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八十章 灵鹫宫最后的骄傲

第一百八十章 灵鹫宫最后的骄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宫主!灵鹫宫不怕!正义联盟卑鄙无耻,灵鹫宫不会因为畏惧未来就卑躬屈膝的屈服在西天极乐佛门面前,更不会屈服在正义联盟面前!宫主只要一句话,我们就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有人冰冷而的怒喊声音中,小飘渺峰周围,漫山遍野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阵阵朝山顶紧逼姿态。但原本她们就站的太密,漫山遍野的土地上也根本没有容她们继续前进的空间,这样的骚动,也不过片刻就又自然停下了。

    “对!杀了他们!正义联盟以为他们算什么?这么点人就敢在这里张牙舞爪!请宫主下令,用血让他们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乐儿按着拳头,怒容满面的,充满挑衅之态的注视着依韵。目光扫过依韵,掠过剑如颜……最后落在小龙女脸上,充满挑衅意味的扬了扬拳头。三界开启前的屠龙刀大会上,乐儿曾经给予了小龙女沉痛的惨败,而因为那场战斗小龙女才得以认识到真正的实用流敏捷路数的高手到底是何等模样,这么多年来,小龙女一直在这条路上前进,探索,修炼,但她主修的已经不再是拳脚武功,而是双剑。再一次跟乐儿一战,原本也是小龙女所希望的。

    君子剑和淑女剑缓缓出鞘,被小龙女握在手中。她没有如乐儿那般露出居高临下的高傲姿态,有的,只是沉默的,随时无惧迎战的沉着。

    “有长进了?”乐儿轻蔑的一笑。“这一次,我不会仅仅打断你全身上下的骨头。”

    残忍温柔一闪,上前,静静站立在乐儿身旁,注视着小龙女,那种无言的威胁姿态。表露分明。与之同时。阳耀颜玉出鞘,剑如颜我剑在手,神情淡漠的望着残忍温柔,长剑。平举,一副完全不把残忍温柔放在眼里的傲然架势。

    零儿断情双刀拔出在手上,还没有来得及动,群芳妒已经“呵……”的轻笑着站了起来。单手挥袖,别放背后,单袖抬起,遮挡着鼻子以下的大半张脸,眸子里流露出戏谑的笑意。“你的对手是我呢,你知道的,我想杀死你很多年了。”

    “尽管试试,以为武功变成武典就能杀我了吗?”零儿语气冰冷的回应着群芳妒的挑衅。

    容儿上前,站在残忍温柔身旁,注视着剑如颜笑道“你应该很想讨回当年的哪一战耻辱吧。还是我当你的对手合适。”

    妖瞳冷冷一笑,单手按上魔刀。站在小龙女面前侧旁,姿态倨傲的盯着残忍温柔笑道“既然如此,就由我杀你吧。”

    铭儿神情沉静的上前,挡在月儿面前,静静道了声“剩下的人,我跟月儿负责。”

    月儿也没有逞强的站在铭儿身后,原本面对正义联盟今天来的众多高手,有资格让她骄傲的自信的本来就没有几个,她实在不是逞强吹牛皮的人。

    夏红雨拳头紧握,狠狠盯着口出狂言的铭儿,胸腔里猛然被点燃一团愤怒的火焰!如此张狂的人,夏红雨还真没有遇到过,竟然说凭一把剑要挡住包括他和一品堂脑茗,厉在内的黑色禁地,情衣和袁朝年等众多高手!分明是不把包括她在内的人放在眼里,纵然夏红雨知道铭儿的连城剑法的确有过人的独到之处,但这样的话仍然让一向骄傲自负的她无法接受。“怕你连我都挡不住!”

