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归宿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归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淡淡然瞟了眼零儿怀里的喜儿。“算什么秘密,就她的性格,回头还能瞒着容儿她们?”

    零儿怀里的喜儿陷入昏迷状态,失血过多,让她神志不清,静静沉睡在零儿怀里的时候,又换上了零儿真空袋里常备的白色衣裙,一时间全然没有了平日的戾气,那张脸上再没有了平时妖美的姿态,取而代之的是,与小杀戮十分相似的,切切柔弱的,恬静。昏迷中的喜儿无法继续维持千面神功改变真实的面貌。

    零儿晒然失笑,看着怀里的喜儿,这般的模样,她的的确确是第一次见到。“我现在才知道容儿和乐儿,月儿为什么那么喜欢小杀戮,她们的确很像,这就是喜儿千面神功背后的真实模样?难怪紫衫以前常说,喜儿看起来无害,实则比谁都可怕。那时候虽然知道喜儿的模样是千面神功变化后的虚假面具,但实在想象不到她本相竟然跟虚假面具的那张脸反差这么大。”

    “欺负的冲动。”

    “掐死的冲动。”零儿说着,失声大笑。

    喜儿的本相,江湖中人见到的本来就没有多少,很遥远的江湖时代曾经见过的那些人,几乎都退隐江湖了。正因为本相太过柔弱,无论如何不像灵鹫宫的大师姐,灵鹫宫的宫主,所以喜儿才一直身穿血红色的衣袍,用千面神功改变后的妖美成熟的脸面对江湖中人。这样的心情,见过小杀戮的人都会有切身的感受,小杀戮的那张脸,那身形实在太不像一个江湖高手,别说高手,甚至连个江湖中人都不像,一副任谁都能欺凌,柔弱的,怯怯无力的姿态。

    从过去到现在。多少江湖中人因为她那张脸而主动冒犯,结果当然是冒犯的人都死的很快,死得很惨。但这样的人却从来都没有减少过,就算知道小杀戮外表和武功严重反差的事情,当真正见到小杀戮的人,不认识她的人,仍然无法把她跟灵鹫宫魔女之下最强高手之列的声名联系在一起。

    “此地不宜久留,走吧?”零儿挂上长披风。把昏迷的喜儿包覆其中。“喜儿就算是死了?”

    “灵鹫宫的喜儿已经死了。”依韵面无表情的重复这句话,倘若不死,一切就没有了意义。

    “这就是她以后的脸了?”零儿犹自多余的追问。

    “如果你们合作的话。”依韵回应的淡然,事实上,众魔女不合作也无可奈何,封魔印封住的,喜儿的武功除了他和西天极乐的大日如来没有人能解开,当然,倘若大日如来又把封魔印传给更多江湖中人的话,又得另说。封魔印封印住的喜儿不会再是喜儿。倘若众魔女果真不合作,只会给喜儿带来灾难。而不是什么幸运。

    “我们能有选择?”零儿耸耸肩,微微一笑。这样毫无战斗力的喜儿,是不可能是喜儿的,倘若让人知道她是喜儿,谁能知道有多少试图报复和谋害她的人会使用多少手段接近?依韵能够永远呆在她身边守着?“我想,乐儿她们的心情一样,喜儿太累了。既然休息,那就好好休息。”

    “你该去找紫霄。”依韵伸手从零儿怀里抱过喜儿,如零儿一样。披上宽大的银色披袍,把昏迷中的喜儿包覆其中。零儿微微一怔,旋即哑然失笑。“那傻丫头,没什么可担心,过些日子就恢复正常了。不过也好,你应该有充足的安排,我带着喜儿回去正义联盟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猜测。”零儿说罢,微笑挥手道别,迳自奔紫霄离开时的方向追了去……

