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七章 这是什么?

第十七章 这是什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但是这种轻蔑嚣张的讥讽姿态,仍然让武当山的武当派弟子中,没有多少人能够忍受!

    紫衫看着群起激愤的广场上的武当派弟子们,忍不住噗哧失笑,嘻嘻笑道“黄昏哥哥,依韵好坏哩,专门刺激剑大的杀心。”

    小剑神情冷漠的静静看着,没有一句话说,因为剑大会失败的结果,从开始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而且,通过他的推算得出的结果是,剑大甚至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群芳妒呵呵失笑,同为修炼杀道的她,已经知道依韵选择了什么办法击败剑大。正所谓武功强而人不够强,就是如此,怒可激,这看似许多聪明人都知道的道理,但在实际面对的时候,却没有多少人总能够完美的做到。平素的时候能够做到的人,在面对特殊的环境形势中,也会丧失平时的沉稳冷静。如同此刻,武当派无数人都在看着,剑大既然觉得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凭借对独孤武经的绝对自信,凭借许许多多武当派弟子的寄望和期待,仍然会动摇他本身的沉着和冷静

    更何况,他的对手是依韵,一个江湖中所有人都知道,耐力,耐心好到惊人的yīn冷的人。跟依韵这样的人比拼消耗,比拼耐心,本来就是难以成功的事情。这是一场不分出生死就不会结束的战斗,不死不休四个字是依韵说的,也是剑大自己说的。谁都没有退让的可能,杀死依韵,当然不可能只靠一动不动的防守。进攻,是必须的事情。

    剑大本没有选择,但什么时候才是进攻的时机,他原本却有选择。

    武当派弟子给予的压力,武当山环境,武当派副掌门人的身份带来的压力。还有最重要的是,喜儿这个在一旁观战的人给予他的,心灵上的压力。这一切让平时能够做到宠辱不惊的他,变的不愿意忍受任何羞辱。尤其是依韵给予的羞辱。原本接连进攻两招都没有结果的人是没有资格嘲讽对手的,但是,剑大的声名本不如依韵,更有曾经被正义联盟高手杀死的过去,这些让他面对依韵的时候,从声名上首先就矮了一截。依韵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他,别人虽然会愤怒。会义愤填膺,却没有人不觉得,正义传说有嘲讽任何对手的资格。

    杀气,在弥漫。

    杀气,在剑大内心疯狂的蔓延。

    金sè护体真气覆体的剑大,握着剑,冲了出去!

    速度,非常迅快!

    动的同时,人已经化成了一道金sè的疾光

    武当派的弟子们全都在惊叹着。惊叹着过去从来没有看出来的副掌门人剑大惊人拥有如此惊人的速度!

    这样的速度有多快?他们大不知道,在他们看来,都是快的无法看清,快的难以置信正因为如此。他们觉得,剑大的速度可能根本就不比正义传说的速度慢。

    他们已经找不到剑大有任何不能取胜的理由了。

    剑大动的很快,但如此迅快的移动速度却丝毫没有引起剑如颜和群芳妒的惊讶和赞叹。

    她们的眼里,没有丝毫欣赏之态。

    剑大移动奔走的速度飞快。跟依韵之间的距离在迅速接近,眨眼之间,两人的距离就已经接近到百步。

    而这时候。广场上的武当派高手们都还没来得及发出振奋的呼喊声音。

    他们想呼喊的,就是百步飞剑四个字。那是独孤武经最得意,也最耀眼,充满杀伤力,充满男人刚阳之气威力的的绝技。

    百步之内,剑气所致,所向披靡!无人可挡曾经在天庭比武大会的时候,百步飞剑也曾经摧毁过邪佛飞剑气的攻击。

    杀正义传说者,必然是独孤武经的百步飞剑,所有了解百步飞剑的武当派弟子都如此坚信不移。

    那些修炼百步飞剑的,许多本来是冲着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的名头,但更多人,是因为见到别人修炼出百步飞剑的雏形,看到百步飞剑那无匹的威势,华丽的杀伤距离而突然有一天心动,改而把本来的一身武当派武功转换成了剑大的百步飞剑。

    剑大跟依韵之间的距离,已经达到了百步!

    百步飞剑气,已经能够出手。

    但是,就在这时候,也在许许多多百步飞剑的修炼者都振奋期待,认为百步飞剑气必然要出手的时候剑大疾奔的身形,突然停了!

