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五章 传说之活

第一百零五章 传说之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可是,他们猜错了,正义传说两件事情都没有放弃,宁可死的是自己。

    为了爱,宁可死?

    为了自己的骄傲,为了正义联盟的骄傲,宁可死,也绝对不愿意让对手的盘算得逞?

    这样的骄傲,这样的爱,白影曾经也有,曾经她也有过幻想,为了爱,付出一切。但残酷的江湖让人觉得,只有实力才是真的,因为人心会变,爱也就会变。当付出一切,若干年后,爱走了的时候,才会恍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不懂真正应该珍惜的是什么,爱不好自己的人,失去了可变的心,可变的爱之后,就会什么都没有。那种说什么无悔曾经的话,白影早就觉得,是一种未曾经历的,无知的可笑;又或者是一种,直到失去仍然沉溺在错误的幻想之中不知道清醒的,痴人。

    正义传说竟然是这样的痴人,白影觉得很失望。

    正义传说不该是这样的,江湖上最快的剑啊……号称没有人能杀死的男人!

    雪,早就已经停了。

    但山野,大地上,还有很多的冰雪,才刚刚开始融化。

    从白雪停止意境能力的时候,雪也就停了。

    这一切的念头,不过是在白雪的剑刺进被冰封的依韵的身体后的瞬间所想。

    而这时,最晚出手的,白雪的剑还没有刺上被冰封的依韵的身体。

    其实这在其它几个人眼里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攻击,足以让正义传说死几次了。

    白雪没有这么多念头,当影子已久的她早已经习惯了任何高手的落幕,即使此刻面前落幕的是正义传说也没有让她有太多的心情。因为她本来就不喜欢,也不认同这个男人。几百年前她曾经是一品堂的高手,那时候曾经对正义传说满怀希冀,以为她找到了象征江湖江湖正义的最强男人。但后来发现,她错了。正义传说并不正义,他也根本不在乎声名。正义传说不过是江湖中最大的笑话而已,所以白雪退出了一品堂,后来又因为机遇巧合,得到了小剑的帮助,那时候,在江湖中经历了许多事情的她,已经明白,江湖中没有纯粹的正义,那只是一种天真美好的幻想。

    她欣赏小剑的为人,尽管小剑也不等于纯粹的正义,但在江湖中,却足以代表相对的正义。

    她成为小剑的影子,心甘情愿。

    她并不认同依韵,也不喜欢她,但也并不仇恨或者特别鄙夷。

    依韵的落幕,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大杀戮一剑得手的时候,人也愣住了。

    因为这时候她才终于看见了依韵的脸……她,杀了自己的恩人。

    江湖事快意恩仇的世界,这就是江湖的魅力。快意恩仇,有恩有仇。

    忘恩负义,有仇不报,都是可笑的。

    这就是大杀戮心里的江湖,也是记忆中的江湖。

    可是此刻,她却变成了一个,忘恩负义之徒——‘为什么,是你……’

    愣呆的大杀戮心里,只有这一个震惊的念头,如此yin差阳错……雁南飞突然看见,自己的身体里,刺出来许多柄,深紫sè的剑气!

    ‘这是什么……’雁南飞的心情,一时间,变的犹如一滩死水。他懵呆了……因为他明明能够想到这是什么,但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东西。这是正义传说那谜一样,能够杀人于无形的力量,从敌人身体里突然钻出来的深紫sè的剑气。可是,这不可能出现,正义传说被冰封了,还被他们杀死了啊!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反击?

    白雪的剑,还没有刺上被冰封的依韵的身体,她的身体里,突然被许多把深紫sè的剑气,贯穿了致命的穴道。‘……呵,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她没有惊讶,即使眼前的事情如此不可思议,但长年当影子的她,早就见惯了各种出人意料,不可思议的转折,早已经对任何不可思议的转折都习以为常了,即使是眼前如此不可思议的情形。

    大杀戮的身体里,同样钻出来了,许多把深紫sè的深紫sè剑气,但她的心情却很平静,不仅没有觉得痛苦,反而觉得,很高兴。因为她的愧疚,几乎消散殆尽了,那种错误得到赎罪的解脱,让她身心轻松。任务失败,远没有她自己变成忘恩负义之徒来的更重要。她的认知,是若干年前的江湖时代的,那个江湖时代里,每个人对于集体的理解和感受,跟如今的江湖本来就不一样。

    白影的身体里,也同时刺出来了许多把深紫sè的剑气。她的很吃惊,也很错愕,致命的伤害带来的痛楚,让她感受十分深刻,但不过是瞬间的事情。这个瞬间,她感到绝望,绝望的同时,又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满足的欣喜。

    因为她已经不再对江湖第一快剑失望了,因为她终于切身体会到江湖第一快剑的剑,也终于知道,错的是她自己。正义传说什么都没有放弃,而是在她们眼里看起来不可能的情况下,想要的,想保护的,不愿意失去的,全都办到了!

