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十年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十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丹心脸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心花怒放。得到了这样的机会,才有可能真正打拼出在联盟里的声威,仅凭擅长笼络人的手段得到的别的高手的交情,从来都不是江湖上稳定的交情。尤其是在大势力中,这样的人或许能够让许多高手都给面子,但是,永远得不到高手们足够的尊重。说白了跟靠嘴皮子吃饭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丹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要让依韵信任自己,通过丹心的观察,关键不在于表达忠心,所谓的忠心依韵几乎不相信,依韵需要的,是有实力,有能力的高手而已。

    妖瞳不动声色的看着丹心脸上挂着的微笑,丹心的想法不必说出来,她也心知肚明。联盟里有许多样的人,妖瞳最喜欢的就是丹心这样的人,没有野心,没有欲望就没有积极做事的源动力。倘若每个人都无欲无求,别说联盟的存在了,即使以门派单位的势力都根本不可能存在。那样的江湖当然也和平了,却也不再是江湖了。“你想什么时候开始,需要联盟提供哪些帮助?”

    丹心微微一笑。“一个人就够了。花语如果失败了,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这样的回答让妖瞳十分满意,也让依韵十分满意。丹心当场告辞,一副受命而立即行动的姿态,让妖瞳大为赞赏。“这个人收留的真好,将来一定能够成为联盟里有价值的人。”小龙女也同样赞同的点头,联盟里需要这样的人,尽管她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也谈不上很喜欢这样的人。

    “红尘拂衣挥别曾经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没想到离开联盟后的她竟然成就了这么让人意外的结果,她的表现很好,好的让人意外。武当派未来的崛起已经成为必然,让武当派成为扛起反对西天极乐大旗的门派,将来正义联盟仍然会被边缘化,就想过去天机派当盟主的时候一样。”妖瞳为此烦忧。一品堂的许多高手都颇有微辞,认为应该杀了红尘拂衣挥别曾经,但在这件事情上依韵一直认为没有行动的价值,表现的并不积极,妖瞳此番重提,原本也是受了许多一品堂高手的请求托付,希望能够在这件事情上更积极的进行,尽管有难度。但一品堂的高手们认为只要真的让他们去做,事情就一定有成功的机会。

    “再议。”

    依韵的回复让妖瞳无可奈何的沉默,知道这件事情上依韵另有想法,或许跟加有关,转达的心意已经做到,妖瞳也就不再无谓强劝。

    “加,也被抓了很多了年了……”

    的确,加被心有千千结,不,现在是叫清风徐徐囚禁了已经很多年。

    “有个小和尚很刻苦。诵经礼佛十分勤奋。小和尚住的僧房前泥土中,有一条比小和尚更勤奋更早起的蚯蚓,天不亮便啼叫。谁能听到蚯蚓的啼叫?小和尚就听得到。小和尚一听到蚯蚓啼叫便起床做课,做得连神佛罗汉们都赞叹。私下悄悄议论:这小和尚善缘不浅,日后必成正果,位列仙班。

    一天又一天的漫长岁月,比寺前老白果树上的叶子还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和尚终于厌烦早课诵经,贪睡懒起。可恨那蚯蚓照旧黎明即啼,打扰小和尚的甜梦。小和尚手提半壶开水。烫死那蚯蚓。

    方丈下达处分通知:命小和尚“自裁”,到距雪赛寺东南方三里处的“千丈岩”舍身赎罪。那千丈岩名符其实,悬崖足有千丈。莫说跳下去。便偷看一眼,也做三夜恶梦。小和尚只瞧了半眼,一眼没瞅完,便把双目紧闭住,双手捂严,那泪水便从手缝中流出,啼哭得山响。

    东吞村的屠夫,杀猪卖肉完毕,回家路过此地,闻听如此凄厉啼声,虽杀猪成性也动了恻隐之心,循声来至千丈岩。

    “小师父,何故悲啼?”屠夫施礼问道。小和尚哭着具实道来。

    屠夫听罢,突然顿悟:“小师父,你伤害一条蚯蚓,方丈就命你跳崖自赎。我杀猪三千头有余,该当何罪,这崖么,应该我来跳!”

