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九章 深紫色中的挣扎

第九十九章 深紫色中的挣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漫天飞坠落下的深紫sè的杀气之剑在接触到乐儿的时候,刹那之间,大片的全都偏飞了远去!

    旋动中的乐儿发挥敏捷极端流第一人的惊人本领,旋动中十指轻松撩拨,就必然有许多的杀气之剑倒飞,偏飞,撞上了别的杀气之剑,一头变长了的,内力灌注之下变成深红sè的头发根根犹如钢铁细丝,舞动甩打中,全凭巧妙的力量拨动,轻松将那些飞shè过来的杀气之剑全挑拨的改变了方位——一时间,别说灵鹫宫的超一流高手们看的叹为观止,纵然是此刻还在为自身xing命担忧的别的正义联盟的超一流高手的视线余光看见了,也无不震撼!

    纵然乐儿表现的能力惊人的强大,但是,她的内力毕竟有耗尽的时候,哪怕这种抵抗杀气之剑的防御方式十分节省内力,但是,当百万数的杀气之剑纷纷被拨打开的时候,乐儿的内力终于还是接近耗尽,再也无法支撑。

    乐儿一跃后退,落下的同时,调息完毕的容儿又一拳击出!

    漫天,大片深紫sè的杀气剑气,眨眼间被容儿的全力一击击的纷纷溃散,变成了一阵阵,深紫sè的光雾……这一拳惊人的力量,让无数高手叹为观止。

    江湖第一内力高手的拳力,恐怖如斯!

    “好!”许多灵鹫宫高手们看着大片天空眨眼间变的干净,不由振奋放松的高呼喝彩!

    但喝彩声还没有结束,被容儿一拳轰击干净的真空地带,眨眼又被层层叠叠,数量仿佛无穷无尽的深紫sè杀气之剑填充……乐儿,铭儿的内力都已经耗尽,容儿已经出击两拳,此刻正在调息回气之中。

    而天意催动飞shè过来的深紫sè剑气,仍然没有被消灭干净。

    接下来,能怎么样?

    月儿苦笑道“惨啦,自求多福吧!”

    是的,每个人都只能够自求多福,谁能够照应谁,谁能够自救,根本无从预料……“带铭儿走!”容儿一声低喝,极力回气的同时,运转内劲,用上稍稍能够提聚的拳头,做着全力迎击自救的准备。

    零儿带不走所有人,甚至带不走多的人,勉强,不过一个而已。再多,她那神妙的身法就会无法支撑。

    乐儿稍稍有自保之力,身边还有一个会全力以赴保护救助她的残忍温柔,月儿武功最低,但毕竟没有消耗什么,最该被带走的,当然是铭儿。

    “等着。”零儿没有二话,身形刹那间化身出许多分身幻影,一把抄起内力几乎耗尽的铭儿,迅速远去……许许多多飞坠落下的深紫sè杀气之剑,落在人群空隙之间,cāo纵如此数量众多的剑气,天意自然不可能能够cāo纵剑气jing准的针对目标,凭借的就是足够多的数量,犹如海浪一般把所有目标整体吞没,那些落在人群之间的剑气,同时也穿过了零儿越来越多,铺满了大片大地上的,疾奔中的许多分身幻影,但所有的深紫sè剑气,都只能够穿过虚影,什么都打不着,更勿论能够击伤零儿。

    不过片刻,零儿就已经把铭儿带到空旷处。

    天意的目标很明确,是意识范围内的所有江湖中人,但是,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道防线追赶过来的那些江湖中人自然是被杀气剑气攻击的主要目标,大片的天空铺满了深紫sè的杀气之剑;但在天意三面的,本就是数量没有太多的超一流顶尖高手,天意对这些目标攻击的杀气之剑数量更多,但攻击的范围却并不大,对于更广阔的空地上,自然从开始就没有浪费剑气飞shè过去攻击的打算。

    零儿根本不需要奔走太远,就把铭儿送到了从开始就不属于天意攻击的安全地带。“小心些。”

    说话间,零儿的身形化成一串白影,拖着白sè的、残影重叠形成的光尾,直奔赶回移动中各施手段,权力抵抗着深紫sè杀气剑气的灵鹫宫众多高手聚集的地方。

    一个来回,不过三里地的距离而已。

    但零儿回来的时候,发现根本已经不需要她再救助灵鹫宫的任何人了……数百个速度极端流高手的灵鹫宫高手,只剩十个人,满脸都是热汗的,衣衫,头发都被剑气割裂的不成体统的,站在那里,目光哀伤的看着别的那些,曾经一起熬过艰难的苦修,成就了速度极端流之路的姐妹们……乐儿屈腿,坐在地上,神情冷漠的怔怔不发一言。

