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章 我的聪明你不懂

第一百八十章 我的聪明你不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杀气特效的影响对于残忍温柔而言,仿佛根本不存在似的,让别人痛苦的死去活来甚至有咬舌自尽冲动的杀境踏入的痛苦,她浑然无事的还在舞剑……干扰别人的幻境影响,残忍温柔从来无视。那种韧xing和意志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让她们惊叹,却又无从羡慕。

    只是,残忍温柔的运气实在有些糟糕。

    万亿杀气是靠她们帮忙提供粮食突破的最后一千亿杀气值,十万亿阶段十天了,一直在外面奔走惊人都没吸收到几千亿的杀气值。

    好在众人里,零儿,容儿两个都打算停留在终极杀意熟练度阶段不再提升,万世轮回影响最大的就是零儿,尽管那种影响不是严重xing的,但发作的频繁程度比谁都高。再没有清楚千万终极杀意熟练度的真实情况之前,她们两个不会继续吸收杀气值,如今都是在搜集粮食提供给别人。杀气值很多的提供给喜儿,乐儿和残忍温柔,别的提供给灵鹫宫的其它高手。

    杀道圣地。

    每天都有预约的人,带着粮食前来求见小杀戮。

    这些人,很多都是几个月前就约好了的,过了几个月后仍然能够如期而至的人,往往把生擒活捉的粮食养了两三个月。

    小杀戮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杀道圣地。

    因为,无暇外出。

    花语仍然疯疯癫癫。

    在圣殿里,小杀戮的寝殿,总一个人,说着风言风语,一直不愿意穿着衣服,时常泡在冰水里,那种时候她才不会叫着热,不会叫着要男人。但仍然神志不清……

    小杀戮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看望过花语。

    她也有几天没有离开过专门接见那些带着粮食求见她的大殿。

    门,打开了,一个人满面欢笑的出去,又一个人迫不及待的进来,恭敬的跪地磕头。“拜见杀道圣主!杀道江湖,杀道圣主,引领江湖,承担罪孽,功绩千秋,威名赫赫!”

    小杀戮茫然的听着,这些话她早就已经听习惯了,近几个月来的人,都会说上这样的开场白。最初还有人说,杀道圣地,一统江湖!但小杀戮还没有糊涂,所以禁止了这样的话。杀道圣地是武当联盟的一份子,倘若杀道圣地叫喊着一统江湖,那将置白sè黄昏于何地?又让杀道圣地如何在武当联盟里自处?

    尽管如今杀道圣地的弟子数量,已经攀升到江湖之最,江湖中的新人,几乎超过五成都会选择加入杀道圣地。

    “圣主!在下此番还带来一个绝密消息,正义联盟正在秘密筹备对恒山少林派发起灭派的大计,ri期尚未决定,一旦有了消息,在下一定会第一时间报告圣主!”来人自信满满,相信自己是第一个把这个消息带来的人。但可惜的是,他没有从小杀戮那迷茫的目光中,发现原本期望的反应。

    “开始吧。”小杀戮茫然轻语,那人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迫不及待的上前,转身,在小杀戮面前盘膝坐下。

    当这个人走近的时候,小杀戮闭上了眼睛。

    这人也不觉得奇怪,他早就听一个来过的兄弟说了,小杀戮很奇怪,好像不愿意看见任何人的脸,在人走出光线黑暗的地方,内功灌注能够看清的时候,她就会闭上眼睛。这种现象,让很多有心人猜测,应该是小杀戮承担的杀气特效反噬太多……

    “好了。”不过片刻功夫,小杀戮茫然的轻语声就已经响起。

    那女人连忙转身,扑倒拜谢。“多谢圣主!圣主放心,在下言出必行,从此之后,在下的命就是圣主的!只要圣主有差遣,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在下不敢叨扰圣主,就此告退。”那人躬身,一步步后退着出了大殿,看见门外刚才一起等待的一群人,笑着道“很快,兄弟们不会等多久。”

