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邀约

第一百九十五章 邀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木屋里的清风徐徐仍旧对着镜子在收拾自己的仪容,似乎对于加一个人的离开,无动于衷。

    山林中,加驻足。

    这时候的距离已经超出了清风徐徐意识能够捕捉到他能量波动的范围,但他仍然能够捕捉到清风徐徐的意识波动,杀境让他甚至能够大约知道清风徐徐此刻的内心情绪变化。

    莫名的不舍。

    莫名的眷恋。

    这样的滋味,加觉得许久未曾有过,又或许,从来就未曾有过?

    有的,很多年前的成长院,离开的时候,加多年暗恋的那个女孩选择当技能师。那时候,加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不舍……但是,他的路在江湖。踏入江湖很多年后,加仍然会不时想起那个曾经暗恋却因为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和未曾表白过的女孩,但想起的时候越来越少,想起的感觉也越来越淡,那种思念已经不能称之为思念,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淡然的回忆。如同回忆许多曾经并肩作战而又离开江湖的那些一品堂里的朋友们一样。

    直到很多年后,加甚至再也想不起曾经对那个暗恋过的女孩的感情原本是什么样的。时间就是具备如此可怕的威力,跟红尘拂衣挥别曾经的几百年时光里,两人没有真正的分开过,偶尔因为任务需要各行其事的时候,次数也很少,那种分别十分短暂,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此刻,这种分别的滋味,却让加突然记起了曾经经历过的许多。

    是那些,以为已经遗忘的再也记不起的曾经……

    加静静的在山林驻足了一阵,直到,感觉到清风徐徐的情绪强烈的变化的时候,他终于迈步,径直前走。

    山林里,再没有了他的身影……

    一条身影。飘然飞落木屋前。

    出现在木屋里,清风徐徐的背后,一双手,轻轻的,温柔的抱着清风徐徐的肩头。轻轻的,抹去了她脸上断了线般花落的泪水。“情字伤人,你偏偏痴情,求不得。放不下,煎熬的,是你的心,憔悴的是你的容颜。”

    清风徐徐再也压制不住内心悲伤的情绪,一只手仅仅的捂着心口,使劲的,放肆的让眼泪爬满了脸上,纵情恣意的哭了起来……

    如是我闻静静抱着她,沉默不语的用温暖,作为给她的。有限的安慰。

    情殇从来不是言语能够化解的伤,只有时间。也只有人自己能够从那种伤痛里解脱出来。犹如人要吃饱,只能自己把食物吃进肚子里,别人在旁边如何描绘饱足的感觉也无法让饥饿的人真的变饱。

    许久。

    泪水终于流干的时候,清风徐徐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痕,没有在悲伤,脸上反而挂上了一抹微笑,一种幸福的。深深为之珍重的微笑。她仍然捂着心口,轻轻的说着。“这样的痛,让我很高兴。真的。因为我知道自己,真的真的很爱他,至今仍然是。没有痛的分别,那是麻木的,不是吗?如是我闻,你曾经有过这样的心痛吗?”

    “有。”

    清风徐徐背后的人是如是我闻,她轻轻的说着有,那语气,带着特别的强调和沉重。

    很久之前,如是我闻对心有千千结说过,能够满足她的心愿,但这个过程一定很累,也很苦,需要付出的非常多。那时候心有千千结说,只要能够实现心愿,不管再辛苦,她也愿意去做。从那时候开始,如是我闻眼里,心有千千结就是一个为了追求爱情的傻瓜。江湖中的事情从来难以得偿所愿,许多人最喜欢的某个人,偏偏不喜欢自己,甚至连缘都没有。时间流逝之后,人都会退而求其次,逐渐忘却了曾经的最美,转而注意身边的那些,可以选择的非完美。

    人的愿望,江湖中的事情,人的情感,历来都是如此。

    但总有一些痴人,非君不嫁,眼睛里,心里头始终只盯着那一个,即使根本得不到,也从来不做别的考虑。这种人当时人痴人,却痴的让如是我闻喜欢又欣赏。

    “你们还会再相遇的,我感觉得到,他的心,也有不舍,也有眷恋。但他是加,他不会因此就立即回头,又或者说,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回头。现在你很悲伤,但是要不了多久,你们前方,仍然有交集的路口。在那个路口再一次相遇的事情,就是你心愿达成的时刻。”

