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雪地激战

第一百八十八章 雪地激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唐非平静的催促,是的,他的耐xing很好,没有地杀特效的他也绝对不会主动出击,他可以等,但永岁飘零能不能放着没有人指挥的红血山等下去?

    永岁飘零不能。

    战斗状态,他无法分心开启传音入密,尤其面对的敌人是一个他一直十分重视的人时。

    红血山现在的情况如何他一无所知,但毫无疑问,现在的红血山面临意料之外的变故,需要他这个掌门人发号施令,指挥局面,即使人不在也如此。

    唐非十分冷静的立于风雪之中,眼也不眨。

    当然,他们都不敢眨眼,眨眼的工夫,大概就能够决定胜负。

    雪花,飘扬落下……

    亮点雪花,同时落在唐非眼前——

    永岁飘零等到了,他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出手的实际,那亮点雪花距离唐非的眼睛很近,足以在刹那阻碍唐非的视线。

    刹那,催动地杀特效的永岁飘零骤然消逝!

    消失的同时,人已经出现在了唐非面前!

    魔剑天意,化作一道疾光,刺穿了唐非的胸口——

    ‘差了一点……’

    这一剑,差了一点才捧着唐非的心脏,当然不是永岁飘零的这一剑没有准头,而是因为,唐非正确判断到他攻击的目标,采取了闪避的举动。

    剑光,飞闪,热血,激shè飞出,抛洒在雪地上,顷刻就在积雪上融化了一条弧形的凹槽。

    两人错身而过之际,飞闪的剑光没有碰撞的彼此交错,接连变招数次。

    立定的时候。

    两个人,一动不动的背对着对方。

    唐非的胸口中间,血,还在朝外涌,他的脸上有一道深大一寸的剑伤,那一剑在错身而过的时候,他同样正确的判断了永岁飘零的变招,否则割伤的就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喉咙,唐非握剑的右臂中了一剑,鲜血顺着手臂,流过剑柄,滴落在地上……

    永岁飘零的身上中了八剑,八剑全都在胸口距离心脏不远的位置。他的出手速度比唐非略快,但唐非的紫霄剑典拥有的神变造就的变招速度却比他要快的多。第三剑,他本来应该要攻击的是唐非的要穴,结果却伤了唐非的右臂,而他,为这一剑付出了胸口被刺穿两剑的代价。

    右臂被伤,唐非的剑还能否那么快?

    永岁飘零根本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唐非左右手互通,无论左手剑还是右手剑,没有区别。

    一闪……

    永岁飘零骤然消失在原地。

    地杀特效发动,永岁飘零闪身百丈之外。

    唐非沉默的回头,剑,已经从右手换到了左手。

    他没有追击。

    没有被永岁飘零引动自己,他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

    如果不是今天,他或许拿永岁飘零没有办法,因为永岁飘零的终极速度属xing值比他要高,但别的终极属xing值比他要低。换言之,永岁飘零如果要逃,长期以往,他一定追不上。

    但今天,他不需要追赶。

    因为永岁飘零没有办法逃,既然他不会逃,唐非当然没有必要追,他也不可能追得上地杀特效。

    唐非握着剑,静静的立在原地,沉默的等待。

    百丈之外,永岁飘零施展轻功飞驰疾走,但走了没有多远,就又回头了……

    因为唐非没有上当,根本没有任务而追赶他。

    雪舞天下对周围的事情一无所知,一副睡着了的模样,姿势仿佛靠躺在一个人的怀抱里,但她旁边,根本没有人,于是,那姿势看起来就十分怪异了。

    永岁飘零回头了,因为唐非没有追赶,但回头的时候,他手里的剑已经不再是天意的那把魔剑,而是过去用的宝剑。

    他们之间的距离,超过了两百丈。

    唐非冷静的手握长剑,看着远方朝自己飞驰过来的永岁飘零,他看不到永岁飘零的剑,因为他的剑,在背后,在鞘中,俨然是要施展拔剑术。

    永岁飘零的地杀特效的发动距离应该是一百丈。

    也就是说,再有一百丈的时候,永岁飘零就能够瞬间接近他。

    距离,在接近,眨眼就接近到了一百八十丈……

    突然,永岁飘零消失了!

    他换剑,摆开拔剑术的架势本来就是为了迷惑唐非,换剑是为了使用另一把剑的剑魂绝技力量——刺天。

    当初天意任务的时候抢夺天意时运用过的剑魂绝技力量,瞬间接近敌人的距离比他的地杀特效的距离更远,出其不意——

    刹那,永岁飘零在距离唐非一百丈的距离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唐非面前。

    拔剑术造就的最快出手速度,化成疾光,斩向唐非!

