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六章 恶魔天意

第三十六章 恶魔天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机派,等同于覆灭了。

    没有复仇任务的自创门派失去掌门人,只能够等待,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系统才会发布的,掌门人投选的任务。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门派至尊令!

    棋盘正准备坐上马车的时候,还没有走出重生点,许多的天机派弟子已经围了过来,把街道完全堵塞。

    “你们做什么?”棋盘过去曾经跟黑子游历江湖很多年,心里其实很清楚,在重生点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刹那之间,她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些愤怒的天机派弟子冷冷的注视着她,语气激愤的,乱哄哄的质问了开来。

    “天机派死了很多人掌门人知道吗?”

    “我的女朋友还在山顶上,重伤不支,逃不了,不知道等待她的下场会是什么,掌门人知道吗?”

    “我死了!掌门人知道吗?”

    “什么狗屁掌门人!没本事创什么门派,连门派弟子都保护不了,你这个当掌门人的没有责任吗?”

    “跟她说那么多做什么!她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的话,绝对不饶她!”

    棋盘稍稍心定,知道这些人要的是钱财,事情还没有糟糕到,最可怕的地步。棋盘气定神闲的淡淡然道“作为掌门人,无法保护你们,我当然有责任。正因为如此,我准备去寻师兄,用至尊令拯救天机派。至于为此而死的本门弟子,你们尽管放心,至尊令会改变天机派没有掌门人的局面,到时候,对于为门派而死的弟子。都会有相应的补偿。”

    原本激愤的人,都沉默了。

    是的,还有一个黑子。

    棋盘的哥哥,在西天极乐的黑子。

    棋盘虽然重生了,但黑子还在。

    这个名字,曾经引领天机派创造盛世,让无数江湖高手提起都是钦佩的,德高望重的盟主,江湖高手的名字。让原本激愤要发作的天机派弟子,全都噤若寒蝉。

    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了道路,任由棋盘从容通过。

    系统公告叫响的时候,妖瞳很吃惊。但吃惊之后,却很高兴。“天机派完蛋了。”

    “不一定,黑子手里还有百晓生给的至尊令。”剑如颜觉得关键是黑子,除此之外,还有白子百晓生,天机派遭遇这种剧变,倘若百晓生重出江湖。那么原本无心的黑子自然会把至尊令交还给百晓生。棋盘没有武功恢复卷轴,根本不可能继续担当天机派的掌门人,事情的关键,就在于百晓生会否重出江湖。倘若百晓生不出。黑子未必会把至尊令交给棋盘,棋盘势必要另外找寻一个能够担当天机派掌门人的人。不过,江湖中人的耐性从来没有多好。

    天机派弟子的耐心更没有多高,一旦时间久了。等不到以为很快会到来的至尊令和新掌门人的时候,天机派的弟子必然会流失的越来越多。那是必然。一个没有掌门人的门派,就是过去武当派的下场。尽管如今的天机派其实有了武典,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同样的,天机派能够领悟武典的人如今叛派离开也不会受到惩罚,去了别的入世佛门还不是一样的能够继续领悟西天武典?自然无法成为决定性的,避免门派弟子流失的因素。

    依韵站了起来,独自离开出去。

    妖瞳觉得很奇怪,这样的情况最近越来越多,每一次依韵独自出去片刻的时候,都会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停留,但她们根本捕捉不到有第二个人在依韵附近的灵魂波动。可是根据很多情况推测,依韵每次这种时候都是去见几年前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部门,没有名字,但权限很高的部门。

    依韵的确是去见魍魉,魍魉负责调查天意的事情,如今已经有了结果回报。

    “事情不算太顺利,其中很多周折。天意的妻儿死很久了,天意进了牢狱后,老母亲病重没有人理会,病死在家里发臭了才有村里人知道,村里人随便找了个地方掩埋;天意的妻女随后嫁给了另一个男人,根据调查,那个男人本来就是天意妻子过去的老相好。两个人本是青梅竹马,后来那个男人得了不好治疗的病,需要珍贵的药材,价钱太贵,他们负担不起。天意那时候家里还算殷实,他妻子拿聘金的钱治好了情郎,嫁给天意不久,天意家道中落,父亲遭遇横祸,财货被劫道,人也死了。家里的房产,田地,几家店铺都抵了债务,还不够。天意消沉穷困过一段时间,后来暗地里做起无本买卖,家里的日子才算好了些。”

    魍魉收集情报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天意的遭遇实在算是离奇,曲折太多。认识的一见钟情的女子本是喜爱之人,不了对方却爱的是另一个男人,跟他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救人,甚至就从来没有打算认命的一直跟他相守到老。“东窗事发后,天意进了死囚牢,照公文推断应该已经被斩首。为什么还活着我不知道,反正你大概知道,否则也不会提供那么一副画像给我。”魍魉没有探究的兴趣,随口一提,又继续道“根据调查的情况,天意的妻子过去在家道中落的时候怂恿他的动机就是要把他送上断头台,天意的母亲对天意的妻子一直不怎么好,认为她一个没家底的穷出身,能嫁给天意本就是天大的幸运,当年还要求添加的聘金,因此一直对天意的妻子诸多刁难。这大概也是天意进了囚牢后,天意的妻子对病了的婆婆不闻不问,任由其自生自灭的原因吧。”

    魍魉翻动纸张,继续说道“天意后来应该回过村里,知道母亲病死村里人无人理会,应该是先去找了妻儿,结果得知妻子已经改嫁,儿子根本不是他的。于是陷入了疯狂,把妻儿以及妻子的新丈夫全家杀死。屠杀了两个村子里的人,后来大约又认为村里人对不起自己的母亲,把自己的村子也屠杀了个干净。当年抓捕他的人,也死了,但根据那个捕头离职的手下回忆说,当初举报天意的人就是他的妻子。除此之外,最先被杀的人还有审判天意的罪名的官员,在牢里看守的狱卒。全部的手法都一样,把相关人所在的村子。城镇,屠戮一空。所以大多数的有价值线索都是通过相关人等知情的远亲打听到的,这可真是个恶魔,但奇怪的是,原本的他不会什么武功。虽然天生有些过人的力气,但也算不上神力,也没有拜过师父学过艺,就是胆大。NPC的实际属性使用值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么离奇的遭遇?”

