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八章 花陨落

第一百零八章 花陨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大殿洁白的砖石上,永岁飘零挪动脚步,缓缓转身——倒地的沉闷声响,打破了大殿里的寂静.

    倒下的,是刀无名。

    刀无名的心脏中剑,这一次被刺中的是居于右侧的心脏,原本永岁飘零最不应该选择攻击的就是刀无名的心脏,上一剑,永岁飘零得知刀无名的心脏跟常人不一样,并不长在左边,而在右边。对于这种异常的构造,原本就难以把握准确的心脏位置,无论攻击其它任何致命要害,也比攻击一个不能够确定的要害来的可靠。

    刀无名也是这么想,刹那交手的时候,他把动作间最大的空门和破绽留在靠右的心脏。

    刹那的交手,他选择攻击永岁飘零的心脏,那个瞬间,刀光闪动,他败了——因为他猜错了永岁飘零动作间的致命空门,又或者说永岁飘零成功预测了他进攻的空门,于是那一刀斩开了永岁飘零的血肉,却并不致命。

    而永岁飘零的剑却准确的贯穿了他的心脏。

    伤的痛楚阵阵袭来,浑身上下的经脉一阵阵的,几乎被撑爆的剧痛却没有让永岁飘零为之后怕,相反,他感到庆幸。此刻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原本必胜的一剑没能够分出胜负,永岁飘零本以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但幸运的是,刀无名为了找寻自我的自信,舍弃内功,变招速度,力量等优势,选择跟永岁飘零比拼他们最自信的速度。

    自从系统提升了实际属姓使用值的锻炼规则和速度后,许多高手都对心法进行了重新融汇,尝试心法加成能够融汇修改的极限。而那时候,心法的加成极限并没有变化,而后来,几度突然提升了极端属姓心法加成的上限。永岁飘零时不时都会尝试融汇,正因为如此,三次的变化都被他把握住了,正因为如此,他的心法加成的速度属姓一次比一次更高;而不知道的人,则仍然以为过去加成的心法速度极限还是极限。

    实际属姓使用值的锻炼速度本就受心法加成的速度属姓影响,加成的越高,锻炼成实际属姓使用值就越容易,越快。永岁飘零很清楚自己是个出道时间不长的新锐,因此,从出道至今,他都极尽努力的,一门心思的设法强化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对于根骨,敏捷,力量等战斗属姓则一概忍痛放弃。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样样的弥补,永远都不可能在高手林立的江湖中占据更多的优势。

    实际属姓使用值速度的越高,意料不到的发生了锻炼速度提升幅度更大的变化,而这些,就是让永岁飘零的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能够成为江湖上第二十个突破到高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人。这奇迹一样的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提升换来的代价,就是永岁飘零其它战斗属姓的严重太低。

    正因为如此,纵然明明他的剑先刺穿了刀无名的心脏,刀无名砍在他身上的剑本非要害,心脏被刺中后刀无名的刀本来已经没有了多少力量,但是,仍然轻易对他造成了沉重的内伤,险些要了他命的内伤。

    而这一点,本就是根骨属姓严重不如对手的致命缺陷,倘若是在群战中,如果运气不好,被一群高手合击的大范围气劲扫中,必死无疑;纵然只是被力量严重衰减的气劲扫中,不死也得重伤,根骨属姓的差距如此;敏捷属姓的差距同样可怕,如果两人的战斗持续几招,那么永岁飘零较高于刀无名的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优势不但无法形成优势,还会因为变招,动作变化不如刀无名迅快而陷入劣势;力量的差距让永岁飘零的剑根本没有直接跟刀无名的刀触碰的本钱,碰撞的结果,哪怕只是轻轻从侧面擦着了一下,也必然是永岁飘零的剑被震飞,或者失控的被震开。

    任何一个江湖高手都知道战斗属姓实际属姓使用值的优势,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个高手在某种时期,都会兼顾其它的战斗实际属姓使用值的提升。刀无名也不例外,他兼顾了根骨这个公认的第一战斗属姓的提升,正因为如此,他忽略了尝试心法对速度属姓加成调整的可能,他不知道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提[***]到一千六百的时候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大幅度修炼速度的提高。

    如果再多一点,如果再给刀无名半个月的时间,即使他在兼顾根骨属姓的提升,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也一定会超过一千六百点,那时候,他一定会明白到这些年来忽略了的心法加成上限提升的变化。那么今天,倒下的不会是他。

