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章 一山上下

第一百章 一山上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就是天机山如今的现状,从山脚往上,一直到天机山靠近山顶的五分之四地带,全都是争吵,决斗,为树洞房子,为山洞房子,为木屋,为茅草屋,甚至为树之间的吊床还有吊床上遮挡曰晒雨淋的雨布……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争吵甚至决斗厮杀的理由.天机山的怠战情绪带来的大量门派弟子躲藏安全地带的现状,几乎可以作为当今入世佛门最真实的写照。

    看着那些一个个穿着僧衣,像带发修行的尼姑和和尚们犹如市场里头npc吵架的架势,不由让人觉得,此刻身处的不是江湖门派天机派的山上,而是在大理城的菜市场。

    更往上的地方,依韵一路上很少遇到有争吵的,偶尔有,也不过是争论几句后就各自罢休。

    因为这里开始,都是天机派里有些名声的高手聚集的地方,犹如金字塔尖。这些人大多都彼此能够查询到别人在天庭比武大会的排名名次,孰强孰弱,各自都心里有数,对方认识同门的那些长老,哪些别的高手,也都了然于胸。自然不容易发生冲突,一方弱的,原本就不会轻易跟强势的一方产生口角,纵然有矛盾,也会主动客气商谈;倘若势均力敌的,都知道对方认识本门厉害的高手或者长老,或者都能跟掌门人说上话,自然都不愿为小事情争斗,大多有商有量,彼此都会尽量顾及对方颜面。

    于是,往上的地方显得一派和气,跟天机山下面的地方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反差。

    天机山靠近山顶的地方,设施原本也更齐备,但再齐备也架不住人多,灵鹫宫的血祭让过多的门下弟子涌回门派,那些热闹的客栈酒馆青楼赌场,不是地位特别高的,根本连进去挤的资格都没有,夜深的时候也就只能三五成群的相约在外头喝酒吃些下酒菜,谈天说地的打发无聊时光。但好在越往上的地方越不拥挤,因为那些高手根本不愿意一般的同门弟子到处乱建房子,自然也就下面的噪杂吵闹和喧哗。

    不时有些在天机山低矮些位置居住的人上来找寻相识的高手,一些是为无聊乘机增进感情;一些则是受不了下头的吵闹喧哗到上面来找寻清净。能够上来的,自然比起更多不能上来的天机派弟子人面广些,关系硬些。

    “呵呵,你们不知道,我跟王兄那可是老交情了!今儿师哥就带你们到上头清静清静,王兄一听说我上来,马上就准备好了酒菜,咱们今夜不用理会下头的吵闹。我跟你们说,要不是我不想让王兄为难,也不想丢下你们自己一个人享清福,早就到上面住了。上个月王兄专门给我安排了一个落脚地,上面的房子有多难你们都知道。当时王兄就让我上去,我思谋着也就够我一个人住,你们怎么办?咱们一起共患难共生死,总不能我一个人去享清福把你们都丢下面吧?所以就推了,再说也不想王兄为此得罪人,兄弟之间嘛,当然要为对方考虑。王兄记着我这个兄弟,我当然也得替他考虑……”

    一个人领着一群人热热闹闹的说着话,直往上走,边走,他们中还有不少人拿眼打量独行的依韵,似乎都对这么一个孤身寡人往山顶去的感到好奇,揣测着是不是本来就在上面住着的门派里的哪个高手。

    依韵不言不语的沉默行走,他教程快些,渐渐把那群人甩到了后面,但更高的路上,仍然有一群群的人在上行,每一群人里总有一个类似的角色,说着类似的话,也总有一群人听的类似认真,脸上流露出类似的惊羡和崇拜。

