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一十章 醉卧山林的忘刀人

第一百一十章 醉卧山林的忘刀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因为,那就是他永岁飘零的目标,至今未曾改变的目标,强的如此耀眼,如此让人震撼的目标!

    “天哪,还没停呢,简直就像武功特效消失前,传说中的踏虚如地呢!”永岁飘零身边的女子激动的说着,这一刻她如许多人一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希望,希望那团深紫色的幽光能够横空飞掠的更远,更远……

    “他在干嘛?”永岁飘零身边的女子突然神情疑惑,因为虚空中那条犹自在迅飘飞的深紫色幽光的护体真气光亮,突然变的更亮——猛然,深紫色的火焰爆开,刹那将那团深紫色的幽光完全包覆其中!

    “走!”永岁飘零一把拉着那女子,飞落树上,踏着薄薄的树叶,一次又一次的借力纵跃,飘飞……

    连绵不绝的,一蓬蓬的邪佛怒舞飞剑气飞坠天机山高出!

    一束束炸开的剑气,摧毁了山石,炸飞了树木——大大小小的,不断爆飞激射的石头被深紫色的紫霄炎包围,变成了一颗颗激射的火石;粗大树木上燃烧的深紫色火焰更猛烈,呼啸着从高处抛飞砸落在更低些的地方。

    隆隆的山石滚落之声,响彻了大地……一蓬又一蓬,被不断催的邪佛怒舞飞剑气肆无忌惮的,疯狂的轰炸着天机山——山崩了!

    连绵成片的山崩从天机山高处作,滚滚的乱石,树木从高处砸落、滚落,全都带着燃烧的深紫色的火焰,形成一片气势磅礴,奔腾怒啸的火焰山石倾倒的景象!

    飞坠的火焰石头砸在奔走不及的许多天机派弟子身上,深紫色的火焰迅爬满了那些天机派弟子的衣,把他们变成了火人。持续不断承受火焰伤害的那些人恐惧的叫喊,胡乱的奔逃,丧失理智的胡乱抓着一切能够抓着的,别人的衣服,别人的手脚……于是,更多的人被火焰沾身,更多的人变成了火人!

    涌落的,崩塌的山石吞没了沿途奔走不及,跳山都来不及逃脱的许多天机派弟子。淹没了他们,朝更低的地方气势汹汹的滚落!

    火海……深紫色的火海。

    一片,一面的天机山,在持续不绝的隆隆巨响声音中,变成了火海。恐怖的、带着深紫色火焰的山石无情的吞没沿途的一切,阴冷的紫霄炎残忍的焚烧一切活物,死物……

    依韵吹响口哨,闪电般飞驰而至的赤风马,在他落地前,一跃接住了他。

    依韵抓着缰绳,摸了摸赤风马的马颈。“事情意外顺利。你的休假取消。”

    赤风马欢快的出一声嘶鸣,撒开四蹄,全飞驰疾走——它从不言累,比起紫霄马那头经常载着他就偷懒。或者不尽力的马而言,依韵更喜欢赤风马的忠实。只要它还有一点力气,它就会迈步飞奔,不顾自身的疲惫。不顾饥渴的一直飞奔,只要依韵这个主人需要它奔驰的力量。它就不会停,哪怕饥饿的很,才刚吃了一口草料也会毫不犹豫的奔向需要它力量的依韵。

    “到了少林派,加倍补你的假。”

    赤风马又欢快的一声嘶鸣,在夜幕下,飞驰上了官道。

    天机山一片,在山崩石裂中,变成了恐怖的炼狱。许许多多在山脚居住的天机派弟子蜂涌冲下山逃命,但迎接他们的,是得知消息后决定把握时机的灵鹫宫血祭队伍的拦截。

    那些冲下山的天机派弟子被灵鹫宫血祭队伍迎头痛击,其它没有受到太大直接影响的几面天机山的弟子也都恐慌的奔逃下山,结果被许许多多气势汹汹的灵鹫宫血祭队伍杀的哭喊调头……

    永岁飘零带着门下的那个女长老逃到天机山对面的山头,看着对面一片深紫色火焰熊熊燃烧的天机派,那女子心有余悸的半晌不能做声,好不容易回过气时,忍不住愤恨做声。“正义传说太过份了!这么滥杀无辜,活该正义联盟被西天极乐压的龟缩角落不敢出来,这么没人性的屠杀,谁还愿意加入正义联盟!”

