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代价,承载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代价,承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杀戮传说求得道教之光为的不过是利用道教的力量,那之后,必然灭亡道教。黄裳明白这些,故而将道教之光托付不败传说,此番回来是为了给杀戮传说一个说法,也是为了确定自己是否心存偏见而误会了杀戮传说,如今看来,黄裳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请动手吧。”黄裳缓缓闭上了眼睛,与之同时,撤去了一身护体的内功,俨然一副绝不反抗,任由处置的姿态,让原本愤怒的不少灵鹫宫弟子看着,一时间怒气都消弭了不少。

    但是,更多的灵鹫宫弟子没有因此原谅她。尽管在场的许多灵鹫宫弟子根本还不知道道教之光是什么,但是从乐儿的反应来看,她们也能明白,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关乎未来灵鹫宫命运的东西,甚至是,决定了她们未来生死存亡,能否重振声威的东西……

    更多的人没有办法原谅黄裳的所作所为,但是,她们内心都有顾忌。黄裳这种程度的npc,倘若反抗,如何能够敌得过?那是比许多佛都更强大的存在。

    于是,无数双眼睛都集中在了喜儿身上,如何决断,原本就是喜儿说了算。

    “装什么英雄好汉!”乐儿愤愤然骂咧着,却无法挣脱容儿抓着她的手,一旁的残忍温柔见状本来要上前相助,却被铭儿挡住。“容儿不是敌人,乐儿告诉过你很多次,如果你始终不把乐儿以外的任何人当作同样重要的人,乐儿能给你的。只有她的拳头。”

    残忍温柔没有试图强行绕过铭儿,因为事实上她也记得,也确实因为见到喜儿、容儿等别人拦阻乐儿时她上前帮忙,最后反而被乐儿痛斥,甚至狠狠揍一顿的经历。

    “乐儿!”容儿语气稍显严肃的一声低喊,挣扎着试图前冲的乐儿这才咬牙切齿的静了下来,恨恨瞪了眼黄裳,扭头冲喜儿道“黄裳必须杀了!道教之光没了我们怎么办?他这是把我们灵鹫宫置于死地!今天放过他,明天他就会投奔白色黄昏,早晚也是必杀的劲敌!”

    紫霄在人群中吭哧半天。没敢说话,每每想开口的时候,身边的零儿那双冰冷的,带着严重警告意味的眼睛就及时落在她脸上。盯的她心里毛,不久前被喜儿扇耳光的惨痛经历至今还没有忘记,紫霄实在没有勇气再一次激怒喜儿。

    众人的注视下,喜儿缓缓走到黄裳面前,后者沉默的闭着眼睛,伸长了脖子,似乎再没有话说,似乎对自己的处境,对于喜儿的决定完全不再关心。

    “呵呵呵呵……无信,会死的……”喜儿目光迷离的注视着黄裳。迷茫的语气里仿佛带着深沉的哀伤。

    周围的灵鹫宫弟子们从这句话里都听出了一些意思。于是,全都愤怒的高喊了起来——此刻的她们已经什么都不担心了,她们所以选择跟随喜儿,就是因为相信喜儿的能力,既然喜儿决定要杀死黄裳。那么,她就一定办得到,一定能办到。

    “杀了他!”

    “杀了他!”

    “无信小人,该死!”

    “天盟的狗腿子杀杀杀!”

    “被白色黄昏蒙蔽的白痴算什么有道之士。根本就不配活着!”

    众人仇恨的呼喊声音中,红光骤然闪动!

    喜儿的右手化作抓,毫不留情的,径直掏进了黄裳的心口……

    鲜血,徐徐顺着喜儿的手腕滴落地上,周围呼喊的声音,骤然静了下来。黄裳没有反抗,没有闪避,果真如所说的那样撤了护体真气,任由喜儿击杀。这样一个人,如今已经必死无疑,既然如此,既然他真的用自己的命来赎罪,再说什么激愤的话似乎都已经没有必要了。

    在许多灵鹫宫弟子心里头,黄裳未必可敬,但已经绝对不算可耻。

    冷汗,从黄裳脸上徐徐冒出,片刻工夫就覆盖了他一脸。

    这样的痛楚黄裳已经许久没有品尝过,事实上他在人生中身体遭受重创的次数原本就少,他无法对这种程度的伤势表现的若无其事。

    但是,他没有痛苦的叫喊出声。

    而喜儿,也没有打算给予他什么程度的折磨。

    当血红的手抓握着一颗跳动的心脏抽出来的时候,黄裳的缓缓仰倒,在背后灵鹫宫弟子的退让中,后背摔倒地上。

    “呵呵呵呵……代价,你付了。”说话间,喜儿的手掌骤然手握,手里头握的那颗血红的心脏,顿时爆炸,鲜血,四面飞溅,粘在了周围许多人的身上。

    黄裳已死,乐儿及许多灵鹫宫弟子的愤怒都已经平静。

    但是,愤怒虽然平息了,失去了道教之光,原本的计划变成了镜花水月,如今的她们,何去何从?