    “怎么才能通往那条路呢?”清风徐徐轻轻的问着,她从不怀疑如是我闻的判断,因为至今位置发生的一切,跟加经历的种种,几乎都如同如是我闻的判断那样在发展。就如同很多年前,如是我闻告诉她,跟随她一定能够实现她的心愿一样。为此,她勤奋修炼武功,为了能够成为加身边的那个人。加是江湖中人,永远不需要一个花瓶,只有武道中人才是能够跟他长久相处的人,正所谓志趣相投,便是如此。

    “去武当派。在张三丰闭关出来之前,约见红尘拂衣挥别曾经。”

    “红尘拂衣挥别曾经?”清风徐徐微微一怔。“她一直躲在掌门人密室,为了避免被正义联盟一品堂的人伏击杀死,从来不出来。”

    “她会见你的,一定。”如是我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如同来的时候一样,飘然远去……

    官道旁的小饭馆,加沉默的吃着东西。但是胃口不太好,重获自由本来应该是件值得欣喜的大事,但是,他却没有欣喜的感觉。因为这一天,本来就一定回来。

    他没有胃口,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心里头莫名的不舍情绪固然让人很难高兴的起来,但加还不至于因此而变的消沉失落。

    饭菜不合口味。这就是最简单的理由。

    “这里的饭菜一定不怎么合你的胃口。”一个没有见过的女人,突然走到加的身边。

    加抬头看了眼,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叫夕阳武当。”女子自我介绍,毫无疑问,她是武当派弟子,一身道袍几乎就足以说明一切。

    “我不认识你。”十年来江湖中发生的许多事情加虽然并不都知道,但是一些大事情,他仍然知道。曾经杀人太极门的高手经常都会传音入密对他回报,武当派的情况,他当然也了解。红尘拂衣挥别曾经如今是武当派的掌门人,他想不到武当派的弟子来找他是为了什么。又或者说,他能够想到,却觉得很难相信。眼前的相遇当然不会是巧合,知道在这里等他,知道他会在今天出现在这里人的,本来也不多。

    “在下是奉掌门人之名在这里等候您的,掌门人知道,您不会回去正义联盟。如今的江湖形势分明,您当然也不会选择加入入世佛门。如您这样的高手如果要子自创门派固然很容易,可是现在的江湖形势分明,西天极乐为首的入世佛门已经雄霸江湖,武典的存在决定了江湖新人很难会选择入世佛门意外的势力。武当派如此,正义联盟也如此,灵鹫宫的灭亡更说明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如今的江湖里,除了正义联盟的女娲圣地外,就只有武当派能够以不加入入世佛门却能够存在。您本是出身武当派的前辈高人,武当派的衰败一定也不愿意看到,如今武当派又有不败传说和神话传说加入,还拥有道教之光,将来对抗西天极乐的核心一定是武当派,而不会是正义联盟。在这样的形势下,与其徒劳无益的自创门派,何不回来武当派,为武当派的未来而战呢?”

    夕阳武当说着早就整理妥当的说辞,虽然她自己觉得这些说词并不高明,也没有什么力度。但出发前,红尘拂衣挥别曾经并没有交待她怎么说,夕阳武当唯恐不能完成任务而请教的时候,红尘拂衣挥别曾经反而让她不必紧张。“江湖的事情,一切都是形势,形势需要的时候,不需要什么说辞就能够实现,形势不合的时候,巧舌如簧也难以改变什么事情。”

    加沉默的听着,其实也没有听。他并不相信红尘拂衣挥别曾经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在他的印象中,红尘拂衣挥别曾经绝不会邀请他加盟武当派,甚至不会愿意再见到他。见到他,犹如勾起曾经失败的,几百年的情感经历。但是,当夕阳武当表明来意的时候,加却并不觉得意外或者震惊。这说明,红尘拂衣挥别曾经已经放下了过去,彻底看开了,自然也就无所谓再跟他相对。这样的变化让加意外,但是,很高兴。因为他早已经放下了,也不希望曾经的伴侣一直沉浸在过去无法自拔的痛苦。

    如今的江湖形式夕阳武当即使不说,加也很清楚。在加原本的设想中,宁愿一个人流浪也绝对不会回去正义联盟,因为他证明的自己还没有得到答案。入世佛门跟是加绝对不会考虑的选择,除此之外,江湖中只剩个相对中立的剑王山和武当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