    余人都穿着披袍,微微点头,变算对他透露信息回以谢意。

    看着又一个人进去,排在最后的两个人,显然是认识,一起来的,他们交头接耳的说着话。

    “我还是想回去,开始兄弟你说,等开启了杀气特效就能够不理会她。刚才听到他们说,杀道圣主能够替别人承担杀气反噬,但也能够把这种反噬还给别人!如果将来不听她的,不是自掘坟墓?咱兄弟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好不容易才在正义联盟发奋图强有了现在的一席之地,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当jiān细……实在不妥当。”说话的人显然是因为交情被游说了一起来的,片刻前听到别人的谈论,就想打退堂鼓。

    “兄弟!我就实话跟你说了,我觉得将来江湖就是杀道圣地的天下。你看,人人都追求杀气值,江湖上的人现在都知道开启终极杀意熟练度的地杀特效的厉害,你说将来有多少人不心动,不想要?怎么得到?除了追随杀道圣主还有什么办法?江湖的未来,必然是杀道圣地的!咱们投靠杀道圣主才是选择光辉的未来!正义联盟也好,武当联盟,早晚都会被杀道圣地踩在脚下!兄弟你相信我的判断,咱们在正义联盟爬的再高,将来也没用,都是一场空,还是得看杀道圣地的人的脸sè。你说说,今天来的这么多蒙头遮脸的都是什么人?咱不说夸张了,就算有一半是武当联盟里别的门派的人,怕让同门知道自己投靠了杀道圣主;就算只有一般是咱们正义联盟的人,你算算,一天这么多,一年得有多少?咱们不当杀道圣地的人,说不定几天后就被联盟里别的人给卖了!”

    原本想打退堂鼓的人犹豫了一阵,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兄弟你说的也对。咱们两兄弟也不说二话,既然来了,我也不再说什么自己走的话了。”

    “这就对了嘛,放心,时间会证明咱们选择的正确xing!”

    乌云,笼罩了天空。

    飘渺峰上,仿佛连接着盖顶的黑云。

    月儿被乐儿从天地搜魂针房拖着头发拽出来,丢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是血洞,整个人看起来,一副奄奄一息,将死的模样。

    乐儿恨铁不成钢的踢了月儿一脚。“饭桶!这么多年了,才这么点长进,一个时辰就撑不住了。残忍温柔训练半年就已经不止这种水平,你简直就是个废物!”乐儿狠狠的骂咧了一阵,发现真空袋里没有外伤药了,丢下月儿,自顾前往丹药房。

    还没有走到,意识中捕捉到一个灵魂波动在迅速的飞上天空,她当即回头,果然看见施展着天地逍遥的月儿已经飞上了天空……再想追赶已经不可能。

    乐儿恨的咬牙切齿的冲着天空运功怒吼“月儿——再让我抓到!一年让你出不了天地搜魂针练功房!”

    月儿穿梭在乌云之中,她伤的当然没有那么重,虽然内力几乎耗尽,但她有意留了一些,就是等着除了练功房后找个机会施展天地逍遥逃跑。现在,她成功了,很得意。“嘻嘻,乐儿你也上当了吧?我才不是笨蛋呢,我的聪明你不懂!嘻嘻……哎呀,怎么办呢?下次再让乐儿抓到就完蛋啦……”月儿后怕的想着,让她在天地搜魂针练功房里呆一年出不来,那简直就是最恐怖的地狱,但是她往哪躲?这种事情,喜儿她们都不会帮她,反而会支持乐儿管教。

    月儿眉头紧锁,思索着对策,突然,她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嘻嘻,干什么非要等到一百级武典呀,现在都九十级了呢,也没差多少嘛,又有终极杀意熟练度提升的那么多内力,救紫宵说不定够了呢。就算不够,陪紫霄呆几年也比在练功房呆着好多了!对,现在就去找紫霄,嘻嘻,有本事乐儿去紫霄那抓我呀!等我把紫霄救出来了,再求求铭儿和零儿,她们一定会愿意帮我说几句好话,到时候乐儿气也消了,应该会放过我……哎呀,我真聪明!什么事情都难不倒我呢。”

