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追求邪恶的力量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追求邪恶的力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女人为人是那种热情大方,不拘小节的类型,很喜欢笑,笑的时候,左脸有个酒窝。“没关系!刚来嘛,都这样,懵懵懂懂。我那时候也有朋友笨笨的跑到练功洞,因为不知道应该先做新手任务赚点钱积累点学点升几级武功。”

    那男人道“杀恨天吧,帮他早点凑够学点。”

    女人笑着答应,挥剑陪伴在男人的身边。

    依韵微笑着问“买消息吗?一千两银子的消息。”

    那个新人模样的男子一副呆呆的模样望着依韵,一脸疑惑望着那对诧异回头的男女。“姐姐,这人是不是骗子?什么消息值一千两银子?”

    那男人脸上的诧异之sè变成了厌恶,没好气的呵斥道“滚蛋!老老实实卖你的水和馒头,想骗钱?当我们是白痴啊!”

    那女子倒没有破口大骂,只是有些疑惑不解,但一千两对于他们可不是小数目,他们身上一共也才几千两银子,自然没有理会依韵。

    依韵也不生气,商人本就得经常受些气,一个当商人的人,这原本就是基础能力,就犹如江湖中人必须会学习相应的武器熟练度一样。

    那个新人模样的人吃着烤鸡,那对情侣,应付着恨天。

    但吃着烤鸡的新人模样的男子,目光却在悄悄打量左右的情况。

    片刻,看见周围没有人的目光注意到他的时候——

    他出手了!

    毫不留情的,双指封住了那对夫妻的穴道——

    恨天的剑,割断了那对情侣的咽喉。

    他叫喊了起来“啊!姐姐,哥哥——”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的时候,他一副冷冷的模样握着锈迹斑斑的铁剑。“谁也别想抢我姐姐和哥哥的尸体上的东西!”

    都是新人,虽然都算不上有钱,但长期在练功洞里共处,多少有些情面,自然没有人为了别人也不多的钱而撕破脸。

    于是,两具尸体上的东西,被那个新人模样的人从容的捡了起来,然后,他就在那对情侣原本呆的地方心安理得的打起了学点……

    那对新人情侣至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只是刹那之间的事情,他们的动作突然变缓,变的很慢,却并没有停止,只有刹那,但却足够让他们挥动的剑来不及招架,也来不及刺到恨天身上。

    这个新人模样的男人当然不是什么新人,而是一个重生过的人,一个狡猾yin险的人。

    依韵没有回头,尽管他对背后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他本来可以赚到那一千两,如果他非要赚,当然有办法让那对夫妻掏出银子。但他那种钱,在生意人里,叫做意外之财,赚不赚得到得看出钱的人有没有机缘,因为那是得罪人的钱,结仇的钱。绝大多数生意人甚至根本不会赚这种钱,依韵赚,但也视机缘。

    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少,将来还会越来越多,手段之复杂,迷惑xing之强,眼前的不算最高明的,将来的江湖里,还会有更多,更高明可怕的手段。

    江湖中人的变化从来跟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但所有的变化,又无法脱离那种历史xing的重复范畴。

    很多年前的江湖有太多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年来的江湖中,诸如此类的事情少了,但杀道的推动,会唤起人的自私,唤起人为了在险恶中自保而不得不具备的自私和排斥他人的xing情。

    不信任,没有信任的江湖时代,正在渐渐的形成……

    “杀王帮的人来了!”恨天洞里,到处叫响着这种噪杂的声音。

    在洞外购买清水,补充馒头的依韵都听见了,而且也看见了那群冲进去的黑衣人。

    那群黑衣人对他没有兴趣,一看他的行头就知道,是一个不值得一杀的新人。

    来恨天洞之前,依韵就知道,有不少帮派在恨天洞这里频繁出没。

    很多帮派的名字都有一个杀字。

    杀王帮也不例外,而且还是最早出现在恨天洞的帮派,每个人都蒙头遮面,跟江湖中如今涌出来越来越多的那些帮派一样,都是为了杀气,都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

