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种落幕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种落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面对这样的选择,雪菲却没有片刻的迟疑,也根本不存在时间允许她迟疑。

    继续回头抵挡的结果避开了眼前的危机,但却丧失了击杀剑大的天赐良机。

    黑sè的剑光,接连不断的飞闪,不停的切割着剑大身上的血肉——

    直到,剑光顺着剑大的身体一路划过了他的脖子的——

    白雪和白影合力的袭击,攻到了!

    ‘差一点?不!来得及!’雪菲竭尽全力的挥剑,这是最后一剑,争分夺秒的一剑!

    鲜血,飞溅的时候,白雪和白影的剑刺入了雪菲的肌肤,然后,一股无可抵御的剑气力量,骤然将她们包围的同时,她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起朝天空抛飞了起来!

    独孤剑经,破势式。

    飞起半空的白雪和白影不甘的看着眼看能够杀死雪菲的一剑仅仅造成个重伤的结果,眼睁睁看着一条身影从她们脚下飞驰过去,一把将雪菲抱着,旋动中,剑光飞闪,剑气四shè!

    迫得周围的影子众纷纷退避,以回避爆发的范围xing剑气伤害的锋芒。

    “没死就好。”龙剑看了眼怀里口吐鲜血,但明显没有生命危险的雪菲,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剑大。”雪菲望向剑大,她最后的一剑并没有隔断剑大的喉咙,差了一点,但剑大此刻已经变成了血人,双足关节被伤,根本无法靠双脚的力量站着,而是颓然的,姿态难看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但受伤的双臂也无力支撑,很快就那么倒了下去,眸子里,既有震惊,又有不甘心的愤怒和屈辱。他直勾勾的盯着雪菲,这个他无论如何想不到会败的人。

    “魔剑法的破绽……是致命的陷阱,高,果然高!”此刻的剑大已经明白了,魔剑法存在无法修正的缺陷,但这种缺陷却被谢晓峰通过实用流的战斗方法和魔刀身法的奇妙变化成一种陷阱,那破绽的确是唯一的机会,但前提是能够击中。倘若不能够在雪菲的剑法破绽出现的时候,在她来不及变化身形和反击之前击杀,那么破绽就会变成陷阱。“魔剑法虽然厉害,但它仍然有一个缺陷,剑势的变化迅快诡异,却因此丧失了一击致命的能力!”

    雪菲没有说话,关于魔剑法的任何事情,她都没有兴趣对任何人说。剑大的判断自然没有错误,但即使知道了这一点,也没有区别。魔剑法和魔刀刀法一样,因为拥有完美的招式,杀人靠的是连续不断的伤害累加实现最终的致命,那种完美的招式本来就是以难以一击致命的代价换来,所以才能有诡异的身法和招式变化的轨迹,那种轨迹决定了内力无法随时在任何一招里灌注极多,自然面对实力相当的高手时,难以在击破护体真气后还能给予敌人沉重的创伤。

    这不是缺陷,因为无法破解的招式本就注定了对手只能陷入这种绝望之中。

    “我还能战!”剑大运功一震,真空袋里的药物抛飞了出去,被他用嘴咬破了瓷瓶,瓶子里的药粉撒了出去,落在他全身上下的伤口上,外伤,迅速的恢复着……

    雪菲看在眼里,没有做声。

    她知道此刻的剑大已经崩溃了,正因为如此,才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他已经输了,以剑大这样的人而言,正常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已经输了。倘若真是公平决斗,他必死无疑,纵然没有上破绽的当,最终的结果仍然是破不了魔剑法。雪菲没有说什么,因为她不想说是自己赢了,赢的是魔剑法,而不是她雪菲,她并不认为这是她的战斗,认为这是剑大跟魔剑法的战斗。

    龙剑沉默的看着,周围的影子们,也都默不作声的看着。

    白雪和白影落在地上,稍稍后退了几步,龙剑的出现本来也在预防万一的计划之中。尽管在计划中雪菲能活到龙剑赶到的机会微乎其微。

    雁南飞看着落败的剑大,无话可说。如果是他,他也不知道如何在那样的魔剑法面前反败为胜。

    魔刀刀法果然厉害,谢晓峰改自魔刀的刀法,也果然厉害!

    外伤,似乎已经痊愈了,剑大站了起来,握剑的手,极度用力的颤抖着。“来!继续战!”

    雪菲一动不动,剑大烦躁的连连催促,最后,变成了竭斯底里的怒吼“来啊!你以为自己赢了?你没有,没有——我们的决斗还没有结束!”

