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里奇迹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里奇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小杀戮视如不见,目光迷茫的瞟了眼紫霄面前的茶碗。“喝茶吧。”

    “喔。”紫霄连忙坐下,端起茶碗,喝了两口,放下了又道“你骗不了我的!我知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你仍然是小杀戮!你不可能会就这么背叛灵鹫宫,绝对不会。因为小杀戮不是这样的人!”

    小杀戮还没有答话,突然一个npc匆匆忙跑下来,气喘吁吁的道“圣主,不好了!有个人闯到顶层,我挡不住,他要带走花语圣主!”

    小杀戮的眸子里,刹那流露出浓烈的杀机,一句话也没有说,人突然消失原地……

    “喂……”紫霄喊了声,一个字都还没有来得及喊完,因为她发现,小杀戮已经穿过了几层楼,去了上面。“……什么呀,这就是杀气特效的地杀特效还是天地杀特效的力量?这么离谱的,墙壁都能不管直接过去了呀……喂,你快带我去!”紫霄看见那个来禀报的npc慌慌张张的要跑去,一把叫住,催促着那人领路,顺着楼梯一路朝顶层飞跑,心里却揣测着,到底是谁突然来了这里,还要带走发疯了的花语呢?

    正义联盟的人?没必要呀……

    灵鹫宫的人?也不对呀……

    剑王山。

    依旧如初。

    天意任务结束前,剑王山是江湖中中立的门派,天意任务结束后,剑王山仍然如此。

    武当联盟个正义联盟在闹腾,跟剑王山没有关系,双方联盟都没有拉拢剑王山的意思。

    杀道的开放,却让剑王山的弟子难以避免的卷入其中。

    对于杀气的追求,当然是每一个江湖中人都难以地域的诱惑。

    剑王山的弟子也在积攒杀气,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很规矩的在剑王山的门派驻地范围内的练功洞打学点顺便积累杀气。至于少数人如何不规矩,自然跟江湖中两大联盟里的那些人做法没有大同小异。

    即使如此,剑王山如今仍然没有被卷进漩涡之中。

    但是,剑王山一点都不平静。

    因为两个女人,或者说,是因为一个女人。

    让剑王山弟子咬牙切齿,痛恨的一个妖女——花语。

    花语突然出现剑王山,突然跟剑王当众做出那种不要脸,又持续多ri的事情。

    深受伤害的当然是剑王的夫人,惜若。

    惜若是剑王山弟子心目中敬爱的人,惜若的受辱,让剑王山弟子都觉得愤愤不平。

    没有惜若,就没有如今的剑王山,惜若为剑王山付出的努力,人人都知道。剑王一直不问世事,对剑王山的事情也根本不理会,除了教徒弟武功,别的一概不理会。

    这自然让剑王山的弟子认为,功劳最大的人本就是惜若。

    这样一个贤妻,又那般美丽,对剑王一心一意,痴心不悔的女人,却遭遇了痛苦的背叛,而且还是传遍江湖,人尽皆知的羞辱似的背叛,剑王山的弟子当然愤愤不平,虽然他们很多人都在心里责怪剑王,但这种责备的话他们说不出口,只能私下议论。因为惜若爱剑王,于是,他们的怒火宣泄唾骂的对象自然只能是——不要脸的女人花语。

    花语被救走了。

    惜若虽然很痛苦,但事情已经发生,她想过质问剑王,想过闹,甚至在一个人的时候痛苦的抱头哭泣,委屈的不能自已。但是她忍着,面对剑王的时候一直忍着,妖女已经离开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因为一个妖女毁了一切,不想为了这样一件事情让事情更糟糕的发展下去。

    惜若努力的自己说服自己,自己劝慰自己,一直表现的跟过去一样,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得。

    可是……

    她可以说服自己,可以决定自己如何做,很快她悲哀的发现,她没有办法改变剑王……

    妖女花语走了,但剑王的心里,妖女并没有离开。

    剑王总是坐在凉亭,总是抱着剑,望着他和花语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激情迸发的位置,喝酒。

