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我为过去而仇恨一切的时候,在我假装成白痴在矿场被所有人耻笑当做白痴的时候,只有她,对我温柔。这种善良触动了我,是不是一种理由?”锤王呆的语气很平静,木然补充了句“很久了,三界开启前到现在,在你出现在矿场后的第三年零五个月又七天两个半时辰过一刻的时候开始至今。”

    风情笑了,本该哭,本该激愤怒骂的他,却笑了。“你记得真清楚……”

    “坦白说,我本来没有兴趣跟你当朋友,因为连认识,了解你的兴趣都没有,唯一的兴趣是,我们曾经都是矿场三景。但这种兴趣并不足以让我跟你成为朋友,我们成为朋友,是因为我知道她也爱你,她希望看到你好。如果你倒霉了,她会很伤心。我不希望她伤心,所以跟你当朋友,你想不到的,考虑不周到的,我替你想,我给你建议。这是我本来的目的,可惜,后来发现你的确是个好兄弟,我没有见过比你更可靠的人。另外挑个地方,一决生死,输的,永远消失。别在这里,也不必让她知道,我想,你对她的爱一定超过一切,也超过愤怒带来的冲动。”

    今天以前,风情做梦都想不到锤王呆会说出这样的话,做梦都想不到锤王呆可以如此为一个女人考虑。

    即使亲耳听到,风情仍然觉得难以置信。

    可是他不能不信,因为他现在并不是在做梦。

    “如果你还要问什么,我都会说。决斗的地点,时间,你定。”锤王呆神容麻木,全然没有平ri里那张飞扬跋扈,粗犷的模样。

    风情没有拔剑,也没有冲进去,而是关闭了传音入密,沉默的转身离开了。

    大理城,有一间寂寞酒馆。

    风情来的时候,酒馆里只有一个人,穿着银sè的披袍,静静的坐在角落的位置。风情只看了一眼,知道这是一个江湖高手,如今江湖中有数的高手,而且是个jing惕心很强,对周围环境充满不信任和戒备感的人,所以,即使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仍然会习惯xing的选择最角落的位置坐着,如此一来,酒馆里的情况尽收眼底。

    风情在最前面坐下,此刻他心茫然。

    他从来不是一个酒鬼,即使此时此刻,也没有想过借酒浇愁。

    他来寂寞酒馆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听一个故事,一个曾经跟风铃一起来听过很多次,但风铃总听不厌的故事。

    酒馆的老板是西门无钱。

    风情的脸上写着字,一眼,西门无钱就知道,这位客人大约经历过什么事情,因为来寂寞酒馆的人里,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了。

    “一坛酒?”

    “不,一小壶。”

    西门无钱没有多问,果然端来一小壶酒。这是一个很自制的人,西门无钱明白了,因为只有这种人才始终不会狂饮烂醉,酒醉在这种人的字典里仿佛根本就不存在。“听故事?”

    “不,今天我不想听故事,我只想知道,那个自己被寒冰冰封的人,是否一直在寒冰中沉睡,没有被寒冰冻死重生。”

    “没有。我每年都会去探望他。”西门无钱很肯定的回答,风情并没有觉得意外,很多江湖中人认为这是一个故事,还有些江湖中人觉得西门无钱太老套,说来说去永远都是同一个故事,但风情从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知道那不仅仅是一个故事。除非西门无钱是神经病,否则,他不会用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一年又一年的,给酒客讲述同一个故事。

    “谢谢。”风情把银子放在桌上。

    “朋友,遇到什么伤心事要行这一步?故事里的花儿不败是带着一个无法复生的爱在寒冰中寻求永恒,你呢?”西门无钱有些意外,风情的状态很糟糕,一个什么都不愿意说的人,意味着是一个习惯自己做决定的人,一旦做出决定,通常也不需要别人劝阻,甚至别人连知道的机会都没有,又何谈劝阻?那种寒冰中永恒的哀伤,西门无钱已经切身体会了很多年,在寒冰中沉睡的人是寻求到了自己的永恒,但关切挂念他们的人,却得到了永恒的哀伤,什么时候能够把寒冰里的人遗忘的时候,这种哀伤才能够结束。

    “不是伤心。”风情站了起来,没有谈论自己事情的意思,简单的四个字,让西门无钱已经明白了,世上最可怕的本来就不是伤心,伤心还有心可以伤。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心若死了,何来的伤心?