    所谓的出其不意,那必须是对方没有想到。

    但唐非早就想到了,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不等于,他没有应付永岁飘零战斗中狡计百出的能力。

    神速、神变特效带动唐非的身形迅速变化,左手剑,以跟有右手剑相反的方向和角度,刁钻的刺向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永岁飘零——

    蓝sè的剑光,砍烂了低身的唐非的左臂和左膀……

    唐非的紫sè剑光,斩断了永岁飘零的右臂!

    热血,喷shè在他们身上,脸上……

    两条手臂,跌落地上。

    这一次交手,他们都没有选择攻击对方的要害,因为第一次交手的时候,结果已经说明,那难以得手。

    他们同时选择废掉对方战斗力,结果,仍然是两败俱伤。

    看起来唐非的伤势更重,但他更快的变招速度让交手的同时,变化的剑招又在永岁飘零胸口留下了一个血洞,虽然不如前面的深。

    但永岁飘零的伤势,很显然失血比他更多,持续作战的能力必然比他更弱。

    两条手臂,跌落在积雪中,还有手臂上握着的剑。

    永岁飘零迅速从真空袋取出魔剑天意,握在左手,毫不犹豫的刺向唐非,但这一剑,远不如他的右手剑迅快流畅——

    而唐非则在同时就地一滚,用受伤的右臂抓起跌落地上的剑反刺向永岁飘零,受伤的右臂挥舞的剑同样没有他原本正常状态来的迅快。

    两把剑,碰撞在一起。

    激荡的能量光带着碰撞的碎片,形成一片蓝紫sè的光晕。

    永岁飘零一声闷哼,被震退数步,内伤,让他嘴角,溢出了鲜血。

    唐非身形仍旧稳定,两人的根骨终极属xing值和内力的差距,决定了这种兵器碰撞上永岁飘零必然吃亏。这原本就是永岁飘零这种速度极端流速成高手的严重缺陷,这种缺陷,永远存在。倘若有足够的时间缓缓提升,即使不需要刻意修炼,也能够让这种缺陷在面对绝大多数对手的时候不至于造成劣势,因为舞剑修炼的同时,也会提升根骨,只是提升的速度远不如主练的速度属xing快而已,但当基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通常不会产生过大的差距。

    三界开启前的依韵存在这种缺陷,但时间的积累,让他如今纵然是速度极端流高手,仍然具备足以傲视江湖中除极少数人之外的深厚内力,这种缺陷仍然有弱势之处,但已经绝不如最初时候那么明显。

    永岁飘零的出道时间,修炼时间所限制,这种缺陷目前不如很多年前那么大,更因为终极属xing值的变化让这种缺陷变向的得到减弱,但仍然存在,仍然在战斗中有很明显的影响。如果不是终极属xing值的调整,这样的兵器相撞,足以让永岁飘零不死也重伤。

    对于速度极端流高手而言,兵器碰撞,内力正面硬拼是绝对的禁忌。

    可惜,这一剑唐非无非控制结果,永岁飘零也不能。

    那个刹那,两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剑,然后攻击对方,比的是快,比的是谁的攻击选择最后能够带来有利的结果。

    可惜,他们选择的攻击路选,却巧合的让兵器在途中碰撞在一起。

    永岁飘零握着剑,内伤不轻,但还好,他还有继续战斗的力量,只是左手剑不是他所擅长,虽然曾经刻意锻炼过,但也许是天赋问题,左手剑始终不如右手剑,原本能够左右手用剑达到一样水平的人非常少见。不幸的是,他的对手唐非偏偏是这种人,而他,却不是这种人。

    “我早就知道,一品堂里最值得我在意的敌人必然是你。夏红雨我有对付她的办法,厉xing情刚猛激烈,有一定的弱点可以利用,袁朝年追不上我,唯独你,我知道,一旦跟你交手,任何手段都骗不过你。”永岁飘零笑着,这样的战斗很痛快,尤其是一个本来就视为对手的对手。“你的名气应该比现在更响亮十倍。”

    “一品堂最强的人是堂主。”唐非冷静的回应,让永岁飘零不失笑。“那又何必说?我不提茗,因为她的名气也应该比现在更高。可惜她是个低调的人,而你,也是个低调的人。”

    “我进江湖,只是为了修炼武功,修练武功,只是为了知道自己能够强到什么程度。名气什么的本来就无关紧要。”唐非冷静的看着四丈外的永岁飘零身上的那些伤口。“这场决斗的结果,应该就在下一招见分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