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四章 谁是瓮中鳖?

第一百零四章 谁是瓮中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许多看热闹的高手们愤怒的叫嚷着,西面的通道,一群天机派的高手挥舞的长袖,用内劲化风,试图吹散那些飞尘,但是,许多高手各自乱挥,只是让飞尘飞荡的更激烈,根本不能朝同一个方向飘远飘走。他们正忙碌着挥袖,有脾气急的愤怒的叫嚷着“都白痴啊,一起往后送风啊!”

    骂咧声中,一些高手突然觉得面前刮过一阵疾风,扑面而过。有警惕心强的疑惑按剑在手,叫喊道“大家小心,是不是正义传说刚刚逃过去了啊?”

    依韵的身形戛然而止,停住。

    西通道的一群天机派高手们挥舞着送风,不再乱挥之下,果然有了效果,原本弥漫如迷雾的飞尘顺通道一个方向飘走,从伸手不见五指的状况,变的隐约能够看清眼前近距离的事物。

    这时候,一群贴墙看热闹的天机派高手看见下面有一条深紫色的身影;下方,一群捂着鼻子,挥舞着袖子送风的天机派高手皱着眉头,突然看见身旁站着条深紫色的身影,那身影的脸上,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脸上,是一双空洞无物的眼睛。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一点都不为飞尘呛人而在乎,又好像,只等着别人把飞尘吹走。

    ‘哪个王八蛋啊,吃现成的!靠,帮忙送送风不会啊!’有人在心里骂咧着,但更多的人,却觉得有些迷惑,他们不记得刚才有这么一个人在附近左右,尽管这里挤满了人,尽管天机派的高手太多,本就有些高手不熟悉,但这张脸,这条身影未免太过陌生了……是的,太陌生了。

    一个女子愣愣看着就站在她面前的那条深紫色身影,怔怔呆了片刻,突然,一声惊恐的大叫!“他是正义传说!”

    深紫色的剑气,邪佛怒舞——刹那绽放光华!

    一束束深紫色的飞剑气射穿一个个江湖高手的身体,雨势不消的洞穿了墙壁,轰击在墙壁后的西天极乐佛门npc身上,轰传了屋顶,射在屋顶外埋伏的西天极乐npc门的腿上,脚上,胯下,肚子上,背后……还有一些,从他们之间穿过,飞射上了虚空!

    天机山上,许多天机派弟子看见山顶大殿上空,突然飞起一束束滑过黑夜,仿佛射上了苍穹之顶,穿过了苍穹而后消失不见的深紫色光束。

    许多吵架的人,被周围同门的惊呼声打断,个个好奇的抬头打量天空。

    “哇,那什么啊?天机大殿的高手在比赛谁的剑气飞的高?”

    “真好看!”

    ……

    西面通道的一片墙壁,屋顶,千疮百孔……

    英雄会会主目瞪口呆的站着,有鲜血,**在他头上,脸上。他没有擦拭,因为恐惧,身边一个天机派高手的捂着咽喉,但是,激射的鲜血仍然从他的指缝间**而出,随着那人恐惧的挣扎乱动,鲜血**在一动不动的英雄会会主的后颈,**在他的肩头时,那个天机派的高手倒在了地上……热血,流进了英雄会会主的战役里,打湿了他的胸膛。

    但是他仍然一动不动的站着,他面前,原本活生生的一群天机派高手,十之**被飞剑气连续贯穿,十几排人的身上都有被剑气贯穿留下的血**口,绝大多数已经毙命,还有一些的身体抽搐着,试图挣扎动弹,却根本没有力气,入气少,出气多,七窍流血的模样,分明是体内的经脉受到了重创,断开,碎裂了很多……

    英雄会会主脸上的鲜血,随着汗水,滚落。

    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他没有回头看背后的情形,因为他感觉得到,他背后,有一股阴冷的能量波动,那种寒意,让人犹如置身冰窖。

    “依、依、依韵……”

