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两败俱伤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两败俱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系统公告:武当圣地的圣主小剑将圣主之位传给紫衫。

    没有人能够接下,所以,以小剑的理xing,得出这种结果,自然不会徒劳的挣扎抵抗,他只有一个选择,在可能的情况下,同归于尽。

    爆炸的光华,席卷吞没了身处剑魔剑意力场范围内的所有正义联盟的超一流顶尖高手——以小剑的内力为根基,蓄意催动的同归于尽的自爆一击,其杀伤力之恐怖,自然不消多说。

    爆炸中,铭儿仅仅的抱住依韵,依韵无从挣扎,本来这么做的人应该是他,但可惜的是,抱住他的人不止一个,还有剑如颜,剑如颜的力量本就在他之上,他自然没有挣脱的可能。

    唯一值得庆幸的却是,容儿挡在了最前面,她没有片刻犹豫的在小剑催动独孤剑经的天魔解体的自爆绝招时就用身体和全力一击的拳劲作为最前面的屏障。

    尽管如此,容儿仍然被爆炸的光华吞没了……剑如颜和铭儿双双被震的吐血不止,无力的趴在依韵身上,但铭儿却笑着,看着身上外伤才刚刚愈合,内力仍然虚弱的依韵还有气息,还活着,是的,依韵活着,对她而言,那就够了。

    依韵躺在地上,看见剑如颜嘴里吐着血,什么都没说的正擦去血迹,取出丹药,仿佛她刚才的反应是那么的平常。

    是啊,曾经在追杀的过程中,他们彼此为对方阻挡很可能是致命一击的攻击,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

    只是这种平常,只有他们能够如此习以为常的,理所当然的看待。

    妖瞳以刀鞘支地,艰难的站了起来。“该死的天魔解体!”

    同时站起来的,还有同样在后面的乐儿和茗。

    茗的伤势最轻,因为她的内力凝聚度本来就仅仅比容儿略低,比在场的其它人都高,位置又在最后,自然伤的不重。曾经经历过剑大天魔解体的自爆的茗感受自然也特别深刻,但剑大的天魔解体的杀伤力跟小剑的比起来,差距实在太大了。一来小剑的功力本就更高,二来小剑的准备显然更充分,而且剑大的事情已经很多年前,这么多年后的今天,所有高手的武功级别都提升了很多,杀伤力自然也更强大可怕的多。“……”茗沉默无语的看着周围,她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否值得。

    容儿首当其冲,死在天魔解体之下。

    乐儿悲愤的紧紧咬着下唇,二话不说的展开轻功就走,她要去重生点接应容儿,还有被天魔解体波及,被就重伤内力虚弱而被炸死的残忍温柔。乐儿没有哭,也没有破口大骂。因为江湖本就如此,因为小剑本就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敌人,杀死小剑,本就毫无疑问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能够杀死他,已经是应该高兴的事情,无论流的是谁的血,都没有哭的理由,江湖从来不是软弱的眼泪主宰的世界,从来是,冷酷的鲜血。

    铭儿吃了剑如颜喂的伤药,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她,爬了起来,看了眼周围,什么都没有说。

    依韵也站了起来,他无话可说。铭儿总是如此,面对任何情景,仿佛都总能够平静坦然的接受。“休养一会?”

    “不了。去接应容儿和残忍温柔,喜儿都已经去了。我没事的,死不了就没事。”铭儿微微一笑,宝剑入鞘,旋身飘然去了……剑如颜站起来的时候,茗仍然在看着周围。

    一地的鲜血。

    原本正义联盟活下来的那么多超一流顶尖高手,如今,被天魔解体几乎吞噬殆尽。

    灵鹫宫最后的十个速度极端流高手反而逃过了一劫,因为天魔解体催动的时候,剑魔剑意的力量也消失了,那一刻,本在剑魔剑意力场边缘位置的她们足以凭借迅快的轻功速度优势逃脱天魔解体爆炸的范围。

    一品堂活下来的超一流高手,在场的,除了袁朝年和茗,一个不剩的全都被炸死。

    灵鹫宫那些本来活下来的超一流顶尖高手,同样死了个干净……除了金刚和龙剑这两个内力深厚惊人的重伤还有一口气外,正义联盟的那些核心超一流顶尖高手们,也没有走运的。

    这样的结果,当然让茗和袁朝年这种十分在乎一品堂那些高手的人,为之痛心,沉默。

    再一次,对他们而言是再一次经历一品堂的覆灭。

    但茗没有流泪,也没有说悲伤的话,而是沉默的,捡起小剑死亡后唯一留下的那把,天降神兵,东升华山捧起,捧奉到依韵面前。“庄主,不败传说的剑。”

