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四章 传说之‘死’?

第一百零四章 传说之‘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一剑的结果是,让本就jing力衰竭的天意再一次催动了杀气之剑后,鼻子里,因为jing力的严重低弱而流出了鲜血。

    这一剑,失策了,全然变成了为别人做嫁衣。

    天意的瞳孔骤然放大,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错了。

    猜错了依韵,否则,永岁飘零已经死了。

    依韵没有使用那奇妙的,杀人之剑的力量。

    依韵拔剑了,这当然不可能是救他的剑,而是为了杀他而拔的剑!

    “师父——”天意的眸子里,流露出愤怒而不甘的凶光!他已经明白,依韵根本不会救他!

    尽管继续运转内功的结果必然是七孔流血而亡,此刻的天意却毫不犹豫的,拼尽最后的力量,意图运功震碎无字天书!

    如果死路一条无可改变,让别人得不到无字天书就是他最后的报复!

    就在依韵拔剑的同时,飘扬的大雪中,突然出现了大杀戮为首的,白雪分队的影子众。

    他们就出现在依韵周围,每一个人的兵器,都以最快的速度出手,全部刺向依韵怀里的——霄红妃!

    依韵的剑出鞘了,这就是紫衫的盘算,这一刻依韵能够选择救霄红妃,又或者是舍弃霄红妃攻击天意——追赶天意的紫衫,骤然催动剑魂绝技的能力,她的剑魂绝技仍然能够使用,因为她拥有三种剑魂绝技,其中一种是梦幻魂级剑魂绝技,那是一百零一级的剑魂力量所拥有的,特殊的剑魂绝技,超越了天意的剑魂绝技的级别,又那里会被天意的剑魂绝技所封印?

    武神之魂!

    刹那,朦胧的白光在紫衫身上绽放!

    依韵的剑,毫不犹豫的刺出同时,左手将怀里的霄红妃猛然推出——剑魂绝技,剑杀天地,出手!

    白sè的能量在天意身上骤然爆发——与之同时,一束深紫sè的细光,刹那间穿过天意的身体,连接了天与地——犹如是一道不知道从天而降,还是从地上飞起的,连接在天地之间的纤细紫光!

    与之同时,群芳妒的独傲红尘飞shè出手,眨眼,刺上了天意的后脑勺——与之同时,被推出去的霄红妃,身形旋飞着,飘摆的长发上凝结着晶莹的冰雪光芒,长发下,那张粘着雪花的脸上,那双眸子,正映着的景象,骤然被冰雪所阻挡——冰,大杀戮催动的意境力量,化成了寒冰。

    眨眼之间,把依韵和霄红妃同时冰封!

    依韵的剑魂绝技已经出手,而他和霄红妃,也同时被袭击的大杀戮的意境力量所冰封。

    雁南飞的剑,刺穿了依韵身体致命要害——他从开始,就一心要一剑杀两人,无论霄红妃有没有被依韵推出去,这一剑本来就会同时贯穿两个人,而且必然贯穿依韵身体的致命要害!

    霸天的掌正击落在依韵天灵盖,霸天从开始就没有把霄红妃放在心上,因为他最想杀的人依韵,遵循命令,根本就是他没有考虑过的事情,当凭借白雪的力量成功抵达依韵背后,而他却浑然不知的时候,霸天就已经决定了,出手的攻击,直接目标就是依韵,霄红妃?霸天懒得理会,这是天赐良机,霸天还没有出手就已经忍不住幻想,依韵在重生点被无数人欺凌,浑身是伤,痛苦哀嚎求饶着趴在他脚下的场景……几百年了,他终于能看到依韵从云端摔跌在地上的那一天了,几百年了……几百年了啊!

    ‘我霸天终于等到你变成蚯蚓的那一天了!依韵,我等着听你的忏悔和求饶!’

    白影的剑,正刺入依韵腰侧,她的目标本来是霄红妃,因为霄红妃被依韵推离了怀里,这一剑,就变成刺进了依韵的左腰——大杀戮的剑原本是刺向霄红妃的,这时候,穿过了寒冰,刺进了寒冰中,被冰封的,依韵的左侧腰,跟白影的剑,以毫厘之差,呈相反的方向,交错而过——白雪的剑出手最慢,因为她的意境能力很特别,在维持意境能力的时候,她的武功无法提聚,当意境能力停止运用的时候才能够刺出手里的剑,因此,她的剑,刺出的最慢——连接天地之的深紫sè的纤细光中,天意的天灵盖,以及咽喉,身体的经脉,瞬间被摧毁,七窍流血的面孔,定格在包围了全身的朦胧白光中,漆黑的独傲红尘,从天意的额头上贯穿飞出——深紫sè的光芒刹那出现,又刹那消逝,七窍流血的天意脸上,犹自定格着死亡前愤怒,不甘,恐惧,又绝对不相信的复杂神情。