    剑王每天都如此,天意任务结束已经很久了。

    但剑王,再也没有回过寝室。

    是的,至今为止,剑王再没有跟惜若同过房。

    惜若一直忍着,一直等着,安慰自己,那是因为剑王觉得愧对自己,无颜相对,不是因为她失去了剑王对她的爱。

    随着时间的流逝,惜若越来越无法欺骗自己了……

    剑王喝干了酒,惜若如往常一样,抱来了一坛酒。

    剑王什么也没说,撕开封纸,倒满一碗酒。

    “你真的不能忘记那个不要脸的妖女吗?”惜若语气悲哀的轻轻问着,这一直是她不愿意承认的现实,但事实是,无法改变。她本来以为会过去的,但现在她已经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不会过去,不会……剑王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么欺骗自己又有什么意思呢?

    “呜呼哀哉!利刃空挂,寂寞江湖!惜若啊惜若,你不懂,你永远都不懂我的寂寞。江湖之中,早已经没有了我的对手,我的剑,无敌已久。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终其一生但求一败,而我剑王但求一敌而不能!独孤求败的寂寞又何尝比得上我的寂寞?江湖,武道,我早已注定了寂寞。江湖没有我的追求,没有我的梦想。寂寞啊,寂寞……那无尽的寂寞,就是我的未来。但我错了,当她出现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一把注定寂寞的剑是不可能改变的悲哀,能够理解这种寂寞的人才能够陪伴这种寂寞,才能够让我不再孤独。她是这样的人,惜若,你不是。”

    “我不是?”惜若听着,难以置信,难以接受,她的委屈,她的愤怒全都爆发了!“你说我不是!我陪着你进入江湖,陪着你打理剑王山!为了剑王山,我倾尽一切心力!我把自己的时间,自己的jing力都放在剑王山上了!到现在为止,我去过多少江湖中的风景胜地,看过多少繁华的城镇?没有,没有——我甚至不如一个新人对江湖见识的更多。为什么?我不想吗?为了你,为了你,我一直在剑王山,你不喜欢出去,我就一直陪着你,你不喜欢理会门派的杂务,我就替你处理!而你,竟然现在对我说,我还不如一个厚颜无耻不要脸的下贱女人?”

    惜若痛哭失声,不能自已的瘫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望着眼前的剑王,可是,她看到的不是疼惜,不是爱怜,看到的,只有剑王一贯无动于衷的落寞之态。

    “呜呼哀哉!利刃空挂!寂寞啊,江湖如此寂寞……惜若啊,你不懂,你永远不懂这种寂寞。你做了很多,但做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江湖没有我的对手,没有可战之敌。剑王山之为了传授剑道,剑王山不需要是门派,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求剑,学剑,而后相忘于江湖。这些,你不懂。惜若啊,这些ri子我一直在思考,在这样的剑王山,我要停留多久?我的剑,本就无人能够真正理解,剑道的真谛也无法创造另一个求一敌而不可得的我啊!我该去了。”剑王说罢,落寞轻叹,放下了酒坛。

    系统公告:剑王将剑王山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了惜若……

    “不……你去哪里?不!”惜若追上剑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袍,丝毫顾不得仪态的哭喊哀求了起来。“你别走,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些话。你别走,别走,我,我保证再也不会说那些话了,忘了她,我会忘了她的事情,再也不提,再也不提!剑王山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别走,别抛下我一个人离开,不管你喜欢我怎么样,我都会改,我都会做的,求求你,别离开我,别抛弃我……”

    “唉……呜呼哀哉!利刃空挂,江湖如此寂寞……惜若啊,你无法理解这种深沉永恒的寂寞。我们的缘分已尽,能够陪伴永恒寂寞的人,只能是另一种永恒的寂寞。你不是那个人。”剑王运功一震,惜若不由自主的被震退,连步后退,但她立即又追上去,仍然紧紧抓着剑王的衣袍,哭喊着,恳求剑王。

    剑王山的弟子们,闻讯而来的越来越多,挤满了周围,一个个,都看的既同情,又义愤填膺。

    有人愤然高喊道“师父!师母做了什么错事你要抛弃她?我们只知道,是师父做了对不起师母的事情,师母一直忍着,让着!对师父一如过去的好!师父如今难道还要为一个不要脸的下贱妖女舍弃糟糠之妻?如此无情无义,禽兽不如的事情是师父你做的吗?”

