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一章 各有各的任务

第六十一章 各有各的任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妖瞳隐约有些明白,三界开启前,依韵让花语失败了一次,但那时候的花语的心杀术还没有真正的成型,根本还不是意境。但如今,花语已经无法失败第二次。这,应该才是花语至今为止没有尝试对她使用心杀术的根本原因,因为没有绝对的把握。这就说明,花语绝对不会对没有把握的人施展心杀术,因为她不能失败。心杀术在不断的发展前进,在朝着更精深,更完善的方向进化。在没有进化到花语理想的完美程度时,花语的心杀术就仍然存在不可弥补的缺陷??。

    花语不会愚蠢的对一个没有把握的人施展心杀术,那么,要对付花语的心杀术,唯一的办法是找一个,看起来绝对不可能抵抗花语的人。

    剑王,毫无疑问是一个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能够抵抗心杀术的人。

    妖瞳完全找不到剑王能够抵抗心杀术的理由。

    但显然,剑王就是霄红妃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叫花语过来。”依韵显然已经认可了霄红妃的判断,没有探问和继续深究的兴趣,而是直接作出了决断。

    “如果花语直接用剑杀死剑王?”妖瞳皱着眉头,以花语的武功,对付剑王甚至没有必须使用心杀术的理由。

    花语来的很快。

    静静的,犹如一朵没有风的天气里,清晨带着露珠的花朵。

    她总是给人这样的气质感受。

    “花语拜见盟主。”

    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然点头,也没有让花语落座,单刀直入的直入主题。“杀了剑王,而且我不希望剑王变成小剑的影子。”

    “是。”花语没有多余的话说,尽管她心里,刹那间闪过许多念头和猜测。剑王山有除的必要,也有不理会的必要,是除去还是不理会。其实完全取决于依韵的心意而已。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任务,也可能是一个潜藏深层用意的特别任务。但剑王太弱了,弱的让花语根本不认为他有值得在意的地方。“盟主希望花语什么时候动身,是独自执行任务,还是带些人?”

    “只许成功。带多少人,你定。”依韵缓缓闭上眼睛,面无表情的淡淡然道“下去。”

    “是。”花语没有再多的话,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女娲圣地外。

    花语骑在马上,独自一个人,穿着粉红色披袍。在山脚下,等待着花开花落。

    没多久,花开花落就来了。

    也是一个人,穿着身漆黑的披袍。

    “师父!”

    “说。”

    “指间沙说师父要想解除阴阳交合印,就必须答应为她救一个中了心杀术反噬的人。”花开花落愤愤不平,但无可奈何,指间沙不是小剑的影子,而花语如今严格来说,是天盟的朋友。却不是天盟的人。正因为如此,指间沙有袖手旁观的理由,小剑也没有要求指间沙必须帮助花语的道理。以条件作为交易,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她要救雪舞天下?”

    “应该是。”花开花落想起雪舞天下。就觉得不屑一顾,曾经以为雪舞天下十分出众,她跟花语一样对雪舞天下曾经寄予厚望,却没想到。第一个因为心杀术失败而遭遇反噬的,竟然就是她。而她,败给的还是当时许多师妹们的目标里。武功不算很高的永岁飘零。雪舞天下的心杀术失败了,那就注定会成为背叛者,因为这就是心杀术失败的后果。对于一个背叛者,花开花落当然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之心,有的只是,鄙夷。“真没想到雪舞天下倒会灌**汤,看来当初沾着指间沙就是指望能tongguo她救自己,可惜,指间沙对师父的心杀术莫可奈何,怕是指望错了。”

    “我不会跟指间沙做交易,没有她施救,我未必撑不下去。本门规矩不能破,今天破了,明天何以服众?”花语二话不说,驾马就走。

    花开花落原本也相信花语必然会拒绝,这时候骑马追着花语。“师父,你说正义传说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让师父去对付剑王那种蠢货?”

    “调查了吗?”

