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杀境难关

第一百四十七章 杀境难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如今拥有天地杀神特效后,剑杀天地的能力更显得重合甚至无用,但能够同时附带内功心法和意境力量的实战特效之后,剑杀天地就变的有价值了。因为杀伤力更强大,攻击接近连接无隙可寻,而且比天地杀神突破的距离更远。

    新阶段的杀气力量提升的幅度很大,尤其是加成的终极属xing值,还有内力的提升。

    但依韵并没有高兴。

    因为他此刻,根本没有这种闲心……

    江湖中人都在为杀气特效始终封闭没有开启的问题烦恼和急切,但依韵能够猜到系统迟迟没有开启的理由。

    因为杀气特效的开启,意味着必须经历杀气提升产生的那些难关。

    那些难关,江湖中有多少人能够撑过去,依韵不知道,但这不是关键,对于系统而言,关键是有多少人无法撑过去!

    踏入十亿杀气的杀意阶段,一旦撑不过去的结果,就会变成疯子。

    那,会是系统能够轻易实验尝试的内容吗?

    当然不是。

    这么久了,天意的存在,杀道的开放,早让依韵思考了很多,如果说天意是因为一个意外而顺手推舟做的尝试,那么天意就是一个试验品。也许是一个,主脑尝试认为提升人类jing神力量,几乎与复制强者的试验品。这个试验品开始选择了天意这个npc,在此之后,在江湖中推动。

    强大,能否复制?

    能否如同cāo纵基因,修缮基因让人类的**更强壮,免疫一切疾病,适应更恶劣不可思议的环境一样,进行规模xing的复制?

    这当然是一个充满美好空间,让无数人充满遐想的方向。

    这也是,对于主脑而言,能够在未来面临的灾难中,帮助人类渡过一次次难关的捷径。

    但主脑不是一个莽夫,绝对不会贸然这么做,贸然开启杀气特效的结果,如果失败,也许是毁灭xing的,灾难xing的。

    依韵很确定,主脑的尝试不会成功,jing神力的提升,同时必然伴随着jing神力量需要承载的负荷,犹如杀戮……

    规模xing的强化存在其必然的极限,这个极限,不会超越江湖中人整体实力太多,因为那就是人们普遍所能够承受符合的极限程度。

    周围的山,崩塌了……

    在依韵来的时候,就料到很可能有这种结果,因为这是常事。

    轰隆隆的石头,滚滚顺着山坡落下,但依韵站的地势较高,而且周围的山群本来就不高,滚落的时候在全都在依韵周围半里的位置,静静的停下了,一时间,这片地势变成了乱石岗,山群崩塌扬起的灰尘,弥漫了大片天空,让周围,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蒙蒙的灰sè中,依韵的身体,覆盖着深紫sè的能量光,与之同时,还有弥漫的,不受控制的,絮乱的浓烈杀气……

    以往每一次的杀气力量提升,经历的都是痛苦,jing神和**的双重痛苦。

    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上的痛苦在过往的经历中,就已经达到了极限……

    而这一次,冰冷的,让依韵身体不由自主颤抖、痛楚的冷,流遍全身的同时,他恍惚间,险些有些分不清现实。

    因为他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好像很陌生,但其实他记得,是曾经杀过的一个人……

    他好像变成了那个人,那个在漆黑的夜里,一个人跑到屋外,跑到远离屋子的山林中,哭泣的男人……

    ——

    月光照在林木上。

    周围,是那么的冷,冷的让人倍觉孤单,倍觉凄凉无助。

    依韵明白了,他不是变成了这个人,而是,犹如进入了这个人的身体里,在感受着,跟这个人一模一样的情绪。

    这个人其实并不孤单,因为他有爱人。

    两个人,携手与共很多年了。

    他发过誓,要退隐江湖,为了成全妻子希望得到的幸福生活,远离江湖的生活。

    他正要这么做,正准备把兵器装备都变卖,换成准备婚礼的金钱,请帖都已经发出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差他准备钱,去参加那场对他和她,最重要的一天。

    但在路上,一条深紫sè的身影突然从后面飞奔过来——

    他是高手,因此反应很快的回头,那个刹那,他感觉到接近过来的,深紫sè的紫影散发的那强烈的杀气!

    那种恐惧,依韵觉得,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又好像,很多年前刚进入浑沌纪元面对血刀刃的刀气时经历过……

    绝对的,绝对的实力差距带来的,本能知道自己不存在反抗挣扎力量的恐惧!

