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七章 极端速度流

第一百零七章 极端速度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屠龙刀沉重,从来不是以速度取胜,而是以强悍霸道的杀伤力!

    扇形范围,昔曰曾是无有不破的江湖第一刀!

    刀无名自信速度远超永岁飘零,因此才选择以屠龙刀迅速结果战斗,澎湃的刀劲奔腾涌出,掀飞了一大片大殿的白色砖石,纷飞爆裂的碎石在刀劲推动下犹如涌动的海浪,兜头朝永岁飘零罩过去!

    刀无名出刀的时机选择的是提起雪舞天下时永岁飘零眼里的刹那动摇,高手相争,刹那的动摇即使不死,至少也会陷入单方面的被动,而刀无名的战斗力,武功以出道时间而乱必然在永岁飘零之上,而且高出的,不止一点点而已。刹那的动摇,原本足以造就立即分出生死胜负的结果!

    但是——永岁飘零动了,动的飞快,比刀无名预料中更快!

    永岁飘零没有选择退走回避屠龙刀的锋芒,相反,他冲了上前——刹那,凌厉的刀气将永岁飘零紫魄晶打造的剑鞘斩成了粉碎,刀气的余势被永岁飘零抬起的左臂格挡,血肉飞剑,刹那,永岁飘零左臂上的血肉被搅成粉碎,半条手臂的骨头顷刻碎裂!

    刀无名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屠龙刀刀势,才刚去尽。

    永岁飘零手中那把深蓝色的宝剑洞穿了刀无名的心口——一剑得手,永岁飘零片刻没有耽误的迅速后退以避免遭到刀无名的垂死反击,就在他飞退的同时,刀无名手里的屠龙刀第二次挥动,掀飞起碎裂的砖石,澎湃的气劲追了永岁飘零急退的身影三十丈才彻底消逝!

    血,从刀无名的心口涌出,喷溅了地上一片。

    永岁飘零的左臂被废,血肉,碎裂的白骨,赫然在目,价值高昂的紫魄晶剑鞘变成一地粉尘。

    原本永岁飘零片刻的动摇,足以立即败在刀无名刀下,但前提是,他真的动摇了。

    永岁飘零自然不是真的动摇,尽管雪舞天下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烙印,但是,他绝不会在战斗中分神,从来不会。

    刀无名也当然不会愚蠢的以为,那一刀必胜无疑,但对持本就不可能一直继续,永岁飘零的动摇无论真假,都必然是他们之间出手的开端。

    永岁飘零眉头微微一皱,右手握着的宝剑,竖放面前——刀无名缓缓抬头,手里的屠龙刀,丢在了地上。他抹了把心口的鲜血,原本,胜负已分,心脏中剑必死无疑,但是他心脏的位置跟常人并不一样。所以刀无名还活着,尽管如此,刀无名的信心却已经遭遇到前所有为的沉重打击!因为原本,他已经输了,也已经死了。

    永岁飘零的速度不可能这么快,绝对不可能!

    “你是不是很可惜?”

    “不,因为下一次,你一定会死。”永岁飘零淡淡然说着,并没有表现出本以为必胜的一剑却带来出乎意料结果的遗憾和担忧。他的自信,无疑加深了刀无名内心的屈辱。他从没有想过跟永岁飘零交手,因为根本不值得,他们的存在不会被任何江湖中人认为在一个层次,战胜一个不同层次的高手不过是理所当然,根本是一件没有必要的事情。

    可是,如今残酷的现实是,他刀无名败了,至今还活着,是一种幸运。

    “既然你这么自信,而我实际上再杀了你也无法改变已经败过的事实,可惜的是,我们之间的战斗无法回避,不如一朝决胜负如何?不在功力方面占你便宜,就比出手速度。”刀无名缓缓拔出腰上的割鹿刀,他早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才会丢下那把屠龙宝刀,额外的负荷会影响身法,影响速度。他已经败了,即使杀死永岁飘零也无法改变他败给了永岁飘零一次的事实,刀无名不打算否认这个事实,但是他必须找回自信。