    “调查qīngchu了。剑王跟过去一样,不值一提;他的妻子惜若的武功有两下子,但是,最多也就是超一流高手中的底层,意境修为也有限的很。根本不可能对抗师父的心杀术,就算师父用武功,也能一剑穿两心。师父,要不要跟小剑商量商量?他或许能猜到正义传说有什么盘算。”

    “小事,没有必要麻烦小剑。”

    花开花落就不再提这个话头了,倘若事事都需要小剑的意见,那也未免太无能了些。所以她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对花语的关心而已,事实上并没有认为有这种必要,也不认为花语真会这么做。

    “那我陪师父走一趟。”

    “你忙你的,别耽误了小剑的事。”

    花开花落一肚子不快的抱怨道“师父你就给弟子指条明路吧!弟子真不像继续侍候那个垃圾百晓生了,他都没什么价值了,天机派都灭亡了。看着他那副模样我就恶心,就会发情。”曾经成功用心杀术控制了百晓生的时候,花开花落很得意,一个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竟然在她的心杀术面前变成发情的公狗。那种成就感和滋味,曾经一度让她非常得意。但时间长了,这种得意变成了不以为然,最后变成了厌烦。因为百晓生早就已经被江湖遗忘,如今的百晓生就是个垃圾,一堆烂泥,这样的人,自然无法继续带给她哪怕一点点的成就感。

    可是,如今的百晓生尽管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但小剑有承诺,承诺的期限没有到达前,就算百晓生没有价值了,花开花路仍然要受命满足百晓生。这样的情况,花开花落实在是厌倦透,烦透了。

    “也就三五年的事情。”

    “师父。你就救救弟子嘛!弟子想做别的大事,不想因为百晓生被捆绑,隔三差五的要陪他,弟子哪里能做的别大事?师父你看,现在的江湖形势,天盟正是用人之际。弟子如果能够把握机会多立功劳,就能够早一天得到自由之身,到时候弟子陪着师父,为师父尽心尽力,争取早一点解决正义传说。完成师父的夙愿!”

    花语心知肚明,这么多年了,花开花落的心杀术已经成功的俘获了太多江湖高手,如今的她,渴望快点挣脱束缚,小剑的影子是束缚,她这个师父也是束缚。挣脱小剑影子这重身份的束缚需要用足够多的功劳交换漫长的时间,挣脱花语,必须解决正义传说依韵的事情。如今的花开花落。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她渴望用自己的翅膀,自由自在的为自己在江湖中遨游,成就自己的声名和光辉。

    “也罢,就给你指一条明路。”

    花开花落高兴不已。如果不是在马上,立即就磕头下跪了。“多谢师父!”

    “小剑跟百晓生定的约定是中,要求百晓生不得离开天盟,也就是如今的东天极乐范围内。你只要带百晓生离开了。违约的就是百晓生。自然没有继续陪伴他的必要。”花语轻轻说出简单的办法,不由让花开花落眼前一亮。“但如果小剑知道了?”

    “约定就是约定,即使百晓生自己回去找小剑。过去的约定也已经被百晓生自己解除。哪怕情有可原,小剑会不追究他违约的责任。也只能定新的约定,而不会延续旧的约定。以百晓生现在的价值,已经不会让小剑让你这个有用之才被他束缚。这就是小剑的个性,明白这一点,你的烦恼就很容易解除。”

    “多谢师父!”花开花落高兴的再次抱拳作礼,道谢之后,调马而去……

    花语独自一人,赶往剑王山。

    对付剑王?

    到底有什么深意,花语捉摸不透,但有一点,倘若依韵以为剑王能够对付她的心杀术,那就太可笑了。无论是什么修为,剑王都根本不配跟她相比并论!