    他是高手,但在那条突然过来的紫影面前,他觉得自己跟一个新手没有任何差别……

    不甘,却又如此无力。

    他的剑,甚至有没有机会完全拔出来,那道看不清的深紫sè的剑光就已经割断了他的咽喉——

    他重生了,他没有为失去武功而难过,只是焦急的,几乎想悲愤淘嚎大哭的飞跑向城外被杀死的地方!

    但当他赶回去的时候,地上留下的,只有一具白骨。

    他的尸体上的东西,果然都已经被洗劫一空,是不是杀他的人洗劫的?也许是路过的江湖中人捡走的。

    他不知道……

    他声嘶力竭的高喊着,一口水接一口水的喝着。

    “求求你们,谁在城外捡了我的兵器装备请还给我,我需要他们卖钱结婚!求求你们,杀了我的人,如果是你捡了求求你还给我,求求你……求求你们……”

    没有用,好心的人看不过眼,告诉他,没可能有人还的,除非是不值钱的。

    他这么奔走,因为焦躁而流着热泪,哭喊哀求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

    但是,没有结果。

    他没有逃避,他没有选择把妻子一个人丢在宾客已经都来了的婚宴上。

    他去了,面对早等着收钱的,官府的婚宴的npc官员,他没有选择,只能坦诚的说,钱丢了……

    “钱丢了?那就是没钱?没钱?没钱搞这么奢华的婚宴?你有病?还是当我们有病?来人,全赶出去——”

    他抱着妻子,被赶出婚宴大厅,看着那些朋友,个个尴尬无法言语的一起被驱逐出来……

    人群中,有些朋友带来的女人,尖酸刻薄的说着难听的话,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是故意让别人听见的发泄。“还以为很了不起呢,结婚花一千多万,原来没钱啊!真是的,没钱摆装什么胖子啊,还装不下去,害我们这么丢人显眼,老公还说带我来参加一场终身难忘的大婚礼呢,这回可算是终身难忘咯……”

    他看见妻子的姐妹们,个个面sè怪异的,看着他的妻子,yu言又止……

    他看见妻子强忍着泪水和委屈的模样……

    他的爱人已经入睡了,他一直忍着,忍到现在,才能在无人的地方,肆意的流泪……

    他们远离了人群,因为已经没脸再见人。

    妻子安慰他说,没关系的,那是意外,谁也不想发生。

    可是,他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给妻子准备的惊喜,变成了终身难忘的,莫大的羞辱。

    依韵好像完全变成了个男人,无法控制的,体会着这个男人体会着的所有的情绪,无法抗拒,无法抵御的承受着……

    天sè,仿佛变黑了,渐渐,黑的彻底伸手不见五指……

    依韵仿佛刚从自修中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在一间装饰华丽的房子里。

    他在打坐自修,但他,其实不是自己,如刚才一样,他仿佛又变成了另一个男人。

    “哥哥,我们在练功洞被人欺负了,对方找了个高手叫忘刀高手,那人听说过你的名字,让你来给个说法,不然就把我们都杀了。”

    “很快到。”这男人是个高手,这时辰,天sè还很早。但他分明是不眠不休的在一直自修武功,有这种勤奋的人,自然是高手。这间屋子里的装饰,以及出门后看到街道的情况,依韵就知道这房子的价值,大约能够推断出这个男人在江湖中的地位。这应该是一个超一流高手,房子里除了他,就是几个npc仆从,没有女人。

    男人骑上价钱两百万两的马,那是三界开启前的好马,速度比马车快些。

    马,赶往的是恨天洞。

    恨天洞从里是多事的地方。

    眼看,近了,远远,已经能够看到恨天洞外,专门谈判解决争执的平底上站着的两群人。

    其中有一个,是这个男人的弟子,另外几个是他弟子的朋友,以及他弟子的女朋友。

    他们对面,站着一群人数更多的人,为首的那个,脸上有道疤,看起来武功修为也十分不俗。

    忘刀高手,这男人听说过这名字,在江湖中的名气比他略差一点,他知道,他如果来了,证明自己会保护自己的弟弟,那么今天的事情就会和气收场,江湖中的高手之间,大多时候都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跟名气差不多的人动手,更不会跟名气比自己还高的人动手。

    但他必须来,因为和气收场就意味着,他交了忘刀高手这个朋友,他看的其他。这也是让别人给面子的基本条件,一句传音入密是不够的,只有声名地位高对方很多的人才拥有如此解决问题的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