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八章 再见百晓生

第三十八章 再见百晓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陪你?”依韵淡淡然反问,霄红妃轻轻摇头。“乐儿她们陪吧。”

    “如果你的心魔不再是灵鹫宫,封魔印就可以解除。”

    “我知道的。”霄红妃出去了,说做就做,当然不需要耽误。如今的喜儿也根本没有别的事情需要耽误,依韵不知道这一去,还能否再见到喜儿,他本想同行,但最终没有做那种可笑又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他不允许自己无法战胜内心的恐惧。

    “天意的悬赏又提高了,天机派很多愤怒的弟子集资提高悬赏额度,棋盘也加了价钱。不过……最新江湖录上的消息称,棋盘认为,天意就是你,因为能量波动和意识波动一模一样,她没有看见天意的脸,为了避免受辱在被击败后咬碎了嘴里预先准备的毒药。”妖瞳说着天意的最新消息,天意的赏金额度的提升,已经是全江湖中人都在瞩目的事情,很多人都在猜测,天意的悬赏额度能否超过曾经创造过通缉榜记录的喜儿和依韵。

    “棋盘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说。”

    妖瞳晒然失笑,这道理她当然明白。棋盘还没有放弃江湖,即使知道天意不是依韵了,也绝对不会说。会继续由得依韵背负这个莫大的罪名,让正义联盟继续承担污名而没有新人加入,甚至会用自己的嘴,变向的加强天意就是依韵这种全江湖中人都相信的推测。但聪明如棋盘,当然不会说自打脸的话。因此她保留余地,肯定仍然是灵魂波动和能量波动,而没有提别的证明。如此一来,即使将来天意的身份被广为人知的时候,她也不过是跟许多江湖中人犯了一样可以理解的,正常的错误而已,被灵魂波动和能量波动误导了而已。“棋盘没有去西天极乐,而是去了天盟见百晓生。你说,百晓生会不会重出江湖?”

    “无关紧要。”

    妖瞳便不再说什么,的确无关紧要。百晓生当初重生,去了天盟,本来得到了武功恢复卷轴的,但可惜后来心杀术之下变成了废人,这么多年来的消息让江湖中人都知道百晓生自从迷恋上天盟里一个女人后。从此沦为废人,多年来再没有自修过武功,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搁置武功多年的百晓生的武功级别已经沦为一流高手水平,纵然其人对武功的理解远不止一流高手的程度,但在超一流中的顶尖高手面前。已经变的不堪一击,再不是当年那个能够被成为战法双圣的强者。

    这样的百晓生,如果聪明的继续当废人也就罢了,如果重出江湖,也不过是自取其辱。因为正义联盟也好,武当派或者天盟也好,都不会给百晓生再有埋头修炼。重新开始的机会。

    棋盘把希望寄托在百晓生身上,分明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天盟。

    青山依旧。

    阳光射过窗户,被窗格分割成一块块铺洒在地面的金色光块。

    屋子里,充斥着刺鼻的酒气。

    衣冠不整的百晓生,在醉梦中坐着跟梦中情人缠绵想聚的美梦。

    庄公梦蝶。

    百晓生如今追求沉浸的,就是这种滋味。

    梦与现实孰真孰假,有时候只对人自己存在意义,这种意义很多时候。是跟世人看法完全相反的结果。

    如果在现实中根本得不到梦寐以求的那些,但在梦中,却拥有了,这种时候,是宁愿选择把虚假的梦视为真实,还是继续在冰冷残酷的现实中承受无尽的折磨和痛苦?

    门,吱呀呀的被推开。

    看着睡梦中的百晓生的模样。棋盘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脸庞。恍然之间,她深切体会到了当初黑子来见百晓生时候的心情。一个原本那么在意形象,仪容。运筹帷幄于千里,志比天高的二师兄,如今竟然变成这样一个嗜酒如命,沉浸在虚幻梦乡里的废人。那种差异,足以让任何认识他的人唏嘘感叹,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跟百晓生原本有深厚感情的同门师兄弟?

    “二师兄……”棋盘喉头哽咽着,泣不成声。

    睡梦中的百晓生悠悠然睁开眼,不满血丝的眸子,缓缓循声投落在哭倒在地上的棋盘身上。半晌,仿佛才从迷醉中恢复过来几分清醒。“你来做什么。”

    “二师兄,天机派需要你!”