    停的那么突兀,那么莫名其妙。

    但是,当所有人看见从剑大身上,飞溅四shè出来的鲜血的时候,他们仍然一头雾水,却不再觉得莫名其妙了,因为就算是个笨蛋,这时候也已经明白过来,剑大受伤了!

    深紫sè的杀气之剑,从剑大的双脚脚掌内刺出,从剑大的小腿,大腿内突然刺出;从剑大的左臂,腹部,腰侧内部突然刺出

    剑大奔走的身体,失控的,栽倒在了地上,连一点点自我控制,调整身姿冲势都办不到。

    不仅仅是因为受伤太过突兀,更因为那过快的速度,本来就超出了他的控制范畴,犹如很多年前,刚得到太极特效后的依韵,很长时间内,一剑出手,必然身体失控的情形一样。

    剑大摔倒在了地上,在所有武当派弟子的注视下,摔倒了。

    摔的非常难看,人直至的,栽倒在地上,下巴着地,紧接着脸部砸在青砖石头上。

    碎石,一阵疾飞。

    护体真气足以确保剑大的身体不会因为摔倒而受伤。

    但是所有的武当派弟子看着剑大那身体因为栽倒而几乎镶嵌进了砖石里头的模样,都觉得狼狈,滑稽,屈辱,又可笑……

    剑大挣扎着,爬了起来的时候,观战的武当派弟子们才看见他左臂,腰部,小腹,双腿上那一个个血窟窿的伤口,伤口里,鲜血不断的流出来,片刻,已经在剑大摔倒砸出来的人形地坑里积聚了一池的殷红。

    剑大的衣服上,头发上,脸上,身上,腿上……全都是鲜血,看起来,犹如是被鲜血冲了一遍的血人。

    他看着仍然双臂伸直,面无表情静静立着的依韵,目光中流露出迷惑不解的震惊,还有的是,无法接受的,屈辱的绝望。

    他已经没有了战斗力,在这样的决斗中面对这样的对手,突然莫名其妙的遭受这样的创伤。此刻的他,站起来就已经非常勉强,双腿的痛楚,力量的不足,内力的断绝流动,让他的双腿,不由自主的打颤,屈辱,又难看。可是,站着,总比趴在依韵面前,又或者是跪在依韵面前来的要,稍有尊严。“这是什么?”莫名其妙,至今,剑大仍然觉得莫名其妙,这世上不可能有独孤武经无法破解的气劲,但是,偏偏,莫名其妙的,他就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然后,变成了一股,从内部刺出来的剑气。

    是什么消失了?

    剑大有些迷茫,一时之间,想不到消失了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也更无法明白,那从体内刺出来的深紫sè的剑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剑大茫然的看着周围,试图找到,或者听到有别的人说,是旁边其它人的暗算,群芳妒?

    剑大的目光,落在群芳妒身上,脸上。

    但是,他看不出来什么。如果有人暗算,他相信只能是传闻拥有武典级武功的群芳妒,也只有武典级的武功能够暗算他,才是勉强能够接受的不可想通。

    但是,观战的高手们,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人开口。

    紫衫没有,小剑没有,加没有,夕阳武当为首的武当派长老们,都没有……剑如颜的脸上没有得意,群芳妒的脸上也没有施加暗算的张狂。

    小剑也许无所谓他是死是活,紫衫也许希望他死,加也许对他的死活也不太在乎。但是,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高手,在一旁观战,绝对不可能看到有人暗算,却佯装不知的沉默。尤其是小剑,剑大相信,小剑眼皮子底下,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也不可能不知道。

    剑大的目光,最后只能落在依韵脸上,茫然的问了句“这是什么?”

    是的,突然重创他的,深紫sè的剑气,到底是什么?

    依韵的双臂,缓缓垂放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望着浑身是血,身上多处都是血窟窿却仍然强行坚持站着的,双腿打颤的剑大。

    依韵缓步走到剑大面前,杀境中捕捉到的剑大的内心的杀意,还不够,因为刚才已经消耗殆尽。刚才的杀意不足以一击要了剑大的命,但能够造成那种程度的创伤,已经决定了胜负。一如依韵所料,独孤武经能够破击所有武功的气劲,自动防御所有武功产生的气劲,但是,无法防御杀气带来的力量。独孤武经果然挡不住,对杀气力量一无所知的剑大,从开始就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遇到什么。原本万亿杀气的力量秘密,也只有依韵和喜儿知道,群芳妒和剑如颜也不过是隐约猜测到大概,却并不知道具体的详细。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喜儿,都不会对别人说。

    “你可以求饶,不过,我仍然会杀了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