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战起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战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直到盘子里最后一口菜也被唐非吃完,梦惜若惜已经泪流满面。“为什么你什么都不问?”

    唐非静静的凝视着她,轻手抹去她脸上犹如断了线般的眼泪。“因为我了解你,也相信你是一个对感情认真负责的人。而且,我感同身受,在烛龙之地的时候,很孤独,我总会想你,但想你的时候,眼睛里看到的却是紫霄,渐渐的,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但自己一想,不是。那只是因为在那种孤独的环境里,她是我眼前唯一的同类,也是唯一的风景,还是完全可以信任的好朋友。那不是爱,是一种孤独的吸引力。我跟紫霄是朋友,不会是恋人。在江湖中这么多年,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以为不在乎,曾经甚至以为很反感,但在烛龙的沉睡之地,在一次次的反复思考和询问自己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我厌恶的不是那个人,而是被安排好命运的事实。”

    “那个,一直在等你,被你冷酷拒绝无数次,甚至为了逃避你哥哥安排的婚姻也为了梦想走进江湖的女人吗?”梦惜若惜知道这件事情,她听唐非说过,当然也知道唐非的哥哥是城商联盟的城主之一,大富豪唐彦。原本唐非跟另一个城商联盟的城主,也是个大富豪的妹妹有婚约。两个城主安排好了他们婚后负责接掌两人共同投资的一地生意,唐非本就向往江湖,不喜欢被唐彦安排自己的未来,当时就强烈反对,这件事情闹腾了几年后,唐非索xing一走了之,投身到一直希冀和向往的江湖之中。

    “也不一定是爱,但总而言之,我不应该如此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伤害她。”

    “嗯,我以前就说过,你那样对待她太过份了。本来就是一起相熟那么多年的好朋友,突然冷酷无情的给尽她冷脸,即使不愿意结婚也没有必要那样。”

    “你是对的。”唐非站了起来,挂好了腰上的长剑。“这是我最后一趟江湖任务,完成之后我会离开江湖。”

    “……嗯,祝福你。”

    “祝福你。”唐非微微一笑,走了。

    梦惜若惜掩着面,止不住的,回忆着过去的过往,泪流不止……她作出了选择,他平静的接受了。可是,那不等于能够立即放下过去,过去的那么多时光,那么的美好……

    唐非走后,那个男人来了。

    没有高兴的欣喜,只是默默的,陪伴在梦惜若惜身边。

    “对不起,还是要你等,因为现在我还不能完全放下过去的感情,因为他很好,真的很好,我一时半刻忘不了的。”

    “我明白,没关系。”

    ……

    风冷绝。

    在一片飘雪的荒僻寒冷之地。

    千里之外的山上,有一个复活点。

    唐非到达风冷绝的时候,很快找到了一个能量波动,尽管微弱,但很显然,那不是一个npc的能量波动。

    风雪之地。

    天寒地冻。

    但有一个衣衫破烂的女人,在雪地里面挂微笑的行走……

    她经过唐非的身边,仍然对他视如不见。

    这样的一个疯子,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那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她吃什么?

    唐非看着她那枯瘦如柴的身形,一时,无言的沉默。

    这本是一个江湖中有名气的人,很多年前,曾经是中魔圣地的副圣主,指间沙之下的中魔圣地第一人——雪舞天下。

    那时候的她,拥有主宰中魔圣地无数弟子的权利。

    很多年后的今天,她却变成了这样一个疯子,喃喃自语的,行走。

    “飘零,你走慢一点,慢一点,我有点累了……好,那你抱着我,休息一会。嗯,好吃,真好吃,你专门去京城美食巷买来的吗?你的轻功真好,我才睡了一觉,你就把东西买回来了……”雪舞天下坐在地上,煞有介事的,自言自语的说着。