    “天机……天意,很好的终结。”百晓生缓缓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麻木的言语,让原本悲痛哭泣的棋盘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愣愣的望着他,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至尊令在黑子那。你来找我做什么?”百晓生摸索着,打开一壶酒,也不用杯子,就那么往嘴里倒。

    棋盘忍不住冲上去,一把夺过酒壶,愤怒的摔碎在地上!“二师兄别喝了!你曾经的志向呢?”

    “你不也说,那是曾经。”百晓生不以为然的又拿起壶酒,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酒,不管他要喝多少,天盟都会提供,总会准备的非常充足。因为这是紫衫的交待。

    “二师兄!你知道自己成何体统吗?你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个——”棋盘说到这里,却说不下去,或许别人能够轻松的,或者愤怒的斥责百晓生是个疯子一样的废人,但她不能,因为百晓生曾经是她非常敬重,钦佩的师兄。她更知道,百晓生的心是何等的骄傲自尊,那种辱没他,刺伤他的字眼,没有办法从棋盘的嘴里说出来。

    “世人都希望把所有不寻常的人变的跟自己一样寻常,没有成就的天才是疯子,没有成就的志向是痴人说梦的狂妄可笑。从古至今,唯一拥有绝对自由的人,只有一种,疯子,废人。世人眼里如此,但废人,疯子自己的心却十分快乐满足,因为一切所求,都能够得到。在梦中,心若以为梦是真实,梦就是真实,倘若总能在梦中,所谓的现实,也就成了梦。”百晓生自顾昂头,灌着酒壶里源源不断流出来的酒液。

    棋盘看着,听着,莫名的,升起了满怀的绝望……心杀术,竟然能够把曾经志向高远的百晓生变成如今的模样,而这一切,也充分说明了江湖的残酷,以及紫衫对一个劲敌下手的毫不留情。可是,棋盘不能绝望,不能对百晓生绝望,否则,绝望的就是天机派。“二师兄,天机派如果没有你,就没有办法再东山再起!哥哥在万知佛塔,决意跟过去一样只做师父做的事情,再也不过问本来就没有意愿参与的江湖事情,天机派上下,那么多的弟子,都在翘首以盼着能够改变他们厄运的有力掌门人的到来!这个人,只能是二师兄你!”

    “什么时辰了?”百晓生眺望着窗外的阳光,一时半刻,想不起来自己睡了多久。

    棋盘按捺着,答了句“日落时分。”

    “还有三个时辰她才来啊……”百晓生幽然长叹,那语气,犹如在深闺中翘首以盼远处已久的丈夫归来一般幽怨。

    “你……”棋盘气结,胸膛因为情绪的激动而剧烈起伏,久久,突然忍无可忍的爆发怒吼了一声“二师兄你如果需要女人!只要你肯回来天机派,我就当你的女人!”很多年前,棋盘知道,百晓生对她曾经很不错,那种情意,本是介乎男女之间的。但后来因为黑子,也因为百晓生一心求学,情意就那么被搁置了,多少年后,突然有一天,棋盘发现自己忘记自己曾经喜欢过百晓生,似乎对他之有尊敬之情,而那时候,她发现百晓生似乎也忘记自己曾经喜欢过她。于是,故事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我需要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能够让我以为她是紫衫的女人。”百晓生呵呵轻笑,一阵,又打开了壶酒。“棋盘啊,你总自比紫衫。但你比不上她,尽管你的资质也很优秀出众,可惜,可惜没有分心多用之能的你,永远追不上她。”

    “二师兄,你真的忍心看着天机派,就这么不如衰败,最后名存实亡?”棋盘没有心情计较百晓生的这番话,刺人自尊心的话。因为这么多年的事实早就已经能够让棋盘自己也不得不认可这个事实,曾经她相信,天机派在她的领导下,一定能够越来越好。曾经她相信,她跟黑子能够创造一个,甚至超越白色黄昏的传说。但后来,她发现第一个错误就是,黑子根本就没有这种志向;第二个错误就是,她的能力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大。面对残酷的江湖,她总是那么无力……

    “如果你不忍心,那就该让黑子用至尊令解散天机派。”百晓生又灌下一壶酒,面上挂着微笑,那种漠不关心,犹如在谈论的不是亲手创建的天机派,而是另一个毫不相关的,甚至是一个敌人的门派命运。

    “二师兄……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棋盘不由自主的缓缓摇头,无法相信这样的结果,无法相信面前这个人,竟然是曾经无比尊敬的那个二师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