    他的功力在永岁飘零之上,战斗全属姓总值远远在永岁飘零之上,全江湖都会认为,刀无名不可能输给永岁飘零。因此刀无名只比速度,就比永岁飘零和他同样自信和追求的速度。这当然是在放弃更多的优势,这很愚蠢,但刀无名必须这么做,否则他无法找回自我的最初自信。一个自信被摧毁的高手,就不可能保持绝对的锐气和锋芒。

    很多人在乎生与死,但刀无名很清楚,高手的拒绝死亡,是因为败亡就难以再攀登上巅峰。

    “你主动放弃优势我当然求之不得,但是,你会死的更快。”永岁飘零神情淡然,长剑平举,遥指刀无名。

    双方,彼此凝聚功力,一招决胜负,这样的决斗在江湖中很少出现,因为这意味着彼此都将在一招中全力以赴,至今不退,只攻不守,这样的单挑非常容易出现两败俱伤的结果。从出手之前,彼此就在计算对手的变化,以及招式,彼此找寻、预测对方各种可能出现的,致命的空门。功力、气势首先提聚到极限的那一方会立即出击,占据主动,倘若那时候另一方还没有让自身达到最佳的极限状态,那么从开始就丧失胜算。先动的一方犹如是准备完全的人,而后动的一方就犹如是匆忙应战的人。

    谁能够击中对方的致命要害,谁能够比对方更快、并且快出些微的差距,谁才能够活下来;倘若速度相当,彼此又都准确的刺中了对方致命的空门要害,结果就会是同归于尽。这种战斗,风险,压力极大,江湖中很少有人进行,更因为这种决斗如果有一方不守信用,对于另一方全力以赴的而言,就等于落入陷阱。不是能够充分信任的对手,无法进行这种生死对决;不是彼此同为速度流并且具备足够自信的高手,难以进行这种生死对决。

    刀无名沉默的,迅速的提聚功力,他受了伤,但永岁飘零也受了伤,他的功力更高,综合实际属姓使用值也更高,最快达到极限状态的本该是他;但是在刀无名功力提聚至五成的时候,永岁飘零连人带剑,化作团模糊的光影,动了!

    ‘不可能……’刹那,震惊的念头在刀无名脑海中闪过,他的功力状态仅仅催动到五成,他的对手永岁飘零已经达到最佳状态主动出击了?‘快!’人剑一体,刹那,扑至——很快,刀无名没有任何选择,也无需选择的出刀!

    剑光,刀光,一闪而逝。

    刀光,只有一道;剑光也只有一道。

    刹那飞闪,一闪而逝,两条人影,错身而过……奔走中的一个人,脸色惨白,他比谁都更害怕,因为很多人在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他感觉到背后能量气息波动消失的人越来越多!

    但无论他如何恐惧,无论他如何愤怒的高呼叫喊让路,深紫色的剑气,仍然射穿了他的身体,他不再害怕了,因为他的意识一黑,直接气绝毙命,贯穿了他身体的深紫色剑气接连又射穿了几十排恐慌奔逃的天机派长老和高手的身体。

    天花板的砖石爆裂激射,依韵飞撞而出,守候在天花板上的西天极乐佛门npc门反应过来的攻击穿过半空的残影,飞上虚空……依韵骤然足点一个西天极乐佛门npc的肩头,一跃前飞,踏穿了天花顶,坠落大殿。

    大群拥挤着奔头,在转弯的走道位置的天机派长老和高手突然看见一条深紫色的身影从天而降,一个个,刹时吓白了脸……浓郁的深紫色气劲覆盖在依韵身上,北落紫霄剑释放着浓郁的杀气,大片深紫色的光雾充斥了百丈长的三条走道之间,被深紫色光雾笼罩的天机派长老和高手中,有人恐惧的,竭斯底里的叫喊“佛门npc在哪里!在哪里!救命,救命——”

    一蓬蓬深紫色的邪佛飞剑气骤然爆开,犹如是从依韵浓郁的护体真气上刹那爆开一般!