    说进迟,那时快,屠夫放下屠刀,纵身一跳,坠入千丈深崖,如一片落叶从参天大树上飘落,小和尚吓得一屁股坐到一块棱角尖利如刀的石峰上,竟不觉疼痛。没料眼前出现了奇迹:一刹那,从千丈峡谷到万里云天,鼓乐齐鸣,祥云朵朵,只见那跳崖屠夫,从峡谷中徐徐升腾而起,跨一只羽毛洁丽的白鹤,飘飘摇摇竟向敞开着的金碧辉煌的南天门升天而去,小和尚惊叹得连呼“阿弥陀佛”不迭。唉,刚才为什么自己不先跳呢?小和尚后悔了。

    原来,西天佛祖怜悯小和尚平日苦修,日诵经课,很是难得。所犯烫死蚯蚓之错误,如跳崖自赎,则更见其悔悟的决心,说明这小僧善根不浅。特派仙鹤仙乐于千丈崖迎候,待小和尚纵身一跳,便叫他落在鹤背上升天而去。没料到小和尚贪生怕死,一念之差错过“天机”。于是被屠夫以快速顿悟法捷足先跳,又捷足先登天界佛国了。

    于是小和尚在千丈崖岩畔,手捂着脸直哭得化成一块山石。”

    清风徐徐轻轻说罢故事,收起了面前的木鱼。

    加静静端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语气淡然的反问道“这就是你讲的最后一个故事?”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杀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杀人呢?”清风徐徐微笑说着,但这样的话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比起十年来她讲过的许许多多别的故事而已,今天的故事显得十分没有说服力。

    “你知道一流高手跟超一流高手的根本差距在哪里?”加淡淡然反问。

    “难道不是武功的高低,意境的修为高低吗?”

    “真正的超一流高手都一定有自己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判断。其中或许有许多是荒诞和注定灭亡的,但是他们有共同点,那就是,相信自己的信念,即使是错误的信念。失去这一点,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超一流高手。真正的超一流高手绝对不会人云亦云,所以他们才会拥有独到的武功,倘若人云亦云,如江湖上无数人那样追随江湖录上谈论的那些所谓的强者武功修炼路线而走,最多不过是一个一流高手,或者成为超一流高手里垫底之列。”加淡淡然的一番话,似乎跟回应清风徐徐的佛法故事全部相关。

    “所以,最后一个故事仍然没能够改变你的心,你仍然不愿意向佛。是吗?”

    十年前,加因为清风徐徐的错误,自己回到心有千千结这里,只当从来没有被人救出去过。十年来,他的杀气早就被清风徐徐的佛法消化殆尽,虽然失去了杀气的力量,但是加并没有失去杀境,只是没有了杀气力量的杀境,原本就力量大减,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威力可言。当时两人就约定,十年的时间,如果清风徐徐无法让加从此一心向佛,那么,她就跟加走。

    这是十年之约里,最后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很可笑,编造这种故事的人更可笑。既然一个和尚已经放弃了修行,失去了向佛之心,成了佛又能如何?偏偏那方丈怜悯他的过去给他机会,说好听点是善良,说难听点是以个人喜恶粉碎公平,粉碎规则,跟大势力中任人唯亲的本质有什么不同?”加语气淡然,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因为在他眼里,原本这些佛教的故事全都可笑的不堪一击,编故事的人的水平不值一提,还不如江湖录上许多的八卦事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更可笑了,以你的说法知杀戮之错本就是修行,故而能够从错误中修行出正果。那么,置那些一心向佛勤奋修行的人于何地?一个百无禁忌的杀生之人,突然一天立地成佛;无数勤奋修行自幼遵循佛教修行之法,忍受诸般戒律的人反而一夕之间成了佛。佛是倡导人前去杀生三千成佛更容易更轻松,还是在倡导人苦苦修行?这种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纯属为了蒙骗劝导人而编造的故事你竟然也拿来跟我说?”

    清风徐徐脱下了一身佛衣,就那么赤着身子在加面前换上了一袭淡绿色的长裙。对着镜子,挽起长发,细心的收拾整齐。“十年之期已至,当年说好,十年后你仍然无心向佛,这里就再也不是囚禁之地,从此你也不再是囚禁之人。来去自如,你可以走了,无论想去哪里都可以。”

    十年,过的真快。加其实并没有记着时间,因为时间太久,已经懒得去记忆。反而是清风徐徐却每天细数,甚至连时辰,刻都记着。最后一个故事说完的时候,其实就是十年之期达到的时候。

    十年前,清风徐徐说过,她相信加离开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他。

    加沉默的走出了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