    铭儿神情沉静,仿佛没有听到似得,对于夏红雨愤怒的挑衅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很多年前……”依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面前的喜儿,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对于他们的出手度而言,胜负甚至可能是一个刹那之间的事情,一个刹那,无论是他的剑,还是喜儿的拳,毫无疑问,都能够瞬间击在对方身上。“……在峨嵋派的时候,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在掌门人密室不出来你就会杀光峨嵋派的弟子。”依韵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淡然,没有凶狠的威胁,也没有张扬的得意,平淡的犹如再说,中午刚刚吃过什么似得。“今天,你不答应,我会杀光灵鹫宫的人。凭你们平均剩下不足十分之三的战斗力,结果如何你知道。至于你,精力消耗过度,眼前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看着沉默的喜儿和依韵,看着乐儿愤怒的神情,紫霄再也忍不住的跳了出来,一跃落到喜儿和依韵之间,仿佛唯恐他们一言不合的立即动起手,倘若如此,紫霄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帮喜儿,还是帮依韵,两不相帮的看着他们互相残杀?无论哪一种,她都做不到!

    “住手!”紫霄紧张又恐慌的看看喜儿,又看看依韵,看着小龙女,情衣,希望她们能够帮忙说几句话。“为什么一定要打来打去呢?你们之间为什么要拼死相争?灵鹫宫现在的确最应该选择跟正义联盟合作呀,依韵的条件很好,又不是要兼并灵鹫宫,只不过是同盟,灵鹫宫将来做什么都有独立自主的权力,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嘛。说白了就是大家一起合作努力对抗西天极乐,而我们灵鹫宫也能够在女娲圣地重振旗鼓,花语为的那么多人都去了,我们也很应该去跟别的灵鹫宫同门们汇合啊!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打杀呢?”

    紫霄说的飞快,唯恐这番话不足以化解这场很可能展开的残酷厮杀,忙不迭的,急的眼泪都快滚落下来的望着依韵道“依韵你是男人啊!你怎么说话一点都不温柔,这么难听当然会让人听了不高兴。你好好跟喜儿宫主说嘛,哪有你这样谈判的,你以前教我做生意赚钱还说做什么事情就要有什么样,当商人就要遵循商人的基本准则,修炼武功就要遵从基本的原则。那现在商量事情不也一样吗?商量事情当然是好好商量,干什么动不动就威胁,就杀人什么的……”

    “紫霄!”情衣跨步上前,一把抓着紫霄的手腕,但后者却倔强的挣扎着。不愿意让情衣把自己拉开。紫霄打定了主意。她有沾衣十八跌神功护体,如果万一无法劝阻,她就用自己当盾牌,竭尽全力的替大家抵挡攻击。不让他们厮杀,不要死人,一个人都不能死!因为她不愿意“情衣姐姐,你劝劝他们啊。你人最好的,一直都最好,劝劝他们别无谓厮杀啊!事情好好商量嘛!好好商量……我不要你们互相残杀,我不想你们互相残杀”

    说到最后的时候,紫霄的声音已经是哭腔,直到喉头哽咽而一时不出来声音。

    周围,许许多多的灵鹫宫弟子一时因为紫霄的话而陷入沉默,其中许多刚才叫喊着杀死正义联盟的人灵鹫宫弟子心里头都在暗暗后悔,是的,他们都知道喜儿跟依韵的事情。全江湖没有多少人都不知道。但是,平时却很少有人想起。因为喜儿从来不是因为私爱而罔顾灵鹫宫的女人,灵鹫宫应该做的事情,那就必须做,无论敌人是谁即使敌人是正义传说,她一样会亲自出手。正因为如此,许多灵鹫宫弟子们都理所当然的觉得,那是正常的,应该的。

    就应该如此……所以,即使在这一刻,在灵鹫宫长久的骄傲和自尊影响下,她们仍然觉得理所当然应该为了灵鹫宫的骄傲而杀死正义联盟的人,不惜一战!