    这,就是江湖。

    依韵觉得,仿佛回到很多年前,初入江湖的时候在马车上听着许多江湖中的无名之辈一脸骄傲的谈论他们认识哪些江湖高手的清静。

    江湖,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也未曾进步。

    许多人在高处的台阶一脸热情的笑着,迎接那些走上山的人……远远望去,天机山更低的下头,许许多多的灯火,繁多的胜过了林木,那些灯火之中,是拥挤的人群,是居住在树立,茅草房,木屋里,山洞里,甚至在数值之间搭吊床的天机派弟子……越往上,人越稀少,也越寂静。

    通往山顶的台阶上,一条条左右分开的盘旋的路上,连接着许多设施,大大小小的广场上,如同中魔圣地的广场一样热闹,人头怂恿,大多是从低些的地方上来的人,当酒醉之后,天亮之后,他们又会下去,等到晚些的时候,如果有机会,大多又会上来……一个女子,喝着酒,从左侧的路上步履蹒跚的走到直通山顶的阶梯路上,险些撞上了依韵。

    那女子视若无睹的,自顾喝着酒,头发散乱,一身酒气的朝上行走。

    依韵看着那女子,觉得十分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行走了一段,突然,从山顶上下来了一个女子,见到那个喝着酒,却早已经醉了,又始终没有醉倒的女子惊呼道“月非!你怎么又喝成这样?”

    月非……依韵想起来了,曾经在天机派见过。月非本是负责江湖录的,天机派的长老之一,资历深,还是黑子和百晓生他们的师妹。但是后来跟霸天有染的事情传了开去,许多关心江湖录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那之后,听说月非辞去了原本在天机派里的一切职务,后来如何,江湖中人就不知道了,也并不关心,纵然是天机派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因为天机派的长老本来就多,其中一个长老的事情,本就没有值得所有人跟踪关注的必要。

    于是月非在江湖中,在天机派里的印象就是——跟魔君霸天有染,被魔欲经糟蹋,甚至不知道暗地里出卖了多少天机派和江湖别派情报给魔君霸天的一个肮脏的女人之一。

    月非被那女子扶着,突然哭了出来,仅仅抓着那女子的手,伤心的痛哭。“莹,我怎么办?我不喝酒能怎么办呢?我最爱的江湖录做不了了,我就是个闲人,一个被江湖唾骂,人人都看不起的闲人,脏人!大师兄说过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大师兄相信我,可是,除了大师兄,天机派里还有谁相信我?我当初不想辞职,可是江湖录里的其它人变着法子的逼着我走,他们拿什么眼神看我?大师兄要为我做主,我不想他为难。我想着过些曰子就好了,大家终究会相信我的,我在天机派多少年了,我对得起天机派,对得起大家伙!”

    “我知道,我知道的,月非你别这样,别这样……”那女子劝慰着,却找不到更有力的劝慰言语。

    月非抽泣,难过,又好像是酒醉后肆无忌惮的吐露真言。

    “我从来没有背叛天机派!是,我是着了魔欲经的道,我是被魔君霸天糟蹋了,我是没抗住魔欲经的催情特效,没抗住佛求欢印的催情效果。可是我没有丧失理智呀,我只是迷乱在**里头,离不开魔君霸天那个混蛋的身体,但是我没有背叛过天机派!我没有!为什么只有大师兄一个人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棋盘师姐也不信我?我昨天去求她,求她让我回去做江湖录,就算当里头一个杂役都成,只要让我能继续做喜欢的是事情!棋盘师姐不能不了解我,她不能不相信我,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魔君霸天都倒下那么久了,还说什么为了顾及同门的情绪和想法这样的话分明就是托词,分明就是不信任我了!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是,是,掌门人这么说不对,她不该不信你,不该!”那女子连连点头,因为心里也为月非叫屈,别人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因为她那时候一样跟月非着了魔君霸天的道,但是她也没有出卖天机派,月非也知道她的事情,可是江湖中人不知道,天机派的人也没有几个知道,月非当初被棋盘审问的时候,没有把知道的,其它跟魔君霸天有染的人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她一直感激着月非,更因为如此替月非愿望。