    北落紫霄剑,自英雄会会主背后刺入,自他面前的心口穿出。

    英雄会会主浑身上下,如遭雷击,骤然丧失了所有的力量……没有恐惧,因为死亡已经临近。

    “很多年不见了,你还是没变。总在事后对人评头论足,但在事先却总无法如事后那样敬重对手。曾经并肩作战的过往,我能给予的,只是尽量让你死的好看。”北落紫霄剑,抽离了英雄会会主的身体,原本依韵能够用剑气杀死他,但依韵选择用北落紫霄剑,只为天机派清点死亡的尸体时,给予英雄会会主一句稍显尊重的评价。‘他是被北落紫霄剑直接杀死的!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啊,正义传说只用剑气肯定杀不死他……’依韵记得,英雄会会主是个要面子的人,同样是重生,但更光荣些的重生,他一定喜欢。

    “依韵……”英雄会会主身后那几个,曾经是反神州联盟的大帮会帮主的天机派长老,吃惊的,又惊惧的注视着面前,缓缓转身的深紫色身影。其中一个人,苦笑着。“依韵不愧是依韵,这么多年了,还是强的如此不可思议,总是能够创造不可思议的战果。谢谢,让我们死的体面……”没有人求饶,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因为他们了解依韵,对敌人,依韵从来不会留情,为了曾经的回忆而心慈手软这种事情,似乎从来不会生在依韵身上。他们都是老江湖,曾经都是大帮会的帮主,自然懂得,依韵让他们活到现在的理由。

    用北落紫霄剑从背后杀死英雄会会主是一种必须动手的有限表示,用北落紫霄剑从正面杀死,当然也是另一种必须杀人情况下的有限表示。

    深紫色的剑光飞闪——几个人,身上接连受到三次的剑刺攻击,一剑比一剑刺的更深,一剑比一剑更靠近要害,第三剑,贯穿了他们的致命要害!

    鲜血喷溅的时候,依韵已经化作疾光,一闪,踏着天花板的墙壁,奔驰去远。

    几个老江湖,毙命倒下……他们的江湖之路终于结束,走到了终点。他们嘴角含笑,有苦笑,有唏嘘感怀的追忆微笑……有限的表示,却已经是他们江湖路终点最好的安慰。三剑,被正义传说三剑杀死,不辱没他们的声名了,是的,相较于更多被剑气杀死的天机派长老而言,即使重生后,相见的时候,那些人也会敬佩的竖起大拇指,自愧不如。

    因为他们的耽搁,让西天极乐的佛门nppc们的齐攻仍然伤不着依韵,总是在击中之前,依韵就在太极特效的作用下加移走,肆无忌惮的,如入无人之境的落在那些西天极乐佛门nppc来得及攻击,他又走了。

    西面的通道,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刚才还挤满了通道的天机派高手,此刻全都堆叠在通道的地上,他们的鲜血,**成涂鸦,染红了千疮百孔的墙壁,铺成了一条,达六十丈长的,修罗炼狱般的死亡之路……

    一个个的西天极乐佛门npc跳上墙壁,挥舞着兵器,怒目金刚般的咆哮着,试图拦截奔走的依韵。

    依韵面无表情的,穿过一个西天极乐佛门nppc高举的金棍,才挥动了一半,当气劲扫过身旁,扫过面前的时候,依韵已经在它背后;一个西天极乐的佛门npc高手舞动的剑光环绕着身体,密集的剑光气劲光影仿佛连泼水都不能穿过一滴水!但是,就是这样的密集剑光,仍然没有挡住奔走的依韵,剑,剑刃上的剑气,差之毫厘就能够砍中依韵的头顶,但是,当剑挥过的时候,依韵已经过去了,剑光只能划过飞驰过去的,依韵留下的残影;爆的金光剑气,纵横飞射,充斥在通道之间,仿佛把地上众多西天极乐npc高手头顶上通道虚空完全充斥,一道道剑气交错编制成网,密的,似乎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过去!