    紫霄在走,但不是走,而是施展着轻功,飞驰疾走。

    她不知道走了多少天了。

    因为一路上,她的状态都很糟糕,一直迷迷糊糊的,关闭了传音入密,不时自言自语,不时悲伤哭泣。那当然不是梦,她其实心里非常清楚,只是因为,不愿意接受,也无法接受——依韵是冷酷的,但在她眼里依韵从来不是无情的,就如同,紫霄知道依韵绝对不会杀死暮色一样;就如同紫霄知道,无血传说出现的地方,依韵总会避开必然相遇的地方成为战场一场;就如同,小琳的丈夫曾经一直是敌对阵营的人,但依韵从来没有打算杀死他一样……

    既是因为没有必杀的必要,也是因为依韵在避免存在必杀的必要。这样的依韵,一直是紫霄心里头的依韵。

    但这样的依韵已经死了,他亲手杀死了喜儿,不管因为什么理由,紫霄都无法接受。

    江湖……她发现真的不懂。

    这样的江湖,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思……

    紫霄哭泣着,蹲低。

    眼泪肆无忌惮的在流,空旷的林木中,只有她那持续了很久的悲泣。

    “如果这就是江湖,从开始期望江湖就是一个错误!”

    紫霄悲声高喊!

    也许是哭的太久了,紫霄没有了力气,发现肚子很饿,人很虚弱。

    她坐在地上,然后,发觉周围的景色有点怪,从来没有来过的感觉,却又有点眼熟。

    花草树木开放的太旺盛,色彩太过美丽,美丽的有点不真实……

    而她的面前,是一片漆黑的,熔岩。

    “新地狱……烛龙老爷爷那的地狱火山入口?”紫霄看着那黑色的熔岩,突然想起来了,当初跟依韵从这里出来的,火山周围的景象变化的让人根本不认识,但是这座黑色的熔岩火山口,仍然那么清晰,让人记忆犹新。它本来就太大了,大的超出常规。原本它的形成就来自非自然的人为,否则,黑色的熔岩一直藏在深深的地底下,当年蚩尤设计杀死依韵而制造的那场大爆炸把黑色的熔岩炸了出来,这才会形成这种规模巨大的黑色熔岩火山口。

    “我……为什么会回来这里?”紫霄茫然不解,费劲力气的思索着,思索着在来的途中的经过,可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因为那段过程没有多少清醒的记忆,就是那么喃喃自语,风言风语的自顾乱走。然后,变成发足狂奔。却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竟然来了这里。为什么呢?

    为什么?

    紫霄想着,想着……突然,笑了。

    她知道是为什么了,曾经苦苦渴望离开的地方,现在她才发觉。原来才是真正适合她的归宿。因为,她根本就不懂江湖,总在以为弄懂了的时候,却又很快为被新的疑问迷惑,然后,苦恼,思索,求解,得到答案的时候十分高兴。但这种高兴总难以持续太久,因为很快又会出现新的疑问。那些问题好像永远都解决不完似的。是因为她太笨?紫霄不愿意承认,她觉得。也许她就是不适合江湖,很多的人,犹如茗,厉,零儿之类的,在江湖中没有反复经历很多挫折就能够认清江湖,然后再没有太严重的苦恼和迷茫。更没有动摇和怀疑。

    如月儿,容儿,乐儿那样的。虽然曾经经历过许多的挫折和创伤,但是最后仍然能够认清楚江湖,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几乎没有迷惑和动摇的时候,即使有,也不过是犹如唏嘘感怀追忆过去时的轻轻一叹,叹息过了,她还是她。

    只有她,进入江湖这么多年了,总以为自己在成长,结果总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成长。

    原本,紫霄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最终成长的像容儿,乐儿,零儿她们一样。

    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她根本就不适合江湖,所以她才始终有无数的疑问和迷惑,因为江湖的残酷和冷血,根本就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

    冰冷,冰冷,比虚无更可怕的孤独和冰冷,没有温馨,所有的温馨都是一厢情愿的假象!是她一直以来的假象!一切的温馨都只是,有限度的,那种限度,远远没有她希望的那么多,也没有她需要的那么多,比她内心的底线还更少!