    西门无钱无话可说,只能目送风情走出门外。

    因为他明白,一个心死的人,的确只能够在寒冰中寻求永恒,否则也不过是个行尸走肉,那种无言的哀伤,他已经体会的太久,太久了……“通常,我会劝别人舍弃破碎的情,如果是我自己,也会这么做。”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风情驻足。

    因为他认出这把声音是谁的,于是,他回头。

    是坐在角落里的那条身影。

    是的,这本来就很可能是他。

    风情过去,在角落的桌上坐下。

    西门无钱松了口气,他想,一个愿意让这个客人坐下来说话的人,或许会有办法让他改变决定也不一定。

    “我一直在找你。锤王呆是我故意放走,也许现在看来像个笑话,但是,我并不后悔。或许杀死指间沙不足以弥补我的错,原本是要请罪的,但现在,大约你处罚也成了无谓。”

    “我知道你不可能是个为了追求自强而能够舍弃一切的人,如很多年前在矿场,你把风铃看的跟自强一样重要,事实上这已经说明,她对你而言比什么都重要,你的自强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拥有保护所爱的力量。所以,通常我会劝人舍弃破碎的情,但对你,是例外。你应该选择决斗。”披袍下抬起的脸,是一张风情熟悉的脸,是依韵。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刚。”

    “……还有必要?她爱的是锤王呆。”风情没有考虑决斗,否则,当时就已经定下战约。因为他觉得那已经没有意义,重要的不是锤王呆的存在,而是风铃的心,归属到了哪里。

    “那她为什么仍然跟你在一起。”依韵并不喜欢劝人,但对风情是个例外,因为他相信,风情如果选择就这么离开,绝对是一种错误,对风情自己是,对正义联盟也是。“你的剑不就是为了保护爱吗?既然你认为自己是最爱她的人,现在就应该用你的剑,把她赢回来。此外,你说放走锤王呆有负联盟,那么,就赢了这场决斗,正义联盟需要密宗灭亡。”

    风情的眸子里,亮起了一团光……明亮的,燃烧着希望的光。

    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只是觉得,既然风铃爱的是锤王呆,那就让她幸福,他即使争夺也没有意义,心不在了,即使抢回了人,她又何来的幸福快乐可言?

    依韵的话却让他改变了想法,是的,他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情,也忘却了自信。如果他相信,真正能够给风铃幸福的人是自己,为什么不把风铃赢回来?

    为什么锤王呆会选择决斗,而不是放弃?

    因为锤王呆早已经做了这种心里准备,而他,本来更应该具备这样的自信。

    “你当公证人?”

    “如果我去,锤王呆绝不敢跟你决斗。锤王呆不会希望跟你公平决斗,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准备,这场决斗你必败无疑。”依韵喝干了杯子里的酒,“这是你最后一场决斗。”

    “对,无论胜负,从此江湖再无风情。”倘若赢了,风情不会继续在江湖,江湖的疲惫他早已经感受深刻,但始终有太多理由让他狠不下心一走了之,如今,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倘若败了,江湖上更不会有风情,因为他会去寒冰中寻求自己的永恒宁静。

    “再见。”

    “等等。”风情从怀里取出一本秘籍。“我想把它送给铭儿,可惜的是,它不是武典。”

    “我记得,你跟她素不相识。”

    “是,但她一直是我最敬佩的人。永恒的唯情太难,曾经我希望修炼唯情,但是,没有成功,其实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因为看到太多,更知道时间岁月的无情。”风情看着依韵收下秘籍,再没有挽留的话,依韵走的不快不慢,当依韵走到酒馆门口的时候,听见背后的风情说了句“盟主的座椅,太宽了点。”

    盟主的座椅,太宽了点?

    这句话,不止一个人告诉依韵。

    但依韵不认为,那张座椅,不会换成窄一点的。

    依韵这些ri子,在思谋突破意境九阶段的问题,但至今没有找到办法。

    原本想去看看小琳,路过寂寞酒馆,喝酒却碰上风情。

    现在,他觉得去看小琳的事情可以晚一点了。

    依韵找到大理城里闻名的画师。

    七天后。

    西夏矿场。

    西夏矿场若干年来,一直都有许多出身西夏的挖矿技能师在这里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