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性情中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性情中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伴随着零儿冰冷的声音的叫响,特殊运功状态的作用下,声音仿佛是在天空响起,反复回荡……与之同时,小剑等人都感觉到空气骤然间变冷,那种急速的冰冷,仿佛下一刻就会把天地一切都冻结。

    化作重重白影的零儿的身影越来越多,片刻之间,仿佛周围大地,全都铺满了她的身影。

    无数寒霜般的长发,从地上,飘起半空,在半空中急速舞动了片刻,突然间,全部断开成一截截,紧接着,铺天盖地的从天空飞shè落下——零儿的声音仍然在半空回荡,指间沙凭借魔煞之气的作用,对这种声音产生的迷幻作用丝毫感觉不到,但除她和小剑之外的锤王呆,不存,血刃却觉得心神不稳,仿佛一个松懈就会被带入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环境之中。

    修为最低的心中雪则直接承受不足的坠入了茫茫雪原之中,除了极目眺望的一片白茫茫冰雪天地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她,则一个人孤独的卷缩在冰雪山峰上的空寂山洞里。

    她觉得很伤心,很难过……好像,这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

    曾经她记得有个很爱很爱的人,为了那个男人,她不顾一切,付出一切……本以为跟随他远走高飞的结果会是追寻到自己幸福快乐的未来,是一个坚实可靠的,永远在身边爱自己,保护自己的最重要的人。

    然而,现在身处在冰天雪地的环境里时,她孤身一人,她记得,那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已经离开她了,投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一个比她年轻,漂亮,更抚媚迷人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人怀抱,临走之前他说,他受够了这种孤独居住的无聊。

    孤独,曾经说过,拥有她就等于拥有全世界的人,觉得跟她在一起是孤独的了。

    心中雪在冰天雪地的冰冻中痛哭流涕,心,犹如破碎了一般疼痛,迟迟无法抑制……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为了那个男人,她舍弃了一切,绝了自己回头的路,如今茫茫天地之间,她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不如死吧……不如自杀吧……自杀不正是一种解脱吗?

    心中雪拔出剑,打上了肩头——突然,一阵轻柔的音律响起,她的心神一震,恍然回到现实……她不是在冰天雪地的孤独山峰的冰冻里面,她面前是双剑在手的指间沙,指间沙的面前是收持翠绿sè长箫的如是我闻,轻柔的音律,来自箫声。

    心中雪发现自己手里握着剑,正搭在肩头,倘若再晚一点点,毫无疑问她就会在幻境中,迷失了自己的横剑自刎。

    “当心些,这种幻术必须稳守心神,不断提醒自己别忘记真实。”指间沙不敢回头的提醒着心中雪,后者惭愧的应了声,而提醒的指间沙也知道,错不在心中雪,而在于心中雪跟零儿那差距太大的意境修为,白发魔女宫的魔音武功本来就不是谁都能够对抗,只看如不存的修为,也不是完全不受影响的紧张、冷汗徐徐的模样就知道,零儿的魔音很难应付!

    如是我闻吹着箫声,轻柔的声音确保了众人不受魔音的影响。

    他们在退走,但是,毫无疑问这没有意义。众人里,轻功出众的足以甩脱众多追击的人里,一个都没有,有逃走资本的,算来算去,也只有小剑,不存两个人而已。

    锤王呆落在最后,此刻奔走的他,脸上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

    因为他还有希望——“锤王呆,接剑——”风情追到了,最早奔过来的他,本就距离小剑等人最近。一声高喊,让原本盯着锤王呆的容儿眉头微皱。这样的话,在江湖中分明表示存在私仇,明摆着是要单挑决斗。除非同样有深仇大恨的,否则,即使要杀同样的人,别的江湖中人也会等到决斗有了结果之后再出手。

    锤王呆狰狞狂笑,挥舞着巨锤,运功狂笑挑衅大吼“来啊!我就是喜欢风铃!哈哈哈哈……”

    “别理他!”乐儿脸sè一沉。

    零儿却道“无所谓,正好容儿能一起先对付如是我闻。”

    “也罢。”容儿没有执意坚持,风情毕竟是正义联盟的一派掌门人,即使她们猜到风情要做什么,但时间也未必允许风情能够办到,事情如何处置,原本也只能交给依韵决定。

    “当心小剑!他的弑神决可能五十级了。”铭儿的提醒众人心里一惊,五十级的弑神决将意味着小剑如果必要,能够展现独孤剑经五十级的大幅度变化的强大力量,犹如当初在武当山上的剑大一样,那种力量,内力凝聚度方面虽然仍然是弑神决程度,但特殊的能力已经具备少数武典才有的,随意调整变化属xing值的作用。

