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二章 胜负才能决定的对错

第十二章 胜负才能决定的对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呵……依郎呀依郎,你总是说这种骗人的好听话。レ思路客レ救霄红妃让我伤心难过,替她出头不是让我更伤心难过么?剑大的弑神决哪里能是我的对手?我杀了他,人人都说理所当然,依郎杀了他,多少能成全依郎的江湖声名,左右都是伤心难过,我又怎么会不替依郎考虑呢?”

    水光旖旎。

    群芳妒缓缓立起,手顺着胸前曲线滑落的风光,却更旖旎。

    山林中。

    成功交接的影子,扯开披袍一角,看了眼里面并没有被点穴制住的人,取出画像,对比确认无误,收起画像。冷冷然道“凭你,也配跟神话传说抢男人?你的未来会很光明,被关押在暗无天rì的地方两百年后,就会被剑大带走。是否很痛苦?很懊恼?可惜,这就是你这种不知所谓,以为能够凭借床上的风sāo征服男人的蠢女人的下场。哼,我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女人!不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当一个自强的强大江湖中人,只会卖弄风sāo,作践自己,成为男人看不起女人的罪魁祸首!你以为自己聪明?不过蠢材一个,像你这种自己没有力量的女人,就算是再聪明的男人也保护不了你!”

    那女人说罢,见霄红妃不哭不闹不喊不求绕,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便没有了继续再骂的兴趣,把披袍一拉,故意粗暴的往肩膀上一抗,却仍然没有听到霄红妃吃痛呻吟,心里倒也稍稍改变了对霄红妃的看法,这股子硬气,在卖弄风sāo迷惑男人的女人里是少见的。刚才的动作她相信足以震的霄红妃腰部剧痛,甚至受伤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倒还有点骨气,可惜,有这份骨气要是用在练武功上,一定能当一个自食其力。自强也能闻名江湖的女人,偏偏卖弄风sāo,迷惑男人去找寻自己在江湖中的声名地位,享受富贵!”

    那女人扛起喜儿,飞走疾驰,直往离开武当圣地的方向以北飞奔疾走

    刚奔走没有多远,吃惊的发现,意识搜索的范围内,前方突然多了一条能量波动很强大的人出现,那种强大非常惊人。这样的异常强大的能量波动让她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这样的强者的出现绝对不是巧合!如此强大的能量波动,绝对不是弑神决的内功能量波动。

    ‘如是我闻?还是群芳妒!’

    战?那不是她的任务,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使她再怎么自负,也绝不认为自己有能够什么战胜的机会。那女人扛着霄红妃,全速飞驰疾走,果断选择偏离原本的路线,以尽量远离群芳妒的方向飞驰疾走。

    她的速度实际属xìng使用值在白sè黄昏众多的影子里,是数一数二。正因为如此。才会被安排了负责这样的任务。

    比轻功,她不是没有自信。

    但是,她很快发现,她的自信面对群芳妒果然是错的。

    这个恐怖的女人轻功飞驰疾走的速度比她快。还快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在拉近,从原本的十五里,拉近到了十里,八里。七里,六里……

    紫衫哼着歌儿刚回到武当大殿。

    后花园的偏殿里,剑大盘膝打坐。隐忍着内心的愤怒,听着门吱呀打开,感觉着紫衫进来,笑嘻嘻的在他面前的桌前坐下。“这就是白sè黄昏做的事情?好一个小剑,如此卑鄙无耻!”

    “嘻嘻,你生什么气咧?黄昏哥哥是君子,不等于我也是嘛。紫衫只是个女人,君子是男人呀,女人可不是什么君子咧!”紫衫嘻嘻笑着,一点惭愧的神sè都没有,也没有跟剑大吵架的意思,吵架那类的事情太无聊,她可从来不愿意做。

    “你想说小剑不知道?”

