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引颈待戮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引颈待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更多来不及进入乱邪城的灵鹫宫弟子们则在众魔女和高手的帮助下,在西天极乐佛门nppc去了门派驻地内追杀游击的灵鹫宫弟子队伍的薄弱防守情况下,突围到了乱邪城以南三百里地,有小飘渺峰之城的山群集合。

    喜儿的情况,恢复了不少,外伤在药物作用下恢复的很快,但受创的穴道却需要时间缓缓恢复,精力的严重消耗让此刻的她仍然很虚弱。

    看着小飘渺峰山群周围聚集的那些灵鹫宫弟子,乐儿觉得有些失望,来的人,比她希望的少。原本她以为,几百年来对灵鹫宫付出和守护的众魔女,一定能够带走绝大多数人。尽管从开始的时候,零儿就给她泼冷水说,不会有太多人选择跟随她们离开。因为人冲动的时候,只会考虑眼前,而不会考虑曾经。众魔女对灵鹫宫的付出是曾经,闲来无事的时候能想起来,而花语的所作所为对灵鹫宫弟子而言是现在,花语带给她们的希望和认同感受,也是现在。

    “容儿。”风吹着乐儿的衣,染满鲜血的裙袍在风中猎猎飘摆,少有这样轻柔的语气,让原本忙碌着确定是否还有人在赶来途中的容儿不由自主的把事情交给铭儿,郑重其事的走到乐儿身边,陪她站着,眺望远处聚集在山林地带的,许许多多的灵鹫宫弟子。“你怎么了?想什么呢?怎么突然这么说话,多少年没听过你这么温柔的声音了。”

    乐儿突然低垂着头,长披落,遮挡了她的脸。容儿看着,沉默,多少年了。她都没有再见过乐儿这么脆弱的模样……但曾经。乐儿本来就是比她和喜儿都更柔弱的女子。只是。时间太漫长,漫长的容儿以为,乐儿的脆弱早就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在出现。这一刻。她却又看到了,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容儿……为什么,来的人这么少。花语继位才多久……”

    “说这些做什么?江湖人心。你本来就很明白。”容儿语气轻柔的打断了乐儿的话,她已经明白乐儿想说什么,却不希望乐儿继续沉浸在这种偏执之中。

    “我知道,我懂……人心就是犯贱,就是健忘,就是……可是,灵鹫宫不应该是这样,灵鹫宫……我们为灵鹫宫努力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让灵鹫宫不像江湖中人那样,愚蠢可笑啊……”

    容儿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别人,都在忙碌。

    于是。她一拳打在乐儿的小腹上。

    痛,痛彻心肺!

    乐儿倒吸了一口凉气,强自忍受着疼痛,没有做声,因为她也觉得自己该打。

    “说什么傻话。看身边的姐妹,越来越多,以前就我们三个,后来多了月儿,现在又多了铭儿,零儿。小杀戮,紫宵,这些都是很有希望成为永远不离不弃的姐妹家人的人。你还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做什么?这些不就是因为灵鹫宫吗?柔水,圈圈,明雪等等……那么多的人推出了江湖,可是仍然记着灵鹫宫,仍然把自己当作是灵鹫宫的人,只要需要,她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平静回来。你能说,她们也是愚蠢的吗?灵鹫宫是我们的家,也是她们的家。这一切是因为有灵鹫宫的存在,也是因为我们几百年来一直不放弃的努力争取得到的珍贵。你在这里犯什么傻?说什么蠢话?也因为眼前的一时忘记曾经了吗?”容儿说罢,微微一笑。“别傻了,再给你一拳就得把你打趴下了。”

    乐儿深深吸了口气,这一刻,同样在心里为自己刚才的脆弱和愚蠢而羞愧。“刚才的话不许对别人说,否则,撕了你的嘴。”

    “呵呵,让喜儿听见,先揍你一顿舒服。”容儿微微一笑,转身去了。乐儿迅收拾好了心情,抬起头的时候,把片刻前的情绪统统丢掉,恨不得那一刻根本没有存在过。她厌恶那种脆弱和愚蠢,深深的厌恶,就是那种脆弱和愚蠢,在曾经让喜儿和容儿为了保护她而承受了更多的压力和辛苦,她过誓,绝对,绝对不会再有因为她的脆弱而拖累喜儿和容儿的时候,绝对不会!

