的极限。我无怨,也无悔。”

    “伤好之后,带她走。”唐非的剑,入鞘。

    永岁飘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唐非本来就是这种人。“你不能这么做,你的任务是杀我,即使我愿意解散红血山,你也不能这么做,你不该做这样的事情,对得起一时的感动,却对不起联盟。”

    “不,我对得起联盟。因为盟主说过,他要的是你永远在江湖中消失,没有说过必须让你死。你说过退隐,那就会退隐,我相信你一诺千金。”唐非头也不回的走了,边走,边取出伤药,涂抹在伤口上……

    风雪,隐没了他的身影,最后,消失不见,连能量波动都已经再也感应不到了……

    永岁飘零无言的望着飘雪的天空,唐非是这种人,本来就是这种人。

    他一点都不意外。

    依韵出现的时候,永岁飘零同样不意外。

    “这也算是成全了我理想的终点,最后还是死在你的剑下。”永岁飘零看着面无表情站在身旁的依韵,轻轻的,笑了笑,他站不起来了,伤势太重,唐非离开后,他本来应该给自己上点外伤药止住流血,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已经猜到,依韵一定来了。依韵选择唐非,不是因为唐非是正义联盟里唯一能够击败他的人,而是因为依韵知道,唐非不会杀他。当唐非说,依韵的命令是让永岁飘零永远消失的时候,永岁飘零就明白了,依韵要他的杀气值,这才选择唐非的根本理由。

    只有唐非,会尽可能不杀他,而给他选择退隐的机会。

    他没有告诉唐非这一点,因为没有必要。

    看着身旁那条身影,永岁飘零想起很多年……那时候,初入江湖的他,第一次见到依韵,第一次见到他的剑,那种心情,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他希望像他一样强,他一直在努力。总有一天,他要挑战正义传说之剑,即使那可能是自寻死路,但只要有一天他认为自己有胜算的时候,就一定会这么做。可惜,他还没有走到那一天。正义传说之剑仍然是那把剑,强而快,他的人,也还是那个人。“我们两算不算有缘份?”

    “算。”依韵淡淡然回应,他曾经对永岁飘零没有太多的在意,因为江湖中像永岁飘零那样的人有很多,很多人都以他依韵为目标,渴望着有一天能够挑战他。但后来,他无法不在意永岁飘零,因为他的成长和江湖经历,被称之为新人传奇。但可惜的是,最终永岁飘零没有能够挑战他,没有站在他面前拔剑挑战的机会。

    “那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我想,你多少还会保留一些神级功力丹,能不能卖我一颗?江湖路结束了,但我不希望没有一点保护雪舞天下的力量,江湖凶恶,世事多变,不管在多么安静的地方也难免有一天会被人打扰,那时候,我不希望只能够悲哀无力的看着悲剧发生。”

    “神级功力丹没有,武功恢复卷轴卖你一张,五年效果,三千亿。”

    永岁飘零笑了,笑的很高兴。“你是不是连我有多少钱都调查过?”

    依韵淡淡然看着他,没有说话。

    但这,本来就不重要。

    “很公道,很仁慈,留给了我三百亿足够我跟雪舞天下用很久很久,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大约永远都用不完。我买了,击败我的人,能不能是唐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