    “说了你也不信咧。”紫衫嘻嘻一笑,自顾斟着茶水,动作轻柔缓慢,根本没有着急的意思。

    应该着急的人是剑大。

    “说,条件。”

    “三百年。”紫衫随口便答。

    “太过份了。”剑大眉头一沉,让他为小剑和紫衫做三百年的事情?即使一天,都让他觉得自尊受辱,如果不是为了喜儿,他即使混的再落魄,也绝对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嘻嘻,我本来以为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咧!你想呀,我一定会找霄云喜聊天说话,请她喝喝茶,喝喝酒,如果说,你为了救她还跟我讨价还价,她多失望哩?你能喜欢她四百多年,还怕再为了得到她而付出三百年的时间吗?嘻嘻,你呀,应该毫不犹豫的答应咧!霄云喜一定会很感动的咧,三百年后,她一定会心甘情愿的跟你在一起。因为那时候呀,已经没有灵鹫宫了,乐儿等魔女也会一个不剩的全部重生,再也爬不起来了咧!”

    “两百年就是我的极限。我答应的时间越长,喜儿失去zìyóu的时间也越长,这么简单的事实我不会忘记。如果你愿意,就成交,不愿意,此事再也别谈。三百年时间,足够我把江湖所有的角落都翻遍,把海洋孤岛全都找遍,这样的条件,让人怎么接受?”剑大坚定的态度中,还透露中明显的,压抑的怒火。剑大看着面前欣然微笑的紫衫,尽管早就知道紫衫就是这样的,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仍然莫名的,怒火中烧,无法压抑。大约这就是许多人所说的那样,站着说话不腰疼,旁观的时候觉得这样的紫衫理所当然,身处其中的时候,才知道那种可怕多么让人愤怒又无奈。“如果你不是这么聪明,也许被卑鄙邪恶的依韵会真的喜欢上你。”

    “嘻嘻,你错了咧!紫衫不聪明,开始就不会在依韵身边了咧。”紫衫欣然微笑,却正说着,突然又陷入沉默。

    剑大眉头一挑,心里升起莫名的不安。是否事情出了变故?

    “不能杀!”

    扛着喜儿的人,飞走疾驰的迅快,但是,她拼尽了全部的力量,用上了最快的速度。始终无法减慢跟背后追击的群芳妒之间的距离的迅速接近。面对这样的事实,她不得不承认,群芳妒的轻功和速度实际属xìng使用值的综合水平带来的轻功奔走速度远远在她之上!

    任务必将失败,这已经是无可改变的残酷事实。即使让原本以防万一负责拦截接应的影子赶来,也根本挡不住群芳妒这样的敌人。那女人传音入密告诉了紫衫眼前的处境。

    “事情失败了,群芳妒不知道为什么会准确的知道我的行动,我甩不掉她,再有半刻钟就会被追上。请指示”为了任务,作为影子在必要的时候即使拼命,不惜一死。也应该善始善终。但这样的决定权不在她的手上,而在紫衫和小剑手上。

    “放弃任务,白白送死没必要哩!”

    紫衫的回复也果然如她预料的那样,而她,也早就做足了准备。“那我杀了她!”

    “不能杀!”

    传音入密中的惊呼声交响的时候,扛着喜儿的那个影子的短剑已经无法停下的,刺上了喜儿的心脏

    为什么不能杀?

    这样的一个无耻的女人,即使杀死她也是多余,至少也能让她品尝一次痛苦的死亡滋味。至少也能稍稍解气!

    为什么,不能杀?

    疑惑的念头在她心里闪现的同时,她带着疑问,疑问里。还带着莫名的不安。因为她长久信任紫衫的意识本能让她觉得,其中一定有特别的理由!

    可是,她是速度流高手,原本没有打算收手的一剑。已经来不及停下。

    一条深紫sè的疾光,夹带着浓烈的,让人莫名压抑。仿佛把周遭空气都变的森冷yīn寒的杀气,一闪而逝

    无从回避,无从反应。

    因为那道深紫sè的疾光从披袍中喜儿的真空袋里飞shè出来的速度太快,快的让她这样的速度极端流高手在措手不及下都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眼睁睁的……

    不错,她是眼睁睁的看着深紫sè的疾光一闪,就穿透了她的心脏。

    剑上强大的力量,带着她的身体,抛飞……

    被披袍包着的,无力的霄红妃衰落地上的时候。

    她的身体犹自在剑的冲击力量带动下,在虚空中横飞……

    她的脑海中,叫响着紫衫的话,不是那话说的太晚,而是她这一剑刺的太早,也刺的太快!

