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潜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潜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可能我个人对爱的理解很片面,可能我也根本不了解你跟杀戮传说之间的事情。但是,我认为爱应该是互相保护,互相帮助和爱护,对方有危险的时候不顾一切的为对方而死也无怨无悔。你这么做,真的合适吗?”风情直言不讳的说出心里的想法,也希望确定依韵内心的想法。

    “用剑把别人保护在身后是一种守护,用鲜血督促别人时刻不敢松懈的提升自己也是一种守护”“小说章节更新最快。”依韵淡淡然抬起手臂,身旁的妖瞳,剑如颜,以及他们身后的茗,厉,黑色禁地等等……全在他双臂之后。“紫霄剑派用鲜血的洗礼成长,因为杀道信奉是用鲜血守护,没有比自己拥有更强的力量更可靠的守护。”

    风情一时,愕然。他以为依韵会说正义联盟必须如此的理由,以为依韵会说作为盟主必须以联盟利益为重的理由,以为依韵会说灵鹫宫曾经对紫霄剑派和正义联盟如何如何的理由……但就是没有想到依韵会说出这番话。风情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隐约有所明悟。“也许,我用自己的情况推想你的想法本来就是一种错误。”风情叹了口气,绝口不再谈论这个问题,因为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风铃不是江湖中人,也根本不修练武功,而他是江湖中人,是追求武道的人,理所当然,他对风铃的守护方式就是握着剑,把风铃挡在身后,用手里的剑和自己的身体把危险全部堵在门外,在屋里头只留下温柔。依韵和喜儿之间,谁是那个在屋里的人,又或者说。谁会愿意当那个屋里头的人?风情想不到。于是就不再问了。

    妖瞳这时微笑道“伤心断肠他们开始行动了。”

    四剑神离开山顶已经几天几夜了。终于,开始行动了。

    最初的时候,天山上下布满了灵鹫宫防守的弟子,如果说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上山。那跟痴人说梦话差不多。灭派战斗时期,满山人头怂恿,人挤人,对于敌人的防范意识尤其强烈。一门女子的灵鹫宫弟子注意一个上了山的男人,那是太容易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四剑神在山下潜伏等待了很久,直到眼看灵鹫宫的防守战斗难以继续支撑多久的时候,天山上只剩山脚一圈还有活着的灵鹫宫弟子的时候,四剑神终于行动了。

    伤心断肠,为首,领着龙剑,灭神,绕指柔和雪菲。一行五个人一路根本不需要隐藏的飞奔上山,在半山腰的位置遇到确定冰华月情况后的金刚。六人汇合一路,继续飞奔上山。他们挑选的是山路,除了来往的npc杂役,就根本没有遇到过灵鹫宫弟子。此刻天山上除了在正道奔走来往运输药物,食物和饮水的灵鹫宫弟子外,就再没有了别的江湖中人几天几夜的惨烈厮杀,让灵鹫宫防守天山的弟子死伤就是如此严重。

    “嘿,说起来我们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了,除了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外,江湖上有点名气的地方都去过了,唯独天山飘渺峰还真没去过,今天就当旅游,都放松,放松点,别紧张!”伤心断肠跑在前头,天山飘渺峰从过去到现在都不会随意允许外派的人出入来往,如果不是负有特别使命的,根本没有机会上山,否则必遭灵鹫宫弟子群起围攻。自然就成了江湖上非灵鹫宫弟子难得看到的神秘地方。

    龙剑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搔了搔脸,闷声闷气的道了句“紧张的是你吧?我们有什么好紧张,灵鹫宫魔女不在,冰华月那些高手都在战斗,飘渺峰顶上能有什么人?最多不过一个花语,谁在乎?咱们六个还怕一个花语?是你怕找不到莫……”

    “滚!”伤心断肠气不打一处来的扭头一声怒骂。“废话真多!怎么可能找不到?难道花语还把莫管到什么没人知道的神秘监牢去了?她能找谁看守?莫的武功那么高,不是超一流高手的顶尖高手能封得住她的穴道?不需要人定期补封穴道?莫肯定在花语身边!”

