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星之遥望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星之遥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深紫色的剑刃割断了最后一个人的咽喉——血喷溅出来的时候,被微微扭转的剑身挡住,血顺着剑身滑落,片刻,没有一点还能够沾在剑上。

    那人手里握着的剑,仍然在极力的,试图挥在依韵身上。

    他的眼眶里,涌动着泪水,不是悲伤,而是屈辱。那么,那么的努力……多么漫长的时光,曾经许许多多,一个个美丽的女子的面容在他脑海中一一飞闪过去,曾经那些每一个,本都有牵手的可能,但为了前进,为了武功,他强迫自己放弃对情爱的念想,而是决然的拿起武器,决然的继续那没有尽头的枯燥的,乏味的自修。

    内劲已经无法提聚,招式还没有施展完的一剑从刚出招就已经没有了力量,速度也因此大幅度下降,这样的威力,根本不可能突破别人的护体真气,甚至一个新手的护体真气也未必能够击破,毫无疑问,这是徒劳的一剑,哪怕是一个新手也能够从容的避开。

    但是,剑却斩在了依韵的身上……

    依韵身上的护体真气也同时消失,这一剑,斩在了依韵的身上。

    战衣受力,微微内凹,但锋利的剑刃却没有对战衣造成任何损伤。

    依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身旁,咽喉在喷血,即将毙命,却因为这一剑能够砍中而流露出激动之态的最后一个敌人。

    那人的眼睛里涌出的泪水更多,因为激动,而笑着。他是最后一个,至今为止,死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碰着依韵的哪怕一根头发,但是,他做到了,他的武器砍在了依韵的身上。尽管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为什么……”微笑之后,他的愤怒突然消失无踪,可是却仍然充满不甘的,极尽努力的问出这句话。咽喉中间还能够开口说话的人,很少见。他快死了,这是他最后的问题,也是殿堂里堆积的许多尸体不久前心里头的不甘疑问,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那么的努力。每一个人都那么的努力,这么多人加起来的努力,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因为立场?那么多人的努力相加却竟然连在依韵剑下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不——不公平!

    那人的笑容消逝,豆大的泪水划过那张刚毅的脸庞,他发誓,这是他涉足江湖以来,第一次流泪。他已经没有别人可以问,更因为他觉得可以问这个杀死他,杀死许多同门和入世佛入世菩萨的敌人,邪佛。因为这一剑他本来不可能砍中。只是因为依韵没有闪避;如果那是嘲弄他的徒劳,他却在依韵脸上找不到任何胜利者的得意。他觉得。也许这个人是感动了,因此成全了这场战斗中如他一样的,许多人的夙愿——哪怕碰到他一次,哪怕一次,哪怕一次也好!

    依韵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人无力的握着兵器,顺着他的肩旁,滑落跌倒在地上。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充满期许与悲哀的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自己,他快死了。他知道,因此他更迫切的渴望能够得到他的回应。为什么不闪避?因为依韵知道这人的剑不可能损坏千山水云战衣;为什么不闪避?因为依韵闪不闪避都已经无所谓;为什么不闪避?也许,有一种不理智的理由在冥冥中作祟……

    “你们流的是汗,而我流的是血。”北落紫霄剑缓缓入鞘的时候,依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个目光渐渐暗淡,即将彻底气绝的最后一个敌人的脸,他不畏惧看见对手死亡的情形,因为他早已经跨过了这种心魔障碍。“会好些?”

    没有回答的声音,那个人已经不可能再说话了,他的目光彻底的暗淡了下去……但气绝毙命的时候,脸上却挂着奇怪的笑容,那是否算是回应?

    罗汉殿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除了最后一个被杀死的人外,不存在相对完整的尸体,剑气杀死的敌人破坏的创伤太强,多重剑劲的力量就是如此,而直接用剑杀死的人却能够很完美的控制力量,不必要出现任何无谓的力量消耗。

    罗汉殿里,被浓烈的,血腥的气味充斥。

    依韵握着剑鞘走出罗汉殿外的时候,夜空,一轮残月高挂,星辰依稀。

    距离最北面的那颗孤独的星,孤独的闪耀着特别炙亮的光芒。

    北落师门,本是一颗孤独又亮的星辰。

    曾经在许多野外逃亡,战斗的时候,依韵都能够看到它……

    “北落师门咧!”紫衫坐在崖边的石头上,一双腿在虚空晃晃悠悠,欣然微笑的脸上,那双明亮的眼睛遥遥注视着夜空中那颗,孤独又明亮的星辰。小剑抬头看了眼,语气冷漠的应了声。“少林派入世佛,入世菩萨接近全灭。他应该会继续搜寻少林派掌门人达摩再世的方位。”