    紫霄声嘶力竭哭喊的话却让她们中的许多人陷入了沉默……又或者说让她们从原本狂热的激愤中恢复了冷静。

    紫霄泣不成声,却再也找不到任何更有力的说辞,又或者说,她知道喜儿和依韵都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感动了就会改变主意的人,更不会因为任何人挡在面前而放弃出手的人。她知道自己的话没有什么什么用,因此当情衣站出来的时候,她犹如溺水的人抓着稻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情衣身上。江湖中人都知道,情衣很少劝依韵什么,但是,通常她开口的事情都有可能存在转机,依韵对情衣非常好,正义联盟的人更是人尽皆知。“情衣姐姐,只有你能劝他,依韵会听你说的,一定会的。”

    面对紫霄充满期望的注视,情衣轻轻叹了口气。“紫霄,你进江湖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是有些事情你还是不太明白的。江湖中的事情不是个人之间的交情那样简单。依韵和喜儿都是不希望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的人,也许许多人觉得那是一种不信任,或许也可以这么说。但跟根本的原因却是,他们都对自己同样自信,都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和方式才能够更好的实现目标。正因为同样自信,自然无法接受放弃自己而选择相信对方的方式。几百年了,灵鹫宫一直是灵鹫宫,紫霄剑派也一直是紫霄剑派,喜儿是杀戮传说,依韵是正义传说,他们都一直屹立在江湖巅峰。用什么证明彼此的对错,用什么证明谁能比对方做的更好呢?言语无法证明,事实或许也不足以证明,即使眼前的灵鹫宫也未必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可是……为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呢?”紫霄还是觉得无法理解,还是认为商量能够有结果。

    “人不管做什么自己认为正确的,不管做什么认为是为集体有利的决定,都一定有人反对,有人支持。维持不变反而才是稳定的基础,因为即使在稳定中怒骂的人也不过是指责几句,骂几句罢了,其实他们也都习惯了稳定,转变反而让很多人愤然离去。这样的事实决定了不存在什么商量,商量代表的永远是个人的意志,只有不变维系的信念才是让所有人认同的意志。齐天大圣孙悟空皈依佛祖之后在许多人眼里就不再是孙悟空了,那些曾经爱他的人,却宁愿看着孙悟空继续承受无尽的折磨和苦难战斗折磨,爱着那样没有平静幸福可言的孙悟空,得到平静的孙悟空却成为所谓爱他的那些人的唾弃。那是何等无情又残忍的爱呢?”

    情衣唏嘘感怀的说着,看着紫霄那迷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曾经……“三界开启前,依韵曾经封住我跟小龙女的穴道,灭亡了峨嵋派和古墓派,然后又在紫霄剑派重建了峨嵋派和古墓派。当时我非常的怨恨他的行径,可是又很快释然。他不希望我们走出圈子,正因为如此,他用了他认为有效的解决办法,让峨嵋派和古墓派变成紫霄剑一体化的存在,如此一来,峨嵋派和古墓派就不会成为紫霄剑派的敌人。喜儿放不下对灵鹫宫的爱,就像现在你看到的,那么多说着崇拜,说着爱喜儿的人,却愿意她继续无止境的承受爱分离,爱相残的痛苦,所以,试图改变,只能由血淋淋的战斗。而不可能通过言语,如果今天真的必须战斗,那也是无法回避的战斗,你不应该阻拦在中间,你挡得了今天,挡不了明天。”

    沉默……周围的人,全都陷入了沉默。

    原本磨拳霍霍,恨不得立即动手大战一场的乐儿突然间战意全无的垂下了双手。她不甘心的咬着下唇,什么都不愿意说。她不喜欢依韵,更不喜欢灵鹫宫此刻形势下依韵站在面前的胜利者姿态。但是,三界开启前的很多年前,她曾经因为疼惜喜儿而真心希望依韵能够为喜儿分担一些肩膀上沉重的压力。尽管那不是眼前所希望的方式,但情衣的话确确实实勾起了她内心对喜儿歉疚,以及疼惜的最真挚的情感……犹如很多年前的时候,她一次次希望喜儿别把什么都一个人扛起来,让她们分担些,让她自己稍微轻松些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没有成为能够帮助喜儿分担,帮忙背负担子的人。

    一只手,轻轻推开了神情错愕,又惊慌的紫霄。

    一袭红影,驻足在依韵面前五步处,双臂伸直,张开。

    “呵呵呵呵……依韵,杀了我,就答应你。”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四十二章。

    ps:继续紧急求月票,本月快结束了,月票还差一百二十五张!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