    一团金光,突然闪现在天意头顶上,一只手,迅速挥动,眨眼将天意手上拿着的无字天书夺了过去——“阿弥陀佛,大家辛苦了,钱财身外物,和尚不要钱,这本书,和尚拿去研究研究。”来的人,是大ri如来,他嬉皮笑脸的飞上高空,把地面周围的情景尽收眼底,无字天书被他收入怀里,不等别人说上哪怕一个字,催动的大佛法中,他的身影,渐渐淡化,最后,消失不见……“哈……哈哈哈——”霸天一掌得手,脸上露出,兴奋的,疯狂的复仇快意!没有任何事情,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比此时此刻更让他兴奋激动,杀死了依韵!他终于杀死了依韵!那个高傲,目中无人的可恶家伙,一直在江湖中当他的绊脚石,一直是他江湖路的最大阻碍,一个让他始终不能称霸江湖的混蛋!死了,终于死在他魔君霸天的掌下了!‘你不是看不起我魔君霸天的魔yu经吗?哈哈哈——现在怎么样!怎么样?你还不是死在我魔君霸天的掌下了!我魔君霸天的路才是正道,你的算什么?没完没了的傻自修!连女人都不敢睡,修炼的武功又怎么样啊?还不是被我魔君霸天一掌杀死了!还不是死了!哈哈哈哈……’

    雁南飞的剑刺进了依韵的身体,直到真正刺进去的时候,他才敢相信,他终于杀了依韵!

    当初天庭比武大会一路跟众多人以及西天极乐佛门npc追杀依韵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那时候,他们曾经费了多少周折,辛苦奔波了多远的路程,最终,却没有能够成功杀死依韵。

    反而被依韵的假死所欺骗,这么多年了,正义联盟死伤无数一品堂的高手,替身娃娃已经没有获取途径很多很多年了,如今的正义联盟不可能还有替身娃娃储备,此刻的依韵,还能够不死?

    不可能,必死无疑!

    这一刻,雁南飞前所未有的激动,那种心情,无法描述……曾经,杀死正义传说扬名江湖,你是他的梦啊!

    如今,真的杀死正义传说了,可是,他的惊喜之中,却包含着浓浓的悲哀,为自己的悲哀。他杀死了正义传说,却是以刺客的手段和方式,是众人围攻的结果。而且,没有荣誉,没有掌声和声名,有的,只是作为影子的代号。杀死依韵的是他,也不是他,江湖中人只会说,是白sè黄昏的影子杀死了正义传说,一切的荣誉和掌声都属于白sè黄昏,而不会属于作为影子的他们。江湖中人不会关心他们是谁,也难以知道他们是谁,江湖中人只会觉得,连白sè黄昏的影子都能杀死依韵,正义传说不过如此,比白sè黄昏的本事差远了,能杀死正义传说的人都还是白sè黄昏的手下呢!

    白影的这一剑,得手了。

    但她心里,却觉得一阵失落,一阵遗憾,一阵可惜。

    那种对崇拜敬畏的高手落幕的复杂心情,江湖第一快剑,是多少江湖中人追求快剑的高手都共同崇拜,向往和追逐的强大男人啊……他的一切,都象征着江湖中多少人的梦想?白影对江湖第一快剑当然也有梦想,许多,曾经还有许多不切实际,又荒唐滑稽,绝对不好意思对别人说的幻想。那些幻想不能说,但其实,是可以原谅的幼稚和荒唐,哪一个女子又没有过这样的幻想呢?就如同许多男人对许多女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一样,象征的不过是曾经的天真美好的时代而已。

    白影心情复杂,没有任何得手的快意,更没有杀死江湖第一快剑的成就感。因为,她一直多么渴望有机会亲身体会和见识到江湖第一快剑的快!

    正义传说还会不会重头再来?即使会,即使有武功恢复卷轴,在白影心里,正义传说也不再是曾经的正义传说之剑了。

    那个正义传说,是杀人而始终不会被杀的江湖第一快剑,江湖第一轻功……这些,本来就是让白影走上速度极端流路线的原因,永远没有人能杀死,却能够杀死任何敌人。那种梦幻一般的强大,何等的吸引白影追逐?

    白影很失望,却又不由自主的觉得,很感动。人,就是这么复杂。失望于正义传说不死的传说,失望正义传说不如想像的那么冷酷,那么可怕;却又感动于他最后既没有放弃击杀天意,也没有放弃拯救怀里心爱的女人的举动。谁都以为,他或者会放弃杀死天意,或者会放弃拯救怀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