    看着东升华山,依韵本以为不会有特别的感受,但是,却仍然想起,初入江湖的时候,在京城的房顶上,看了小剑是如何几天几夜,孤独自修的情景……那时候,正是因为小剑,依韵才明白高手为什么是高手,才深切的体会到,成为一个高手必须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必须舍弃与努力相违背的多少东西。一个什么都不舍得舍弃,又总想得到的人,从来会什么都得不到。因为得到一些东西,从来就必然要舍弃一些东西。什么都不失去,什么都想得到,从来只是痴人所梦的,美好的幻想。

    那就犹如,无数历史上许多被指责如何如何的伟人,其实正因为那些伟人有舍弃常人无法舍弃的人xing缺点,才能够强化追求建功立业的优点,才有机会成就那些伟业。所以,人最重要的本来就是知道自己,知道了自己,才能够知道追求的是什么,也就知道必须舍弃的是什么……

    而这一切,当年依韵是从小剑身上深切体会到的,成为高手,不是当时无数新人幻想的那样,从来不是。

    所以,他不可能如许多江湖中人那样,喝酒逛青楼,游玩享乐。也不可能如无数在爱情的甜蜜中的男人那样,怔怔发呆的思念女人,也无法一心一意的陪着女人做那些培养感情的事情,因为,为了追求武功的更强,所有的时间都必须为此舍弃。

    “回头把剑卖给白sè,我相信,一定能够卖个好价钱。”

    “这么好的剑,可惜了点。”袁朝年颇觉得可惜的叹息,但是,他很清楚,这把剑不比别的,因为是小剑的,紫衫不会允许这把剑落在任何人手里,除非依韵一直带在身上,否则,无论这把剑其它任何人手上,都等于是一把注定会引来杀身之祸的凶物。然而依韵把这么一把剑总带在身上,有了北落紫霄的他,这么带着除了有收藏意义外,再没有了别的价值。真不如换钱换资源,紫衫一定会答应。

    “庄主,我继续去追杀不存。”茗递上东升华山之后,当即请命,众人里,她的伤势最轻,还有较长继续战斗的能力,零儿和伤心断肠几个人追击不存等人已经去远,毕竟人少又有如是我闻坐镇,自然是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盟主,我也还能再战!”袁朝年紧跟着请命,他一直很欣赏茗的态度,为了联盟的事情,茗从来是竭尽全力,此刻仍然如此,而他同样是这样的人,此刻还有战斗力,当然就该担起重任。

    “撤退。大ri如来不会继续坐视,零儿想必多少已经有成果。”依韵稍稍调息,本就重伤受损的内力,此刻更微弱,但走运的是,还有一定的奔走能力。“以后联盟的事情,不必跟我说。”

    “庄主?”茗大惊失sè的望着转身要走的依韵。

    “照顾小龙女。我依韵说了,自然不会事到临头后悔。她赢了。我赢了武当联盟,输了正义联盟。”依韵看了眼昏迷不醒,浑身是血,但显然还有一口气的小龙女一眼,淡淡然交待罢,径自去了……杀小剑,不容易……三界开启前他出道晚,除了速度和胆识,别的属xing都在小剑之下。那时候能够战胜多少江湖高手,凭借的就是紫宵剑意弥补了这种差距,正因为如此,紫宵剑意一直是他武功最大的秘密,密不外传。几百年过去了,小剑的领先固然没有改变,但那种差距已经越来越小,小的不足以决定战斗胜负。如今的依韵在紫宵剑意的作用下,综合战斗属xing已经能够反超小剑,原本如同小剑比他略高一些一样,不足以决定胜负结果。但眼前面对小剑的独孤剑经时,却能够产生足够的意义。

    独孤剑经能够模拟对手的属xing,犹如万法全通意境的惊人作用。

    但这种被称之为万能的完美从来存在一个缺陷,依韵相信,如果小剑不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又或者是必须经历这个阶段才能进一步调整的独孤剑经的话,小剑未必会在这时候就选择独孤剑经。因为小剑很清楚这种看似万能的完美的缺陷,这种缺陷只有在紫衫那类初生属xing值完美的人身上才能够不复存在。

    小剑不是紫衫。

    当对手的综合属xing超越他的时候,独孤剑经的模拟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出现必然的,属xing残缺跟不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