    “霄红妃身上必定带着依韵放在乱邪城里的魔剑,杀人的杀气会导致魔剑发动的咧!”

    “抱歉,主上……”那女人的意识,黑了过去。在重生点复生的时候,满怀愧疚,倘若不是以为是关键要的小事而没有先询问紫衫,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她自己重生了,还得浪费一张武功恢复卷轴。这些年来,江湖厮杀不断,多少影子都重生了在等待武功恢复卷轴,如她这样武功高的,自然等的时间最短,却害了别人要苦等更久。如此珍贵的武功恢复卷轴,就这样因为她的错误而浪费了一张,心怀愧疚,在所难免。

    “算了咧,武功卷轴还得等三个月才有咧,你先在东海边的山庄休息几个月哩。那里的环境很好,你一定很喜欢的咧。”传音入密那头的紫衫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却让她更觉得愧疚。不由暗暗发誓,绝对,绝对不允许还有下一次!

    武当山,大殿。

    “算咧,人又被抢走了咧。”

    剑大心头一震,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屈辱的答应紫衫的条件,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错过了今天,下一次,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吗?“很遗憾,看来我只能杀了他。”

    “死的是你咧,依韵是最强的,跟白sè黄昏一样强。”紫衫嘻嘻一笑,没有丝毫失败的沮丧,自顾站了起来,泡好的热茶,也没有品尝的兴趣。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为他说话?你以为,那样的卑鄙小人会原谅你?”剑大简直觉得依韵身边的女人都无可救药,紫衫如此一个人,竟然到了这种时候,还在维护依韵。喜儿那样的人,竟然会跟剑如颜一起侍候依韵!这一刻,剑大内心充满了挫败感。他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带走喜儿的路上,当喜儿说出那句,会死的话时,他就知道,他是在欺骗自己。喜儿并不是被强迫而留在依韵身边的,也根本没有意愿要跟他走,甚至根本不认为他的念想能够成功。

    而现在,紫衫在说着一样的话,做着一样的事情。

    是的,她们都在小看他剑大!而且还疯狂的,完全没有理智的喜欢着一个卑鄙无耻,又yīn险歹毒,花心滥情的肮脏家伙!

    “剑大,你知道喜儿为什么从来不喜欢你?”紫衫站在剑大身边,笑着,问着,但剑大听得出来紫衫语气里那少有的,认真。

    “你知道?”

    “因为你是一个,用最自大的态度,看待别人的人。对待人任何人都不例外。”紫衫说罢,竟自去了。

    剑大沉默的端坐在大殿里,紫衫的话,让他沉默无言。他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但紫衫根本没有争辩的意思,那是结论,紫衫的对他的结论。

    剑大静静的端坐着,因为他知道,他什么都不需要做,依韵就一定会来找他,而且绝对不会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

    但这个机会,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天赐良机。

    一个能够杀死依韵的机会。

    事情失败了?未必。

    尽管未必能够再次夺走喜儿,但是,剑大相信,失败的仍然是依韵,因为他今天会死在武当山上!

    “副掌门人,正义联盟的盟主在武当大殿前等你,小剑圣主请您过去一趟。”

    当一个武当派弟子来的时候,剑大一点都不意外。

    “好。”

    包着喜儿的披袍,被群芳妒拽了下来,丢掉一边。

    群芳妒蹲下,看着似乎腰痛而站不起来的喜儿,不由长袖掩面。“呵……”的一声轻笑。“弱女子就是这么可怜,你得习惯呢。跟着依郎这样的人,在江湖中有的是不太平的时光,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呀,呵……你得自己习惯。”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五十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