    有人开了头,周围许多义愤填膺的人自然都不甘落后的愤怒吼叫质问了起来,甚至看着惜若那苦求模样心疼不已的愤然道“倘若师父如此禽兽不如,根本不配谈剑!从今以后再也不是我们的师父——”

    剑王神情落寞,一声轻叹。“呜呼哀哉!利刃空挂,寂寞江湖……尔等又如何理解剑道的永恒寂寞。师与徒,本不过名份而已,维系传承的,仅仅一个剑道。为剑道聚,为得剑道而离,师徒传承的不是所谓的世俗情感,而是剑道真谛,剑道真谛得传承,则师有意义,徒有价值。仅此而已,从此之后,相忘于江湖,往来也罢,不往来也罢,原本无有关系。江湖之中,唯剑道真谛而已。惜若,纵然你不放手,又有何用?你不是那个人。”

    剑王的脚步没有停下,他一直在走,但他的轻功根本不值得一提,惜若轻易就能够追上。他没有震伤惜若,但是,惜若一次次的冲上去抓着他,都被他运功震退……剑王山,从山上到山下,挤满的人,看着,愤怒的看着,愤怒的喊叫着,甚至有不忍心的人,跟着一起痛哭失声着哀求剑王停下,回头的……

    可是,没有用。

    剑王头也不回的一直走,而惜若浑身上下的衣发都因为一次次被震的摔倒而沾满了泥泞,尘土。

    又一次摔倒,惜若的脸划伤了,她没有理会,只是迅速的爬起来,哭喊哀求着追上去抓着剑王,但等待她的,确实又一次被震的摔倒地上,擦的手上全是伤痕……

    剑王山的弟子们一直跟着,这时候,许多人上前,跪在地上,跪在剑王面前。“师父!请你可怜可怜师母吧!这么多年了,师母一直对您一心一意,您怎么忍心这样对待师母啊——”

    一地的人,全都彼此效仿,跪在剑王面前,希望阻止剑王的离开,他们不忍心看到惜若如此受伤,如此可怜。

    可是,没有用,剑王仍然在走,直接运功把一个个阻挡在前面的弟子震开,震飞,那种决心,俨然一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的架势!

    于是,奇异的场景出现了。

    剑王一直在走,惜若一直不放弃的追赶,一次次被震退,又一次次上前……剑王山一路跟着的那些弟子们,也一次次的被震飞,却又都一次次的爬起来,继续在剑王面前的路上跪下,磕头,恳求剑王回去。

    “师父——”

    “我错了,你回去,跟我回去,不要抛下我……”

    一百里……

    三百里……

    七百里……

    一千里……

    三千里……

    一万里……

    从剑王山山脚开始计算,就这样,已经过去了一万里。

    以剑王的行走速度行走一万里的路,已经过去了十天十夜。

    一万里之外,那已经到达一座关城,通往繁华地带的关城——大雁南飞。

    剑王再一次沉默的震退了惜若,穿过关城的门……

    惜若还要站起来追赶,人刚站起来,却又立即腿一软,摔倒在了地上……

    十天十夜,不吃不喝的这么一路追赶哀求,倘若是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支撑住。

    但惜若支撑住了,跟随的那些剑王山弟子们也都支撑住了。

    支撑到了现在……

    惜若已经没有再站起来的力气了,甚至连眼泪都已经流干,但剑王,仍然没有回头的打算,他仍然在前行,没有回头的前行。

    哀,莫大于心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