    “看星星哩!”紫衫手指天空的北落师门,撅嘴。小剑便不再说什么的静静盘膝而坐,眺望着天空的那颗孤星。他对星辰没有什么兴趣,原本除了修炼武功自强之外,对别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兴趣,做应该做的,做必须做的,仅此而已。小剑也知道紫衫喜欢看星,因为那颗星是依韵喜欢看的星,紫衫说过,看着北落师门的时候,就犹如看见在大地某处,在眺望星空的,依韵的身影。藉物思人,紫衫有这种情绪,有这种必要,但小剑没有。

    “你去。”看着紫衫那眼也不眨眺望着夜空的侧影,小剑又一次说起这个话题。很多年前的时候,小剑就让紫衫离开天盟,去正义联盟。不存曾经不止一次的对他说,紫衫夹在正义联盟和天盟之间的难和苦。三界开启前,紫霄联盟里最受欢迎的人就是紫衫,几乎没有人不是心甘情愿的保护她,照顾她;三界开启后,许多人面上不说,但私底下都在唾骂紫衫,认为她是出卖了紫霄联盟无数利益的奸细,而天盟里的后飞升新人则在私下里猜测三界开启前紫霄联盟能够创造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结果,完全是因为紫衫私底下透露了太多消息给依韵,为了私情而背叛天盟所致,每每仙界时期发生了什么局势变化的时候,紫衫的举动,总是成为许多人质疑和攻击的理由,哪怕有一点点关系,都必然会被质疑是无视天盟利益,照顾紫霄剑派的徇私。

    而那时候,天机派所以能够坐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抓住了这一点,利用了江湖录的优势引导了舆论,让更多人相信这一点。

    紫衫从来没有对小剑说过疲惫,因为她是紫衫,神话传说,本来就应该能够做到很多事情,本来就应该能够承担扛起许许多多,那种在关键事情上柔弱而依靠别人的事情,其实紫衫从来不做,她的柔弱总在无伤大雅的时候适度表现。

    小剑一直很清楚紫衫的疲惫,但是他更清楚,紫衫能够做到,也能够做好。

    不存对此也不怀疑,但不存却说。

    “人总是人,紫衫不管有多强,即使承载的压力永远超不过她的极限,但是,相较于三界开启前的她,过的的确太累。你曾经说过希望尽可能让紫衫少些忧虑,多些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因为不存一次又一次的劝说,当初紫衫接着天盟内部的压力质疑的时机,在小剑的坚持下离开了天盟,但离开天盟后的她却没有如同不存希望的那样索性去紫霄剑派,相反,而是去了天机派,继续为了击败天机派而付出已经付出了许多的努力。

    百晓生,最后倒的很彻底……

    “嘻嘻,黄昏哥哥别说这些话啦!”紫衫欣然笑着,手指天上的星辰,笑容灿烂。“黄昏哥哥知道依韵为什么喜欢那颗星吗?依韵说,那颗星很孤独,许多知道它的人都会这么觉得,但是它自己未必这么觉得。因为不知道什么热闹就渴望摆脱孤独是很可悲的咧!”

    小剑沉默不语,他不想再为这种问题说更多无谓的话,只是他没有办法让不存停止这种话题的谈论和催促。“答应了不存三个月劝你一次。”

    紫衫扑哧失效,笑的乐不可支。这件事情小剑不说她也知道,但小剑这么说出来却显得原本的劝说非常没有诚意,犹如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完成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不知道,我的到来会不会打扰了两位?”一条身影一步步走近悬崖边,紫衫和小剑都没有吃惊,因为这个人的接近他们早就已经知道。而且他们还知道,这个人不是来动手的。“我没有恶意,来这里,只是希望跟两位推心置腹的聊聊,两位应该相信,除非是疯子,否则都不会傻的同时挑战两位传说级高手,我身上连一件兵器都没有带。”

    那人说着,为表示诚意的拉开了衣袍,简单的衣装,没有任何首饰及额外物品在身的装扮也完全找不到携带了真空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