    “副盟主,没想到你这么温柔,联盟里那么多的大事你都不管,陪了我好几天,会耽误联盟的大事吗?”小桥悠悠望着身边那张过去看着,并不觉得好看,只觉得人前很有威严,人后十分和爱好相处的胖脸,心里头,充满了感激。很多人都在说她的是非,说她是为了攀上依韵故意隐瞒天意不是依韵的消息。过去曾经很多同情她的人,现在似乎都忘了她是个受害者。她很孤独,除了最好的朋友,没有倾诉的对象,甚至不少好朋友都突然神秘兮兮的问她,是不是真的本来就知道。

    听见那样的话,小桥悠悠的心,被刺伤的更痛。连许多好朋友都这么猜测?

    这样的时候,伤心断肠却来看望她,很真诚的开解她,告诉她,人都喜欢人云亦云,大家都那么说的时候,就算是朋友也难免会被误导,其实跟过去依韵被误解的情况差不多,劝她别钻进牛角尖,别因此无法原谅朋友,应该换一个角度,理解朋友们被人言影响的心情之类的道理。听着那些道理,渐渐的,小桥悠悠真的不再介怀朋友们也猜测她的事情了,因为她觉得,盟主所以那么大度,一定也是能够谅解大家伙被人云亦云影响的理由。

    “我这人就这样,虽然长的胖,但是很温柔。”伤心断肠呵呵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模样,让小桥悠悠忍不住扑哧一笑。“走,找个客栈歇歇脚。”

    “嗯。”

    伤心断肠陪了小桥悠悠在女娲圣地里景色秀美的山林玩了两天两夜,小桥悠悠的心情好了很多。

    两个人到了客栈,掌柜的却说,房间只有一个了。

    而这样的山林小村镇里,本来就只有一间悦来客栈。

    竟然会人满?简直不可思议。

    伤心断肠无可奈何的叹气道“看来来玩的人真不少,妹子,你要不介意,咱俩挤一挤,反正我晚上不睡觉。你要介意,哥是男人,果断睡街上等到天亮。”

    小桥悠悠咯咯失笑,实在喜欢伤心断肠人后总说出跟人前完全不一样话的调调,这时候她哪里会担心伤心断肠什么?原本还有些踌躇,听了这话,不由笑道“副盟主人这么好,我才不担心。”

    “行,那就挤挤。歇歇脚,明早带你去看一处特别的美景。”伤心断肠咧嘴一笑,丢了银子给掌柜。“不用找了。”

    那掌柜高兴的呵呵发笑,连连弯腰恭送,直到他们上楼了,一旁的小二才到“掌柜的,这可是高人啊。为了泡妞把咱们客栈都包下来,就这么简单把骗了别人跟他同房了?”

    “闭嘴!让人听见,还想不想赚银子了?客官交代让你从街上找人住进来,你找了没?”

    “找了找了,小的哪敢耽误客官的大事!空落落的会惹人家女人疑心嘛。”小二笑嘻嘻的说着,掌柜的满意的笑着点头。“算你小子有点聪明,拿着,赏你的。”掌柜的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块碎银,塞到店小二手里,后者暗骂小气,但也无所谓,因为早得了伤心断肠打赏的银子,自顾假惺惺的道着谢,殷勤的为伤心断肠和小桥悠悠准备晚餐去了。

    天亮的时候。

    小桥悠悠从睡梦中醒来,看见枕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怎么就心甘情愿的,跟伤心断肠睡在一起了。原本她一直觉得,是感激,是尊敬伤心断肠,却没有那种男女的情意。但此刻想起来,却并不觉得后悔,反而觉得很高兴,很愿意。只是,她的男人,如今去了哪里呢?不是说好,今天还要去别的地方玩吗?

    桌上放了一张纸,小桥悠悠看了,上面是情意绵绵的话,还是满怀愧疚的歉意。是联盟里有紧急的大事,伤心断肠不得不匆匆赶回去,因为看她睡的很熟,不忍心吵醒,只能匆忙留字。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六十七章。

    PS:不好意思,今天早上体检,所以凌晨无法码字,今天的章节只能又回复压缩到晚上更新的状态。

    书友们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