    永岁飘零听着,不由晒然一笑,这当然是天真幼稚的义愤填膺。“强者身边总会有人,不管强者做了什么。如远古历史的暴君身边都有那些许许多多为其拼命战斗的人,何况只是这种敌对的屠杀。”

    “哼……”那女子不愿意接受这种论调,但从来不会跟永岁飘零唱反调。“反正他的手段太狠毒了。”

    “是,太狠毒……临走之前还来这么一手。”永岁飘零说着,那女子高兴了些,觉得总算自己说的一点被永岁飘零认可了,但她却不知道,永岁飘零的感叹,是一种欣赏,而不是一种指责。

    ‘飞剑气……’

    飞剑气……

    这三个字,在永岁飘零心里头无限放大……

    飞剑气,剑魔飞剑气。

    这个问题,一直在丹仙子心里头压着。她的阴阳意境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同时修炼两种性质既然相反的意境力量路线分支,剑神,剑魔兼修。但是,剑魔的称号的秘密至今为止都没有被破解,那就意味着,丹心或者改练别的路线,或者继续设法解决。剑道力量路线分支本就不多,剑魔路线突破的方法如果是奥秘,那么剑霸等更是秘密。

    既然不能放弃,丹心认为,那就必须设法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很明显,只有依韵。在灵鹫宫那么多年,丹心早就已经尝试过跟残忍温柔走近,但可惜的是,残问温柔就是无缝的蛋,指望攻破她这个缺口,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残忍温柔根本不需要朋友,只需要乐儿,除了乐儿,她对别的人完全不感兴趣,哪怕难得找到机会凑近到她身边,不管丹心说什么,不管丹心用什么办法,哪怕送上咬牙搜罗的名贵东西,残忍温柔都不会看她一眼。

    面对这种无缝的蛋。丹心除了放弃,还能有什么办法?

    残忍温柔不行,灵鹫宫的几魔女也不行。每当丹心无意中提起剑魔的飞剑气力量时,回答她的,都是微笑,或者沉默,看起来最好打的月儿会回应,但回应的话永远是那句“别人的武功秘密说了干嘛呀!”。

    从灵鹫宫方面破解秘密如果能够成功,那么丹心早就已经成功了。

    所以。丹心只能从依韵身上想办法,她相信,这是有可能的。只要她做的足够多,那就有可能。依韵从不会亏待有功劳的人,那么。功劳够大的时候,当然能够请求得到渴望得到的东西。

    丹心的武功还没有恢复,但是她没有留在女娲圣地,而是出来了,来了天机派附近最近的城市,乔装改扮后在重生点附近等着,等着天机派的高手重生。依韵既然决定今天上山。先杀刀无名,那么丹心相信,刀无名就死定了。她来,是想说服刀无名当依韵的影子。如果还有其它够份量的天机派长老高手也出现在重生点的话,成功说服,自然也是功劳。

    依韵不仅有武功恢复卷轴,还有神级功力丹。纵然比不上武功恢复卷轴。但是对于那些重生的高手而言,已经是无上宝物了。够资格得到武功恢复卷轴的高手。天机派本来就没有多少,或者说,江湖上本来就没有多少。

    神级功力丹的诱惑,加上丹仙子的个人说词和吸引力,果然,成功的劝说了许多坐上马车赶往女娲圣地的天机派的重生的长老和高手。

    事情比丹心预料中更容易,这些不愿意离开江湖的重生者,面对神级功力丹的诱惑,以及目睹、体会了依韵强大可怕的感受,很容易的,一群群的就在丹心的招揽下答应了加入。

    丹心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多少,这些是功劳,也是为正义联盟,为依韵尽心尽力的体现。

    重生点,又多了一个人。

    丹心眉头一挑,高兴的上前。“刀无名?”

