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七章 天雷任务

第三十七章 天雷任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尽管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但依韵并不否认喜儿的这个说法。

    当初天雷任务的时候,依韵曾经以北落紫霄剑为引,花费银两找了个死囚,让死囚作为试验品。当时的情况颇为奇特,当死囚进行完天雷任务之后,意外的得到了武功,而且灵魂波动出现离奇的,缓慢的变化。但当时的功力并没有多高,充其量不过能算得上江湖中的三流高手,因此依韵对那死囚没有多加理会。却没有想到,若干年后的今天,那死囚的武功竟然成长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步,更离奇的是,竟然灵魂波动也能够跟他一模一样。

    如果说那仅仅只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巧合,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依韵却觉得,也许是系统在利用一个意外的变化,顺水推舟的让天意发展成为如今的模样。一个那样的非NPC,充其量变化的极限应该仅限于跟依韵的武功一模一样,最多不过能说,天雷任务因为北落紫霄剑剑魂的关系,犹如复制般的制造了另一个‘他’在天意身上而已。而且只应该是当时的他,而如今天意的武功甚至达到了武典程度,以那样一个NPC的武学根基而言,是没有可能武功级别提升那么迅速的,更没有可能比依韵更快自行领悟融汇出武典。

    “如果是系统的玩笑。”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然说着,眺望着窗外的虚空。浑沌纪元的一切,都是主脑在进行智能调控,遵循一定的基原则,但这种基原则有些是让人可以猜测的,但更多的变化,总体现出让人不可预料的离奇,意外性质。浑沌纪元的江湖不会停止。江湖一直在不断的前进,三界开启之后会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但如今三界开启的最大变化尽头已经可以预料。理当是西天极乐的灭亡,当西天极乐灭亡之后呢?仅仅用三界开启前的经验来推想猜测,是否可靠?

    系统主脑在制作着什么事件,天意将带来什么样的变革。这才是应该关心的问题,因为那决定着未来局势的发展变化,是对整个江湖都会产生影响的变化。

    “是要加速推动武典的,这么多年来系统的奖励一直是武功级别。门派学道修为的。江湖走的太快,面对的敌人变化的太强,武典迟迟不能普及。江湖就没有办法对抗西天极乐的力量。道教之光的产生让江湖众多了自保的空间,但是道教的NPC高手不会参与对西天极乐的主动战斗,根的力量还是我们江湖中人自己的武功实力。天意的悬赏金额还会继续提升的,杀死他是一件非常难以办到的事情,奖励一定会随着奖金的积累而不断的提升,最后会达到什么地步,难以预料。”

    霄红妃轻轻的说着。这番推测,也跟依韵的猜想不谋而合,这么多年来,尤其是十八层地狱开启之后的江湖任务奖励全都跟武功级别,或者门派学道有关系。这在三界开启前是根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显然,是江湖前进推动的变化太快,快的让江湖中人的武功级别远远跟不上变化的NPC势力的力量变化。如果没有这么多年来许多江湖任务奖励的武功级别提升和门派学道提升,如今入世佛门的江湖中人没有多少有资格领悟西天武典,领悟已经如此困难,真正修成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入世佛门的情况如此,非入世佛门的江湖中人如果没有若干年来的许多江湖任务的提升,当初的神决,弑神决,都不可能那么快突破。如今的武典更是遥遥无期,凭借自修的速度,是必然需要蛮长时间才能够完成的任务。但接连不断的诸多武功级别的奖励提升,让如今江湖中不少人都已经有了接近能够自创融汇出武典级武功的可能性。

    如果说天意是推动这个进程加速的关键存在,依韵不得不说,系统选择了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合适的,让包括依韵在内,都不知道天意的通缉悬赏金额最终能够达到什么地步。如今江湖中能够有机会杀死天意的人,屈指可数。除了同样拥有武典的群芳妒和如是我闻,就只有乐儿,容儿等魔女,以及小剑,紫衫,还有依韵他自己和喜儿这些极其有限的顶尖,并且拥有特别优势的高手。但对于没有武典的他们而言,尽管通过各自的特别优势存在有杀死天意的可能性,但那种难度非常的高,因为做不到一击致命。

