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章 不速之客

第四章 不速之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道教之光的模样让无数武当派的人都感到意外,原本都以为那应该是什么神秘的物品,不料,只是一本青色的书。

    只是紫衫取出来的时候,书上亮放起来了青光,青光的照亮,让原本书册的模样完全看不清楚。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就这么一团青光,在紫衫双手手掌上捧着,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许多站在后面的武当派弟子忍不住施展轻功跳起来,只为能够看清模样,于是许多人跟随效仿,一时间,周围的武当派弟子全都在蹦啊,跳啊,犹如在比赛谁的轻功跳跃的更高。那些更远些的,即使跳起来也根本看不清,就急急忙的询问相识的人,或者在门派频道里头呼喊询问。

    “道教之光长什么样?”

    “道教之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祖师接过道教之光了吗?”

    “怎么还没系统公告啊?”

    ……

    一时间武当派的门派频道里头全都是诸如此类的声音。

    紫衫手捧道教之光,站在张三丰面前,欣然微笑道“道教之光最应该给师父咧!”

    “昔年道教三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共创这道教之光,魔神大战,多少道教高人葬身于战乱之中,三清天尊经历漫长的神魔大战战火洗礼,终于得道,自此解散道教,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从此了无音信,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何处修行。道德天尊悠闲天地之间,追逐与炼丹制药。一应俗物再不曾沾手。老道每每思及都觉得心中惭愧,几百年修道却始终未曾达到那等境界。心中总以为大道自然,却又舍不下武当派的一门弟子,如此一而再再而三,至今还是在这武当山上啊……”张三丰喟然长叹,一是唏嘘感怀不已。

    但凡修道之人,谁不是求能够修成大道,不是希望自身能够得道。得道之人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与平静,得道的心境才能够与天地同存。达到真正的天人合一之境。但说来容易,实则困难。多少所谓的道家高人,一时退隐江湖,结果却又插手俗物,结果落得曾经的修行举,说白了,这就是未曾真正得道而已。真正得道者。如那菩提老祖,悠闲天地之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知道多少;又如三清中的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自从退隐,几千年来又何曾听说过有人见到他们的踪迹;道德天尊虽然没有退隐到别人不知道的地方。但几千年来三界经历多少事情变化,道德天尊却一直能够悠闲自得,不为任何事情所困,从何处来,归何处去。离长久地,从没有留恋和不舍。衣袖挥摆,说走就走,说来就来。

    “师父,黄裳义之所至,这道教之光就是他送来的咧。如果不是他,道教之光就落入杀戮传说之手啦!杀戮传说本想用道教之光利用黄裳对抗西天极乐,黄裳明察秋毫,在江湖中行走中发现杀戮传说用心不轨,于是舍生取义,把道教之光托付给师父。请师父收下吧,这是黄裳以及许多道教中人共同的心愿!”

    “嘻嘻,师父不必唏嘘感叹呀!三清经历多少年的天地混乱才得道,师父不过修道几百年,当然不能那么快就领悟嘛。虽然有三清和许多道教高人的先例在前可供学习,后人自然会更容易些,但再容易也不是几百年就能成功的事情哩!”紫衫欣然微笑着劝解,张三丰听了,不禁晒然一笑。“不错不错,求道一事,本不能急于求胜,成则成,未成则未成,未成而强求成,不过是自欺欺人自以为成。落到后来,也终不过是半途而废的结果。黄裳,可惜……”

    &nbsp“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黄裳的死,让多少修道的npc都为之唏嘘感叹。

    张三丰双手接过道教之光,面对道教的至尊宝物,即使是张三丰下意识的要以最郑重其事的态度面对。

    无数双眼睛,就那么盯着道教之光落入张三丰之手,没有系统公告——但看着的人都在心里猜想,道教之光力量的启动一定需要特殊的开启办法,因此都紧紧的盯着,等待着这件宝物带来的奇迹发生。

    就在这时候——张三丰接过道教之光的时候,目光突然投落在南面,神情变的颇有几分凝重之态。

    可名在内,剑大,加,紫衫,暮色,小剑等高手的目光,全都一齐投向南方。

    “那就是依师弟的气息……”可名轻轻说着,知道张三丰其实根本没有见过依韵,自然不知道这股惊人的杀气的主人“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谁。

