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章 心杀术,剑王山

第七十章 心杀术,剑王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山上山下,零零星星的,难得碰到几个人。※※

    剑王山的弟子本来就不是人人穿佛衣,天意的江湖任务发布后,更没有几个人还愿意穿佛衣了,都恐怕无意中碰到天意,佛衣让自己更容易吸引天意的目光。何况如今的西天极乐已经衰败,佛衣不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荣耀了。

    尽管事实上穿不穿佛衣遇到天意的结果其实都一样,但能够跟危险撇清一些,撇远一些,还是有太多人愿意这么干。

    花语带着头纱。

    一路上山,即使碰到零星几个剑王山的弟子,也没有引起疑心。时不时都会有江湖中新人来加入剑王山,其中当然也不乏有女子,男人喜欢更强的人,许多女人也一样。剑王毫无疑问是当今江湖中声名赫赫,被称之为最低调又最强的剑道高手,犹如他的名字一样,剑王,剑中之王。如花语这种打扮的江湖女子本来就有太多,或许是东施效颦,又或许实在是美丽的太容易吸引目光,所以不愿意把脸露出来。但剑王山是以剑为重的,虽然并没有多少人真的能够做到,但在门派驻地里,无论是嘴上,还是众人聊天言语里,都再这么说。

    以剑为重。

    花语出现虽然引起一些弟子的关注和遐想,但没有引起什么骚动,更没有人上前来搭讪。

    因为,剑王山弟子,以剑为重。

    这对于许多人而言,当然只是嘴上说说,或者是心血来潮的时候才会真的这么做。

    虽然没有人搭讪,那些见到花语的弟子却都绕路上山顶大殿,等着在花语拜师领取门派兵器和服饰的时候看看她的真容,倘若真是个美丽的女子。剑王山上当然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而且这道风景,他们每一个人都存在独自拥有的机会。最不济,也能一睹为快。

    “请问,掌门人身居何处?”话语在山顶大殿找了个npc,轻柔的语气让那个打杂的年轻npc不由自主的为之心神一荡。“拜师去找秦长老就行了,姑娘。”

    “我来,我想一睹剑王风采。”

    那npc搔头弄耳,颇有些局促不安。“每个人来都想见掌门人。不过,不过拜师是找秦长老,最多是见到夫人,但夫人现在不在,去西天极乐了啊。”

    “远远的看一眼。也不行么?”这样的软语,直把那年轻不经事的npc听的从头到脚都酥软了,于是他终于松口。“后花园,掌门人没事一直在那,我刚在后花园扫完落叶还看见掌门人在静思呢。姑娘别靠的太近,要不掌门人会察觉的。”

    “小哥人真好,我可记得你了。”花语轻轻一笑。留下一阵余香,飘然去了。那npc犹自失魂落魄的怔怔呆立了半晌,才想起背着的一箩筐落叶还没有去倒掉……

    剑王山后殿,偌大的花园中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但对于意境高手而言,却并不难。

    花语的运气很好,走进花园没多远,就已经捕捉到剑王的能量波动。那种澎湃的力量波动,毫无疑问是剑王。因为剑王山上没有第二个人拥有如此高深的内力修为。

    剑王端坐在假湖旁边的凉亭里,一个人,静静的抱剑而立,落寞的脸上,那双眸子闭着,似乎是在凝神领悟着什么武功。

    剑王山上本有西天极乐剑佛曾经赠予的西天剑典,倘若说剑王是在领悟剑典,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花语来的时候,剑王仍然双目微闭,似乎对于花语的到来,丝毫不在意。

    花语微笑走进凉亭,看着桌上的酒,笑了。

    那不是什么好酒,或许对于江湖中的新人而言,两千两一坛,已经是最昂贵的酒。但江湖中的有钱人不喝这种酒,喝的是酒柜坊产量有限,价钱几万至几十万两一坛的酒。几十万两的酒剑王或许喝不起,但几万两的,一个人喝不算太奢侈。毕竟是一个大派的掌门人,但剑王却喝这种市面上量产的,酒楼里所谓最好的酒。

    “剑王威名江湖,可惜贵夫人却不太懂得享用生活,这样的酒实在上不得剑王的桌面。”花语笑的是剑王的夫人惜若,惜若的资料花语自然清楚,也是一个拜在隐姓埋名隐士座下修练武功,对江湖一无所知就闯入江湖的人。但出道江湖后一直依靠剑王的声名位居高位,可惜却没有多少像样的朋友,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都没有长进。对于江湖中更多的天地层次的事情,显然依旧一无所知,位居掌门人夫人之位,见识和对江湖的了解却是那些始终的底层打滚的江湖中人的水平。