    可是,考虑到天意的轻功修为和速度实际属性使用值,其实这些可能杀死天意的人里,就被剔除的不剩下几个了。天意自然不会傻的不知道逃走,他如果要逃走,他的轻功,如今能否有人追得上都是问题,纵然有,数来数去,也不过只有依韵和剑如颜,喜儿,群芳妒,紫衫五个人有可能追上。凭借的是原的速度实际属性使用值优势加上太极特效的作用,又或者是超越了天意的速度实际属性使用值的优势。但武典有没有为天意的速度能力提升一个不可预料的档次,他们都不知道,倘若有,那么或许根就没有人能够追上。

    这样一个恶魔,如何杀死?除非他肯死战,但从魍魉搜集的资料判断,根找不到天意存在不得不死战的弱点能够利用,这原也是依韵让魍魉搜集天意的所有消息的原因。天意的所有亲人都已经死了,仇人都已经被他自己杀死。各种人情关系上的理由可能,都已经被宣告不存在。

    天意没有自己的门派,没有自己的势力和根据地。从情报以及天意做的事情判断,天意也根没有创造属于自己的势力的打算和想法,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天意会继续当一个独行的恶魔,没有任何牵挂,冷酷的性情决定了没有可以利用要挟其死战不逃的可能;痛恨女人的无爱认知决定了没有可以利用女人的情感捆绑住他的机会。引诱天意出现的办法,依韵已经想到了很多,但是,如果无法让天意死战不退,不管引诱天意出来多少次,都是惘然。

    喜儿说,天意是个很可怕的恶魔。

    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天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跟大日如来一样,甚至更可怕更难对付。

    因为对付大日如来需要的仅仅是足够的力量,当力量足够,就能够进攻西天极乐,大日如来不会为了求生而舍弃西天极乐于不顾的自己逃命。但天意,让人无从集中力量。

    “天意会找上暮色的。”霄红妃的判断,并不让依韵意外,但如今的暮色已经不是过去那样,让人想找,就能够很容易找到。过去的暮色的行走路线很容易推敲,总是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当中途改变方向的时候,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突然转向。如今的暮色,行踪不定,今天在这里,明天或许还在这里,后天离开了,大后天或许又回头了。其行踪已经变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根让依韵不担心的是,天意尽管强大,但不可能能够伤害到暮色。“依韵,天雷任务。”

    这是喜儿第二次索要天雷任务的详细了,上一次,依韵回以沉默。这一次,依韵却不能够沉默。“给我一个理由。”

    “依韵,你害怕?”

    害怕……这个词依韵很不喜欢。但是此刻却不得不承认,因为天雷任务的凶险,他很清楚。当初那么多的死囚,活下来,有多少?任务后力量增强的才多少?那种概率之低,低的实在让人不敢报以期望。倘若喜儿有了不测,从此彻底的消失了的话,就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天雷任务无法突破你身上的封魔印。”

    “我知道的。”霄红妃轻轻的说着,静静望着面无表情的依韵,他在害怕,但他不应该害怕。“依韵,你不应该害怕的。因为你做天雷任务的时候,就没有害怕。”

    这是否是一种责备,依韵不知道。但这不是重点,因为潜在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依韵做天雷任务的时候,没有知会过喜儿,此刻如果要说因为他害怕作为理由,那不是依韵应该做的事情,这种恐惧原也是他一直要战胜的东西,力求不存在的东西。“天雷任务成功后,你有机会选择别的意境,甚至有机会改变杀境,当然,也有机会改变心魔。”

    心魔……那是忘我意境必然存在的破绽。没有心魔的忘我意境不再是忘我意境,那样的忘我意境就会变的如同天意一样,成为一个癫狂冷酷的杀人机器。维持自我存在的忘我意境离不开必然存在的心魔破绽,依韵的心魔是喜儿,喜儿的心魔破绽则是灵鹫宫以对众魔女为主的守护之心。

    霄红妃接过天雷任务,看了遍上面记录的详细,暗暗记下,很快推算出适合自己情况进行天雷任务的地点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