    没有人能杀死的男人……这才应该是江湖第一快剑的能力。这才应该是她,一直渴望拥有的实力!

    白影的意识,黑了过去,跟雁南飞,大杀戮,白雪,一样。

    大杀戮死了,寒冰也在瞬间消失。

    霸天的手掌仍然按在依韵的天灵盖上,他持续不断的输送着内力,瞳孔放大,脸上写满了不思议的惊讶!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致命要害被击中,别说是他的功力,就算是一个比他还弱很多的江湖一流高手的功力击中依韵的天灵盖这种致命要害,也绝对能够杀死他!

    依韵旋身,左掌,击在霸天惊诧的脸上——飘渺无痕碎星掌的力量,顷刻将霸天那张震惊,愤怒,又不甘的脸上击的不成头型——头骨尽碎,面容扭曲变形的霸天,应掌毙命气绝,抛飞了出去百多丈,轰然坠落在才刚开始融化的冰雪之中……看着这一切的红血山的高手们,难以置信。

    同样吃惊的,还有永岁飘零。他无法明白,依韵那是什么武功,竟然能够身中要害却只伤不死。这样的武功,在实用流的高手眼里,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制胜利器,当对手以为能够杀死自己的时候,却是自己只受伤而对手必死的时候!

    永岁飘零震惊,却并不急切的渴望得到。因为他很清醒的知道一件事情,不管这是什么样的武功,毫无疑问需要有足够高的内力或者内力凝聚度作为支撑。因为即使不死,毫无疑问也会被对方的内力重创,以他如今的内力程度,即使没有击中要害被攻击,也有太多能更够直接要他的命。

    这种武功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当然不算拥有真正的使用价值。

    “呵……难为你,专门安排几个用剑让依郎方便杀吗?呵……可怜的霸天,以为你给了他杀死依郎的机会,却不知道你给他的,是杀死霄红妃的机会,不管做得到做不到,他最后都得死。当影子还真可怜呢,这种成败都必死无疑的任务也没有拒绝的权利。”群芳妒当然始终都没有担心过依韵的情况,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白雪分队的人虽然都是高手,但如果无法攻击依韵的致命要害,合击的一剑虽然能够重伤依韵,却还不至于能够杀死依韵。

    可惜,刺中依韵要害这种事情,也许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天方夜谭。

    因为依韵在三界开启前就已经学过绝版的秘籍,移经换穴。

    当了欧阳锋义子的霸天本来也有机会学到,可惜的是,欧阳锋不是一个那么轻易对任何人完全信任的人,虽然当年穿了霸天蛤蟆功,却没有穿毒功和移经换穴,连当初欧阳无情也只比霸天多得到了毒功的传授,对于移经换穴,还是一无所知,真正学到欧阳锋所有本事的人,只有npc的欧阳克一个人而已,这就是欧阳锋的为人。如今欧阳锋已经死了很多年,移经换穴自然成为了不复存在的秘密。以依韵的内气运转速度,江湖上有可能让他来不及移经换穴就杀死他的人,实在没有几个。

    白雪分队的人当然不是其中之一。

    群芳妒仍然很赞叹,白雪的能力,以及大杀戮意境的能力。

    寒冰,消失。

    仍然身在半空的霄红妃身上的寒冰消失的时候,仍然带着依韵一推之力的惯xing,在朝后飘飞,直到被依韵闪身追上,一把抱住。

    她的目光,落在依韵身上的伤口。

    依韵的身体,三把长剑贯穿的,六处伤口还在流血,他的鼻子里,渗出了一些血迹,显然霸天的一掌虽然没能致命,但以霸天的内力,这一掌仍然让依韵受到了重伤,差一点就毙命了,移经换穴让天灵盖从致命要害变成了非致命要害,但头部受到攻击毕竟也很危险。

    “你赢了。”霄红妃轻轻的说着,红唇,轻轻在依韵的脸庞上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