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活在地狱里的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 活在地狱里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奔走的依韵淡淡然回应,他对妖瞳充满信心,因为本有这种理由。传音入密那头的紫衫的情形,依韵不必想,也知道。因为曾经他经历过太漫长的诸如此类的无穷尽战斗,奔走的时光。

    剑如颜曾经开玩笑的说话一句话“我们俩这患难与共的,比夫妻还夫妻吧?”

    那时候依韵只当是玩笑话,很多年后,剑如颜那时候决定再也不见的时候,他才明白,那句话并不仅仅是玩笑,但可惜的是,无论那是否玩笑,依韵都不可能给予回应,所幸,剑如颜知道这一点,剑如颜追求的是唯剑,从不以获得感情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

    “北龙山群有很多适合甩开追杀的地形,太累的时候,可以在那里多徘徊些时日。”

    “嘻嘻,依韵,那你回不回来看我呀?”传音入密里紫衫的声音充满了期许,却又带着犹如撒娇般的顽皮。

    “不会,除非我想杀小剑的时候。”

    “讨厌哩!一点都不浪漫的,咦?黄昏哥哥回来了咧!”传音入密里,紫衫欢喜的蹦了起来,小剑语气冷漠的道了句“先洗,在吃。”

    紫衫嘻嘻一笑跑出山洞,看见河里,一圈石头堆砌的,河中石屋,不由欢喜的跳下水,从水里钻进石屋的门。其实在这种地方,根本不会有人经过,即使有,紫衫和小剑也一定能够在很远的距离就发觉。但是,小剑经常会做这样的事情,看似多余,但小剑不认为多余,因为他知道,紫衫喜欢这种安全感。石屋子里,石头的缝隙露出的一点点光线,在里头交织成一片,让看似封闭封顶的水中石屋不仅不黑暗,反而因为无数交织的光线而显得如梦如幻。

    紫衫钻出水中石屋里的水面。嘴里的水,缓缓射了出去。“嘻嘻,依韵,黄昏哥哥又给我搭了水中石屋让我洗澡哩!和尚的血好臭呀,一个个都不知道多久没洗澡的咧。打架的时候隔了老远还闻到熏死人的汗臭味!咦?依韵依韵。你有没有在听咧?”

    “说。”

    传音入密那头,依韵淡淡然回应了一个字,却足以让紫衫知道,依韵是在听的。便又高兴的,兴致勃勃的随意说着话题,但很快话题就转入路上遇到的,书上见过的稀奇古怪的树木,植物。珍兽,野果,野菜……风景之类的,高兴又轻松的话题上。紫衫从不喜欢沉浸在一切无意义痛苦的话题,因为那没有意义,也不是她喜欢的人生态度,坚强承受一切苦痛,百折不挠本就是必须面对未来的基本,最坚强的人。本就可以从容承担一切无法回避,注定要承受的磨难同时,仍然快乐欢笑的,积极的度过每一分,每一秒。紫衫对此。深信不疑。

    “……依韵你不知道咧,我今天逃跑的时候路过洼地山捡到的那颗石头可漂亮哩,里头有好多少见的元素,在阳光下五光十色。璀璨耀眼的很哩!嘻嘻,下次见面的时候我送给你喔。哼——不许不要,不许不好好保管,我要定期检查的,不见了我就使劲的在你耳朵旁边啰嗦啰嗦啰嗦吵死你烦死你……”

    光束交织,色彩斑斓的水中石屋里,紫衫悠闲自在的清洗着身上的血污,还有被鲜血染红了的长发,洗浴是一种放松和享受,也是至今为止的追杀,逃亡生活中唯一的放松和享受。

    金色的佛光,从长刀在世身上持续不断的绽放。

    妖瞳一动不能动,一直被金光笼罩,包围。

    但是,她没有如长刀在世以为的那样,丧失冷静的慌张徒劳的喊叫,愤怒,也没有绝望沮丧的意志崩溃……相反,长刀在世看见妖瞳脸上,挂着的笑容,仍然是冷笑,而且嘲弄的意味越来越浓。

    “阿弥陀佛,女施主不知悔改,我佛虽然慈悲为怀,却也有不得不降妖伏魔的时候,难道女施主真的愿意让几百年的苦修化为乌有?”长刀在世语气悲怜的说着,流动着金光的眼睛,一直望着一动不能动的妖瞳。