    陆陆续续,又不少练功洞里的人逃了出来,逃出来的人远远的站着,看着洞口,有许多人义愤填膺的在骂,有很多人沉默的等待杀王帮的人杀够了离开自己好能够回去继续打学点练功,却没有几个人振臂高呼的说什么大家一起上的话。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种帮派里至少有一两个武功至少有二三流水平,甚至一流水平的人带头,凭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能指望的是门派的救援尽快抵达,但门派的支援,至今为止从来没有成功逮住过这种帮派的人的时候。

    依韵远离了人群。

    穿上了一套夜行装。

    恨天洞口,杀王帮的人蜂拥而出,外面聚集的人一哄而散,但已经屠戮完毕,要回避正义联盟和武当联盟的支援队伍抵达的杀王帮的人根本没有时间理会逃出洞外的那些人,一路朝北飞驰疾走——

    奔出没有多远,他们突然看见前面路上,站了一个挡道的黑衣人。

    “朋友什么意思?咱们各行各路,难不成你要黑吃黑?”为首的杀王帮帮主冷冷的注视着挡路的黑衣人,很清楚的知道,对方的武功很高,他很紧张,但不能在帮众面前表露出来。

    拦路的黑衣人动了,速度并不特别快,赤手空拳的朝着两百多个杀王帮的人冲过去——

    “散!”杀王帮帮主知道不是对手,当机立断的下达了各自逃跑的命令同时,他比谁都快的飞奔朝东逃去——

    但是,拦道的黑衣人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却偏偏比他们都快一点。

    追着人群,拳脚出手,招招不是抓穿了人的喉咙,就是击碎了人的心脏,犹如虎入羊群办,片刻就接连杀死二十多个人,追上了跑最快的杀王帮帮主,不等杀王帮帮主恐惧中挣扎反击出手,已经一拳击中了他的后背,内力,刹那震碎了杀王帮帮主的五脏六腑!

    四面逃散的人发足狂奔,但是,一面接一面的,全都被拦道的黑衣人追上,毫不留情的拳掌杀招,把一个个杀王帮的帮众尽数击杀倒地……不过一刻钟,两百多号人,一个活着逃掉的都没有。

    依韵去下面巾,看了眼杀王帮帮主遗留的装备武器,哑然失笑,都是他看不上眼的货sè,却仍然捡了,连带周围别的人的一并都拾取装进了真空袋。因为就近就能够便宜出手,这些他看不上眼的东西,对于恨天洞里的许多新人而言,都是渴望得到,面对便宜的价格更是他们无法拒绝的诱惑。

    两百多号人,收获的杀气值也不过六十多亿而已。

    这群人是流动xing的,依韵不能不杀,否则,杀王帮的人去了别处,说不定被别的哪个人收走,恨天洞里的带出来的较多的杀气,都是他的,他不允许,就不会让别人带走。

    杀王帮选择了这里,是他们倒霉。

    依韵在洞口摆摊,吆喝叫卖刚拣来的,完好无损的兵器装备。

    “路上捡的咯,便宜卖咯!数量有限,过期没有……”

    很多人来问,但很多人想买,仍然不够钱,有的着急的让依韵一定留着,然后跑进恨天洞去找认识的朋友借钱……还有许多闻讯从恨天洞里出来的人,不过半个时辰,武器装备就出售一空。唯独杀王帮帮主的兵器装备没有卖出去,依韵甚至没有取出来,虽然他看不上眼,但也是价值几十万两的兵器装备,恨天洞大约是碰不到人买的,只能丢在拍卖行。

    ‘三百多万两,够请几次客。’依韵在客栈坐下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他同桌坐下。这种练功洞外的客栈,一张桌子只要挤得下,就会有别人坐,老板会拒绝那种独占一桌的客人,除非那客人舍得给足够的钱。绝大多数的江湖中人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在乎是否跟陌生人同桌而食,因为都知道,这里不是讲究那些的地方。新人更少有这种讲究的。

    但这个男人,心里的杀意很强烈。

    他坐下,当然不是巧合,是有心杀死依韵劫财的胆大之徒。

    “如果我喊一声,一万两要你的命。你马上会被砍成肉泥。”依韵淡淡然望着对面坐下的男子,那男人的桌下的手,握着剑柄。听见这话,微微一震,神情显得有些慌乱,勉强维持着口齿清楚的连忙道“你说什么?我来吃饭的,怎么,不让一起坐啊?那你给老板钱啊!”