    漆黑,虚无的烛龙之地。

    安静的,没有多少声音。

    很多年了,已经过去了多年。

    紫霄虽然喜欢说话,但不喜欢说重复的话。

    能跟唐非说的话,早就已经说完了。

    两个人很少交谈,但不是陌生了,而是已经默契的不需要言语。

    何况在这里,本来也没有多少事情可以做,自修,练功。彼此在对练中交换武功心得,就是唯一的乐趣。

    紫霄本来很愧疚,因为她,唐非跟心爱的妻子分别了这么多年。

    但更可怕的不是分别,而是,她很清楚的知道,她让唐非和他妻子之间,出现了本来没有的裂痕。

    最初唐非相信,他的妻子一定会来。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妻子仍然没有出现。

    有一天,紫霄实在被内疚折磨的受不了,就去吵烛龙。

    经过她三天三夜的不懈努力,不停在烛龙耳朵旁边大呼小叫,烛龙终于睁开眼睛。

    “渺小的人类啊,我如果不想听到声音,就可以听不到。但你叫了这么久,念你可怜的努力,成全你的请求——”

    紫sè的光幕中,映照出唐非妻子的情况。

    可是,紫霄当时恨不得去撞墙!

    后悔不该缠着逼迫烛龙。

    因为光幕中,唐非的妻子跟一个男人在吃饭,只有他们两个人,从神情来看,他们言谈甚欢,从眼神来看,那种彼此流露的甜蜜和温柔,就算是个白痴也能看懂……

    “对、对不起啊,唐非,我,没事的,误会!朋友嘛,朋友……”紫霄语无伦次的说着,就差没哭出来了。

    但好在,唐非的表现很平静。

    光幕中,两个人谈话的内容,他们也能清楚的听见。

    这让紫霄的内疚减轻了许多。

    “下个月有个很好的朋友结婚,他想约我一起举行婚礼。”光幕中,那男人委婉的说着,这句话让紫霄几乎哭了出来,她想让唐非聊解相思,结果遇到的却是这种场面……

    唐非的妻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沉默了片刻,才满怀歉意的轻声道“对不起,让你一直在等。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太孤独了,才会觉得跟你来往很开心,还是因为真的喜欢你。我觉得这个答案只有等到唐非回来了才能够知道,我是他的妻子,现在还是。虽然我没有勇气陪伴他去那种可怕的地方,但是,我不会不守诺言,我一定会等他出来。在此之前,我说过,我们的来往仅止于互相了解,不可能有任何过线的发展。如果你真的觉得很不耐烦,离开的话,大约我会很伤心,但我不会挽留,也不会怪你。”

    那男人很自然的微笑着,眸子里,填满了柔情,他喝干了一杯酒。“对不起,我道歉。是我太心急了。我说过,会一直等你。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我才会如此对你又敬又爱,江湖中像你这样的女人已经太少了,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急切就试图破坏你的原则。请忘了我刚才说的话,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提这种让你为难的要求。你能等,我也能。不管结果如何,总之,清清白白,友好和平,又爱无恨,这很好。”

    ……

    “你看,没事吧,我就说没事!嫂子只是一个人孤单太久了,不是不爱你!”紫霄忙不迭的说着,但却觉得有些词穷,虽然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因此她觉得自己的安慰,实在很无力。

    唐非静静的看着,直到烛龙闭上眼睛,紫sè的光幕消失了之后,他才平静的望着紫霄道“你不必担心,没事。她一直是这样的女人,从不掩饰自己的真实,当年我们认识的时候,也相处了一段ri子,那时候她还在为过去的感情痛苦,所以没有让自己跟我走的太近,因为她觉得,如果不能确定自己放下了过去的感情就轻率的接受我,是对自己和我的不负责任。她没有来,不怪她。有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到,就真的能够做到。这里对她来说却是承受不了,当初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

    “你,你真的不生气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