    “我终于明白了……难怪我一进浑沌纪元就被系统送进烛龙老爷爷那里,因为我就不适合江湖呀,因为,只有烛龙老爷爷那里才最适合我呀……真傻,我真是大傻瓜,到现在才明白!”紫霄仰面朝天,望着新地狱天空那尤其灿烂的阳光,看着火山口周围,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茁壮的林木,还有远处体形巨大的飞兽雄健的体魄,优美的飞翔姿态……一切的一切,曾经都是让她无比珍惜又稀罕的美景,离开烛龙沉睡之地后的她,从来都觉得这些景色看不厌倦,但此刻,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

    美景在她心里头,显得那么空洞;灿烂的阳光在她心里头,显得那么冰冷。

    “这样的江湖,我不懂,再见——”紫霄面含微笑,一跃跳出了火山口边缘……

    深紫色的紫霄炎骤然爆发,环绕在她身体周围,保护着她的身体,坠入了漆黑的,地狱火形成的黑色熔岩之中……迅速,沉没!

    一袭白色的身影,静静驻立在黑色火山口的边缘。

    零儿来的晚了,甚至捕捉到紫霄的灵魂波动,但是传音入密的状态改变了,从原本的关闭,变成了无法联系。这不是因为改了名字,紫霄从何而来,零儿当然知道,烛龙的沉睡之地是无法传音入密的。

    “她真的回去了。”

    传音入密那头的依韵,沉默片刻,淡淡然道“归宿在的江湖中人很多。”

    只此一句,就再没有了别的话说。

    零儿沉默的站在火山口边缘,也没有了话跟依韵说。因为他们都是老江湖,本来就见过太多江湖中的高手,身边认识的面孔,最终选择的归宿是,远离了江湖的最初。江湖上从来不缺乏退隐江湖的人,每天都有许多的江湖中人选择了退隐,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江湖也从来不缺乏热情洋溢,对江湖充满了幻想的新人加入。这样的浑沌纪元,本来就是江湖一直以来都未曾改变的真实。这种不舍和遗憾,从很多很多年前开始,如他们这样的老江湖就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如果为此悲伤而没有尽头,那么,就只能无止境的悲伤下去了。因为有太多的离开,本来就无从挽留,本来就无奈,甚至荒唐而让人不甘,不情不愿……

    一头雪白的发丝,在风中飘荡。

    断了白发,化成晶莹闪亮的寒冷晶体。

    晶体上,有一行小小的字迹。

    零儿随手抛甩,那跟白发就那么飘然坠入了黑色的熔岩里头,转眼就被吞没。

    这是零儿的剑魂绝技白发断情的能力,也是零儿第一次使用——白发断情

    第一次使用的白发断情,却不是为了断情,而是续情。

    零儿也不知道这根寒冷警惕化的白发能否穿过不知道有多深的黑色地狱火的焚烧而最终落到烛龙沉睡之地,并且能够被紫霄发现,更不知道发上的字能否让紫霄回心转意……甚至不知道,紫霄何年何月,什么时候才能够有机会,有办法离开虚无的烛龙沉睡之地。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

    “紫霄傻徒弟,白发魔女宫的断情,是为了断天下虚伪多变之情;断进虚伪多变之情,为的是求那不变的永恒之情。白发断情,断的背后,是续……”

    “紫霄回去烛龙沉睡之地了?”一袭的红影,静静坐在女娲圣地里,盟主大殿主殿堂里。她不是喜儿,是霄云喜。自从来到女娲圣地后,她一直如此,安静的,不眠不休的静静偎依在窗边,好像永远都不嫌沉闷的望着窗外虚空的风景。

    不管多美的风景倘若像她那么看,也早该乏味了。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灵鹫宫的方向。”依韵不答反问,事实上紫霄的情况在零儿还没有跟他说的时候,就一定早已经跟喜儿说了。

    “想她们了。”喜儿头也不回的,仍然眺望着窗外的虚空,轻轻的说着,她的声音,跟往常截然不同,却跟小杀戮很接近,一样的轻柔,恬静,犹如轻柔的潺潺溪水,清澈柔和,没有噪杂的喧哗,有的只是,给人心旷神怡的宁静。

    “今晚,盟主大殿宴请联盟高手。”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