    剑王不会是对江湖了解的人,从很多方面来说,剑王对江湖的了解也是这种层次。但剑王是性情释然,沉浸于剑道,江湖皆知,但正因为如此,惜若就应该弥补这些。犹如很多年前的依韵,依韵对商道精通,本身知道很多事情,但也同样是个不懂得享受生活,不懂得花费金钱换取不一样享受的人。多年前,指间沙虽然做的不算太好,但总也不至于如惜若这般无知,因为指间沙身边的许多人,都是了解和听说过这些的人。这就是朋友圈子的力量,后来的铭记不提,真正把依韵的生活安排到一个符合依韵身家和地位的女人,是紫衫。

    惜若当然比不了紫衫的眼界和渊博的见识,也比不了指间沙当初在江湖中的朋友圈子。因此惜若的表现,别说在花语看来,即使在一个大商贾的女人眼里看来,都充斥着可笑的味道。那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还在城里新手切磋的地方以取胜为满足;一个江湖富豪还因为能每天喝着一两银子的酒而满足。

    这原本是一个很好的开头,无论剑王是为了捍卫自己妻子的尊严,又或者是疑惑一个陌生的女人为什么说出这种话,都应该有所反应。但可惜的是,剑王没有搭理花语这句精心设计的开头。

    花语没有挫败感,因为即使剑王没有理会,她也确定了一个信息,剑王的确如江湖传闻的那样,只对武功剑道感兴趣。

    “剑王如此专注,想必是在领悟西天剑典。”

    剑王睁开了眼睛,缓缓转身,犀利的目光,带着几分高高在上,找不到对手的失落。“呜呼哀哉,利刃空挂!江湖,如此寂寞。剑佛境界虽高,值得钦佩。但其剑道已入邪道,其实也不过如此。想以我剑王剑道,辗转江湖几百年而不能寻得一个值得出剑的对手,又如何会在乎剑佛的剑道?剑佛剑道,虽比之正义传说高明有余,却也不多。我剑王之剑道,江湖前后几千年内,也没有能够相较者。”

    花语笑了,笑的很高兴,因为剑王的确跟传闻中一样,这样的人,简直是心杀术最容易收拾的目标,没有之一。一个总用虚构的幻想代替现实的人,本身就是那种逃避现实,渴望能够活在幻想之中的人,这样的人,心杀术轻易的影响就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坠入自己虚构的幻想世界之中,甚至永远都没有再走出来的可能,甚至花语都没有拯救这种人的可能。花语不得不感叹,江湖中没有人知道剑王修炼的是什么意境,这意味着,必然是一种特殊的意境。但这不值得感叹,值得让花语感叹的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够有如此出众的意境修为,那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奇迹。

    剑王打量了花语几眼,叹了口气。“呜呼哀哉!利刃空挂!姑娘修为不俗,但如果想来挑战我的剑,还是快快回去吧,你不是我一剑之敌,不过自取其辱而已。江湖之大,多少男儿尚且不配让我拔剑,何况你一个小女子?”

    花语笑的更开心了……

    如果是很多年前,心杀术未成之前。花语一定会拔剑杀了他,然后告诉他,什么是剑道,虽然那跟杀死一个白痴没有什么区别,但偶尔杀一个白痴,花语并不介意。

    但如今,花语已经没有兴趣拔剑。

    因为拔剑,已经成为不得已的次选。

    那就如同,她本是一个剑客,有一天突然领悟创造了更高明的武功。当她在遇到必须跟别人分胜负的时候,吃饱了撑的才会继续用剑而不用更强大的武功。

    她的武功就如同过去剑客的身份,而她的心杀术,才是她更强大的武功。

    “当然,我又怎么敢挑战剑王?剑王的威名江湖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剑惊走正义传说,三年前又一剑同时击败神话传说和不败传说,紧接着又斩杀杀戮传说,活活吓死了正义传说。当时的情形,多少江湖中人都在场目睹了的,而我,正是其中之一。如此高深寂寞的剑道力量,江湖为之震撼,大日如来为之拜服,三界剑神独孤求败都曾经亲自点评,认为剑王的剑道已经胜过了他自己的武功,决议从此改过自新,以剑王的剑道为未来修炼的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