    但是,这些剑气不是邪佛怒舞的飞剑气,只有邪佛怒舞和剑魔怒舞的飞剑气才能够真正达到千束齐,千束齐飞的程度。而这些金光捡起看起来再怎么密集,事实上也存在先后的时间差,这样的时间差,正常而言当然不可能避过,因为每一道剑气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贴近,贴近的给予试图一道道闪避的人的时间太短,短的似乎根本不可能避过!

    依韵移走,一道剑气从身旁飞过的同时,他的身形再次闪移,紧跟着的那道剑气仍然落空的从他身边飞过……一道又一道,一道又一道,看似交织成网,蚊子都飞不过的剑气构筑的网,就这么毫无伤的,全都落空的从依韵身旁飞了过去。

    飘渺无痕碎星掌的掌劲轰击在天花板墙壁上,大片的墙壁,从屋顶,到南面通道的两侧墙壁,纷纷呈现龟裂的纹路,紧接着,全都粉化的爆散了开来……让本来就还被飞尘充斥的通道,又增添了更多的飞尘形成的迷雾。而这时候,距离西面通道的那些天机派江湖中人被杀,才过去了片刻而已,除了西面通道被杀的江湖中人自己,别的通道的绝大多数人还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西天极乐佛门npc动了手,依韵在奔逃,不知死活如何。

    南面通道的那些天机派高手们还在叫嚷着,还在皱着眉头,捂着口鼻,用内劲形成风,挥扫着呛人的飞尘,抱怨着看不清楚的厌恶情形。

    “什么情况啊!西天极乐的佛门npc一个个功力那么高,应该一动手就把正义传说轰碎吧?”

    “嘿,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人家毕竟是江湖轻功第一,蹦跶两下也应该啊!”

    “刚才听到些混乱的叫声,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一个贴在墙壁恼火飞尘呛人的天机派长老忍不住接话骂咧。“出个屁的事!不就是一群女人被呛的嚷嚷!”

    一些西面通道重生的人,迫不及待的传音入密交好的朋友,一些南面通道的人听说了,惊急的叫喊同时,门派频道里已经还有西面通道重生了的高手在传递警讯。

    “小心啊!正义传说要偷袭杀人!”

    深紫色的邪佛怒舞剑气,刹那爆——纵横飞射,贯穿着一切触碰到的人的身体,轰传了人的身体,射穿了墙壁……六十丈范围内,挤在通道地上的那些人,一个接一个的被邪佛怒舞的剑气附带的多重剑劲力量一排排的贯穿,贯穿……那些贴在墙壁上的人,根本没明白过来生什么事情,就被剑气射穿身体,鲜血从背后,从被剑气射穿的墙壁洞口**出了屋顶……

    一蓬,又一蓬的邪佛怒舞飞剑气连续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爆,再爆,一束束阴冷的邪佛怒舞飞剑气,射杀了一个,又一个天机派高手,天机派长老的身体,六十张范围内,没有人看得到剑气,没有人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剑气射杀……南面通道更长,更宽,六十丈外那些看到剑气的天机派高手和长老,刚想反应,或者刚刚做出反应,身体就已经被邪佛怒舞的飞剑气贯穿……原本他们没有被射中要害,但是依韵意境的噬魂焚化力量,却让他们本来不致命的伤势或者变成了经脉粉碎,或者灵魂也承受震动,让重伤变成了必死的绝命之伤!

    混乱了,西天极乐佛门npc后面聚集的那些许多的天机派高手,长老们混乱了,没有人想死,开始掉头逃跑,他们的奔逃,让形势混乱不堪!

    依韵接连突袭杀死西面通道的大量天机派高手,紧接着又如法炮制的杀死了南面通道的大量高手,片刻不停的,飞驰疾走的直奔东面通道——东面通道的人,原本都是奉命来参展的,如今却没有人想战斗,一个个都争相恐后的掉头奔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