    “看来你不够聪明。”依韵淡淡然一笑。

    那人坐立不安的犹豫了片刻,一言不发的站起来走了。

    这显然是个没经验的新手,有经验的劫财之辈,是不会在人多的地方下手的,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伪装瞒过了目标商人,一旦下手,周围也可能会对落单的他们下手的江湖中人,劫杀一个商人,绝大多数江湖中人不会想,最多只想不会做,但是杀死一个作恶的人,还有钱得,很多人都会做。

    初入江湖做买卖赚钱的时候,依韵就没有吃过这种亏,如今的他,甚至不需要察言观sè就能够知道周围有谁对自己有杀意,谁的杀意到达了会动手的程度。

    很多退隐的江湖中人会选择当商人,因为绝大多数江湖中人受够了没有钱的苦,自然对金钱充满了渴望。但其实,能够成为一个长久生存的成功商人,并不比成为江湖高手容易多少,甚至更难。为了骗钱的男人女人多的是,手段高明的甚至能够假装老实重情义的潜伏几年,十几年,只为了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

    依韵在恨天洞的情况如此,相对于喜儿,他的方式自然是自找麻烦的方式。

    喜儿杀人没有穿夜行衣,也没有故意使用兵器。

    江湖第一魔女喜疯子本来就喜欢杀人,从来都在杀人。

    杀了几百年的无辜人。

    喜疯子长期出没剑洞。

    在剑洞肆意屠戮。

    但仍然有江湖中人在剑洞打学点,因为每次都总有人或者逃出剑洞,躲到喜疯子杀累走了又回来继续打点练功。他们都愿意相信,自己每一次都是那个幸运的人。不幸了的人没有来,因为重生后来不了剑洞。但是,会有无数的江湖中人眼巴巴的赶到剑洞,满怀期待的找寻打学点的位置。江湖中的人多的是,求着渴望到剑洞打学点的人有无数,别说一个江湖第一魔女喜疯子隔三差五的来血洗练功洞,就算有十个,仍然会有挤满剑洞的人来。

    喜儿出入一趟剑洞的时间很短,因为武典无法支撑连续太久的战斗,即使招式简单,即使不需要用上多高的内力,一场屠杀也不过持续一ri一夜。

    喜儿走出剑洞的时候,外面,远远的,全是逃出来的人。

    有大着胆子在人群中大声各种叫骂的,有胆寒不敢作声,唯恐激怒她,惹她追上来杀自己的。

    喜儿来剑洞已经有两个月了,杀了不知道多少人。

    每次都变成血人出来,在洞外无数的人注视下,在空空的,只有她一个客人的客栈里吃饱喝足,然后离开。

    没有人跟她挤桌子,只有傻子才会凑过去找死。

    喜儿在客栈坐下,远远的,许多人看着,等着她吃完了才敢进剑洞。

    无数又恨又怕的目光中,却也有一些,激动的目光。

    一个女子,大着胆子,走一步路,都觉得自己紧张的仿佛要窒息。

    但是她仍然鼓起勇气朝喜儿走过去,在许多人诧异的注视下。

    一步步的,走到了饭馆的门口,大口呼吸着,带着恐惧和紧张的心情,望着偌大的客栈大厅里,唯一坐着的,红sè的身影。

    “我……我……”

    “呵呵呵呵……不怕的,慢慢说。”喜儿面含浅笑,望着这个异常有勇气的女子,她喜欢这样的人。她笑着,可是,并不让人觉得妖美,因为她从头到脚,都是血。

    那女子缓了片刻情绪,语气因为紧张而急促迅快的开口,说明了自己的目的。“我想加入灵鹫宫,我想变的跟前辈一样强,强的也能随便杀人,谁也欺负不了我!”

    …………………………………………………………

    今天的第三章,补本月第160张的月票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