    “当初我入门,就是冲着江湖录。棋盘师姐是知道我的,我对别的事情都没兴趣,就喜欢做江湖录,就想永远做江湖录!我凭什么背叛天机派?大师兄,二师兄,师父他们都对我那么那么好,一直照顾我,让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凭什么会背叛天机派?棋盘师姐怎么就不愿意给我一点机会,就是打杂也行呀,我就想看见江湖录,就像参与江湖录的制作!呜呜呜……霸天,王八蛋,魔欲经,混蛋……混蛋!混蛋——”月非哭倒在了那女子怀里,哭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显然是酒力发作,终于不支了。

    那女子早就习惯了,却还是忍不住双眼泛动泪光,默默的背负起月非,一步步的朝山上走去。走了没多久,又来了几个女子,见状,七手八脚的帮忙扶着。“月非长老又喝醉了……”

    “她心里难过。”

    “真不公道,棋盘师姐明明也知道我们的事情,但就因为咱们的事情没曝光,她就还用我们,月非师姐的忠心她明明知道,偏偏因为顾及门派里其它人就不敢用月非师姐,怎么……怎么就这么不公道呢?月非师姐这么好的人……”后来的一个女子说着,眼眶泛红,她原本也是感激着月非帮忙隐瞒的恩情,因此过去跟月非本没有什么交情,但后来却跟月非走的很近,在天机派对月非质疑声最高的时候,对月非唾骂最厉害的时候,她仍然鼓起勇气选择每天跟月非在一起,安慰她,陪伴她。

    “算了,别说了。棋盘掌门人的为人咱们都心知肚明,她做事跟黑子掌门人可不一样。黑子掌门人敢担当,善恶分明,心胸宽广。他能为别人担当的事情,就算顶着多大的压力,也会担当。棋盘掌门人一向计算利害关系,伤月非长老一个人的心,少许多同门的质疑和反对,这样的权衡,怎么算她都会选择让月非长老伤心啊!说真的,有时候我觉得,棋盘掌门人做的事情挺让人寒心的,尤其是对月非长老,别人她不帮,自己的师妹,对天机派从无二心,多少年都为天机派当牛做马的月非长老她真也能不帮?就没有一点点的人情味了?虽然说当掌门人是为要整体利益考虑,可也不能到这种地步呀!要是有别的地方能做江湖录,我肯定要劝月非长老离开天机派的!”另一个女子说着,语气里满是不忿,这番话却立即被别人喝阻。“说什么呢?我们姐妹几个说这些没什么,万一被别人听见,说不定又有王八蛋造谣言,还说是月非师姐跟我们在谋划背叛天机派的阴谋呢!”

    她说着,望望在前面孤身沉默行走的依韵,先前说话的那女子嘴一撇,不以为然之极。“真有乱嚼舌根的马屁精,我才不怕,就算掌门人面前,这话我也敢说!她就是对不起月非长老,她就是太没人情味!这是事实,就算别人给我安罪名,我也不怕!”

    “你是不怕,月非师姐怎么办?她一直忍着,等着,盼着,不就是希望事情早点过去?不就是希望大家伙早点遗忘对她的质疑?无谓制造事端横生枝节,想让月非师姐苦等更久,受更久的委屈?”那女子咄咄逼人的质问,让那个愤愤然的女子没有了话说,她不怕,但她的确不愿意害了月非,所以再不争辩什么,也不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帮忙扶抱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月非朝山顶上去。

    “说来奇怪,我刚才下来的时候,看见山顶大典周围有好多西天极乐的佛门npc,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那些npc不再山下巡逻,都跑山顶上干嘛呀?掌门人也是,明知道多少本门弟子都期盼着多几个西天极乐的佛门npc能帮忙震慑灵鹫宫弟子,让大家伙多些清静安全的地方呢。”

    (未完待续)q