    魍魉自言自语的说罢,晒然一笑,摊手道“随便说说。不会探究你的秘密。不过这么一个人,你真打算置之不理?”

    “既然没有骚扰正义联盟,就没有必要吸引把他矛头对准我们。无论你是否遗憾,我就是这样的人。”

    魍魉不以为然的淡淡然一笑。她当然不是一个正义感过度的人,别人的死活她本来就不关心。“你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现在天机派跟灭派差不多了,下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入世佛门。反正不会是女娲圣地。”

    “不,下一步。他不会选择入世佛门。”依韵断然结论。

    “喔?”

    “因为他杀棋盘会很轻松。武典破弑神决的乾坤大挪移不费吹灰之力。”

    魍魉恍然。“棋盘是天机派的掌门人,天机派在三界开启后享有几百年的盛名,棋盘又是大日如来赐予的入世佛之一,天意不知道自己的武功深浅,一直在逐步尝试。现在轻松杀死了棋盘,下一步的目标——是挑战西天极乐的佛?他需要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强,一旦战胜了最强的人后,他就会肆无忌惮的杀戮,奸-杀,再不会小心翼翼,因为觉得再也没有人能够制止他。如果失败了的话,会不会死在大日如来掌下?”

    “无关紧要。”如果那就是天意的最终结局,本也是无所谓的事情。虽然天意的武功如今已经强的让依韵诧异,但是,理当还不可能能够战胜大日如来。

    “如果不死,他的气焰肯定会稍稍收敛,但收敛之后,还会继续拿入世佛门的高手试手,下一步很可能就是挑战武当派的不败传说。”魍魉根据对天意的心理状况进行推测,排除了天意会先来挑战依韵的可能,尽管她不知道天意跟依韵之间到底有过什么样的交集,但是,当初依韵一句话就让天意离开了女娲圣地,那说明,天意最初根本不知道依韵是谁,也不知道女娲圣地是依韵的地方,所以,显然对依韵心存特别的畏惧,自然不可能在挑战别的传说级高手之前来挑战依韵。“如果是无血传说呢?”

    “不需要担心。”依韵面无表情的淡定,让魍魉不由对无血传说充满了好奇,原本无血传说就是一个让魍魉,以及许多江湖中人都好奇和无法理解,又忍不住不由自主敬重的,心里视为神一样的人。依韵甚至不担心天意会找上无血传说,显然是对结果非常有信心。

    “也是,听说天庭之战的时候无血传说的出入众佛之间,犹如无人之境。仁者无敌,应该自有特别的本事。”魍魉这么说着,但还是忍不住探究的追问了一句。“无血传说的仁者之剑,到底是什么样的剑?”

    “一把永远不可能杀人,但也没有人能够杀她的剑。”

    “永远不可能杀人?难道江湖传闻是真的?许多离开了西暮山神派的高手都从头开始,据说都是因为仁心破灭,武功意境全消失了。一直觉得很神奇,看来是真的?”

    “本来就是真的。所以仁者之剑不可能杀人,杀心都不能够动,动则一切归空。注定是一把永远不可能杀人的剑。”

    魍魉听了,不由笑。“那你不是跟仁者之剑失之交臂,无血传说一直觉得,是在走你曾经没能走的路。”

    “最多不过是沉默。”依韵觉得,他从来不可能跟仁者之剑有交集。既然没有走上杀道,他最多会变成沉默那样的大侠。暮色是暮色,因为暮色本来就是暮色,因为她是暮色,所以她才能够成为无血传说,才能够修炼成仁者之剑。而他是依韵,暮色不会练成杀剑,依韵也不可能练成仁者之剑。

    魍魉喝了口酒,笑着,加入正义联盟后,渐渐的,她也有了家的感觉。那种有了根的感觉,这就是门派,或者是势力的魅力所在。她这么认为,正因为如此,有机会的时候她都会跟依韵多聊一些,也会聊起自己的故事。因为正义联盟既然是家了,自然应该熟悉和了解这个家里的事情,以及重要的人。“看来你挺欣赏沉默。不过我也挺欣赏他,很有意思的人,自由自在,我行我素,总觉得,暮色如果代表了仁义,沉默是可以代表侠义的。”

    “也许。”依韵没有说再多,魍魉知道,今天的私话时间到头了。“我会继续加紧追查天意的行踪,不过恐怕很难,就算凑巧撞上了,我也跟不上他的轻功。只能祈祷他不会像你一样,平日里也用轻功飞驰疾走,而不是悠闲自在的慢慢走吧!”

    “这本是反跟踪的最有效手段。”

    魍魉笑了,她认可。尤其对于拥有江湖中轻功最高的人而言。

    依韵回来的时候,妖瞳已经离开了,剑如颜仍然在静静的自修武功,霄红妃依立窗边,眺望着外头的虚空。

    很多年前依韵也有这种习惯。

    “除了武当派,没有什么值得忧虑。入世佛门元气大伤,难有作为。武典不出十五年,必然诞生江湖。那时候,能够跟正义联盟争长短的,唯有武当而已。”

    “依韵,天意,会带来大变化的。会的,你制造了一个很可怕的恶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