    唐非取出一件披袍,为她套上,又从真空袋里,取出热腾腾的食物,放在她手上。

    她没有反应,但她本来就以为手上有美食在吃着空气,当唐非放上食物的时候,她就自然而然的吃了起来。

    她吃着,不时私下一小块,温柔的递向身旁的空虚处,仿佛那里有一个正抱着她的人。“飘零,你也吃呀?你不吃,我也不吃啦!我喜欢你陪我一起吃……”

    唐非深深吸了口气,仰面朝天……许多的记忆,cháo水般涌了出来。

    时间总有痴情人,但痴情人,却又总是可怜人。

    痴情人,总是受伤的那个人,而且最后总是带着满身伤痕,独自回忆着以为很幸福的过去……

    雪舞天下也是一个痴情人。

    唐非的记忆中,也有这样一个痴情的女人。

    千里飘雪。

    飘雪中,一条身影,速度极快的过来——

    唐非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没有杀人的意思,至少此刻没有。

    来人,蹲在雪舞天下面前,静静的,凝视着她,听着她的喃喃自语,望着她的眼睛,但雪舞天下看不见他,眼里,根本没有他的存在,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外界景物的存在。

    “谢谢你。”永岁飘零缓缓闭上了眼睛,眼前的雪舞天下,是何等模样……当年离开后,她原来就变成了这样,她变成了这样,却不愿意让他知道。

    “不需要谢我。”

    “我希望你是凑巧路过。”永岁飘零一直注视着雪舞天下,他表面仍然冷静如初,但他的情绪,非常不平静。他必须带走雪舞天下,绝对不能让她在这种地方,他要照顾好她,这是他必须做的,也是无法逃避的责任。是因为他,雪舞天下才会变成这样。而雪舞天下明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却仍然愿意为了他如此……

    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人,本来应该是小杀戮。

    结果,来的确实唐非。

    “我不是凑巧路过。”

    “正义联盟真有办法,是谁,阻挡了小杀戮的脚步?”永岁飘零站了起来,他要带走雪舞天下,但是,那只能是在战胜了唐非之后。

    “不,小杀戮根本不认为你会听从她的命令。她出卖你,因为你是武当联盟中的障碍。”

    “高明。”永岁飘零无话可说,小杀戮这手的确高明,借正义联盟之手铲除一个障碍。雪舞天下,是的,只有雪舞天下能够让永岁飘零独自过来,也只有小杀戮假装要收服他,才能够让他的jing惕心下降到最低。“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你说要去找紫霄。”

    “对。那次你还很高兴的说,将来江湖即使有变化,你遇到的对手也不会是我。”

    “可惜,遇到的还是你。”永岁飘零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魔剑——天意。“你还来不及提升杀气值。”

    “虽然终极属xing值的出现拉近了差距,但以我的修炼时间,毕竟还是占了一点优势。”唐非也缓缓拔出了长剑。

    “没有地杀特效,你很吃亏,依韵不该派你来。”

    “这是我最后一趟任务。”唐非摆开剑势,眼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对手,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不容有片刻马虎大意的对手,因为一个瞬间,就足以决定他们之间的胜负生死,地杀特效也绝不允许他犯哪怕一次错误,不允许他判断错误哪怕一次。

    天意,出鞘。

    蓝sè的内劲,流动了在剑身之上,永岁飘零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唐非。“最后一趟任务,很可惜要让你带着失败离开。倘若我有最后一战,那也必须是败在依韵的剑下,绝对不能是其它任何人!”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唐非平淡的反问,手里的剑,却没有因为说话而不稳。

    风雪,漫天飘扬。

    三十五里外。

    冰封之顶。

    依韵静静立着,这样的距离,足以让他的意识能够捕捉到交战的情况,而交战中的两个人的意境修为,没有可能捕捉到依韵的存在。

    风雪,漫天飘扬,杀气,弥漫了周遭……

    永岁飘零的杀气,在释放。

    雪舞天下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仍然沉浸在幻想中,跟永岁飘零一起享用着美食的幸福之中。

    “飘零,我吃饱了,你多吃点好吗?最近你都瘦了,心爱的男人变瘦了,那是对女人厨艺的侮辱,你忍心吗?”