    “想,就怕你——办不到!”妖瞳冷冷的笑着,似乎对面前拥有佛身的长刀在世,没有丝毫的恐惧。

    “阿弥陀佛,女施主,何苦逼佛之怒,何苦自寻地狱?”说话间,长刀在世那只巨大的,一动就在地上形成激烈的风,带起无数飞尘弥漫的金脚,缓缓抬起,仿佛,下一刻就要一脚把妖瞳踩成肉饼一般。但是,长刀在世那怜悯的语气透出无限的遗憾和可惜,那种仿佛发自内心的,由衷的不忍,通过声音尽数流露。

    妖瞳似乎感受不到,一点都感受不到,又或者,根本毫不在乎。“地狱?地狱早就空了,早就不存在。我倒很想看看你怎么把我送入地狱。”妖瞳不屑一顾的疾风着,嘲笑着。

    长刀在世那只抬起的,巨大的金脚,落下,却没有落在妖瞳身上,而是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阿弥陀佛,女施主得有今日的一身武功修为实属来之不易,我本用刀之佛,实在不忍心就这么毁了女施主的武功修为,地狱之苦女施主本也知晓,但那不过是十七层地狱的苦难罢了。女施主倘若见过了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但愿能够迷途知返,苦海回头……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一切悲苦厄运,皆由心生……”长刀在世念诵着,伴随他念诵的经文,金光,更亮!

    妖瞳的身体,恢复了许多的知觉,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力量,似乎连动一动,都无法办到。魔刀仍然在她手里,可是,刀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根本不属于她……那么,为什么她对身体又能够恢复一些知觉呢?

    天地景象,骤然变化……

    一切,都在旋动中,变成了深红的漩涡,那种飞旋的旋转的,飞快朝深邃深渊旋转坠落的感觉,足以让许多人恐怖的大喊大叫——但是妖瞳没有喊叫,这种坠落的速度,原本就没有超出她能够接受的极限。

    天地景象,骤然变化。

    深红色的天空。深红色的一切。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汇聚在妖瞳身上。

    一个有一个,似人非人的**魔,流露着凶狠。贪婪。又疯狂的眼神,紧紧盯着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妖瞳;**魔们,一步步的靠近。一层层,一群群的,拥挤着,朝妖瞳靠近,倘若从高空放眼望去。妖瞳身处的大地周围,根本就望不到尽头,全是覆满了大地的,一个个肤色各异,似人非人,或头上有角,或者仿佛没有皮肤只有红色的肉的,赤身的男男女女的**魔。

    深红色天空,亮起了金色的佛光。

    长刀在世的佛身朦胧的出现在虚空。

    “阿弥陀佛。女施主可知道,这里,就是十八层地狱?”

    “少废话,就这种程度?”妖瞳不屑一顾的嘲讽冷笑。

    “阿弥陀佛,苦难。结果,皆由心生。心定行,行定因,因得果。女施主非要经历十八层地狱的痛苦折磨。我佛纵然慈悲为怀,为渡化女施主。也只能坐看女施主在因果轮回中品尝痛苦的苦果了……”

    一只,两只,三只……**魔,贪婪的,呼吸急促的,兴奋的骑在妖瞳身上;更多的**魔,兴奋的,迫不及待的争着拽着,抓着妖瞳的手脚,一个个龇牙咧嘴,大张着嘴巴,残忍的犹如抱着香喷喷的鸡腿一般,大口咬了下去!

    鲜血,飞溅,血肉在那些**魔嘴里被嚼碎,骨头在那些**魔嘴里被咬的咔嘣作响……

    妖瞳看着挤满,爬满在身上,在身体周围的**魔们争前恐后的吃着她的血肉,啃着她手脚的骨头;感觉着,**魔的嘴巴每一次嚼动,都伴随着刺激人的恐怖声音,刺激人的难以言语的剧痛……

    “阿弥陀佛,女施主知道造恶果,堕入十八层地狱是何等滋味了。倘若女施主放下魔刀,皈依我佛,佛光可引领女施主超脱因果轮回,远离一切灾厄,一切苦难……”

    长枪在世的声音,在深红色地狱上空,响彻……妖瞳已经被**魔们埋葬,吃的连头发,都不剩一根。被吃完了,就是痛苦的结束?不,不是——妖瞳又重生了,仍然如刚才一样躺着,魔刀仍然在手里,却没有力气,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如同刚才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们吃她的身体,看着**魔们啃她的身上拔出来的骨头,感受着那种被嚼着的,痛楚,听着那些,骨头被嚼碎的恐怖声音。

    没有回应,长枪在世一次次重复的,感叹的,充满了悲怜和感叹的言语,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多久?