    地上的屠龙刀不时闪动凛冽的寒芒,永岁飘零看了眼,却只能放弃贪婪,因为他知道,这把刀或许能够救自己一命。形势变化的太快,快的超出他本来的预料,这么短的时间内,受命刀无名聚集的天机派长老,高手就已经几乎死伤殆尽。

    深蓝色的长剑,入鞘的时候,永岁飘零最后看了眼刀无名的尸体。“你太在乎名声,你自信的来源跟我不一样,对我而言,不管因为什么理由,杀死对手自己活着就是自信的源泉,而你不是。”永岁飘零一步步的走着,边走,边调整着内气,尽量迅快的恢复内伤,让自身拥有施展轻功奔驰的能力。这场决斗他本已经没有多少胜算,刀无名倘若不是为第一剑的结果而觉得自信受创,自尊受损,那么,他本来很难有胜利的机会。

    割鹿刀比屠龙刀更快,他比刀无名的出手速度快的并不过多,优势相较于其它方面的全面劣势,本来难有胜算。而从开始,永岁飘零敢来,就是赌的刀无名必先用屠龙刀,因为刀无名着急,他急于脱身,不可能跟永岁飘零久战,哪怕多战一招,刀无名丧命的危险就会增加一分。

    偏殿外的走廊上,站着问情缘归何处,她在门外走廊的三丈距离,她站的位置,是离开天机大殿必须经过的走廊。

    走出来的是永岁飘零,她的脸上,闪过刹那的震惊。

    “永岁飘零长老没事吧?你看起来伤的很重。”问情缘何归处说着,一脸关切的上前。

    人未至,衣发的飘香已然袭至。

    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天机派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但永岁飘零跟她却从来没有交情。

    问情缘归何处不急不慢的走过来了,衣发随婀娜的身姿而飘摆。

    “让开。”永岁飘零仍然走着,沉静的目光落在问情缘何归处的脸上,不近人情的言词,冷淡的语气。但这些,都没有让问情缘何归处停下脚步,也没有让她脸上眸子里流露的关切情绪改换。“永岁飘零长老,你伤的很重。”她说着,伸出那只柔若无骨的右手,伸向永岁飘零的左臂旁,仿佛要温柔的把他这个为天机派铲除了歼细的英雄扶抱在怀里,仿佛要用她柔媚的温情慰劳英雄的创伤。

    问情缘何归处的左手前探,犹如右手一般的温柔,仿佛要把英雄抱在怀中……这般的姿态,这般的情形,是天机派多少男人做梦都渴望发生的啊……寒光,闪动!

    问情缘何归处前伸的左手,速度骤然加快,衣袖里一闪滑出把短剑被那只看似柔若无骨的左手紧握——是的,她美丽,美丽的被天机派称之为天机派第一美女,但她是江湖女子,她的武功本来就不弱!

    短剑的寒光几乎贴着永岁飘零的脸滑过,几乎……那就是,仍然落了空。

    问情缘何归处的手臂伸直了,在永岁飘零的脸旁。

    错愕的表情,写在她的脸上,这一击的无功而返结果,出乎意料……永岁飘零无视了她的美丽和温柔?

    是的。

    深蓝色的宝剑,贯穿了问情缘何归处的心脏。

    献血,顺着宝剑的剑锋,滴落在地上。

    “我说过了,让开。既然你还是要选择为他而死,我只能成全你。”长剑抽离了问情缘何归处的身体,入鞘的时候,永岁飘零头也不回的从她身旁走了过去,背后,响起一声,温柔的声音。“谢谢……”紧接着,是沉闷的,倒地的声响……谢谢?

    谢谢成全?

    一张脸,一条白洁的身影,突兀的,浮现在永岁飘零的脑海……“雪舞天下……”永岁飘零的心,莫名的阵痛,如同被什么揪着。但这种疼痛他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能够适应,人失去什么的时候,都会如此。但时光会洗涤一切,坚强的承受会习惯伤痛的折磨。

    永岁飘零越走越快,体内经脉的伤势稍稍缓解,已经能够勉强运转内气,尽管代价是忍受持续不断的经脉痛楚,但他已经能够施展轻功,已经能够飞驰疾走——他必须迅速的离开,越快越好,尽管他意识捕捉的范围边缘并没有发现依韵的能量波动,但他知道,依韵能够在更远的距离就发现他的存在。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