    人,已经齐了。

    来的灵鹫宫弟子们在门派频道里已经听不到还有人在赶来途中的声音,该来的,都已经来了,还没有来的,都是选择跟随花语,相信花语,不顾一切继续奋战的人。

    一条身影,从山群远处,流星闪电般的飞赶过来,一路上脚踏树枝,树木前行,度之快,让人吃惊。

    小飘渺峰顶上,喜儿站了起来,已经不需要别人的搀扶了。

    “黄裳来了!”紫霄高兴的叫了起来,已经看清楚,来的人就是黄裳。

    那些跟随她们已久,经过献血洗礼成长起来许多度极端流高手都露出了微笑,她们是知道就里的人。

    当初黄裳因为道教之光答应了喜儿的邀请出山,但提出一个要求,说必须亲自到江湖中走走,了解西天极乐的佛教的真实情况是否如喜儿和众魔女所说的那样。于是,黄裳留下了新九阴真经,带着道教之光离开了。

    一去,至今。

    黄裳回来,当然意味着道教之光终于能否挥作用。

    虽然救不了即将灭亡的灵鹫宫,但是,却为灵鹫宫的重建,为灵鹫宫的未来带来了耀眼的光明。

    来的的确是黄裳,他仍然如同过去的模样,只是一身衣袍看起来风尘仆仆,似乎赶了很久的路,连更换清洗的时间都没有。

    “呀,你这书生道士!去那么久,急死人了呀。都等着道教之光呢,怎么样呀?在江湖上看的清楚了吧,不是我们中伤佛教吧?”紫霄高兴的绕着黄裳转悠,打量着他从头到脚的灰尘,觉得好笑,黄裳之前给她的印象一直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儒雅书生,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形容。

    “看清楚了,确如所说。”黄裳拱手,作礼,神情平静。

    紫霄十分高兴的连连点头。“当然啦,我们可不会骗你。”

    零儿看着黄裳的神情,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黄裳的神情看起来的确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的眼神,却变了,添上了一种,划清界限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平静的陌生。

    “敢问诸位,魔女为何杀人?灵鹫宫又为何以铁血冷酷为理念?”黄裳垂下双手,直直望着喜儿。

    刹时,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乐儿愤然上前,一把揪住黄裳的衣领,双眼犹如要喷出火来一般瞪着他凶狠喝问“废话!道教之光在哪里?你是不是把道教之光送了给别人!说”

    “乐儿!”容儿一声轻喝,上前一把抓住乐儿手腕。“如果他真的已经送了人,你现在脾气也没用,松手。”

    “我脾气是没用,他问这些废话有用吗?”乐儿恨不得立即杀了眼前的黄裳,当初看他一介书生,又都知道他是个有信用信义的性情中人,万万没有想到,喜儿好不容易得到的道教之光竟然会因为黄裳而变成给别人做嫁衣!黄裳问了这样的话,毫无疑问就是对她们有了看法,既然心存看法,自然就会有让黄裳认为可靠的人被他选择了寄予厚望,乐儿简直不敢想像道教之光如今落在了谁手里!

    “不错,道教之光的确已经托付给了不败传说。但是,如果我错了,是真的错了,我相信还能够要回来。”黄裳信心满满,仍然沉着平静。

    乐儿恨不得冲上去杀了他!

    可是,容儿拽着,她只能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的瞪着他。

    “呵呵呵呵……你会死的。”喜儿目光冰冷的望着面前的黄裳,后者,依然不惧,脸色不变的淡淡然道“黄裳有负信义,既然回来,早有付出任何代价的心理准备,无论如何处置,黄裳都没有怨言。我只是想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代价究竟是否值得而已,现在,大约知道了。”

    黄裳双手别放背后,昂挺胸,伸长了脖子,一副引颈待戮的姿态。“杀戮传说信奉弱肉强食,以为平静必须建立在自身足够强大的基础上,为此不惜杀戮一切弱者和存在威胁的强大。自然之道,却有弱肉强食一说,但以杀戮传说的道法修为因何却不愿意相信,弱肉强食并非自然唯一之道。甘愿自当那巨蟒水蛇,巨蟒本无天敌,于一方之地,为生存而吞食生灵;鳄鱼本也是生灵霸主,肆无忌惮,让一地生灵畏惧而不能敌。杀戮传说认为巨蟒和鳄鱼总有为生存而侵入对方领地的时候,于是主动率先侵入,竭尽全力消灭所有的鳄鱼。江湖,因为杀戮传说平添了多少腥风血雨是不争的事实。正义传说却是追求自身成为连巨蟒鳄鱼都能随意吞噬的强者,说来跟杀戮传说倒是差不多。如正义传说和杀戮传说这样的人推翻了西天极乐后,就是灭亡道教之时,西天极乐是威胁,道教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