    龙剑没有说话,因为伤心断肠的分析本来就很有道理,江湖中人大多都会冲穴,冲穴的速度取决于修理者的内功高低,内力凝聚度强弱,封穴的人如果功力跟被封穴的人差距太大,从开始就封不住,或者封住了立即就被轻易自行冲破,必须是实力不会差距过大的人才能够实现封住穴道一定的时间,而这个时间,也很难有多长,大约半到六个时辰就必须补封一次,否则被封穴者的内功仍然会缓缓自行冲开,因此,如莫这样的高手,必须有高手几乎不能离开的看守,否则难以制住,毒药之类的大约江湖上没有多少人敢对莫用,说莫是江湖中人最擅长用毒药的十个人之一那未必,但说她是最了解毒药的十个人之一,绝对一点不夸张。

    “肯定在掌门密室。”灭神的话换来伤心断肠一本震惊的点头,这也是他的推断。“没有比掌门密室更安全的地方,也没有比掌门密室更能杜绝灵鹫宫弟子查探救助的更好地方。上去后直接开启灭派系统,先到掌门密室看看究竟。”

    龙剑,灭神,金刚三人都是华山派,伤心断肠是剑宗,对灵鹫宫开启灭派轻而易举,雪菲主持的是女娲圣地,却不能够随意开启灭派系统,伤心断肠本来也没有打算让雪菲做不必要的事情。“雪菲和绕指柔在掌门密室外埋伏,万一花语逃出来了,绝不能让她逃走。”

    雪菲和绕指柔双双点头,全然听从伤心断肠的安排。

    一行六人,飞奔疾走,渐渐置身在云雾环绕的飘渺峰峰顶高度了……

    “哪有东西看,全都是雾。”龙剑颇觉失望的环顾四周,原本他对于参观灵鹫宫飘渺峰的风情也有兴趣,闯荡江湖多少年,没有见过天山飘渺峰的真容,怎么说,都是一种遗憾和不足。但从山腰上半部分开始,就被云雾所环绕包围,越往上,云雾越浓,到山顶部位的时候雾气浓的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还能够看的清景色?

    “来的不是时候,靠。莫说过,飘渺峰每年有三十天被浓雾包围,别的时候一般都是淡雾,让我们给碰上了!”伤心断肠也颇觉丧气,虽然此刻没有多少兴致,但既然来了,匆匆看看飘渺峰真容也是好的。“走,往北,掌门密室在靠近东面崖边魔女凉亭的方向。”

    一行人里对灵鹫宫情况知道些的,自然是伤心断肠,其次是金刚。伤心断肠带路,旁人自然没有异议。

    一行人飞奔疾走,上了山顶,穿过重重建筑,花园,却始终捕捉不到花语的能量波动。身在掌门密室的缘故,本来也难以在较远的距离捕捉到任何气息波动,这也是掌门人密室特有的隐藏作用。

    “这就是魔女凉亭?”绕指柔和雪菲抚摸着凉亭柱子上的雕刻,推想着上面雕刻的画面,觉得是少见的,简单的线条描绘的充满想象空间的刻画。灵鹫宫,天山飘渺峰,魔女凉亭,江湖中人很多人都听说过,灵鹫宫喜儿为首的魔女们在灵鹫宫的时候,基本上都聚在魔女凉亭里。

    “八座凉亭之一,这是东亭,整座山顶上共有八座魔女凉亭,不过东面这座魔女凉亭喜疯子她们呆的最多。”迷雾中,目不能视,而至今为止,众人仍然搜寻不到任何江湖中人应有的能量气息波动,伤心断肠根据凉亭的位置,回忆着曾经听莫说过的,东凉亭距离掌门人密室的大概方位,估计了片刻,最终确认了一个很有把握的角度。“这边,距离大概是五十丈,灵鹫宫的掌门人密室有一部分被改建成练功房,东凉亭所以呆的最多,因为魔女门离开练功房后距离这里最近,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大家小心些,我们不知道花语,但花语在掌门人密室里面却知道我们。”

    “啰嗦!走啦,怕毛线花语!”龙剑没好气的带头前冲,嘴里说的似乎很不以为然,但手里的剑却随身疾行,在手里握的极稳,剑上流动的内劲光亮分明显示着龙剑随时准备出手的警惕。伤心断肠却没有取笑他,因为江湖中,行事本来就应该如此,自信是一回事,不能轻视敌人是基本原则。

    迷雾中,偌大的,在古老的树丛,青藤环绕包围着的飘渺峰掌门人密室殿里,花语一个人独坐,从容的泡了壶热茶,又取出六只碧玉茶杯,很认真的,连杯子之间的间距都对比的丝毫不差的摆放在桌上。花语身后的床榻上,躺着静静的,脸色苍白的莫。

    莫的脸色不好看,因为她已经很多天滴水未进。尽管封穴产生了近乎龟息功yi艳g的效果,但时日长久了,气色难免会有变化。

    莫不是别人,当初受伤影响,着了花语心杀术的道,但那等于永远无法自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