    容儿的身上,多处穴道裂开,正在运功止血,那分明是强行催动内力,导致经脉受损形成的自伤。

    残忍温柔的左臂不见了,左腿也不见了,应该刚吃过伤药,静静的靠躺在乐儿怀里,她的能量波动很微弱,显然,跟死亡也只有一线之遥。

    月儿不见了。

    零儿却没有开口询问月儿去了哪里,因为,地上那分明是月儿衣服的一片片碎屑,足以说明一切。

    更因为,此时此刻去关心任何一个人,都是无谓的,也是偏袒的。

    因为,原本许多的灵鹫宫高手,此刻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除此之外的人,全都变成了难以辨别尸首的,残破的碎骨,血肉,以及,覆满了一片地上的血水……“月儿死了……”霄红妃的脸上,滑落两行清泪。

    三界开启前的战斗中,月儿被天盟暗算杀死。

    这么多年后的今天,还是月儿成为魔女中第一个死亡的人。

    这不意外,因为月儿就是这样的人,指望她为了武功不计一切的努力,那是痴人说梦。

    她的武功,一直跟别的魔女不再一个层次,即使意境修为并不低多少,即使武功级别不差多少……但她的战斗力,就是差了一层。因为她用心本没有别人多。

    “我说过,灵鹫宫魔女会第一个得到武功恢复卷轴。”依韵没有别的安慰的话,这样的结果,没有什么值得惊讶,在天意的杀气之剑的杀伤下,不管是谁死亡,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活下来的人未必全凭武功实力,死了的人,也未必都是弱者。

    死亡,重生,重生,死亡,本是江湖中最寻常不过的事情。

    而眼前的伤亡虽然在意料之外,却又显然是无可回避的必然。天意的杀气之剑具备那种远距离杀伤的力量,那就注定,天意会把杀气之剑留给众多,最终阻挡他,又最缠人的江湖高手们。天意的杀气之剑倘若不耗尽,又如何能够杀死他?

    天罗地网本就是消耗的战斗,任何会导致无法杀死天意的因素,都是必须设法消耗掉的必然。

    “是我,没能保护她们……”霄红妃的泪水,犹如断了线一般,久久,没有停止。

    依韵只是沉默的听着,沉默的注视着南方,那个,天意早晚会过来的方向。

    “堂主快退!”一品堂的高手们,非冲上去,竭尽全力的挥剑,出手,用身体,用所有能够施展的剑气,竭尽全力的抵挡那漫天飞shè过来的深紫sè的杀气之剑。

    袁朝年没有选择,根本没有选择,人就已经被所属的一品堂高手挤到后面,这样的情景,让他不由体会到曾经为仙界领兵经历许多战场厮杀的情况,那就是战斗的生死一体的感情,为了救人,有时候为了救一个人,可以有许许多多的人,用身体抵挡致命的攻击。但那些,都是npc,而且那些天兵天将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感情,主要是因为几率。军队所必然不能够丧失的,严格至冷酷无情的纪律。但此刻,一品堂的高手们没有这种纪律的束缚,不救他,一品堂的高手们也不会因此被处死。

    仅仅是因为,感情而已。

    袁朝年催动战场剑意,这是他在不断被人往后挤,不断看着一品堂的高手挡在他前面,抵挡漫天坠落的深紫sè杀气之剑的形势下唯一能够,也必须应该做的事情。他的喉头,有些哽咽。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离开了战场之后,仍然还希望走进江湖。因为江湖中的人,才是同类,因为江湖中,有热血,有义气,有感情。这样的生与死之间绽放的光华,比npc们的战场,更摧残,更让人无法自拔,更让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却又心甘情愿的继续陷的更深!

    袁朝年如此,茗同样如此。有更多的一品堂高手们,不顾一切的把茗往后挤,甚至情急的数人一起把她往后推,每个人都争相恐后,唯恐满了片刻就来不久保护茗一样的,飞冲到她面前,用剑,用身体,用所有的力量去迎接和承受那漫天坠落的深紫sè杀气之剑的攻击……“让开!让开——我挡!”茗一次次的呼喊下令,但没有用,没有人听令的退开。

    “堂主,兄弟们第一次不能听你的命令了……”

    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一品堂高手们,一群又一群的他们,在数量多的无法承载的杀气之剑的攻击下,内力耗尽的,被杀气之剑shè入身体,身体,在过大超过负荷的能量冲击下,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