    乱邪城能够收容的人数是有限的,而且谈不上多。依靠乱邪城作为根据地只能够确保很少的一部分人生存,还只是短期的,长期呢?没有资源,没有练功洞,甚至没有活动的空间,人挤人的乱邪城情况能够一直持续吗?不可能……

    许许多多因为相信喜儿为的众魔女而来的灵鹫宫弟子们都沉默着,她们当然已经明白道教之光原本是她们未来的依仗,如今,怎么办?

    其实没有人知道,只是,也没有人愿意问,因为谁都知道,对此也许每个人都束手无策……

    “该死!当初就不该选他!”乐儿愤愤跺足,没有人接话,这是一句废话,一句除了无用的抱怨外,在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当初能够找到一个黄裳已经是众人搜集了众多资料后,唯一可能的对象,除此之外,没有别人。因为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使用道教之光,喜儿有足够高的道法修为,但罪恶值太高,道德值太低,被道教之光所排斥;修炼万法全通的月儿的道德值倒是勉强合格,可惜道法修为差了十万八千里。道教的高手本来就难得会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使命,如菩提老祖那样的,避之惟恐不及,更多道教高人身在何处的消息都无从查探,那些在西天极乐里当了佛的道教高人更没有任何指望,他们如果对争斗有兴趣,压根就不会选择当佛自顾清静。

    原本,她们就没有选择,黄裳的出现是绝望中的明灯,是意外的惊喜。

    如今,仍然是个惊喜,仍然绝望的惊喜……

    灵鹫宫门派驻地范围内的战斗,仍然在持续。

    防守天山山脚的灵鹫宫弟子已经死伤殆尽,真正的全军覆没,那些从乱邪城出来,支援天山战斗,又没有跟随别人折返,选择了继续跟随花语的灵鹫宫弟子们在西天极乐佛门npc的围攻下也即将面临全军覆灭的结局。

    灵鹫宫门派驻地范围内,许许多多游击的灵鹫宫弟子组成的队伍都被西天极乐的众佛追上,在六识蒙蔽的大佛法作用下完全丧失了抵抗反击能力,犹如羔羊般的,任由包围她们的那些西天极乐佛门npc们单方面屠杀,漫山遍野的尸体,血染红的树林,一片又一片,从天空看下去的话,犹如修罗地域之景。

    而此刻,距离花语最初要求的十天十夜,还差两天两夜,距离花语后来称的,九天九夜就足够的要求,仍然差了大约一天一夜。

    差一点,就只差一点了。

    这样的念头驱动着门派驻地范围内游击的灵鹫宫弟子们无所畏惧的疯狂战斗,疯狂杀敌,为的,只是期盼那在绝望中能够争取的奇迹。

    无数的灵鹫宫弟子们,怀带着这样的决心在奋不顾身的战斗着……

    而在飘渺峰顶,掌门人密室的花语,此刻却正在悠闲自得的喝茶,跟伤心断肠等四剑神,以及绕指柔和雪菲吃喝着刚做出来的菜,品尝着灵鹫宫收藏百多年的好酒。

    “花语宫主,何不乘灵鹫宫还没有灭亡前就加入正义联盟,如此一来既能省下重建灵鹫宫的大量金钱,还能够多保存点实力。灭亡是必然的事情了,现在如果迁移门派驻地,还能够存活的久一些。”伤心断肠喝着酒,用一半认真,一半玩笑的语气说着话。

    “伤心断肠副盟主爱惜联盟弟子的心自然是让人敬重的,可惜的是,灵鹫宫的情况不比别的门派,为了反抗西天极乐的灭派不管死多少人,灵鹫宫弟子都不会怨恨责怪宫主无能,倘若宫主不战而降,或者不能把战斗的决心贯彻到底,反而会让人视为懦弱无能的。战斗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灭派也不过是片刻的事情,伤心断肠副盟主又何必为了即将牺牲的一点人而疼惜呢?”花语语气轻柔的说着,毫不掩饰她的真实想法,龙剑,雪菲,绕指柔等人听着,更觉得花语是条可怕的蛇蝎。

    这一刻的他们也才切实的体会到,一个奸细可怕的杀伤力,甚至能够灭亡一个门派,一个可怕的奸细甚至在祸害了一个门派之后,还能让那个门派里被祸害的弟子满怀感激崇拜之情!

    何等的,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