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诚心殷情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诚心殷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莫不是别人,当初受伤影响,着了花语心杀术的道,但那不等于永远无法自解。レ思路客レ

    以莫的心境和意境修为,只要给她时间,身体的内伤缓缓复原之后,驱逐心杀术的影响只是时间问题,最可靠的办法,仍然是制住穴道。

    莫的脸sè虽然不太好看,但身上很干净,因为花语照顾的很悉心,经常为她清洗。

    系统公告:剑宗对灵鹫宫发起灭派。

    系统公告:华山派对灵鹫宫发起灭派。

    许多在激战的灵鹫宫弟子们心里一紧,不约而同的担心其飘渺峰顶上的情况。有许多人愤然咬牙切齿的怒骂“该死的正义联盟,真无耻!说什么对抗西天极乐,竟然跟西天极乐联合攻击我们灵鹫宫!”

    就在许许多多在门派驻地重生了的灵鹫宫弟子们也在愤然大骂,仇恨不已的时候

    系统公告:剑宗取消了对灵鹫宫的灭派。

    系统公告:华山派取消了对灵鹫宫的灭派。

    系统公告叫响的同时,掌门人密室厚重的门,玄铁混合制作的门,猛然打开。

    四条身影几乎两两一列,分先后闪身冲入。

    掌门密室里,没有浓雾,只有门打开时涌入的一股淡淡的雾气。

    密室里的情形,尽收眼底。

    花语端坐桌前,沉着镇定的望着闯进来的四条身影,语气那般轻柔,淡定。“另外两位不如也一起进来喝茶吧?为了招呼六位,这壶茶准备了一个多时辰呢。”

    一时间,连伤心断肠都摸不透花语意yù何为,他看见了莫,而莫就在花语背后。投鼠忌器之下。伤心断肠自然不愿意莽撞。便嘿的一笑,收起长剑,招呼金刚,龙剑和灭神一并坐下。雪菲和绕指柔这时候也进来了。他们都伤心断肠他们一样,都突然收到系统提示‘灵鹫宫掌门人花语授予你进入掌门人密室的权限’……正因为如此,华山派和剑宗取消了灭派,雪菲和绕指柔也没有了在外面等待的必要。

    走进掌门人密室的雪菲和绕指柔对于里面的情形同样吃惊意外。做梦都没想过,跟花语的见面会是眼前的情形。

    “不怕有毒?”雪菲站着,看见伤心断肠举杯就喝,不由关切的提醒。

    “没毒,放心喝吧。”伤心断肠大手一挥,雪菲和绕指柔这才落座,花语面含微笑,端着茶壶,一一为两人面前摆放着的茶杯斟满了热茶。“请,这比不得千山水云茶价值昂贵。不过也是江湖中别处买不到的茶,为种植这花语茶。曾经很是费了一番苦功,希望几位喜欢。”

    茶,是都喝了,但谁都没有心情品茶,伤心断肠放下空杯,嘿的笑道。“好茶!花语茶,茶如人,入口味淡,喝下之后,却纯口留浓香,从喉咙到胃里全都是让人舒服的香味。这么好的茶,我们实在受之有愧。”

    “跟她啰嗦什么?”龙剑没好气的把杯子随手一丢,那杯子就那么顺着桌面缓缓朝前滚动,最后,停在花语面前的桌边,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龙剑蓄意,杯子就在桌边,却偏偏停住了没有继续滚落。“我没心情玩虚情假意,虚虚实实的把戏,你想拿莫威胁我们根本没可能,五把剑,一根铁鞭,就算你出手有依韵快,也不可能有机会杀死莫。你到底有什么yīn谋诡计快说,不是朋友喝什么茶?一起喝水都嫌没气氛!”

    “现在我们当然不是朋友,但正是因为跟六位交朋友,花语才一番苦心接待。”花语从容而莫名其妙的话,别说龙剑没有听下去的兴趣,连伤心断肠也不想继续绕圈子了。“花语宫主如此盛情,真让我们受宠若惊,莫名其妙。我们带着恶意来,花语宫主却以德报怨,难道花语宫主有佛的大无畏jīng神,准备伸长了脖子任由我们处置?”

    “伤心断肠副盟主说笑了,我们都是联盟的人,怎么会打打杀杀呢?几位将来就算不愿意跟花语成为朋友,至少也是盟友,即使真对花语没有结交之心,也不过是不相往来,花语自问不敢得罪联盟里位高权重的几位,应该是没有让六位必须杀之而后快的理由吧。”花语从容的话,让龙剑愤然而起。“真他吗的无聊!说了半天废话了,还是动手来的痛快!谁跟你是自己人!”