    恒山少林派。

    北面。

    红血山的人,驻扎着,等待着战斗的打响。

    远远,正义联盟的人,突然开始动作,缓缓的,移动着,朝着北面……

    武当联盟觉察到了异常。

    “盟主有令,红血山立即朝武当派驻扎地方靠拢,正义联盟的目标是红血山!”

    红血山上下,一片混乱,永岁飘零不在,他的传音入密关闭着。

    没有人主持,是听令,还是维持永岁飘零原本的判断?

    这种犹豫没有持续多久,红血山聚集的人边缘地带的那些,就已经看到了周围,远处林木摇动的异常……

    系统公告:灵鹫宫对红血山发动灭派战斗。

    系统公告:灵鹫宫对武当派发动灭派战斗。

    系统公告:灵鹫宫对华山派发动灭派战斗。

    ……

    系统公告:紫霄剑派对恒山少林派发动灭派战斗。

    系统公告:紫霄剑派对天盟发动灭派战斗。

    系统公告:紫霄剑派对杀道圣地发动灭派战斗。

    ……

    几乎所有人,都因为意外而愣住了……

    预料中,一部分正在朝恒山少林派赶路的正义联盟的人,突然收到不同的命令。

    根据他们所在的方位,有的被临时命令进攻天盟,有的被命令进攻杀道圣地,有的被命令进攻华山派……

    一个个带队的人,都茫然不知所措的匆匆领命。

    骗局,从开始就是个骗局。

    除了正义联盟里为数有限的极个别人外,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作战的真实目的。

    这是袁朝年的安排,以假装必须灭亡恒山少林派的目标召集调派人,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让所有在练功洞的人从出发赶往恒山少林派,但事实上,他早就已经计算过在各个练功洞的人大致有多少,同时也计算过这些人行走的路线,并且掐好了时间。

    此刻,骤然同时发动。

    恒山少林派外聚集的大量人员的目的是毁灭红血山几乎倾巢而出支援的弟子。

    第一个要灭亡的,是红血山!

    风雪,在飘扬。

    风,很冷。

    风冷绝这里的寒风,尤其凛冽。

    “你想到的盟主早就已经想到了,你应该很清楚,盟主是最了解你的人。”唐非对于这个结果事先也并不知道,但是在接受命令的时候,他就隐约猜到了这种可能。如果只是为了杀死永岁飘零,那不可能。永岁飘零虽然有这种值得正义联盟杀之而后快的理由,但那不是依韵的作风。在眼前的江湖局势中,毫无疑问是以联盟整体的利益结合最重要。如果不是有了彻底摧毁红血山的把握,依韵应该不会铲除永岁飘零,因为那会让红血山上下更紧密的团结在武当派周围,达不到最理想的效果。

    永岁飘零没有说话,已经什么都不需要说了。红血山的命运已经无法取决于现在的补救,而在于,红血山能否突围而出成功的跟武当联盟汇合,武当联盟的支援能否及时赶到红血山,红血山防守的力量能够支撑多久。

    还有一点,他,能不能战胜唐非,会不会死在唐非手上。

    掌门人的生死,会严重影响灭派战斗进攻方需要杀死的防守弟子的数量,毫无疑问会决定胜负需要的时间。

    此刻的他,才是能否为红血山争取更多时间的重中之重。

    袁朝年不愧是袁朝年,身经百战,真正经历过无数战场战斗的仙界名将果然不同凡响。这场漂亮的谋划,足以让人吃惊,散乱的江湖中人竟然能够被他如此巧妙的充分利用起来力量,简直是让人赞叹的绝妙之策。

    若非是这种方式,试图实现这样的结果,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泄密是必然,江湖中人根本没有什么纪律xing,也没有军队那种绝对的服从xing,原本都决定了战场上的许多策略根本在江湖中无法运用。

    但袁朝年做到了,如此巧妙。

    “出剑吧,你知道我的耐xing。”

    ……………………………………………………

    今天的第三章,补本月第460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