    龙剑懒洋洋的抬手,用中指搔了搔左脸。“你还战什么啊?外伤恢复很快,经脉的伤哪有那么快?你现在四肢都无法贯通内气,随便一剑就能要你命。”

    剑大微微一怔,紧接着愤怒的挥舞着手里的长剑,狂呼大吼的叫喊了起来“来啊!你试试能不能要我剑大的命!四剑神算什么,我剑大当年在江湖中人称全真剑神!我剑大是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的首徒!小剑也不过是我的师弟!师弟!你这样的区区后辈也敢在我剑大面前以剑神姿态骄傲得意?来,让你知道我剑大的厉害!来——”

    白雪冷冷的看着,对于剑大没有任何怜悯。江湖中这样的高手他们见到的多了,在自信心、自尊心崩溃的时候,就会变的疯狂,人的这种状态其实是一种逃避的心理,逃避眼前的事实,欺骗自己的方式。这样的情况,她们看到的太多,因为她曾经成功刺杀过太多的江湖高手,那些高手中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充满自信,很多人认为自己在江湖中其实已经没有敌人,只是因为没有机会所以名气不如别的高手大而已。这样的高手,当然无法接受被一个蒙头遮面的人杀死的结果,而且还是没有反抗之力,或者没有多少反抗之力就被击杀的惨败。

    原本的自信,就会变成摧毁自信心的锤子,把满满的自信击的粉碎。

    这样的高手,已经废了。

    白雪的经历中,经历这种彻底摧毁自信,发疯逃避现实的高手,没有一个还能够继续在江湖中行走,甚至没有一个还能够重新拿起兵器修炼武功。“总队长已经丧失了指挥战斗的能力,现在开始,任务指挥的责任由我负责!”

    在场的影子,都是经验丰富的人,即使是雁南飞,也曾经在执行的任务中遇到过几个这样的江湖高手。那时候,他很觉得那几个发疯的高手很可悲,倘若他们知道,他们眼里一文不值的刺客,叫做雁南飞的话,那么他们一定能够很平静的接受惨败被杀的事实。那些人很可悲,但比起剑大,那些人其实又没那么可悲了。一个剑大这样的老江湖,最终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谢幕,没有比这更悲哀的了。雁南飞也没有想到,雪菲竟然能够击败剑大。

    “胡说八道!我剑大没有丧失指挥能力!我还能战,我没有输,我没有输,没有输——”剑大愤怒的狂吼,目光扫过周围一个又一个的影子身上,但是,没有人回应他的话,众影子犹如根本充耳不闻,每一个人都拔出了兵器,指向zhongyāng的龙剑和雪菲。剑大看着,看着那些片刻前对他的命令完全遵从的影子们此刻对他不理不睬的转变,他的内心,崩溃的意志,步入了更彻底的疯狂!他挥舞着剑,冲向雪菲——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一剑根本杀不死任何人。

    即使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大概也能躲开。

    剑大的经脉伤根本没有恢复,如今的挥剑速度,奔走速度连一个不会武功的npc都还不如。

    雪菲沉默的看着冲过来的剑大,看着他的剑,刺在自己身上,却被她护体真气自然的排斥xing,弹的剑飞,剑大手骨折断,人抛飞摔倒在了地上……

    剑大扑倒在一地的桃花之上,小桃林里的桃花,仍然纷纷扬扬的落下,飘落在他披散的头发间,衣袍上。

    许久,剑大都没有动静,一动不动的,犹如死了般的趴卧着。

    没有人呼喊他,影子众没有兴趣理会他;龙剑和雪菲也不想打扰他。

    因为他们都知道,剑大没有昏迷,他已经无法不接受眼前的现实,他在流泪,周围的高手都看得出来,他背上,脖子后面的肌肉的抽动,分明是在压抑着声音,却无法控制的流泪悲哭……

    白雪不觉得可惜,她只为白sè黄昏可惜,可惜就这么损失了一张武功恢复卷轴。她觉得这件事情之后,她必须负上责任。刺杀的计划是她准备的,开始她就应该想到剑大这样的人,还当不了一个好影子,本来就该建议暂时拒绝剑大参与集体行动,倘若如此,也不至于会有现在的结果。这,毫无疑问是她的责任。

    但眼前还不是内疚的时候,因为行动还没有失败。

    “龙剑剑神,雪菲是敌人,你不该保护她。”

    “没听说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还需要理由,她是不是敌人是你们的事情,她是我龙剑的女人是我的事情。废话少说,动手吧。看在联盟的面子上,今天我尽量不杀人,因为我只想救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