    张三丰面露差异之色,尽管早就听说过正义传说依韵走的是杀道,但也万万没有料到,一个出身无党派的弟子,竟然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杀气。相较于加所表现的杀境力量,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深紫色疾光中,夹带着些红,白玉颜色的疾光在其侧,两道疾光飞快穿过人群头顶之上——一路飞停在了张三丰面前。

    依韵面无表情的望着张三丰,语气淡然的抱拳道。“恭贺祖师出关,未得邀请,冒昧前来,还请祖师恕罪。”

    依韵身旁的霄红妃神情轻柔,淡定自若,尽管有无数武当派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却仍然怡然自得,全然没有被人关注而产生的心理压力。许多武当派弟子看着她一身红衣,楚楚动人,柔弱恬静的美态时,都禁不住又把目光移到紫衫脸上。于是,许多人心里默默的为依韵犯愁叹气,自觉如果换成了是他们有了紫衫这样的妻子,面对霄红妃这样并不逊色什么的红颜时,只怕也难以抉择。许多人便也觉得霄红妃能够突然成为正义联盟盟主夫人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晚辈剑如颜,拜见张掌门人。”剑如颜神情淡漠的抱拳作礼,她不是武当派弟子,也并不是很喜欢张三丰。原本她最初加入的南海剑派也是道家,但是,南海剑派追求的是隐士的道法,对于武当派这类张扬的道门从来嗤之以鼻,虽然都是到家的人,其实彼此并不和睦,事实上也根本没有来往。如今的剑如颜自然不会仍然受到南海剑派的许多影响,但如今在她眼里,南海剑派的道法境界不是大道,武当派的侠义之道也同样不是,只不过武当派的侠义之道本是得人心的道,因此声名赫赫,引许多人崇拜敬重而已。

    “正义传说身黑而心红,无怪乎可名始终引以为憾,难以释怀;无怪乎暮色一直引以为傲。”张三丰暗暗叹息,却没有太多的话说,依韵仍然以曾经武当派低辈弟子的身份称呼他为祖师,但他却自觉承担不起。何况这样的一个人当初没能够引往武当派武学的正道,结果被驱逐出派,一路走上邪恶的杀道,这不仅仅是一种遗憾,还是一种难辞其咎的过错。此刻终于见到依韵本人,张三丰也确实意识到这样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拉回正道。邪恶的杀道他只会不停的走下去,谁也无从劝阻。

    依韵的到来,让可名意外之极,别说是她,在场的任何人,恐怕都没有想到。但他来了,武当派也没有拒绝驱逐的道理,张三丰也更不会做这种事情。可名很清楚依韵的为人,如果说他今日来没有目的,那是不可能的。但目的何在?

    可名略一思索,看见同来的剑如颜的时候,心里头就有些明白了。

    剑大沉着脸,盯着霄红妃看着,但后者似乎对于他的目光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只是如同看待别人一样,在扫过的时候,掠过。仅此而已。

    但剑大此刻心里头是何种滋味,却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一个喜欢了几百年的女人,此刻却在面前,在另一个男人怀里,静静的立着,对于他这个故人还采取犹如根本不相识的姿态面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

    反倒是本该反应最大的紫衫,却显得反应小的离奇,甚至根本没有反应,连本应该跟依韵打招呼的反应也没有。

    许多武当派的弟子暗暗高兴,琢磨着一定是正义传说依韵的花心作为激怒了紫衫,说不定两人已经分道扬镳。这当然是值得让许多人高兴的事情,因为那意味着,别的男人都有了机会。

    “自从离开武当派,几百年没有回来过,这一次来希望在武当山游玩居住几日,希望祖师不会逐客。”依韵淡淡然说着,却让人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到底所为何来。

    张三丰神色慈和,别说依韵曾经是武当派弟子,即使只是一个普通客人,原本这也是武当派应尽的待客之道,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就让可名带正义传说到处看看。”

    “多谢祖师。”依韵淡然说罢,再没有了话说。

    道教之光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他的突然到来本就已经打断了许多人期待的那一刻,如今寒暄过了,自然不能继续妨碍武当派的大事进行。

    在众人的注视下,张三丰手里的道教之光中的书册,一页页的翻开,翻开,不过片刻,张三丰就已经粗略的浏览了一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