    阴冷的,刹那绽放的剑气光华毫不留情的洞穿了一个又一个天机派长老和高手的身体,一排排,一圈圈喷溅的鲜血,染满了走道的墙壁……局势已定。

    接连不断拼拼施展邪佛怒舞,又催动紫宵剑意极限状态,双重的负荷让依韵的精力消耗的迅快,原本刀无名是依韵的主要目标,此刻已经不是,但刀无名的行踪,一直在依韵意识的捕捉追踪之中。情况的发展也远比依韵预料的顺利,天机派长老高手意外的聚集,让他短短时间的战斗就得意消灭绝大部分主要目标,当然,这也必须归功于邪佛怒舞飞剑气的威力,否则,若是一个个的杀,杀完一群,别的人早就跑完了;还没杀完一群,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就逼的他继续短暂移走,另寻目标了。

    诸多不是意外的意外结合在一起,加上不惜耗费大量精力的连续频频施展邪佛怒舞,终于完成了一场近乎不可思议的,迅快的屠杀记录。

    刀无名,在依韵意识捕捉范围内,停留了片刻,无论如何,还没有拖出依韵意识捕捉的边缘。

    不等西天极乐的佛门npc追到,依韵已经撞穿墙壁,飞闪而去……依韵的意识范围内,捕捉到许多正在撤退的,天盟派来的高手的灵魂波动。但今天这里不是好战场,眼前更不宜追击,依韵只能记住那些伪装成正义联盟偷袭天机派的,其实是不败传说秘密影子的人的灵魂波动,在大殿中奔走绕行,奔刀无名所在的方向过去。

    依韵背后,大殿周围,所有的西天极乐佛门npc都在追击,不时路上有蹦出来的西天极乐佛门npc,挥舞着棍棒,刀剑,施展着拳脚击过来,却五一能够够着依韵的衣角……血,一滴滴的,顺着割鹿刀,滴落在大殿冰冷的,白色的地板砖石上。

    “为什么?”刀无名微微抬头,露出的,半张脸上,神情冷峻。

    “你知道为什么依韵说,不必要再看你的刀?”永岁飘零微微抬头,长发遮挡的,棱角分明的脸上,那双眸子,依旧沉稳如出,血,顺着他的战衣,滴落在地上,已经流了一大摊,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仍然稳稳的站着。

    刀无名并不意外,如果有在场的人告诉永岁飘零详细的情况,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他是江湖第一快剑,本就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还需要别的理由?”

    “你对他了解的太少。”永岁飘零语气平淡,血,仍然在流落地上,他的鞋底都已经完全被蔓延的鲜血包围。

    “为什么?”刀无名的语气仍然冷淡,清晰。

    “因为你的部署他一眼就已经看出了古怪,试图一石二鸟,那已经证明你对他的速度大概的程度,完全不了解。你不了解,因为你如今的速度根本没有他预料的高。你的内功精进的太快,那说明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在心法提升速度的融汇上下功夫,你以为自己心法加成的速度达到了极限,所以你在弥补内功的差距,为了增加挑战妖瞳磨刀的把握。”

    “为什么?”刀无名仍然是这三个字,因为这三个字最简单,也不必要说的更多,他这么做理所当然,既然理所当然,就不应该有任何疑问。

    “心法加成的速度极限,在近三十年中提升了三次,而你忙于提升内功竟然根本不知道。所以你更不知道,当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突破到一定数值后继续提升的迅速跟突破前是天地之别的事情。”

    “原来如此……”刀无名明白了,他原本冷峻的脸上,骤然添上了自嘲的冷笑。他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速度实际属姓使用值的提升空间,一无所知的落下了。正因为如此他无法料到依韵的身法竟然能够快的那么不可思议,竟然能够在那么多不可战胜的西天极乐佛门npc的包围下从容移走,肆意屠杀;正因为如此,永岁飘零才敢一个人在这里拦截他;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无法相信永岁飘零的出手速度能够追上他,更没有想到,永岁飘零的出手速度已经比他更快!

    倒地的沉闷声响,打破了大殿里的寂静。

    倒下的,是刀无名。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