    一身布衣的刀无名沉默不语的自顾前行,丹心跟着他,口若悬河的说开了。“我是丹心,江湖上的人叫我丹仙子,盟主一直很欣赏你的本事,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为的就是邀请你加入正义联盟,你不必担心武功的问题,盟主有效果最好的武功恢复卷轴,只要很短的时间你就能够东山再起……”丹心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通,但是,刀无名却完全没有反应,这让丹心暗暗咬牙切齿,疑心刀无名已经放弃了江湖,他放弃江湖不要紧,重要的是,丹心丧失了建功立业的天赐良机!

    丹心暗暗整理着措辞的时候,肩头突然被一只手按住,侧目一看,丹心暗暗一惊,脸上却绽放微笑。“那就交给你了。”丹心留下十分理解的微笑,径自走了。

    白色的披袍袍帽下,露出雪菲的脸。她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会在,是悄悄离开了该在的地方,特意赶过来的。

    “就这样放弃了?还是说,宁愿当不败传说的影子,也不愿意当依韵的影子?”

    雪菲的突然现身,让刀无名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雪菲,刀无名的脸上,挂上了一抹浅浅的微笑。“我不是当影子的人。”

    “为什么要放弃呢?败给依韵不是耻辱,没有人不觉得这很理所当然,想追上他,你需要时间,不短的时间,这一点你本来应该很清楚,你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莽撞的挑战小楼一夜听春雨。因为你知道,你跟妖瞳还有差距,还没到挑战她的最佳时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雪菲说着,尽可能的说着,她本来不是一个擅长游说的人,但她却努力的在这么做。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刀无名打断了。“杀我的人,不是他。”

    雪菲的神情一怔,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很清楚啊,在天机派的,只有依韵一个人。除了他,还有谁能杀刀无名?天机派里,棋盘不在,紫心人夫妇已死,还有谁能杀刀无名?

    不可能有……

    “难道、难道是灵鹫宫的魔女也搀和了?”

    “永岁飘零。”刀无名沉静的道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雪菲愣了几秒,说不出话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消息如果传到江湖,雪菲可以肯定,几乎所有的江湖中人的第一个反应都是——荒唐可笑的谣言。没错,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刀无名故意拿刀去撞永岁飘零的剑,交击个三五次,内劲的差距也足以把永岁飘零活活撞死,这样的事情对于刀无名而言是非常容易办到的事情。

    刀无名沉默的迈步,雪菲一闪,挡在他面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败给他,但是我可以肯定,只要你用武功恢复卷轴恢复了武功,杀他雪耻易如反掌!割鹿刀在盟主手里,盟主早就说过,你是江湖上为数不多,值得花费武功恢复卷轴的高手。”

    “雪菲。”刀无名厚实的手掌,按在雪菲肩头,认真的,注视着雪菲那张,透出掩饰不住焦急心情的脸。“江湖上已经没有刀无名了,重生的时候我已经改了名字,醉卧山林的忘刀人就是我的新名字。我不会再涉足江湖——”

    “好名字,我喜欢。”雪菲和刀无名循声望去,正看见从重生点走过来的,问情缘何归处。雪菲的眉头微微一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绝对跟刀无名的关系不一般。刀无名望着她的眼神,没有任何特别的变化。雪菲的心,稍稍放宽。问情缘归何处驻足在刀无名面前,微笑说了句。“永岁飘零成全了我,成全了我作为你的妻子,理所当然应该为你付出的心意。”

    雪菲微微一怔,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刀无名当初加入天机派,娶了棋盘说媒撮合的天机派第一美女,这件事情曾经在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这个女人也是刀无名出道江湖后唯一的女人,至今为止。

    “何苦。”刀无名无奈苦笑,他没想到,她会做这种傻事,她的武功不弱,但绝对不可能是永岁飘零的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