    伤心断肠一把按住龙剑的胳膊,他已经明白花语的意思了,不由不对花语这一招,佩服的五体投地……“高明!花语宫主原来打算在灵鹫宫灭亡后带领灵鹫宫残部加入正义联盟?那么,我们倒的确是盟友,怕只怕,花语宫主是小剑的jiān细,依韵未必收。”

    龙剑闻言一怔,这才明白了过来……不由既觉得荒谬,又觉得可笑,更觉得结果难以预料。

    依韵来这里,为的就是把灵鹫宫灭派后的残部变成正义联盟的人,灵鹫宫如果灭亡,如果花语战死,毫无疑问,仍然不愿意投靠西天极乐的人,都会听从喜儿的领导。但是,花语继任以来做的事情一直在灵鹫宫很得人心,有心经营之下,说如今灵鹫宫里面有很多听从花语号令的人,一点都不为过。这些人里,有很多一部分必然会因为花语的死亡而灰心丧气的对灵鹫宫绝望,因为这些人既然信奉花语,那么就必然不会对喜儿领导灵鹫宫的方法完全赞同,这群人或许会退出江湖,或许是转为技能人,或许会加入入世佛门……

    如果花语愿意带头加入正义联盟,毫无疑问,那将有比依韵预料更多的灵鹫宫弟子成为正义联盟的一份子。这样的诱惑,以依韵的xìng格很难拒绝。

    但花语是小剑的jiān细,这一招分明是堂而皇之的打入正义联盟内部,还让人难以拒绝……

    花语拿起龙剑刚才丢开的杯子,倒满了热茶,轻轻推放到缓缓坐了下来的龙剑面前。“我的确是小剑的jiān细,加入正义联盟当然是为了实现我自己和小剑共同的目的。但是,我也能够为正义联盟带去比依韵预料中更多的灵鹫宫弟子也是事实。依韵是一个勇敢而且骄傲的人,他的自信难道只有这种程度?不会的,一定不会。这是一场明明白白的较量,如果我和小剑赢了,正义联盟将来会因为我而天翻地覆,土崩瓦解;如果依韵赢了,将来我在正义联盟里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弱,当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完全没有价值了,你们随便按个罪名杀了我,也不会有几个人为了我而离开正义联盟。赢了,鱼与熊掌兼得,输了,竹篮打水一场。这么有意思的较量,这么大的筹码,江湖中能得几回遇呢?就是伤心断肠副盟主遇到了,恐怕也不会愿意错过吧……”

    龙剑知道,这的确难以拒绝。除非依韵根本没有信心而选择畏惧,保守的退缩,放弃可能一举获得巨大利益的机会。但依韵不会畏惧花语,这样的事情,龙剑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依韵绝对会答应,而且根本不需要思考多久。

    “你未免高估了自己。你用什么办法期盼灵鹫宫弟子这么拼命,我伤心断肠也不是真不知道,你认为,真相揭晓后,还有多少灵鹫宫弟子会相信你?”伤心断肠目光冰冷的盯着花语,却不过只是恐吓,因为他知道,依韵一旦得知此事,必然会答应,而莫既然安然无恙,他伤心断肠对花语也就没有什么必须用生死了结的仇恨,自然不能为了不高兴而枉顾正义联盟的利益。

    “如果血炼阵是真的呢?”花语语气轻柔的反问,伤心断肠愕然以对,皱着眉头,难以置信。“莫不可能告诉你。”

    “她连灵鹫宫的宫主之位都能传给我,难道我还能没有办法让她告诉我血炼阵?血炼阵是真的,经得起任何事实检验。只是我们都知道,灵鹫宫根本撑不到十天十夜就会灭亡,不是我这个宫主不尽心,也不是灵鹫宫弟子不尽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是一种悲哀的无奈……”花语见伤心断肠仍然不太相信,微微一笑,轻轻说了句“不是我泡你,是你在渴望被我泡。都是成年人,还玩儿什么虚虚实实的把戏?心动,那就行动,不玩露水情缘没关系,为了发展成为超友谊关系先当朋友,你很快会知道,爱上我是你绝对正确的决定……”

    “停!”伤心断肠一声高喝,旁人都听的莫名其妙,只有伤心断肠知道,这是很多年前他跟莫偶然相遇的时候,他搭讪莫说的话,也是这句话后,他跟莫认识了,在彼此了解了六七年后,莫才终于答应跟他成为超越友谊的关系。这句话当然只有莫和他知道,莫不会是个会对别人说这种事情的人。但花语知道了,伤心断肠足以相信血炼阵的事情。“就算血炼阵是真的,我怕你逃不出喜疯子的手掌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