    “那就先杀了他!”乐儿的话犹如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灵鹫宫过往的许许多多的苦难,都毫无疑问可以说跟白sè黄昏有分不开的直接关系。尽管其中许多事情是紫衫所为,但白sè黄昏不分彼此,这笔债,就算别人要分开算,小剑也会主动承担一切,自然也没有了分开算的必要。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接近……已经先一步开战的,确是风情和锤王呆,施展开天外飞仙剑的风情人和剑同时消失不见,虚空中不断的飞闪出一束束巨长的剑气,直取锤王呆——而锤王呆的巨锤在他那惊人的力量下舞出一大团光芒耀眼的气劲,一束束拖着长尾的巨长剑气落下的时候,一旦被那涌动的气劲扫中,顿时被震的溃散消弭无踪。

    狂笑的锤王呆一副极其自信,又仿佛愤怒于无从反击的被动处境,舞动的巨锤形成的气劲夹杂激荡的狂风气流,随着锤王呆不断的奔走冲突而不断移动,但无论他怎么乱冲乱挥舞巨锤四面横扫,始终都无法抓着消失了的风情,激荡的气劲飞shè坠落地上,炸的大地上处处都是深邃不见底的坑洞——如此片刻,风情突然现身在一处地方,仿佛天外飞仙招式施展完毕,需要调息的模样,与之同时,锤王呆狂笑着挥舞巨锤追赶过去——但还不等他赶到,风情的身影再一次消失不见……四十里外。

    锤王呆把巨锤往地上一丢,浑身热汗的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现身的风情,高兴的笑道“好兄弟!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刚才危机之中,胡言乱语,想想还是怕江湖中人的嘴传开出去后嫂子听了不高兴。”

    “你恐怕别人疑心,替我找个理由,风铃通情达理又怎么会介意?”风情长剑入鞘。

    他们当然不是真的有仇,风情主动找锤王呆单挑决斗的架势不过是为了救他脱离危险而已。

    “武当联盟如果逃不过此劫,你有什么打算?还跟着大ri如来吗?”风情不由替锤王呆担心,眼前的局面,看起来武当联盟的高手乃至小剑都根本没有突围而出的可能,双方力量的对比分明,当然是依韵经过充分估计的结果。如果武当联盟失去了小剑,虽然说武功恢复卷轴能够让小剑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但不败传说被杀,这种打击对于武当联盟而言是毁灭xing的,到时候必定有许多江湖中人唾弃武当联盟,投身正义联盟之中。

    江湖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因为一个人足够强,所以才崇拜追随信任。而最强,更是吸引无数人注意力的存在,倘若最强的人被打败了,不管因为什么理由,都会有许多人唾骂——垃圾,然后从心里把曾经认为的偶像抹除,再提起来的时候,十之七八也是不屑一顾的语气说‘不过是个被某某某打败的垃圾罢了,根本没有某某某厉害……’好似是自己打败的一样,绝大多数人崇拜强者,其实是一种通过崇拜强者把自己等同于强者的潜意识,仿佛他是强者的崇拜者,就等同于他拥有了强者的力量作为藐视一切的依仗。

    这就是现实,如果小剑今天不能活着离开,武当联盟基本上就等于完了。锤王呆的未来,自然值得堪忧。

    “风情兄弟你真会说笑,大ri如来掌我都学会了,当初加入了武当联盟,再跟着大ri如来又能有什么好处?要是武当联盟真的完蛋了,还得麻烦兄弟你帮帮忙当个介绍人,到时候我带着密宗加入正义联盟就是了。”锤王呆显然早就有过计较,这番话让风情放宽了心。“那好,就此别过。快走吧,正义联盟的高手会给我面子,但灵鹫宫的魔女不一定,万一腾开手脚,肯定会来追击。”

    “行!回头请你喝酒,再送嫂子份礼物!”锤王呆咧嘴一笑,扛着巨锤大步流星的去了。

    看着锤王呆远去的背影,风情叹了口气。他是xing情中人,联盟的大局不是不明白,但是,为了重要的人,仍然不得不为。在这么做之前风情就已经决定,事后会向依韵请罪。这是他认为,唯一,也必须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