    不知道多久,不知道……

    **魔们吃着,一次次的把重生的妖瞳从完整,吃成粉碎。

    **魔们欢腾着,兴高采烈的一次次为争夺到的,从妖瞳身上撕扯下来的一块肉而欢呼着,迫不及待的塞进嘴里……

    天地景象,突然飞快的旋动。

    片刻,深红色的地狱不见了,无穷无尽的**魔们也不见了。

    妖瞳仍然在破毁的少林派山顶刀殿,面前,仍然是长刀在世那持续亮放着金光的巨大的,金漆的佛身。

    但是,长刀在世的体形,明显变小了很多,尽管仍然巨大,但比起最初,几乎小了一大半。

    “阿弥陀佛,女施主为何还不愿意苦海回头?同是爱刀之人,我佛慈悲,实在不忍心让女施主失去苦练几百年的一身武功修为呐……”长刀在世的声音,充满了不忍的悲怜,那种仿佛发自肺腑的,浓浓的情绪,足可让许多人被感动、被触动,甚至止不住的热泪盈眶。

    妖瞳的身体,仍然一动不能动。

    她的脸上,仍然挂着嘲讽的冷笑。长刀在世悲怜的语气,让妖瞳更觉得可笑。“你是不知道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模样?还是,仅仅刚才那种程度的情景就让你忍不住恶心,忍不住呕吐,忍不住恐惧的想抓狂?”妖瞳不屑一顾的冷笑着,看可怜虫一样看着面前那看似金光闪闪,身形巨大的佛身。“当然,这些你可能都有,不过更重要的是,你的精力支撑不下去了,创造一个地狱的幻境不容易,那么大的场景,那么多的**魔,的确很消耗精力,你还能维持幻境多久?”

    “阿弥陀佛,女施主是否被吓疯了?为何胡言乱语。”长刀在世语气平稳的说着,一副怜悯之态。

    “你这个可笑的和尚,在我妖瞳面前制造十八层地狱?哼,你只知道我妖瞳在三界开启后被打入过十七层地狱,当然不知道三界开启前我妖瞳就一直在十八层地狱里挣扎,就你变出来的那些可笑幻境不过是十八层地狱里最低层次的苦痛折磨而已,就凭那些想吓唬我妖瞳?无知的小辈就是如此,拿些自以为恐怖的不得了的可笑玩意想吓到司空见惯的前辈,荒唐的是,你自己倒先受不了了。修佛修佛,修的你见不得地狱,真像你那可笑的佛刀一样,除了惹人发笑,再没有任何价值!”

    “阿弥陀佛,女施主已经混乱了,女施主,皈依我佛,那失去的一切都不值得可惜,脱离魔道,成就佛道,那是女施主脱离苦海的契机……”长刀在世叹息着,悲悯的说着。

    妖瞳却仍然,冷笑着。“大佛法,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六道轮回术?不过如此——比起很多幻阵而言,六道轮回术有过人之处,让人进入幻境而没有任何时空交错的异样感受。可惜再怎么真实的幻境,也只能骗到那些心志不坚定的人而已。骗我妖瞳,纯属做梦。你现在除了死鸭子嘴硬的死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没关系,我等,等着你精力耗尽再也无法维持六道轮回术的幻境的那一刻到来。”

    妖瞳没有说看破幻境的理由,那理由有太多了。佛法的威力或许能够让她无法动弹,但是绝对不可能切断她跟魔刀的感应;佛法的威力当然能够消弭杀气,或许也有可能那么快,但是绝对不可能动摇杀境;杀境,生死不离。

    ………………………………………………

    求月票,七月份来临,求书友们给力支持俺月票!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二十四章。(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